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石棺床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6-19 18:57  |  字數:3428字

「還是進去看看吧!」說完,衛長青又連續打開兩扇同樣的石門,才正式進入了地宮正室。

「這麼多石棺?」剛剛進入,衛長青就驚嘆出聲。

「這些石棺製作的好漂亮。」肇東可也開口道。

「我怎麼好似在哪裡看過這些圖案?」衛長青看著石棺上的圖案,疑惑的道。

韓孔雀直接把手中的玉佩遞給了衛長青。

「給我這個幹什麼?這個可是寶貝。」衛長青不明所以。

韓孔雀開口道:「這些石棺上的畫面,跟這塊玉佩上的畫面很相似。」

「啊?」衛長青接過玉佩,仔細對照起來。

「如果我沒看錯,這應該是一種宗教儀式。」韓孔雀看著石棺上的畫道。

「這是祆教的宗教儀式?」衛長青好奇的問道。

「應該是了,這是四臂女神娜娜,你們看,在送別死者的祆教儀式中,必定在橋前舉行儀式,祭司在橋頭設火壇供物,驅駝、羊牲口過橋以獻祭神靈,靈魂方得順利踏入天堂之門。」韓孔雀道。

「小韓,你們快過來看看,這件是不是石棺床?」就在這個時候,肇東可在另外一邊大聲喊道。

「石棺床?這東西可不c↑多見。」韓孔雀很高興,快速走了過去。

這也是一個石棺,不過這座石棺就複雜多了,這座石棺四面圍合,正面設子母闕,門壁的外立面和石棺的內壁面刻有繁密的畫面。

床座上的檐板2件,屏風石2件,每件畫面3幅,棺床屏風石1件,畫面3幅。左右闕門石處,另有一件屏風石。

這個樣子的石棺,說是一張大型石床也不為過,所以被稱為石棺床。

這件闕形石棺床上的人物形象「簡易標美」,子母闕檐下浮雕人物行列,左右對稱。合計24人,旗幟22面,隊列殿後是裝飾華麗的馬匹,領頭著翻領緊身胡服的人物帶有口罩,手中持法杖,杖頭下刻火盆。

棺床其餘的壁面分欄作對稱式布局,正面六幅,左右床頭各三幅,畫面構圖密而整齊。多是胡人宴飲歌舞的熱鬧場面,題材顯然與祆教的葬禮習俗有關。

特別是上面拿戴口罩持杖者,肯定是火祆教儀式中的祭司,形象特徵很明顯,這曾是中亞粟特人納骨瓮上的主體圖像之一。

「這麼複雜精美的石棺床,應該不容易製作吧?」衛長青一邊給這張石棺床拍照,一邊道。

韓孔雀道:「現在自然不多見了,不過在古代。還是有很多的,雖然石棺的製作麻煩了點。但相比木材,它更不容易腐朽,所以古代使用石棺的時期還是不短的。」

「這些祆教徒看來很有錢啊!」衛長青嘿嘿笑著道。

「那是當然,普通人家誰買得起這種石棺?」韓孔雀笑著道。

「韓哥,你能夠看得出這是哪個時期的東西嗎?」衛長青雙眼放光的道。

這裡的石棺,保存的都很不錯。最主要的是,每一座石棺都製作的十分精美,這樣的石棺,已經上升到了藝術品的行列,就算是放在博物館中展出。都足夠了。

「看著祭司形象,應該是出自祆教,這跟在莫拉-庫爾干出土的納骨陶瓮浮雕上的祭司形象很相似,不過,這具石棺床卻更像是出自中原地區。」韓孔雀看著石棺床上的一幅畫道。

「中原地區?中原地區的石棺床,誰會閑著沒事運到這裡來?」這石棺床的重量可不輕,再說,別人用過的石棺,誰會閑的蛋痛再用一次?就算再好,也沒人用別人用過的吧?

「你看這幅宴飲圖中,女子皆梳飛鳥髻,按史籍記載,梳飛鳥髻是北齊後主宮中女子的時尚,後流入民間,時人即以此為北齊滅亡的表徵。

《北齊書》記其事:又婦人皆剪剃以著假髻,而危邪之狀如飛鳥,至於南面,則髻心正西,始自宮內為之,被於四遠,天意若曰元首剪落,危側當走西也。

這飛鳥髻的女子具有其鮮明的時代特徵,圖像另有太原王家峰出土,北齊徐顯秀墓壁畫中的宴樂女子,二者相互比照,可證明這座闕形石棺床是北齊時的葬具,墓主人應是信奉祆教的粟特人首領。」韓孔雀指著一副宴飲圖,分析道。

「北齊?那得有多少年了?」衛長青咋舌。

「怎麼也有一千五百年以上了吧!」韓孔雀道。

「這幸虧是石棺,如果是木頭的,早就爛成泥了吧?」肇東可也驚訝的道。

「不過,南北朝時,國內有信封祆教的胡人嗎?」衛長青問道。

韓孔雀道:「還真有,而且那個時候祆教的傳播很廣,要知道祆教很早就傳到中亞的粟特地區,在薩珊王朝時已是粟特人主要信奉的宗教。

在慧超《往五天竺國傳》中記載:安國、曹國、史國、石國、米國、康國……總事火祆,不識佛法,這足以說明,當時祆教在國內是有流傳的。」

善於經商的粟特人長期活躍在絲綢之路上,進入中國後,在敦、煌、武、威等河西重鎮逐漸形成聚落,奉行本土的宗教。

由於進入中國的祆教信徒,主要是來自中亞粟特地區的胡人,所以他們供奉的神靈又被稱為「胡天」。

漢文史料最早記載的祆教活動,是在公元四世紀前半葉的西晉末年,《晉書.石季龍載記》附「石鑒傳」稱:「龍驤孫伏都、劉銖等結羯士三千,伏於胡天。」

這裡三千羯士所拜的胡天指的就是祆神。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西北的烽燧、下找到的粟特文古信札,寫本的年代考定為311年前後,信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