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漢白玉大門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6-18 17:10  |  字數:3435字

「惡行者?」韓孔雀開口問道。

「對,你們口中的乾屍,就是我教的惡行者。」沙班看向韓孔雀,眼中有著一絲疑惑,都到了這種時候了,韓孔雀怎麼還有閑心問這個?

「既然有惡行者,就有善行者了?」韓孔雀沒有給沙班太多的思考時間,他繼續問道。

按祆教習俗,人死後靈魂要經過切努特橋,善行者過橋,橋面寬闊平坦,惡行者橋面如刀鋒,細如髮絲,難以通過。

「自然是有的,不過,那個卻不足為外人道了。」沙班笑的有點詭異。

韓孔雀看了一眼那些乾屍,道:「你們真的認為勝券在握了?」

「哈哈哈!早就聽說過韓孔雀武力超群,不過,對我教的惡行者,你們卻如土雞瓦狗。」沙班更顯得意。

「這些玩意的爪子上有毒吧?屍毒?」韓孔雀看不管沙班這幅德行,所以很直接的點名他的手段。

「嗯?」沙班疑惑的看向韓孔雀:「你還算有點手段,不過就算你知道又怎麼樣?」

「如果我沒看錯,你們弄出來的這些東西,不止是含有屍毒,而且含有火毒吧?看樣子它們是靠吸血維生的,就是不知道你們用的是人血,還是獸血。」

韓f♂孔雀能夠看到這些乾屍體內的情況,而乾屍體內經脈當中運行的液體,應該是血液,這些乾屍活動,就是依靠這些血液提供能量。

聽到韓孔雀能夠準確說出這些惡行者的秘密,沙班臉上的得意慢慢消退,最終變成了無盡獰猙:「納速喇丁,幫助撒的迷失殺了他們,免得夜長夢多。」

韓孔雀一揮手。周圍出現了十幾個全身迷彩的大漢:「真是掃興,本來還想著跟它們多套一些情報,沒想到這麼簡單就忍不住了。」

「活人怎麼能夠對付的了惡行者,你們全都去死吧!」沙班好像對韓孔雀弄出來的保鏢並不感到意外。

馬繼芳也就是沙班口中的納速喇丁,跟撒的迷失站在了一起,他手中拿出來一面玉佩。看樣子跟韓孔雀那面鎮魂玉很像,不過這面玉佩上卻有著一些人物圖案。

玉佩上的畫面構圖簡潔,所刻人物並不多,但主體情節卻十分完整。

玉佩上部刻四臂的女神像,應該是祆教的四臂女神娜娜,她二臂上舉日月,二臂下撫獅子座,女神獅子座前二天女立蓮花座上彈奏箜篌與琵琶。

畫面下部為人間樂舞娛神的場景,演奏者在樹下對坐。前有一女子舞蹈,人物明顯小於天部的神祗。

「這塊玉佩是控制這些惡行者的?」等韓孔雀的保鏢擋住了另外十一具乾屍,韓孔雀才開口問道。

「希望你這些保鏢每一個都不要出差錯,只要他們稍微疏忽,就有可能中毒,到那時候,全身腐爛化為膿水,就是他們唯一的下場。」納速喇丁手中玉佩一指。那十一具乾屍頓時撲向韓孔雀的保鏢。

此時這十一具乾屍的動作,一點也看不出笨拙。他們好像發狂了的雄獅,悍不畏死的撲向韓孔雀的那些保鏢,它們沒有第一具乾屍那麼細膩的動作,而是依靠本能,想要抓住眼前的獵物。

而韓孔雀的這些保鏢,看到對自己的攻擊不躲不避。好像要跟自己同歸於盡的乾屍,也沒有多少驚慌。

這裡空間狹小,此時這麼多人在這裡混戰,他們也沒有多少輾轉騰挪的空間,所以在衛長青等人的驚呼聲中。乾屍和韓孔雀的那些保鏢撞在了一團。

此時乾屍黝黑的爪子,直接抓住了當前人類的身上,而韓孔雀的這些保鏢更加乾脆,他們直接一個熊抱,把這些身材矮小的乾屍抱在了懷中。

「哈哈,以為用死士就能對付惡行者?你們太天真了,惡行者是不死的。」沙班叫囂道。

韓孔雀冷笑道:「我的保鏢可不是死士,你的惡行者不死,我的保鏢也死不了。」

此時,場中的情況再次出現變化,本來惡狠狠的抓住保鏢的乾屍,想要把嘴湊向保鏢的脖子時,卻被保鏢一個用力,翻轉了乾屍的身體,把它們的雙手反剪在了身後。

而沙班等人想像當中的開膛破肚,並沒有出現,他的這些惡行者雖然全都擊中了韓孔雀的保鏢,但並沒有對這些保鏢造成任何損傷,就連一塊油皮都沒有擦破。

等他們看清楚了場中的情況,全都驚呼出聲,看著生龍活虎的那些保鏢,沙班咆哮起來:「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我的這些保鏢穿的作戰服可是特別製作的,你的這些生化部隊,連這層作戰服都攻不破,居然還想著俘虜我們?

我看你們還是老老實實地給我交代清楚,如果表現的好,我還能給你們寬大處理。」韓孔雀笑嘻嘻的看著保鏢們,把那些乾屍一個個制伏。

他走上前,一揮手,身前出現一道光門,那些保鏢依次拉著那些乾屍走進了光門,消失不見。

等黃山最後走進光門,韓孔雀再次一揮手,光門消失。

「韓哥,這就是通向你那個空間的空間門?」衛長青湊在剛才光門出現的地方,想要看看韓孔雀到底是怎麼弄出來的空間門,可這邊卻並沒有任何異常。

這個空間門是同鄉玄元控水旗的,這在以前,韓孔雀從來沒有弄出過通向玄元控水旗的空間門,但自從得到了混沌空間之後,韓孔雀的想法就多了,而實力也增強了很多,自然手段也就多了。

很快,韓孔雀再次一揮手,剛才消失的保鏢,再次出現在韓孔雀等人身前。

這些保鏢一出現,就在黃山的指揮下,把沙班四人包圍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