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虛墓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中的屍體,其作用好像也可以被用來製作屍毒,而屍毒,也是一種很常見的反盜墓手段。 相信看過香港殭屍片的人,都會對屍毒有著深刻的印象,染上屍毒的人不僅會皮膚潰爛,失去感覺,嚴重的還會渾身肌肉僵硬,...

隨著深入地宮,這層外圍的通道韓孔雀已經感知的差不多,隱藏在地下夾層和墓室夾層的沼氣池,他已經發現了不少。

走了一圈,在韓孔雀的指揮下,黃山等人鑿開了幾處墓壁,在裡面的沼氣還沒有泄露出來的時刻,韓孔雀就把那些毒氣,用一層薄薄的水幕,包裹著收進了玄元控水旗之中。

當然,韓孔雀也沒有忘了重新向墓中補充空氣,要不然他們就要缺氧了。

「這古墓也不知道是什麼人修建的,這麼惡毒的機關也能設計出來。」黃山擦了擦頭上的汗水說道。

看到韓孔雀再次看向他們,馬繼芳道:「我們是真不知道這是誰的古墓,不過,我們懷疑這是一座古代貴族的疑冢,或者直接是一座虛墓。」

「嗯?怎麼說?」韓孔雀還真是奇怪了,墓道里就發現了那麼多珍寶,這裡怎麼可能是一座疑冢?

「我們先前通過密道進入了主墓室,卻並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更沒有發現墓主人的屍體。」閃應雷道。

「這麼說這裡真的是一座虛墓了?」韓孔雀笑著道。

馬繼芳苦笑道:「這個我們還真是不好說,就像剛才你們說的那樣,這裡的墓道之中就有那麼多珍寶,這得多麼尊貴的身份,才能做出這種事情?」

「古代人自然不想讓人發現自己的墳墓,而弄這麼一座疑冢,確實很讓人懷疑。」韓孔雀點頭道。

黃山則更直接:「如果這樣的古墓還是疑冢,那墓主人的真正墓室,是怎麼也要找到的。」

「所以從反盜墓的方面來看,這座疑冢是失敗的。修建的這麼好,下葬的東西那麼值錢,就為錢,也肯定有人要孜孜以求的找到他的真正墓室,掘了他的墳墓。」韓孔雀道。

虛墓的價值都那麼高,更何況真墓葬了。所以這樣的反盜墓是不可取的。

事實上最普通的反盜墓方式,是隱蔽墓址,使盜墓者不知其處,這是一種反盜墓的有效手段。

但是這樣的處理方式,又與帝王貴族追求富麗顯赫的心理常規不相合,於是出現了另一種既炫耀其威權富貴,又努力「令后不知其處」的形式。

這就是傳說曹操的「疑冢」,其中多數並不作為真實葬所的,又被稱為「虛墓」。

歷史記載中多見的所謂「衣冠冢」。有時其實也是一種「虛墓」。

除隱蔽墓葬之外,墓葬一般都力求堅固,如曾經普遍運用石質棺槨作為防盜措施,而古墓積石可能是更為通常、也更為有效的方式。

比如春秋晚期的太原晉國趙卿墓,墓壙的四角,每隔深1米左右,各放置著一塊重約50公斤的大石頭,這種現象一直延續到貼近槨室上部的填土。這些石塊,顯然是填墓時有意放置的。

槨室周圍都是堆積結構嚴密緊湊的礫石。墓壙內也有厚約1.2米的礫石層,這些礫石應是木槨周圍使用剩下的積石,是有意識填在墓口上的,其作用,在於積石非常容易潰坍,使盜墓者難以進入。曾有許多盜墓者喪生於積石之中。

「是啊!為了一座虛墓,實在不需要這麼費力,但這裡作為一座疑冢卻足以勝任了,你們看,現在我們就疑雲重重了。」閃應雷道。

其他人還沒有介面。馬繼芳再次道:「玄火洞我們算是闖過了,接下來很可能是機弩了。」

「伏火、毒煙我們都遇到了,如果還真有機關,很可能就是機弩了,不過,積石、流沙好像也比較容易設置,要知道這裡外面可是到處都是黃沙、石頭。」韓孔雀點頭認可馬繼芳說的可能,不過他可沒有完全信任馬繼芳。

「伏火」、「毒煙」、「機弩」是殺傷盜墓者最有效的手段,也是最簡單的設置。

如果說,隱蔽墓葬和古墓積石是一種消極的防盜方式,那麼,還有能夠殺傷盜墓者的方式,如儲水、積沙、伏火、毒煙、機弩等。

在這座墓中儲水,一旦有盜墓者進入,便將溺水而死,這種防盜的方式最終會使墓遭到破壞,但盜墓者也不能逃生。

不過,由於墓中注水實行困難,因為這裡沒有水,所以這種可能幾乎沒有,因此,這是一種並不多見的防止盜墓的形式。

而較為多見的反盜墓形式則是在墓中大量儲沙,以流沙預防盜墓者鑿洞侵犯墓葬。

「如果說有可能出現的陷阱,水銀池也是有可能出現的,以這座古墓地規格,出現在多的陷阱,都不是不可能的。」衛長青道。

「南方出現的火坑墓都在這裡出現了,就算再出現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我們也不應該感覺奇怪。」閃應雷道。

韓孔雀則道:「相比流沙、儲水、機弩、毒煙等,韓孔雀反而認為伏火最困難,所謂的『伏火』,能夠『飛焰赫然』,具有燒死盜墓者的效力,這種火坑墓,設計起來是最複雜的,這都出現了,其他機關出現在這裡也不讓人奇怪。」

這時,一直默默的跟著眾人的肇東可開口道:「我記得火坑墓是南方地區特有的一種墓葬吧?神秘的馬王堆漢墓就是一座著名的噴火古墓。

此外,在馬王堆漢墓中還有『水銀池』,用水銀揮發的氣體毒殺盜墓者,是一種充分利用各種手段反盜墓的典型史例,另外在挖掘的過程中,工作人員還曾碰到過機弩,並且對當時的情形作了描述。

但不知出於什麼原因,這些情況並沒有寫入當時的考古報告中,但這些事情也是瞞不住的,如果這座古墓的設計那麼複雜,難道還真是一位帝王的陵墓?」

「這個還真是說不好,看這座墓的規格,倒是不像帝王將相的墓葬,不過看這裡的複雜程度,卻又十分不簡單。」韓孔雀道。

「是真的不簡單,如果真的出現了水銀池,那根秦始皇陵都沒有差別了。」黃山道。

「其實你們都想差了,在古代毒煙也許難以製取,但機弩代表的價值更高,而我們家流傳下來的記載之中,明確說明了這裡確實是有機弩陷阱的。」馬繼芳道。

韓孔雀一想,還真是這樣,機弩這種兵器,在古代的地位,差不多跟現在的重機槍差不多,這玩意不說其價值,最起碼貧民是絕對不能碰的,誰弄這東西,就代表著造反,是要誅九族的。

「那麼說,這座墓的水平,還真的跟得上秦始皇了?」韓孔雀狀似開玩笑的道。

秦始皇陵防盜措施森嚴恐怖是世人皆知的,秦始皇在防止盜墓方面也可以說是苦費心機。

秦始皇陵的內部結構,據說有空前複雜的形式:「令匠作機弩矢,有所穿近者輒射之。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海,機相灌輸。」

以機發之矢射殺盜掘者的方式,應當說是集中體現了,當時最高水準的機械設計思想與機械製作技術。

此外,司馬遷關於秦始皇陵地宮儲有大量水銀的記載,除了史籍記載之外,在秦漢時期就有人通過盜墓實踐而確實發現。

如今,這個事實已經被考古學者和地質學者,用新的地球化學探礦方法所證實。

秦始皇陵的地宮中大量儲注水銀,或許也有以劇毒汞蒸氣殺死盜掘者的動機。

以當時人對於水銀化學特性的認識而言,不會沒有注意到汞中毒的現象,而利用水銀的這一特性用於防盜設計,也是很自然的。

「這裡確實有水銀存在的痕,不過也許是由於時代久遠,或者是墓葬曾經被打開過,水銀應該揮發掉了。」馬繼芳指著一些像是下水道的設施,說道。

韓孔雀則若有所思的道:「也許剛才我破除掉的不止是水銀和毒氣,應該還有屍毒。」

「屍毒?」眾人全都驚疑不定。

韓孔雀沒有多說什麼,不過隱藏在那些小型密室當中的屍體,其作用好像也可以被用來製作屍毒,而屍毒,也是一種很常見的反盜墓手段。

相信看過香港殭屍片的人,都會對屍毒有著深刻的印象,染上屍毒的人不僅會皮膚潰爛,失去感覺,嚴重的還會渾身肌肉僵硬,變成活跳屍。

據說這種東西只有用糯米、硃砂一類的物品才能去除,尋常藥物對它根本沒用。

小說中也經常提到,盜墓者在進入古墓中時會帶上許多防護用具,以防感染屍毒。

也許別人不知道,但韓孔雀卻很清楚的知道,屍毒是確實存在的。

在宋末元初的時候,洛、陽有一夥盜墓賊,為首的姓朱,這人有個綽號叫「朱漆臉」,為什麼有這綽號呢?

原來他在盜掘宋太祖趙匡胤的永昌陵時,碰上了奇怪的事情:在他撬開棺木后,發現趙匡胤居然屍身未腐,他想取下趙匡胤屍體上束著的玉腰帶,但是屍體太沉,沒法硬齲

這時,他便想出了一個法子,繩子一頭束在屍體肩下,一頭套在自己的身上,面對著將屍體拉起來,乘勢就把玉腰帶解下來。

不料,屍體這時竟噴了一股黑色粘液到他臉上,從此無法洗掉,變成了「朱漆臉」。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