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會者不難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樓梯,不停的深入地下。 而就在這條樓梯當中,幾乎每隔一百多米,就有一個密室建在通道邊上。 而這些密室當中,都有很多死屍,最起碼韓孔雀感知範圍之內的五個密室,裡面全都堆積著大量屍體。

「當時我們尋找這條通道的時候,可不是那麼容易,你們看,周圍很多地方我們都挖過,只不過經過了偽裝,時間長了風一吹,就看不出來了。△,」閃應雷此時開口道。

「是啊!這裡掩藏的實在是太好了,就算我們有地圖,也找了快一個月,要不然我們的食物和水也不會耗荊」沙班有點感慨的道。

他一說完,周圍立即變得鴉雀無聲,這幾個傢伙絕對有問題,如果沒有問題,怎麼說的話漏洞百出?

要知道昨天他們還說食物和水是在逃離地宮的時候丟失了,而現在,卻成了他們自己耗盡的。

韓孔雀看了他們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只要這座地宮真的有價值,其他鬼蜮伎倆,他還真是不怕。

馬繼芳這個時候打破沉默道:「當時我們是想挖寶的,結果挖出了一條深可過人的地道,於是猜測財寶可能埋藏在此,當時挖開的地道中,不斷冒出騰騰的霧氣,我們懷疑地道下可能有機關和毒氣,就沒敢下去。」

「沒敢下去?那你們是怎麼拿出來的東西?」黃山突然開口道。

馬繼芳訕訕的道:「我們是從另外一個入口進入的,不過,那邊現在已經被炸毀了。」

看韓孔雀等人還想追問,閃應雷介面道:「我們在這個地道下挖掘時,發現一個磚砌的地洞進口,但洞口冒出大量白煙,因此就用土回填了。

這些白煙的確很有可能是危險的,所以我們只能另外想辦法,但那邊好像是緊急出口,也可能是建造這座地宮的工匠預留的逃生出口,所以只要毀了。就不太可能打開了,現在想要進入地宮,只能打通這邊的正門。」

韓孔雀知道馬繼芳他們還有一些秘密沒有說清楚,不過此時這些都不重要了,至於這邊有沒有危險,挖開看看就知道了。

這裡的土石不算難挖。很快就挖開了這個地洞入口,洞口又有大量白煙冒出。

很快白煙的成分就測試了出來,這是甲烷,到了近代,地洞中用甲烷以防盜,並沒有什麼稀奇,而這些白煙,就是人為設置的甲烷。

既然是認為設置的,就不可能無休無止。他們等了一個小時,地下通道不再冒白煙時,韓孔雀才首先進入地下通道。

他根本不害怕毒氣,如果不是要帶著其他人,他自己完全可以先進去。

韓孔雀走進地下通道,立即感到一陣涼爽撲面而來。

「這才進入地下多深?居然溫度相差這麼大?」衛長青驚異的道。

「據說玉石是『土冰箱』,可以降室溫,但能達到降溫效果的玉石可不是一點點就行的。」乾明遠道。

韓孔雀看了看四面的牆壁。道:「問題是,這裡的牆壁也不是玉砌的啊1

衛長青道:「那是為什麼呢?地洞冒白煙。尚有推斷是甲烷所致,溫度差的問題卻怎麼解釋?」

「前面不遠就應該有一座密室。」這個時候,閃應雷開口道。

閃應雷這麼一說,眾人也不再糾結地下通道為什麼溫度要比外面低了。

他們向前走了沒有一百米,果然,就出現了一間密室。而這件密室里的溫度,明顯比地下通道之中還要低,這樣的密室設計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建造密室,肯定是有用的,但這麼小的密室。用來休息不行,而隱藏寶物,很明顯也是不可取的,韓孔雀還真想不到這些小型密室是用來做什麼的。

「這裡這麼涼爽,我們正好休息一下。」韓孔雀開口道。

乾明遠立即介面道:「是啊!你們年輕人還不覺得怎麼樣,我們這些老傢伙可不行了,我們就休息一下,反正找到地方了,也不怕這裡的寶貝跑了。」

乾明遠這麼一說,本來還想說點什麼的閃應雷,也沒法開口了。

眾人聚在這座密室之中,休息的休息,四處查看的四處查看,而黃山則去查看後面的通道。

韓孔雀則仔細地清掃了這間僅幾平方米,卻空無一物的密室,細細敲打每一面牆磚,查看裡面是否藏有機關。

很快他就發現,密室牆上沒有糊上泥巴,有一面牆的磚還參差不齊,似乎牆是臨時砌上去的,這實令人費解。

雖然看不到裡面的情況,但韓孔雀的精神力卻能夠探查一下,等他感知了一下這面牆壁後面的情況之後,他的臉色有點發白。

這面臨時砌上去的牆壁後面,居然堆積著大量屍骨,這裡的屍體可比他在李園地下寶庫里見到的多多了。

從那些骨骼上的痕看,這些人全都是被槍斃的,也就是說,有人曾經在這附近槍斃過許多人,最後屍體全都堆積在了這面牆壁之後了。

從牆角的那些工具看,韓孔雀懷疑這些屍體是被槍決的的工匠,

這座地宮的修建者,為防止泄露寶藏秘密,就殺人滅口,殺了所有參與建造這座地陵的工匠。

韓孔雀收回靈識,看著通道深處,這條通道很長,但彎彎曲曲的並沒有延伸出多遠。

通過感知,韓孔雀知道,這條通道是成圓形,不斷的深入地下的,這就好像是人工製造的一座圓形樓梯,不停的深入地下。

而就在這條樓梯當中,幾乎每隔一百多米,就有一個密室建在通道邊上。

而這些密室當中,都有很多死屍,最起碼韓孔雀感知範圍之內的五個密室,裡面全都堆積著大量屍體。

只是從這些屍體上分析,這裡的工程量就小不了。

「老闆,我在前面不遠就發現了這個玩意。」這個時候,黃山走進密室,把一個花瓶遞給了韓孔雀。

韓孔雀接過來細看:「根據紋飾和色彩鑒定,這應該是明代花瓶,從紋飾和色彩方面看,花瓶上的紋飾同造型一樣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徵,一看就是精品瓷器啊1

韓孔雀有點驚嘆了,這裡到底是誰建造的,居然發現的每件東西,都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就像這個花瓶,到了明代,隨著繪瓷原料和技術的不斷豐富改進,無論在題材內容及表現形式上,都有其不同時代的水平和特點,因而也就成了劃分時代、鑒別真偽的一條有力線索。

「鑒定這麼簡單?這麼簡單的看一眼就知道是明代的瓷器?」衛長青精於珠寶鑒定,對古董這種蘊含文化底蘊太過厚實的東西,實在是拿捏不準,隨意他對韓孔雀這麼快速的給瓷器斷代,感覺很神奇。

「這是一件成化彩瓷,這麼明顯的樣式,還用怎麼鑒定?」韓孔雀輕笑道。

瓷器紋飾的發展過程也是由簡到繁,由划印貼刻到雕剔描繪,由單純一色到絢麗多彩。

在這方面,元代是個很明顯的轉折點,元代青花、釉里紅等釉下彩的出現,開創了瓷器裝飾的新紀元,打破了以往一色釉的單調局面。

明、清以後各種色彩的發明進一步豐富了瓷器的裝飾,而每一種裝飾方法的出現都有其產生、成長、發展的過程,鑒定師往往可以據此推斷器物年代。

如早期的青花、釉里紅,由於沒有很好地掌握原料的特性,故在元代製品中顏色美麗的較少,釉里紅中常有色調灰暗或變為絳褐色的缺點。

但在元代後期的大部分成熟的青花、釉里紅紋飾卻非常美觀,圖案不僅重視主次諧調,而且慣用多邊的花邊紋飾,無論山石、花卉多在外留有一圈空白邊線不填滿色,從而形成一種獨特的風格。

另外由於原料成分的限制,在書法上也有不同的時代特徵。

如元末明初有些使用進口青料的瓷器,雖以顏色濃艷渲赫一時,但色調很不穩定,不適於畫人物。

因而有所謂「元代人少,永樂無人,宣德女多男少」的說法。

成化鬥彩也是一樣受原料和技術的限制,雖然色澤鮮明、晶瑩可愛,但有所謂「花無陰面,葉無反側」的缺陷。

而且畫人物不論男女老少,四季均穿一件單衣,並無渲染的衣紋與異色的表裡之分。

類似這些就表現為紋飾上的時代特徵,往往為後世仿品所忽略,如果在鑒別真偽時如能加以注意,是很有益的。

此外,在施用的彩色方面也可以找到一些時代上的區別。

如成化彩繪中沒有黑彩,當時除用釉下鈷畫藍線外,還用紅,赭色描繪輪廓線。

假如遇到一件釉上黑輪廓線的成化彩瓷器,就應該懷疑它是否真實可靠,因為黑輪廓線的應用最早不超過正德初期。

粉彩不會早於康熙晚期,當然也很難令人相信,施有粉彩的仿明瓷器不是贗品了。

乾隆時期由於大量使用洋彩,並且吸取了西方紋飾圖案的裝飾方法,有些作品追求筆法線條精細與紋飾奇異,而使部分花樣失掉了固有的民族風格。

這也反映出某種時代的特徵,就是因為把握住了這些時代的特徵,所以韓孔雀才能那麼簡單的給瓷器斷代,這也就是所謂會者不難,難者不會。未完待續。。R52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