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地宮寶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亮的崇拜即使在多次改變宗教信仰后,也一直延續下來。至今,維吾爾族人仍然非常忌諱面對太陽或月亮吐口水或大小便,認為這是對太陽和月亮的不敬,是一種罪過。 這一切的一切,其實都是來源於一種對未知的恐...

在羅布淖爾發現的太陽墓的突出特點,就是墳墓的地表立有七圈環列木樁,圈外是呈放射狀四向展開的列木,其狀恰如一輪華光四射的巨日,保護著墓室的主人。

這不完全是羅布人對太陽的崇拜,這其實也是對自己死亡之後靈魂的保護。

而在古代的羅、布泊這一帶,那麼多部落,那麼長時期都是崇拜太陽,其實這就是一種訴求,都是對自己死亡之後,或者是沒死之時,害怕自己會被人攝魂的一種自保。

而這樣的事情,在古代常見不鮮,比如在富、蘊縣唐巴勒洞中,有一幅彩繪岩畫,上部是兩個同心圓,分別代表日、月,旁繪彩雲,下部是一個形狀怪異的人頭像,類似反映日月崇拜的岩畫,在新、疆各地都有發現。

古代塔什幹人自稱「漢日天種」,表明了他們對太陽的崇拜。

烏孫人也崇拜太陽,每年都要舉行祭祀太陽的活動。

而匈奴人不僅崇拜太陽,還崇拜月亮和星辰,他們認為太陽和月亮代表著光明,經常與代表黑暗的惡魔進行鬥爭,所以每當日蝕或月蝕發生時,他們就認為是太陽和月亮受到了惡魔的圍困,於是就擊鼓鳴金,大呼小叫,以嚇跑惡魔,拯救太陽或月亮。

甚至匈奴的首領單于每天早、晚都要走出營帳,祭拜太陽和月亮,軍事行動要先看星月,「月盛則議戰,月虧則退兵」。

他們對太陽和月亮的崇拜即使在多次改變宗教信仰后,也一直延續下來。至今,維吾爾族人仍然非常忌諱面對太陽或月亮吐口水或大小便,認為這是對太陽和月亮的不敬,是一種罪過。

這一切的一切,其實都是來源於一種對未知的恐懼。而像韓孔雀、衛長青這種,則是掌握了超自然力量的人,他們算是站在這個世界高層的一部分人,自然知道的就多,其畏懼心理也就校

雖然韓孔雀同意借給納速喇盯撒的迷失、沙班、閃應雷四人車子,但他四人最終沒有勇氣自己開著車子離開。而是選擇了跟韓孔雀他們一塊待在這裡。

等吃過了晚飯,韓孔雀坐在帳篷當中休息,黃山則帶著閃應雷從外面走進來。

「老闆,真的還有一個小碗,你看看。」說著黃山遞給了韓孔雀一隻小碗。

「茶盞?」韓孔雀驚奇的道。

「這是我們在外圍一處洞穴當中發現的。角落裡放著那塊狗頭金,一座石台上放了那個青花扁壺和這隻小碗。」閃應雷道。

「這麼說是有人平時使用的了?」韓孔雀問道。

閃應雷道:「我們也是這麼想的,那裡只有這麼一隻小碗,應該只有一個人使用。」

韓孔雀看了一眼閃應雷道:「你們發現的那座地宮有多大?裡面還有沒有其他東西?」

閃應雷道:「還有不少東西,不過大多數是生活用品,就像這隻小碗,和那隻扁壺一樣。」

「那裡還有這種小碗?」衛長青此時開口問道。

閃應雷道:「還有,不過上面布滿了灰塵。跟這隻沒法比,也就是醒悟到這一點,我們才發現了問題。知道那座地宮當中應該還有人,當發現了地宮裡面躺著的十幾具乾屍之後,我們就跑出來了。」

「你們的水袋呢?」韓孔雀突然問道。

閃應雷的眉毛挑動了一下,道:「在進入地宮之時劃破了。」

「那麼你們攜帶的食物呢?還有,你們的衣服是怎麼回事?」韓孔雀看著他們的衣服,絲絲縷縷的很多地方像是在地上滾過而劃破的。這麼狼狽,肯定經歷過一些什麼。

閃應雷順著韓孔雀的目光。看了一下自己等人的衣服,苦笑道:「看到那些乾屍之後。我們嚇壞了,食物落在了那座地宮當中,衣服是在逃離地宮的時候弄的。」

「嗯。」韓孔雀不再多問,視線聚集在了手中的茶盞上。

這隻茶盞的品相很好,釉水烏黑潤亮,光潤度極佳,其中還窯變有藍毫。

口沿窯變成金色質感,黑與金色相映成趣,胎體米黃色,粗卻不失堅緻。

造型端莊大氣,口徑,是中小號盞的標準,握持手感極佳,是絕對的喝茶必備利器,這樣的工藝和材質,與福、建的建窯同屬一脈。

「這是南宋福清窯烏金釉金邊藍毫窯變茶盞,完整全品。」韓孔雀嘆息道。

「又是一件烏金釉的製品?」乾明遠驚疑的道。

韓孔雀點頭道:「出現了三件東西,一件元青花,一件南宋茶盞,一件康熙筆筒,三個朝代的東西聚集在一起,只能說明這是有人特意收集的,保存的這麼好,說明這人是懂行的。」

「這是有人故意藏起來的?」衛長青的眼睛放光的道。

韓孔雀點頭道:「肯定是這樣的,不過,誰會把這些東西藏在這裡?」

「剛才他們提到了沙民吧?」黃山看向閃應雷。

韓孔雀則道:「沙民好像是國民、黨餘孽?如果是他們把東西藏在了這裡,到也能夠說得過去。」

顧同道:「這不對啊!如果是這樣,這些東西絕對不會藏在這裡,而是應該去了台島。」

韓孔雀點頭道:「嗯,這就要看他們四個了,我想,他們四個應該不會無緣無故的來這裡吃沙子。」

眾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了納速喇盯撒的迷失、沙班、閃應雷四人身上。

衛長青開口道:「既然你們說了那麼多,自然是對那處地宮的藏寶沒有太多想法了,不知道能不能多說一些,畢竟你們惹下的麻煩可不小,如果沒有利益,我們可沒有給你們承擔的義務。」

韓孔雀看了一眼衛長青,不要看衛長青年輕,這小子可很懂得別人的心理。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還是閃應雷說話:「韓老闆有鎮魂玉,應該不是普通人吧?」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他們四個是怎麼也不會留在這裡的。

韓孔雀當然也知道這點,所以道:「這一點你們應該看出來了,如果我們是普通人,此時應該開車跑路了。」

閃應雷的眼中閃過一絲驚喜,他道:「如果你能夠鎮壓那些乾屍,一些都好說,如果不能,那說了也不過是徒亂人意。」

韓孔雀笑了笑道:「這麼說要我們表現一下十里了?這些乾屍也不是不死不滅的,你看我這些手下怎麼樣?」

說著韓孔雀揮了揮手,他的身邊頓時出現了幾個人影。

「這是隱身術?」衛長青吃驚的看著出現在他們身邊的人,驚訝的道。

韓孔雀輕笑道:「只是最簡單的光影折射術,如果你仔細探查,應該能夠探查到他們。」

韓孔雀這麼一說,衛長青立即放出自己的精神力,頓時,他在韓孔雀的身前身後,又發現了幾個人,這些人應該全都是韓孔雀的保鏢。

看到這些人,衛長青才恍然大悟,他就說了,韓孔雀的身邊怎麼可能只跟著一個黃山?

此時察覺到了這些人,為長期才知道,韓孔雀的保鏢應該還有更多,隱藏在他察覺不到的地方,這讓他汗顏無比。

這些人只不過是利用光影的折射,讓照射在他們身上的光線,不能反射在人的眼睛之中,這樣別人也就看不到他們了,但只要精神力足夠強,還是能夠輕易感知到他們的。

但就是這樣,他跟韓孔雀在一起待了那麼長時間,卻始終沒有發現這些保鏢,這讓衛長青冒出了一身冷汗,幸虧他沒有對韓孔雀起一絲邪念。

「你們果然是使徒。」閃應雷眼中閃過一絲興奮。

「使徒?這是你們對異能者的稱呼?」韓孔雀笑著道。

「對,使徒現在被人成為異能者,而我們則認為是神之使者。」閃應雷對韓孔雀恭敬的道。

韓孔雀道:「現在可以說了吧?」

閃應雷道:「只要使徒大人能夠對付那些乾屍,像這樣的東西,那裡有的是。」

「像這樣的瓷器還有很多?」此時不止是韓孔雀驚訝,顧同、乾明遠等人也驚訝了。

烏金釉本來就不多,這樣的東西一般都是出自皇家,難道這裡有一座帝王墓?

閃應雷道:「我沒有親眼看到,但我知道,在那座古墓當中,應該埋藏了很多珍寶,珠寶、玉石、瓷器、書畫等等都有。」

「在這地方能夠出現這麼多精品瓷器?」韓孔雀有點懷疑的道。

閃應雷笑看著馬繼芳道:「這就要問馬大哥了,這些東西可是他們馬家東山再起的根基之一,也是他帶我們來尋找寶藏的。」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自家身上,馬繼芳苦笑道:「過了,如果我們馬家真的有這樣的實力,我們這些子孫也不會混的這麼慘?」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當中都帶著一絲懷疑,馬繼芳再次苦笑道:「這東西真不是我們馬家的底蘊,而且另有其人,如果真是我們家的,我怎麼會不知道危險的,悶頭闖進來?」

「這麼說這些東西,真的是民國時期藏在這裡的了?」韓孔雀問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