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太陽崇拜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應雷應該是他們的智囊,而納速喇丁也就是馬繼芳是頭,但裡面沙班的身份最尊貴,他確實具有王族血統,不過到了現代,他的這一身份,也沒有那麼尊貴了。 跟他們交流了很長時間,韓孔雀也了解了不少這裡面的事...

在這片土地上,宗教盛行,這一點韓孔雀是很清楚的。

而且他也知道,現在的宗教,並不是一來就有的,這裡的本土宗教,也是經過級的階段演化的,第一階段,是原始宗教階段,是由遠古先民自發產生的原始宗教,以及由原始宗教發展而成的薩滿教。

這一階段從遠古一直到公元前4世紀外來宗教傳入。

第二階段,是以佛教為主要宗教的多種宗教並存階段,構成這一格局的宗教除佛教外,還有原始宗教、祆教、道教、摩尼教、景教等。

這一格局一直維持到伊斯蘭教傳入,歷時一千多年。

祆教也就是瑣羅亞斯德教,在古代是很盛行的,影響力也很深遠,是流行於古代波斯及中亞等地的宗教,國內史稱祆教、火祆教、拜火教。

瑣羅亞斯德教是基督教誕生之前西亞最有影響的宗教,古代波斯帝國的國教,曾被伊斯蘭教徒稱為「拜火教」。

瑣羅亞斯德教的教義一般認為是神學上的一神論和哲學上的二元論。

瑣羅亞斯德教的經典主要是《阿維斯塔》,意為知識、諭令、或經典,通稱《波斯古經》,裡面就有關於靈魂的崇拜,但韓孔雀怎麼也沒想到在那**個時代,就有人能夠製作出鎮魂玉這種東西。

「我記得瑣羅亞斯德教曾經興盛過,還做過波斯的國教,這塊鎮魂玉可是很邪門的,這種正教怎麼可能研究這個?」韓孔雀倒不是懷疑閃應雷撒謊,而是想要了解清楚他手中這塊鎮魂玉的出處。

閃應雷讚賞的看了一眼韓孔雀,道:「你說的是薩珊王朝時期。公元3世紀波斯薩珊王朝創建后,瑣羅亞斯德教重新興盛,取得了國教的地位。

就是因為成為了國教,所以薩珊諸王都兼教主,他們自稱阿胡拉.瑪茲達的祭司長、靈魂的救世主,也就是在這個時期。他們搜集、整理希臘化時期散佚的經典,編纂了《阿維斯陀》。

拜火教教義集中在其經典《阿維斯陀》中,教義的核心是善惡二元論,善神馬茲達和惡神阿赫里.曼長期對立和鬥爭,在不停的對抗中此起彼伏,最終善必然戰勝惡。

火是善神的標誌,是光明和生命的象徵,必須堅持對火的崇拜,信徒必須堅持『三善原則』。即善思、善言和善行,死後靈魂才能獲得拯救升入天堂。」

「這麼說,這件鎮魂玉就是為了鎮壓惡神而出現的了?」韓孔雀到是很快就明白了閃應雷的意思。

閃應雷點頭道:「比如佛教,崇尚仁慈,就算做了再大的惡,都可以立地成佛,就是這群仁慈的佛祖,也有護法金剛的。而祆教也是有護法的,這些鎮魂玉。可以鎮壓邪惡,自然就能夠護法。

5世紀時,祆教一部分教徒在瑪茲達克的領導下,進行了一場社會和宗教改革,491529年之間,在波斯和亞塞拜然等地掀起了大規模的、持續不斷的起義。薩珊王朝先後採取欺騙與高壓的政策,起義終於被鎮壓,如果沒有點手段,怎麼能夠做到這些?」

「知道這些情況,你們還敢偷取他們的寶貝?你們也真是要錢不要命。」衛長青一開口。閃應雷直接無語。

沙班介面道:「他就是事後諸葛亮,如果早知道這些傳說都是真的,我們吃飽了撐的,才來這裡招惹這些鬼東西。」

「原來你們並不信任這些?」衛長青絕對好奇了,這些傢伙應該是死硬的宗教分子,居然也不相信這個。

韓孔雀嘿嘿笑著道:「很多人都認為宗教觀念的最初產生,是在生產力水平極低的情況下,原始人對自然現象的神秘感的崇拜,是人類在自然力量的壓迫面前軟弱無力、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幻想的產物,但如果沒有一點影的事情,又怎麼可能騙到那麼多人?」

「是啊!我們誰也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居然真的有一些神秘的力量。」閃應雷小聲的道。

「都知道風雨雷電是自然現象,但誰又能夠否認,人類不能掌握這些力量呢?科學能夠掌握這種力量,人類憑藉身體,難道就真的不能掌握這些力量?」衛長青笑著道。

「所以古代的宗教勢力更加強大,到了現在,反而消弱了很多,這就是因為絕大多數人相信科學,而不相信自己了。」乾明閱道。

「只能是說現在的人聰明了,畢竟見過超自然力量的人,和具有這種力量的人太少了,沒有了肉骨頭,自然也就沒有多少人具有不停拉車的動力了。

現代社會,如果是為了自己過得更好,犧牲一下自己的利益沒什麼,如果是為了虛無縹緲的看不見的東西,犧牲自己的幸福,現在誰也不會幹了。」韓孔雀道。

「所以還是古代人好騙。」衛長青嘿嘿笑著道。

他們這麼一說,閃應雷也不說話了,他們四個就是最好的例子,其實說白了,就是知道的多了,人都變得有點自私了,就算是神,如果你不能給我好處,我又為什麼要為了你犧牲奉獻?

一些超自然的力量,總是讓人畏懼,而畏懼產生崇拜,這就是古代宗教發展的基矗

對原始人來說,不止是超自然力量,就算是自然力量,也成為某種為人們所不能理解的神秘的強大力量,如果有人掌握了這種力量,自然就讓人信服。

而往往這些掌握了力量的強者,能夠直接帶給他們幸福,所以他們也不介意崇拜他們,信服他們,聽從他們,因為不聽從他們的話,往往就是不可避免的災難。

比如,下雨是一種極其常見的自然現象,雨水充沛就會草木茂盛,果實累累,給原始人提供豐足的食物,如果傾盆暴雨,卻會造成洪水泛濫,毀壞一切甚至奪去人的生命。

大火可以吞噬森林、草原,燒死動物,威脅人的生命,但是也會給原始人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那些被燒死的動物成為他們不需要經過艱苦的狩獵即可得到的美味佳肴。

再如天氣,有時風和日麗,晴空萬里,有時卻烏雲翻滾,電閃雷鳴。

日有升落,月有圓缺,動物有生死,植物有枯榮……

這些自然現象對掌握了科學知識的現代人來說不難解釋,也能夠防範,但是對遠古時期的原始人來說,卻是無法理解的。

在他們看來,自然現象和自然力,都是不可捉摸也不能抗拒的,對此他們既感到困惑不解,又感到神秘莫測,更感到恐懼。

於是他們就想象在大自然的背後有一種超自然的力量,在支配著自然界,當真有人掌握了這種自然力量,形成了超自然的力量時,人們就害怕了。

人如果觸怒它,就會受到它的報復和懲罰;討得它的好感,就會得到它的恩賜。

原始人為獲得超自然力量的恩賜,自然就有了崇拜,而崇拜的力量,自然就催生了巫術、法術、咒語、祈禱等各種方式,去影響超自然力量。

四個人當中,閃應雷應該是他們的智囊,而納速喇丁也就是馬繼芳是頭,但裡面沙班的身份最尊貴,他確實具有王族血統,不過到了現代,他的這一身份,也沒有那麼尊貴了。

跟他們交流了很長時間,韓孔雀也了解了不少這裡面的事情。

新、疆的原始人也經歷了同樣的原始宗教產生的過程,根據新石器時期的遺址和出土的大量文物表明,當時的人類已經產生了靈魂和靈魂不死的觀念。

這種觀念以為,思維和感覺不是人們身體的活動,而是一種獨特的寓於身體之中,而又可以離開身體的精神體在活動,這種精神體他們視之為「靈魂」。

原始人不僅相信人有可以脫離肉體而獨立存在和活動的靈魂,而且靈魂是不死的,人的肉體死亡后,靈魂在另一個世界里仍然過著同現實世界一樣的生活。

所以他們在埋葬死者的同時,也把死者生前使用過的生活用品、生產工具等隨同死者一起埋葬。

當然這種觀念應該是普遍的,並不止是新、疆範圍之內,應該是全世界範圍內的人都是這種想法,就算是到了現代,也有很多人是這種想法。

原始人相信超自然力量,認為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在操縱著大自然,並把這種超自然力量人格化和神格化,這自然就有了拜火教。

這也是為了獲得大自然的恩賜,所以也就催生了對這種超自然力量的研究,自然也就有了鎮魂玉的出現,而鎮魂玉的出現,靈魂的深入研究,催生了更多的宗教。

比如說太陽墓,就是從最古老的,崇信靈魂的宗教當中發展出來的,也可以說是有人害怕了,做出的保護措施。

既然有靈魂,就有人想要控制別人的靈魂,這自然也就有了人要保住自己的靈魂,而在自然界當中,太陽代表了光明正大,這就讓人想到,有了太陽的保護,也許就能夠保存自己的靈魂不死不滅。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