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祆教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衛長青此時開口道。 納速喇丁苦笑道:「我們兄弟四個也不知道的幸運還是倒霉,雖然得到了一些好處,但也被詛咒了,要不然我們也不會急急忙忙的出售到手的東西。」 「詛咒?」韓孔雀此時到是有興...

如果是以前,遇到了這種事情,韓孔雀是絕對會吸引別人對他出手的,這樣韓孔雀就能夠心安理得的收拾這些人,這樣也就能夠得到他想要的。

而此時此刻,面對一件元青花,韓孔雀居然能夠放手,這就讓了解韓孔雀的黃山和衛長青感覺怪異了。

「你們不會想著晚上開車追趕我們吧?」就在這時,沙班再次開口了,他的眼中有著太多的防備。

看著帳篷外面的沙地越野車,黃山和衛長青同時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兩個人都用佩服的眼光看向韓孔雀。

這些人來到他們的營地,肯定是有人知道了,最起碼四個人的家人是知道的,這樣不管怎麼樣,韓孔雀都不能在這裡出手對付他們,要不然,韓孔雀就算得到了他想要的元青花,也會很麻煩。

而讓他們四個人離開,就不同了,到時候他們在沙漠之中失蹤,誰又敢找韓孔雀的麻煩?

韓孔雀當然看到了黃山和衛長青的表現,不過他並沒有理會他們,而是對四人道:「你們肯定發現了一座寶藏,但我對那個不感興趣,如果你們不想說那個,我也不想知道,所以我不想跟你們過多的接觸,以免引來麻煩,要不然你們的那件元青花我就出手買下來了。」

*韓孔雀直接把話挑明了,自古以來財富都是伴隨著風險而來的,韓孔雀可不信,這四個人得到了那麼多寶貝,卻沒有一點危險。

「你怎麼知道?」沙班驚訝的道。

「老四,你」閃應雷指著沙班,氣的說不出話來。

這個時候,衛長青他們全都面面相覷。而納速喇丁拉了一下沙班和閃應雷,不讓他們在說話。

看著生氣的閃應雷,還有一臉後悔的沙班,納速喇丁苦笑起來,原來還覺得閃應雷是聰明人,今天才知道。他也是個二百五,如果他不是那麼配合,沙班說的話也不會這麼輕易被證實。

「這位老闆,我們確實發現了一些東西,但這並不是太過重要。」納速喇丁看著韓孔雀,猶豫著是不是繼續說下去。

「發現了寶藏還不算重要?」衛長青此時開口道。

納速喇丁苦笑道:「我們兄弟四個也不知道的幸運還是倒霉,雖然得到了一些好處,但也被詛咒了,要不然我們也不會急急忙忙的出售到手的東西。」

「詛咒?」韓孔雀此時到是有興趣傾聽一下他們的經歷了。

「對。就是詛咒。」納速喇丁肯定的道。

「你是說,你們在得到這些東西的同時,被詛咒了?」韓孔雀問道。

納速喇丁道:「確實是這樣,要不然我們肯定要悶聲發大財,怎麼可能這麼張揚?」

韓孔雀點頭道:「這麼說,你們是想要跟我們分享你們的秘密了?」

納速喇丁苦笑道:「只要你們不害怕,我們倒是不介意告訴你們。」

「我們不害怕,如果你們願意說。我們自然願意傾聽。」韓孔雀輕笑道,本來他還以為這些人用心險惡。是特意接近他們圖謀不軌的,沒想到他們是引起這個,才特意接近他們的。

「我們在離這裡不遠的地方,發現了一座地宮,地宮裡有不少東西,但後來我們在裡面發現了殭屍。」說到這裡。納速喇丁住口不言。

韓孔雀此時到是興緻盎然:「殭屍?什麼樣的?」

「認真說起來應該是乾屍,不過,我知道那肯定的殭屍,我們進入了它們的領地,驚擾了它們。它們晚上肯定會出來找我們的,所以我們想要借一下你們的車子,也許能夠逃脫它們的追蹤。」納速喇丁一口氣說出了他們的目的。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殭屍?」顧同好奇的問道。

衛長青的臉色卻有點不同,他一臉怪異的問道:「你們怎麼確定那是殭屍?」

納速喇丁看眾人的反應並不算劇烈,只能再次道:「如果說殭屍你們可能不太相信,但說到沙民,也許你們就知道了。」

能夠來這裡探險的,肯定知道點沙民的傳說,所以納速喇丁才會這麼說。

「沙民?」此時不止是韓孔雀感興趣了,連黃山也開始詢問。

在黃山開來,沙民就是生化戰士,具有不死屬性,這樣的屬性,是他們這些當兵的最愛。

韓孔雀看著納速喇丁四人,此時已經是滿臉的笑容,當他們說道殭屍的時候,其實韓孔雀就想到了他在那座地下墓穴當中發現的乾屍了。

現在看來,他的想法沒有錯,那些乾屍跟這裡流傳的沙民是有關係的,就是不知道跟他發現的雙魚玉佩有什麼關係。

「你能夠確定那些乾屍就是沙民?」韓孔雀饒有興趣的道。

納速喇丁看不出韓孔雀是什麼意思,但他也知道,這些人肯定不是普通人,要不然,他們不可能這麼鎮定。

「你們應該猜到了我們的名字是假的,那麼我告訴你們,我確實姓馬,我叫馬繼芳,聽到這個名字,你們應該想到點什麼?」納速喇丁道。

「馬繼芳?馬步芳?幾十年前的三馬?」韓孔雀問道。

「對,我的祖上當年經常在這一代活動,自然也就知道一點這裡的秘辛,如果我的判斷沒錯,那些地宮裡面的乾屍,就應該是流傳甚廣的沙民,也只有這種東西,才不怕痛,不怕死。」納速喇丁也就是馬繼芳開口道。

「你們怎麼就確定那些東西會晚上來追蹤你們?」衛長青開口道。

馬繼芳道:「因為我們發現的那些乾屍身邊沒有鎮魂玉。」

「鎮魂玉是鎮壓那些殭屍的?」韓孔雀問道。

馬繼芳道:「可以這麼說,但準確的說應該是用來控制那些乾屍的,如果沒有鎮魂玉的存在,那些乾屍到了晚上就會自由行動,而這一代卻沒有它們的傳說,那麼就只能證明,那些乾屍是被人控制的,所以鎮魂玉應該是有了主人,而我們拿了他的東西,只要他回去,自然不會放過我們。」

「鎮魂玉是用來鎮壓控制乾屍的?」韓孔雀若有所思的看向了玄元控水旗當中的乾屍和雙魚玉佩,原來這是相輔相成的啊!

「事情就是這樣,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了,現在走還來得及,那些東西雖然厲害,但畢竟是靠兩條腿走路,只要我們跑出了沙漠,進入了人多的地方,它們就沒法追蹤到我們了。」馬繼芳看了看天色,有點緊張的道。

「你們也不用這麼緊張,如果鎮魂玉的主人今天晚上不回去,那不就沒事了嗎?」衛長青有點不以為然的道。

馬繼芳道:「不可能的,如果到了晚上鎮魂玉的主人不出現,地宮當中的那些殭屍就會自己蘇醒,出來覓食,剛才你們也說了,周圍可是有不少人在這裡淘金,如果那些東西出來覓食,肯定會引起恐慌,這樣它們的行跡就暴露了。」

韓孔雀此時點頭道:「嗯,這麼多年它們沒有暴露行蹤,肯定是行動縝密,這麼說你們發現了他們的秘密,他們是肯定要追蹤你們了。」

「這是肯定的,所以我們現在必須要離開。」馬繼芳道。

韓孔雀看馬繼芳四人是真的緊張,他想了想,從口袋裡掏出了雙魚玉佩:「你們說的鎮魂玉就是它吧?」

「啊1馬繼芳四人立即靠在了一起,並且同時抽出了一把短刀。

「沒想到我們自動送上門了。」馬繼芳看著韓孔雀手中的雙魚玉佩,苦笑道。

「那些東西你們應該認識,沒必要從我們手裡買下吧?」這個時候撒的迷失開口道。

韓孔雀讚賞的看了這個一直沉默寡言的漢子一眼道:「所以說,我們並不是你們想象中的人。」

「不是?怎麼可能?你手中的肯定是鎮魂玉,這東西是祆教的聖物,我不可能認錯。」馬繼芳再次開口道。

「祆教?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我手中有鎮魂玉,你們是不是就不需要那麼害怕了?現在可不可以說一下祆教的事情?」韓孔雀晃動了一下手中的雙魚玉佩,他還真沒想到,這東西居然叫鎮魂玉。

想到能夠把人的靈魂吸攝出來,確實具有鎮魂的功效,所以叫鎮魂玉才真是名至實歸。

「你仔細看一下,這塊玉佩上面是不是有奇怪的符文,那是波斯文,翻譯過來是瑣羅亞斯德教。」閃應雷此時道。

韓孔雀早就把這塊玉佩研究了個透,自然知道有這個符號,也猜到了是文字,可他並不知道是什麼文字,現在卻是知道了,原來是波斯文。

「也許祆教或者瑣羅亞斯德教你們不熟悉,但國內對拜火教這個名字應該很熟,祆教就是拜火教,當然,古代的祆教,跟現在我們了解的拜火教還是有點不同的。」閃應雷道。

這個韓孔雀還是知道的,瑣羅亞斯德教是在基督教誕生之前中東最有影響的宗教,是古代波斯帝國的國教,也是中亞等地的宗教,是摩尼教之源,在國內稱為「祆教」。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