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改變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都博物館展出。 甚至,他們已經忘了多年前自己挖出青花瓷的具體日子,只記得有這麼回事。 看了一眼納速喇盯撒的迷失、沙班、閃應雷四個人,發現他們聽的也很仔細,韓孔雀問道:「乾老,當時那一家...

韓孔雀能夠想象到當時的情景,一戶普通人家,猛然間得到了一件寶貝,自然是會在當地引起轟動的。

「因為這個東西,他們家裡的正常生活都被打亂了,村裡的人都說他兒子太老實了,不應該交給公家,應該賣掉,但當時那個老人說:那是國家文物,賣是違法的,可放在家裡又招賊,要交給國家。

後來他們一家提心弔膽地過了幾個月,最後還是有他的兒子給文物部門打電話,把它拿走了,他們家裡才算安穩了。」

韓孔雀搖頭嘆息道:「還真是一個老實人,家裡困難得很,當時要是偷偷賣掉,他家裡也不至於現在出門打工。」

「誰說不是呢!可交給國家就錯了嗎?」顧同道。

「交給國家不是錯誤,但獎勵給人家一千元錢就對了?」乾明遠諷刺的道。

「說的太對了,還有國家徵集什麼的,太討厭了,明明人家發現了一根陰沉木,卻直接收歸國有,雖然符合國法,但不近人情啊1衛長青道。

鳳首扁壺家中放8個月後上交,其實也是一種無奈,乾明遠只是簡單的一說,韓孔雀就明白了,普通人得到了一件至寶,不要說一夜暴富了,只要不懷璧其罪,招惹禍端就算很好了。

這家人是淳樸的,但也就是這份淳樸救了他們全家,當他上交的寶貝出名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他們家都不知道自己當年挖出後上交的元代青花瓷,正在首都博物館展出。

甚至,他們已經忘了多年前自己挖出青花瓷的具體日子,只記得有這麼回事。

看了一眼納速喇盯撒的迷失、沙班、閃應雷四個人,發現他們聽的也很仔細,韓孔雀問道:「乾老,當時那一家人是怎麼挖到的?」

乾明遭個我倒是很清楚,聽老馬說,當時鐵鍬一下去,感覺好像碰到了什麼東西,挖出來一看,原來是個白色的瓷壺當時在現場就有人說,原來是箇舊壺,所以看到的人也就沒有太過在意。

後來老馬拿回家擦亮了一看,白色的壺身上有藍色的花紋,只有把手損壞了,真的好看得很,隨後,他挖出寶物的消息不脛而走,村裡的人都來參觀,緊接著收古董的人也來了。

隨著來的人越來越多,老馬發現已經有人開始打歪主意,因為有天夜裡,賊光顧了他的家,房裡被翻得亂七八糟,存在箱子里的800多元錢被偷走了。

好在從一開始,老馬就有了防範心理,每天晚上或者白天家裡沒人的時候,他把瓷壺埋在院子里,並且幾乎每天他都換地方,幾個月後,院子里到處都是他挖的坑。

因為頻繁換地方,到後來,連家裡人也不知道到底埋在哪裡,這個時間一個外地來的古董商出價10萬,老馬沒有動心。

後來,村裡一個『跑買賣』的人提出帶老馬到魔都去找人鑒定,賣掉瓷壺,他承擔路費等所有費用,賣的錢他和老馬平分,老馬拒絕了。

他知道,出土的文物是不能賣的,過去8個多月後,老馬覺得瓷壺放在家裡始終不是個事,這時心裡只有一個念頭:管它值錢不值錢,先交給國家,睡個安穩覺再說。

他來到鎮上,經人指點,在郵局的電話黃頁上,找到了首都文物部門的電話,電話打通了,對方告訴他找伊、犁州的文物部門。

在聯繫到當時的伊、犁州文物管理所后的第三天,時任伊、犁州文物管理所所長帶著3人來了,當著大家的面,老馬從家裡裝麥子的麻袋裡取出了瓷壺,這樣老馬的麻煩才沒有了。」

「還真是夠傳奇的。」韓孔雀嘆息道。

他從進入古玩界至今,就從來沒有做過好事,看來以後也要跟著人家學學了。

「不如你傳奇。」衛長青道。

韓孔雀搖頭道:「我是反面教材,而人家是正面教材,完全沒法比。」

衛長青自然知道韓孔雀的所作所為,所以他繼續詢問道:「乾老,難道後來那個老馬,還不知道他手裡的瓷壺值多少錢?」

乾明遠自然聽到了韓孔雀和衛長青的對話,雖然不知道他們說的什麼,但他也知道,韓孔雀好像要改變點什麼。

乾明遠不知道能不能影響韓孔雀,但他只能儘力,所以他道:「當時那個文物管理所的所長就說了,那個瓷壺可以賣很多錢,還說了一堆表揚的話,但老馬說:不管怎樣,交給你們,我也就放心了。

臨走時,那些人拿出200元錢給老馬,但老馬沒要,別人問他為啥不要,老馬說了家裡丟錢和給首都打長途電話,總共花去1000多塊錢的實情,並且表示不要錢,1000塊錢就算是給國家做了貢獻。

一周后,老馬收到了寄來的1000元錢,此後,老馬沒有收到此前承諾的瓷壺文物鑒定報告,從那時起,沒能見到瓷壺的文物鑒定報告,成了馬忠的心玻

每次跟他說起這件事,老馬都說:不管咋樣,瓷壺是我挖出後上交的,我有權知道它的真偽和價值,至今,他都這麼認為,但他一直沒有得到一個答覆。」

此時不止是韓孔雀等人無語,在場所有人都是無語了,過了好一會兒,那個叫撒的迷失的漢子才悶聲道:「他知道了那個瓷壺的價值,就從來沒有後悔過?」

乾明遠苦笑道:「我並不是老馬,自然不知道老馬的想法,不過,有一件事情老馬說的特別清楚,在他上交瓷壺3天後,他們當地一位姓馬的老師,騎著自行車來找他,說他把100萬給扔了,並給他看了一份報紙。

報紙上面一篇報道說老馬上交的瓷壺,是元代青花鳳首扁壺,國內僅出土了兩件,另一件是在首都元大都遺址發現的,但破損嚴重。

如今提起當年的事情,老馬說因為上交了瓷壺,他沒少被村裡人笑話,加上家庭一直都比較困難,村裡人更是不能理解他的做法,所以他乾脆帶著妻子出門打工了。

而後來我聽說能夠給他1000元現金,已經是破例最高獎勵,就算他為了那個瓷壺損失了一千塊,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所有人再次無語,特別是韓孔雀,實在是感到汗顏,以他從來不吃虧的性子,如果遇到這樣的事情,肯定是要鬧翻天的,而人家,居然能夠悄無聲息的躲出去打工,這人跟人實在是沒法比啊!

視線再次落在手中的鳳首扁壺上,這東西可真是個寶貝,目前國內出土的元代青花鳳首扁壺只有兩件,一件是當年老馬上交的,另一件是首都元大都遺址出土的。

相比而言,老馬上交的那件比較完整,兩件鳳首扁壺,除了大小几乎一致,花紋的位置一致外,鳳凰尾部的樣式不同。

這樣出名的東西韓孔雀自然是見過的,當然,他是看不過照片,但以他的記憶力,自然是清楚的記得,現在他手中的這件青花鳳首扁壺,跟那兩件大體也是相同的。

跟記憶中的那兩件對比后,韓孔雀知道,首都出土的扁壺花紋是卷草紋,而現在他手上這件則是鋸齒紋,應該是一鳳一鸞,兩者在一起叫鸞鳳和鳴。

如果韓孔雀記憶沒錯的話,當年老馬上交的那件也是鋸齒紋,這隻能說,他手上這件,跟老馬上交的那件,花紋制式是相同的。

「來,黃山,我們測量一下數據。」韓孔雀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捲尺,想要測量一下這個瓷壺的數據,想要對比一下,是不是跟他記憶當中的那件數據大體相同。

這種瓷壺正式名稱為元代青花鳳頭流扁執壺,具體描述為高18.4厘米、口徑4厘米、底徑8.2厘米、腹徑17.2厘米,重660克,胎骨潔白,釉質瑩潤,白色中閃青。

壺身為扁圓形,細頸小口,以鳳頭作壺流,鳳尾捲曲作柄,器形很完整,而當年老馬上交的那件,壺流及執柄稍有殘缺。

「是同一批元青花。」最後韓孔雀確定道。

雖然數據稍微有點不同,但主題特徵是完全相同的,而他手中的工具並不准確,有所失誤是在所難免的,再說,就算是同一批燒制,同一人製造的同一款式的瓷器,也沒法製作成完全一樣的。

「是同一批?那麼這件元青花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黃山此時看向納速喇盯撒的迷失、沙班、閃應雷四人的眼神已經十分不善。

伊、利那邊的東西,現在出現在了沙漠之中,那麼就很有問題了,而黃山本了就懷疑這四個人的目的不純,此時自然是沒有好臉色。

看到黃山的樣子,韓孔雀擺了擺手道:「老馬的家鄉那邊,在元代察合台汗國的阿力麻里古城境內,並且與該城直線距離不遠,在阿力麻里古城遺址曾出土過元代青花瓷,所以在他們村發現元代青花瓷並不稀奇。

先前發現的那兩件元代青花鳳首扁壺,一個在元大都遺址出土,另一個在伊、犁出土,這也是正常的,要知道元代青花瓷主要用於外銷,伊、犁是古絲綢之路上的重要驛站,而這裡也算是古代絲綢之路的要衝,所以元代青花瓷會流落到這裡,並不難理解。」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