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黑金釉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光的道。 玩玉石的,一般也會對古董感興趣,所以衛長青就算沒有積累下多少古玩知識,但對一些常識還是知道的。 就是因為知道常識性的一些東西,他才會更加喜歡這件筆筒。 「這東西很少見...

感謝就支持nader兄弟的萬幣打賞,兄弟最近經常冒泡啊!!!

「咦?不錯啊1剛開始韓孔雀還沒有太過在意,但等他看清楚了這件筆筒的釉色,韓孔雀才認真起來。,

「怎麼樣?很不錯吧?我一眼就看出這件東西不錯。」黃山嘿嘿笑著把筆筒遞給了韓孔雀手中。

「你小子,不知道這東西是不能直接過手的嗎?」韓孔雀雖然說著和黃山的不是,但他還是沒有任何猶豫的直接接過了這件筆筒。

「我還能坑老闆你?放心,我小心著呢,肯定不會讓這件筆筒掉在了地上。」黃山笑呵呵的說著,跟著韓孔雀待的時間長了,自然也對古玩街的一些陳規陋習很清楚。

雖然知道,但黃山卻沒有耐心遵守,在他眼力,這些就是陳規陋習,是需要打破的。

不過此時韓孔雀已經沒有心思管黃山,他的心神全部集中在了這件筆筒上,接過來一看,韓孔雀就驚訝的道:「烏金釉?」

「烏金釉?怪不得那麼黑,又那麼亮,原來這就是烏金釉啊1衛長青湊了上來。

「這是烏金釉?怪不得看著這麼漂亮。」肇東可若有所思的道。

「你確定這是烏金釉?」顧同一臉怪異的問道,實在是韓孔雀鑒定這件瓷器的速度太快了,快到顧同都有點不信任了。

韓孔雀當然猜到了顧同在想什麼,所以他道:「黑釉和黑金釉,或者說烏金釉,我還是能夠分辨的出來的。」

「你確定這不是黑釉,而是烏金釉?」顧同再次問道。

「黑釉和烏金釉有什麼區別?」這個時候衛長青問道。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區別肉眼看不出來,不過如果有放大鏡就能夠看到。黑金釉的表面分佈有很多金黃色的點,而黑釉只有白點。」

說完韓孔雀對著衛長青眨巴了一下眼睛,衛長青一愣,接著他欣喜起來,很快他就喊道:「果然是烏金釉。」

「就算裡面有黃金,又看不出來。你說古人弄這麼麻煩幹什麼?」在黃山的眼中,這就是一件黑漆漆的漂亮瓶子,至於是黑釉,還是烏金釉,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但兩者之間確實有很大的區別,比如說,如果黑釉是瓷器當中的貧民,那麼烏金釉就是瓷器當中的貴族,這兩者的價格是完全不同的。

其實區別烏金釉瓷器與黑釉瓷器。很簡單,但用肉眼看,卻不容易區別,如果在電子放大鏡下,看放大的釉面,就很容易區別。

烏金釉釉面分佈一顆顆金黃色的點子,象衛星上給山地的拍照片,蜿蜒曲折。凹凸不平。

黑釉的釉面,在放大鏡下象一張黑紙。很平坦。

這一點韓孔雀和衛長青都能夠輕易看到,所以兩個人最先確定這是烏金釉。

「但是這裡怎麼會有烏金釉筆筒?」肇東可疑惑的道。

乾明遭里原來可是古代絲綢之路,在這裡出現什麼東西都不意外。」

顧同反駁道:「烏金釉最早出現在明清時期,這個時期的精品瓷器,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要不然這件筆筒怎麼就出現在這裡了呢?」乾明遠笑呵呵的道。

「黃山。這是那幾個人給的?他們說從哪裡發現的嗎?」韓孔雀不管顧同和乾明遠的爭論,他還要仔細鑒定這個筆筒,所以他一邊查看這個筆筒,一邊向黃山詢問這件筆筒的出處。

這件筆筒怎麼看都不像是在風沙之中待過,要不然不會保存這麼完好。而如果不是特意帶進這裡的,那麼這件筆筒就比較有意思了。

韓孔雀之所以一眼就看上了這件筆筒,完全是因為這件筆筒可能使用的是烏金釉,而後來,他稍微琢磨一下,就更感興趣了。

雖然這件瓷器的價值不算很大,但帶著這麼一件精品瓷器進沙漠,還真不是一般人做得出來的,如果是在這沙漠之中找到的,那就有很大的可能了。

但能夠在沙漠之中保存這麼完好,肯定是放置在一些特殊的地方,而在這裡,特殊的地方,只有埋在地下了,但這件瓷器卻不像是剛剛出土的,所以這就比較有意思了。

既然有意思,韓孔雀就不介意浪費一些時間,而確定這件瓷器的價值,已經很有必要。

韓孔雀知道烏金釉料地有純黑與黑地彩兩種,純黑為一色,還有就是黑地彩即在黑地上施彩繪,以黃、綠和紫三色為多,是景、德鎮瓷工利用含鐵量達13.4%的烏金土製釉而燒出的一種光潤透亮、色黑如漆的純正黑釉。

烏金釉同一般黑釉的區別除鐵成份外,還含有錳、鈷等元素,烏金釉質地細膩,凈亮如鏡的釉面,為黑釉瓷中難得的佳品。

此筆筒圓柱體狀,圓唇直口,口徑12.5厘米,高13.5厘米,通體黑色,藏品整體保存較好,胎釉結合處自然的火石紅,說明是老瓷器。

「老闆,這是好東西吧?」韓孔雀看了半天之後,黃山有點迫不及待的道。

「這件瓷器應該是清朝康熙時期的一件老東西,全名為清康熙黑金釉大筆筒,是件比較少見的精品瓷器。」韓孔雀點了點頭道。

這件筆筒是件大開門的東西,筆筒上全身施烏金釉, 色黑如漆,光潤透亮,釉面硬朗,有數百年陳年老器上特有的蛤蜊光暈和傳世品上常見的自然划痕。

從瓷器露胎處可見有旋痕和護胎漿水,胎質潔白細密,具有清朝康熙時期的瓷器典型特徵。

蛤蜊光一般在明末、順治五彩,老康五彩、鬥彩,雍正鬥彩、粉彩和乾隆的粉彩等等上都可看到。

晚清的五彩、粉彩上也看的到,但出現頻率不如三代,民國一些日用粉彩瓷器上亦十分常見,現在出現在這件康熙烏金釉筆筒上,就十分罕見了。

「這是康熙黑金釉大筆筒?怪不得這麼漂亮,這可是好東西,很少見呢1衛長青雙眼放光的道。

玩玉石的,一般也會對古董感興趣,所以衛長青就算沒有積累下多少古玩知識,但對一些常識還是知道的。

就是因為知道常識性的一些東西,他才會更加喜歡這件筆筒。

「這東西很少見嗎?」反而此時的黃山,對這件筆筒沒有了太大的熱情,畢竟他跟著韓孔雀,見多了各式各樣的瓷器。

韓孔雀笑著道:「之所以說它少見,主要是指這種瓷器擁有一種比較少見的黑色品種,這種釉色色黑如漆、光澤閃爍,庵鍾隕的瓷器,看上去猶如一位雍容大氣的貴族男子,氣場強大,所以一些權貴特別喜歡。」

只要權貴喜歡的東西,價格就低不了,所以烏金釉是一種名貴的高溫顏色釉,創燒於明代成化年間,但由於當時工藝水平有限,極難燒成,直到清代康熙年間,當時的督陶官親自參與燒成。

這種釉面發出如鏡面一樣的光亮,極為富麗華貴,是歷代黑釉瓷器中水平最高的一種。

「這個能值多少錢?」黃山最關心的還是這個。

韓孔雀輕笑道:「參考當前的此類瓷器的拍賣記錄及市場價格,這件瓷器怎麼也得價值四五十萬,雖然價格不算很高,但它少見。

雖然在康熙時期文房用瓷的燒制中,以筆筒最為多見,但康熙時期其它釉色筆筒如青花、五彩、鬥彩等相對比較多,這種黑色釉筆筒則較為少見,所以價格比同時期同類藏品要高不少。

而且這東西的升值潛力也大,十幾年前這樣的東西也就值個一二十萬,而現在,就算四五十萬也不一定買到手。」

韓孔雀反覆的摩挲著這個筆筒,看得出來,他對這東西十分喜愛。

「這東西真的那麼好?」黃山只是看著漂亮,可沒有認為這東西就價值四五十萬。

衛長青鄙視的道:「平時沒事要多讀讀書啊!連這個都不知道?烏金釉在康熙朝只曇花一現,而清末民初是古物外流最盛期,今天我們國人要想弄到這樣的精品,大都要從歐洲買回來。」

韓孔雀笑著道:「這個說法並不准確,雖然康熙時期的烏金釉不多,但也不是那麼稀少,只不過傳到現在變少了而已。」

「不可能吧?那怎麼在國內看不到幾件呢?」衛長青道。

韓孔雀嘿嘿笑了幾聲,卻沒有說話,黃山此時道:「這個都不知道?就像我們老闆,得到了這件筆筒,自然是收藏起來了,這樣外人怎麼可能見到?」

韓孔雀只是笑了笑,不再多說。

烏金釉是我國名貴的色釉之一,是在建窯,黑定的基礎發展起來的,但與上述各種天目釉的失透現象迥然不同,是一種光潤如黑漆一樣,明亮的黑釉。

烏金釉在清康乾年問,極為盛行,並有烏金加赤金及烏金加金圖案開光畫粉彩等綜合裝飾,清代御窯廠生產的烏金釉有黑地白花、黑地描金兩種。

烏金釉是黑釉中最瑩亮的一種。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