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雕工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鑒賞。 衛長青遺憾的砸吧著嘴巴,這幾件作品實在是太好了,就算不看大美女,看看小美女也行啊! 「韓哥的手藝還真是不錯,我看不比乾老差。」不能說還想看看韓孔雀的老婆,所以衛長青只能轉移話題...

感謝就支持nader兄弟的萬幣打賞。路。

很快,乾明遠就開始下手,他已經胸有成竹,所以也不用畫出形狀,因為怎麼雕刻,已經在他大腦之中形成。

乾明遠的手如蝴蝶般上下紛飛,在旁邊的韓孔雀看來,乾明遠手裡的刻刀宛如有了生命,在空中劃過一道道殘影,石屑紛紛飄落。

片刻,原本一塊橢圓狀的石頭,就變成一個栩栩如生的大肚笑面佛,不管是誰一看,都知道這是一個大肚彌勒佛。

聽到周圍的驚嘆的聲音,乾明遠回過神來,他看著自己剛剛創作出的作品,自己也是不敢置信。

這件彌勒佛的效果實在是太好了,紅蛋白本來就是火紅色,現在被雕刻成一件栩栩如生的佛像,讓這件佛像好像活了,這完全是因為佛像外圈的彩光。

「這火紅色的光圈,像不像是佛光?」衛長青驚嘆道。

顧同道:「佛光可都是金光,紅色的算不上佛光。」

乾明遠笑著道:「這個老顧你可沒說對,佛光可不少,像金光、紫光和紅光都有。」

韓孔雀此時笑道:「我記得紅色的佛光是阿彌陀佛啊!而彌勒佛是未來佛,跟阿彌陀佛可沒有多少關係。」

「呃!失誤,失誤,主要是我原來見過一件火紅色的佛像,卻沒注意是雕刻的是阿彌陀佛,還是彌勒佛了,這還真是一個重大失誤。」乾明遠遺憾的道。

黃山此時道:「我看這布袋和尚就雕刻的不錯,誰說具有紅色佛光的就一定是阿彌陀佛?」

韓孔雀一笑道:「黃山說的是,誰也沒有規定彌勒佛就不能用紅色的佛光,反正不管怎麼樣。這件佛像可是真正的寶貝。」

「可不,具有佛光的掛件,誰能說不是寶貝。」衛長青羨慕的看著佛想道。

韓孔雀道:「等處理了那座假山,我給在場的所有人都雕刻一件掛件,見者有份嘛1

「我看還是讓乾老來吧!乾老製作佛像的手藝實在是不錯。我的那件就讓乾老幫忙好了。」衛長青可不知道韓孔雀的手藝怎麼樣,所以他不想浪費了這種稀世材料,這樣的東西,絕對可以當做傳家寶,是真正的不可多得之物,怎麼認真對待都不為過。

韓孔雀笑道:「乾老的手藝是比先前在集市上時厲害了很多。不過你們沒看到我的手藝,怎麼就知道我不行?剛才看乾老雕刻我也有所收穫,正好現在我也手癢了,就露一手給你們看一看。」

韓孔雀一翻手,拿出來了一塊碧玉。碧玉不算大,是一塊狹長的棍狀原石,原石外面還帶著一些白色的外殼。

韓孔雀拿出自己的雕刀,立即雕刻起來,則要狹長的材料,自然是雕刻人形最合適,所以韓孔雀寥寥幾刀,就刻出了大體輪廓。剩下的就是精雕細琢。

韓孔雀雕刻的是一個小姑娘,小姑娘一身公主裝,手指放在嘴邊。臉上好奇中帶著一絲羨慕的表情彷彿活了過來。

雕刻完畢,看著笑笑的雕像,韓孔雀又是得意,又是心酸。

之所以能將笑笑雕刻的如此出神入化,完全是將笑笑的身影神態印在了心底,這實在是因為。第一次見到笑笑之時,笑笑給韓孔雀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

那時的笑笑身上沒有公主裙。眼中也沒有好奇,只有驚懼當中帶著的一絲羨慕。而現在的形象,卻是韓孔雀想要給笑笑的,也希望笑笑以後都以這樣一副面目出現。

這次韓孔雀雕刻的十分流暢,狀態奇佳。

以前韓孔雀的雕刻功夫雖不錯,但還沒有到這種境地。

他剛才進入了一種奇妙的境界,彷彿和刻刀融為了一體,使之如臂,如臂使指,這自然能將心中所想,暢快淋漓地表現出來。

至於為什麼突然技藝跳躍形式的提高,除了韓孔雀的身體素質有了極大的提升,使反應靈敏程度和對力量的把握控制更進一步外,主要的還是他的心態和人生閱歷也完全不同之故。

想到剛才乾明遠的狀態,又想了想剛才自己的狀態,韓孔雀手中再次出現一塊玉石,這次是塊戈壁玉,白色帶著黑皮的原石。

韓孔雀握著刀,稍加思索便開始下刀。

不一會兒,一個留著黑色短髮,穿著牛仔褲,雙手插在褲兜里,青春洋溢中帶著一絲俏皮的美女就出現在眼前。

這個比笑笑的那個更加傳神,主要是其身影比笑笑還要深入骨髓。

看著短髮的柳絮,韓孔雀笑了,柳絮的人生當中,短髮的形象最長,但現在她卻是長發,其實,韓孔雀還是很希望看看柳絮短髮軍裝,英姿颯爽的樣子的。

有了笑笑和柳絮的雕像,自然不能沒有他的寶貝女兒,韓孔雀再次拿出一塊圓形子玉,這塊子玉通體潔白,是塊十分少見的羊脂白玉。

韓孔雀再次刻畫了幾刀,一個胖胖的嬰兒,出現在雞蛋型的羊脂白玉表面,那形象,活脫脫的韓凰。

看著手中的三件作品,韓孔雀剛開始笑容滿面,接著他又皺起眉頭。

想了一會兒,韓孔雀手中再次出現一塊原石,這塊是翡翠,而是是三色翡翠,白色透明、軍綠色和鮮紅色的三色翡翠。

這塊翡翠比較大,足有足球大小,韓孔雀手中出現一把短刀,對著手中的翡翠就切削起來。

這塊翡翠好像豆腐一樣,被韓孔雀隨意的切下一塊塊,等切完,韓孔雀手中剩下的只有一塊高二十厘米,長四十厘米的玉山子。

玉山子的一面紅白綠三色糾纏,這是韓孔雀換了雕刀,認真的在三種顏色當中,小心的雕刻起來。

這次又是人物像,一個穿著軍裝的短髮美女,一個一身火紅色旗袍的長發美女,等這兩個美女出現,中間的白色翡翠,自然形成了一個一身白色長裙的美女。

「這是三位老闆娘啊1這個時候,黃山終於忍不住開口道。

看著三個栩栩如生,臉上帶著淡淡笑容的三個美女,韓孔雀道:「有點想家了啊1

「這是三位嫂子?」衛長青滿臉奇異的看著雕像道。

韓孔雀還沒說話,黃山就道:「那是當然,怎麼樣漂亮吧?」

「都是絕世美女啊!韓哥好眼光。」衛長青只能豎起大拇指,這個社會,佔據幾個女人的男人多了,可像韓孔雀這麼厲害的卻不多。

由於韓孔雀的雕工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所以幾個雕像韓孔雀雕刻的十分形象,可以說三女的美,被韓孔雀表現的淋漓盡致,如果這樣還不能被人稱讚一聲美女,那麼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可以被稱為美女了。

韓孔雀沒有說話,直接把幾件作品全都收了起來,這種作品,只能是自己人看,他可不想讓別人鑒賞。

衛長青遺憾的砸吧著嘴巴,這幾件作品實在是太好了,就算不看大美女,看看小美女也行啊!

「韓哥的手藝還真是不錯,我看不比乾老差。」不能說還想看看韓孔雀的老婆,所以衛長青只能轉移話題。

韓孔雀笑著道:「這還要感謝乾老,如果不是剛才看乾老的狀態,我也不能悟到點什麼。」

「那韓哥你悟到了什麼?」衛長青好奇的問道。

看到乾明遠和顧同等人也用好奇的目光看著自己,韓孔雀也不會掃帚自珍,他直接道:「剛才乾老也說了,由於他對那件見過一面的佛像印象深刻,所以雕刻了這件彌勒佛,這是一種深入骨髓的靈魂印記,這麼熟悉的東西,自然是更加容易雕刻出來的。

我就想著,是不是對自己熟悉的,印象深刻的事物進行創作,會不會更好的把握細節?剛才實驗了一下,效果你們也看到了,果然是熟悉的東西,更好的把握祝」

乾明遠看著韓孔雀深思起來,韓孔雀說的很對,由於他對自己的家人最熟悉,那種熟悉是深入骨髓的,這樣一來,讓他按照自己的愛人和孩子的形象來創作,自然是水到渠成。

「老闆的這些三色翡翠不錯,不如給我也創作一件作品。」乾明遠不管周圍的人在思索什麼,他卻是又有所悟。

韓孔雀道:「您老儘管用就好了。」

乾明遠也不多說,直接拿起一塊三色均勻的翡翠,翡翠只有巴掌大小,是韓孔雀砍下來的下腳料。

乾明遠畢竟年紀大了,對這種稍微大點的作品,雕刻的速度就比較慢,等他雕刻完成,韓孔雀他們已經做好了飯,等著他一塊吃午飯。

看著放在桌子上的雕件,又是一件人物玉山子,上面也是三個人,中間一身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韓孔雀認識,他知道那是乾明遠的孫女。

這樣一來,小女孩兩邊的一男一女,就很可能是小女孩的父母了,也就是乾明遠的兒子和兒媳婦。

再場的都是聰明人,也都知道乾明遠在遇到韓孔雀之前,形影單隻的帶著一個孫女討生活,所以也能猜到這是雕刻的什麼,這樣他們也就沒法多問。

不過,乾明遠的手藝實在是太好了,這樣的雕工,完全可以成為大師了,所以眾人的目光,也沒有從這件雕像上離開。未完待續r65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