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火彌勒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東可首先確認這是蛋白石,所以他有點感嘆的道:「現在的年輕人都忘了我們的文化傳承了。」 「這跟文化傳承有什麼關係?」衛長青道。 △乾明遭個你們就不知道了,人稱『新、疆古玉石』,既然稱為...

「這麼說這真是蛋白石了?」韓孔雀還是有點疑惑。

「不可能吧?我們店裡就賣蛋白石,價格可不貴啊!難道這麼漂亮的寶石,做出手鐲一隻就賣幾千元?」此時衛長青也開口懷疑乾明遠的判斷。

這實在是這塊石頭太漂亮了,現在你就說它是塊紅色的羊脂玉,都有人相信,而在衛長青的印象當中,蛋白石頂天了也就算是中檔寶石,怎麼可能跟這塊石頭相比?

顧同也皺著眉道:「我知道新、疆產貴蛋白石,是屬於寶石級,因產量稀少,質量也不錯,價格不菲,但大料很少,像這塊這麼大的更是從來沒有聽說過。」

「是啊!我知道的蛋白石產量絕對不大,體量都比較小,雞蛋大小的居多,很適合把玩。」韓孔雀也開口道。

此時肇東可道:「我可是很喜荒,所以對蛋白石比較了解,原來我覺著有些白蛋白價值,比紅蛋白高多了,但現在才知道,紅蛋白有時候是能夠出極品的,比如這塊,溫潤剔透,如玉一般。」

乾明遠沒想到居然是肇東可首先確認這是蛋白石,所以他有點感嘆的道:「現在的年輕人都忘了我們的文化傳承了。」

「這跟文化傳承有什麼關係?」衛長青道。

△乾明遭個你們就不知道了,人稱『新、疆古玉石』,既然稱為古玉石,那自然是傳承久遠了。」

「我聽說蛋白石和瓷器也很相似啊,可是這塊,像玉石的成分更多,可沒看到怎麼像瓷器。」韓孔雀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中國的玉文化、瓷文化源遠流長,各領。然而瓷、玉之間卻難以相連,恰恰是億萬年以前、更加古老的石頭解決了問題,新、疆地表面蛋白如玉如瓷、合二而一,但這塊蛋白石說它是玉石,寶石都可,但就是不像瓷器。

乾明遠笑著道:「你這種說法也不算錯。但你們不要忘了蛋白石的本質是什麼,如果是古代,我們沒法分辨,但現代可是十分容易分辨的。

普通的寶石級蛋白石,一般具有脂肪或珍珠光澤,半透明至微透明,少部分在陽光下,能變幻出絢麗奪目的色彩,琢磨后則閃爍著珍珠。或者彩虹般的瑰麗光澤,這樣的蛋白石是集華夏八千年玉文化和四千年瓷文化於一身的珍寶,是不可多得的貴重寶石。

但不像瓷器,偏向玉石那般通透就不是蛋白石了嗎?瓷白如玉說的是瓷器還是玉器?如果你們還是不相信,那麼也可以做一下鑒定,要知道蛋白石還有一個英文名字叫歐泊。」

「歐泊?」韓孔雀一愣,就知道乾明遠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蛋白石作為寶石,英文名為opal。音譯為歐泊,澳寶。是二氧化硅的水合物,成分為,是非晶質結構,所以無一定的外形。

蛋白石的鑒定也不算難,因其斷口為貝殼狀,主要是二氧化硅的膠體沉澱形成的。如果沉澱在生物遺骸中,則形成「樹化玉」,沉澱在海螺遺骸中,則形成「螺化玉」,螺化玉僅在海、南少有發現。當地人稱為螺化石或海玉,因數量稀少極為珍貴。

蛋白石一般為蛋白色,如果有其他原子混入,可以形成各種顏色,例如含鐵、鈣、鎂、銅等,蛋白石一般具有玻璃光澤或蠟狀光澤,如果出現色彩光澤隨角度變化,則是貴重的寶石,否則只是裝飾性石材。

羅、布泊蛋白石,為荒漠風蝕殘坡積產物,石質為蛋白石,由二氧化硅凝膠體組成,本身屬於中檔玉,但近幾年,在羅、布泊當中發現的蛋白石,卻全都屬於寶石級的,其玉質堅硬均勻,摩氏硬度5-5.5,適宜雕刻。

常見瓷白、乳白、乳黃色或青灰色,形態多呈次渾圓腦狀,飽滿潤澤,石膚表面遍布凸出鼓包,臘面光澤,半透明至微透明,或質若白瓷,或凝如脂玉,十分招人喜愛。

石膚縫隙及鼓包凹溝內常見灰、淺褐或黑褐色荒漠漆紋,對比鮮明,古香古色,

羅、布泊蛋白,有的通透如玉,在光下透透的,如同一塊雞油柔柔的、潤潤的,令人愛不釋。

但因為羅、布泊地表蛋白石暴露的地表,經風沙磨礪后,表面光滑,又稱「苗子」,因大量撿拾,現基本快絕跡。

「新、疆是我國蛋白石唯一產地,蛋白石分佈在羅、布泊戈壁深處,無固定外形,半透明至微透明,珍珠光澤、蛋白光澤,而這一塊,肯定屬於珍珠光澤。

要不然,那如同火焰的折射光,就沒法解釋了,而玉石是絕對不可能出現這種折射光的,就算是寶石當中的頂級紅寶,也形不成這麼璀璨的光芒。」乾明遠最後下了結論道。

「這裡的寶石還真多。」此時還在挖坑的黃山,嘟囔了一句。

顧同笑著道:「這個你還真說對了,這裡的寶石還真不少,這羅布泊號稱死亡之海,現在可是地道的寶石產地,像風凌石,蛋白石,硅化木,戈壁彩玉、碧玉、瑪瑙、金絲玉寶石光等等,這些在這裡全都能夠找到,其中又以蛋白石最珍貴。」

「蛋白石有那麼好?我可是知道,蛋白石屬於非晶質,與其他寶石不同,會由於其水分的流失,逐漸變干並出現裂縫。」衛長青家裡的店鋪當中確實出售蛋白石,所以對蛋白石還是有些了解的。

乾明遠還沒有說什麼,肇東可就道:「就你還是大學生?真是給我們家丟臉,難道你不知道羅、布泊當中的蛋白石是不同的嗎?」

「不同?有什麼不同的?」衛長青不服氣的道。

肇東可道:「產自新、疆羅、布泊周邊戈壁的地表蛋白石,早已不存在水分,在高溫、高壓及風化的自然作用下,將最堅忍的矽質部分,經過荒漠無數寒暑的嚴酷淬鍊,彙集能量、靈氣和日月精華,才形成了這種難得稀有的純粹自然藝術品。

這裡的蛋白石是自然界點滴孕育的大地寶藏,存量遠遠不及硅化木、風凌石、瑪瑙、玉石等,及其稀少,所以自古被人喜愛,在古代國人就十分喜愛蛋白石,特別是明清期間,視它為宮廷珍寶。

所以說,這裡的蛋白玉是現在所有觀賞石中,品位很高的石種,以後有相當大的上升空間,也是這個原因,剛才乾老才會嘆息你們沒有傳承到古代文化的精粹。」

「是啊!現在的人都喜歡古董,但他們喜歡的古董,只不過是古玩字畫,而真正的一些好東西,卻很少有人知道。」韓孔雀也不得不感慨了,如果他沒有出來逛游這麼一圈,他還真不知道,國內還出產這麼多稀有的好東西。

「國內的好東西是不少,就像這塊紅蛋白,玉化好,似火玉,不敢是製作掛墜、觀賞、把玩、雕刻,都具有極高的觀賞性及收藏價值。」摩挲著這塊極品紅蛋白,顧同也只能感嘆韓孔雀的運氣。

乾明遠道:「小韓是沒有收穫就算了,只要有了,就一鳴驚人,這塊紅蛋白本身就是玉化的,油潤度高,玉質堅密,包漿亮麗,有和田羊脂玉的質地,這樣的東西,就算用下腳料雕刻一些掛件,也肯定是不可多得的珍寶。」

「恩,這塊石頭雖然像假山,但只是初具形體,如果要雕刻加工成型,還真能夠得到不少下腳料。」韓孔雀也是懂行的,所以他也在想著怎麼處理這塊極品蛋白石。

「到時候小韓不要忘了給我留一塊,原來我見過一枚火彌勒,那是一塊紅玉雕刻的彌勒佛,但那塊彌勒佛卻好像通身發出火光,看著他就好像是被一層火紅色的寶光籠罩一樣,十分的漂亮。

我想,如果用這塊蛋白石的下腳料雕刻一尊彌勒,效果肯定錯不了。」乾明遠好似陷入了回憶,他一邊回憶,一邊說著當時見到的那件火彌勒,給了他多大的震撼。

「是用傳說中的火玉雕刻的?」韓孔雀好奇的問道。

「當時我也認為是火玉,可現在見到了這塊紅蛋白,我卻懷疑,那件火彌勒,也許就是用這種品質的紅蛋白雕刻的。」乾明遠道。

「哈哈,終於又有收穫了,老闆,你過來看看,是不是跟你發現的那塊蛋白石是同一品質的?」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周圍挖坑的黃山,高聲大喊起來。

「嗯?」韓孔雀看向黃山,黃山沒有感知神通,所以他只能在韓孔雀發現這塊紅蛋白的周圍亂挖,所以韓孔雀並沒有看好他,因為他知道,這邊的地下並沒有多少石頭了。

而當韓孔雀看向黃山的時候,才發現,黃山現在挖掘的地方,卻是他剛才發現紅蛋白的地方,而他翻出來的,絕大多數是一些碎石。

「老闆,你看,就在你發現寶石的下面,還有一些紅色的蛋白石。」說著黃山遞到韓孔雀眼前一塊橢圓形的石頭,看到那火紅色的光芒,韓孔雀知道,這個還真的跟他發現的這塊是一樣的。

「啊!難道這邊還能發現一個蛋白石礦點?」衛長青直接拿起黃山扔下的工兵鍬,也開始在韓孔雀發現紅蛋白的地方挖了起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