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羅布人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5-21 20:41  |  字數:3608字

?

這個時候,反應最快的衛長青幾乎跳了起來:「這麼說,這片古墓應該是還沒有被人發現過的?」

「這個恐怕是你想多了,我想,在我們之前,肯定是有人先發現了。」說完,韓孔雀看向龍城的方向,張美他們在這裡也不知道待了多長時間了,如果說他們沒有發現這片古墓,他肯定是不相信的。

「沒準這片古墓上面的沙丘剛剛被大風颳走,這樣這片古墓就是剛剛暴露出來的。」乾明遠道。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這裡是禁區,張美他們肯定不會在這裡宿營,既然不是禁區,這麼一大片古墓,肯定不會保存的太好。」乾明遠道。

這一點韓孔雀也知道,太陽墓距今約有3800年的歷史,由多層楔入沙土的胡楊木樁構成,整體布局如光芒四射的太陽,它的發現曾經震驚世界。

這麼一大發現,自然不會不引人注目,既然引人注目了,無孔不入的盜墓賊,就不可能不光顧,所以,破壞是不可避免的。

這個時候,天色漸黑,一輪明月從戈壁北面的山上升起,千百年來這樣的景緻未變,明月依舊照耀,但瑰麗的太陽墓已經毀壞殆盡,再沒有往日的輝煌了!

這座墓地位於孔雀河下游南岸第二台地上的一片地勢較周圍稍高的小沙丘上,距孔雀河不過數里之遙,東距羅、布泊北岸約70公里,墓地面積約1600平方米。

「這肯定是距今約3800年前羅、布泊地區土著人羅布人的公共墓地。」乾明遠確認道。

「羅布人?如果這裡真的有羅布人,那麼一些傳說就比較有意思了。」韓孔雀好似想到了什麼,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他還是對這裡傳說的沙民比較感興趣,就是不知道,沙民跟羅布人有沒有牽扯。

「羅布人是這裡的土著?」衛長青問道。

乾明遠道:「羅布人被官方劃歸為維、吾爾族的一支,生活在羅、布泊地區,他們操維吾、爾語羅布方言、以打魚為生的土著居民。被稱為『羅布人』。」

顧同感嘆道:「千百年來羅布人與世隔絕,如今,沙漠中只剩下了為數不多的『最後的羅布人』了。」

「那麼他們到底有什麼傳說呢?」衛長青對這個更加好奇。

「他們的傳說比較多,不過最出名的還是他們鑄造的城池,他們用蘆葦和胡楊木建成的四方形建築,高約2米。長寬均有6米,門朝南開,西邊另外建有一堵小圍牆,傳說圍牆內的地底下埋有聖物。」乾明遠道。

「聖物啊!」黃山看了一眼韓孔雀。

韓孔雀沒有理會黃山,而是轉移話題道:「不知道現在還剩下多少羅布人?」

顧同道:「應該不多了。就算現在有一些,他們的後代自己知不知道自己是羅布人都是個問題。」

「這個倒是沒問題,他們在沙漠中的海子邊打魚狩獵,種莊稼,保持著原始的風俗習慣,其生活充滿了神秘色彩,傳說羅布人逐水而居,世世代代生活在羅、布泊地區的海子之間。其生活方式奇特,並有自己的方言,所以他們對自己的歷史。應該是不會忘記的。」乾明遠道。

韓孔雀點頭道:「《回疆志》載『羅布人不種五穀、不牧牲畜,唯小舟捕魚為食,或采野麻,或捕哈什鳥剝皮為衣,或以水獺皮並哈什鳥之翎,持往城市貨賣。易布以代衣。』

羅布人本來就不多,戰亂的遷徙及1852年爆發在小羅布淖爾的鼠疫。給羅布人造成巨大的災難,羅布人四散逃亡。所以剩下的人數肯定不多,但肯定有。」

「所以說,不管是哪個民族,只要衰落了,下場都是很慘的,現在羅布人連自己祖先的墳墓都保不住了。」乾明遠嘆息道。

「現在明偷暗盜的,就算羅布人還生活在這裡,也保不住。」韓孔雀道。

最早的羅布人墓地是1979年冬被發現的,羅布人的古墓分為兩種類型,太陽墓是其中的一種,也最令世人震驚並倍感神秘。

但現在,那片太陽墓早就被破壞殆盡了,而這片墓地,也被盜挖破壞得滿目瘡痍,太陽墓穴的木樁凌亂的散落在地表,木樁上刻有字,但不確認是否古人所刻。

被盜挖後的墓穴的木樁,扔得到處都是,這些太陽墓被盜挖得慘不忍睹。

轉悠了一大圈,韓孔雀他們才找到了一座目前外形最完整、還比較像太陽的墓穴。

呈現在他們眼前真實的太陽墓,和韓孔雀以前看到的圖片大相徑庭,可以說盜挖盜掘及各種人為破壞極其嚴重!

這一座是最大的一座墓,有7圈環狀木樁,現在僅剩下半圈,有些還被拔出來倒在那裡。

除了這一座,其中還有兩座墓還能大致辯認出是太陽墓外,其它都已經完全看不出痕迹,讓人非常痛心!

不過,通過分析,韓孔雀還是能夠判斷出,這裡當時是有六座太陽墓的,這一點,跟第一次發現太陽墓墓地時的情況相吻合。

據當時記載:太陽墓的地表有7層胡楊木樁圈圍的橢圓,木樁由內而外粗細有序,最里一層的木樁直徑僅二三厘米,而最外一層卻粗達十餘厘米。

7層木樁外又有呈輻射狀向四面散射開去的立木,立木直徑最粗可達三十多厘米,整座墓,如一輪光芒四射的太陽。

這種太陽墓葬共6座,在墓地中如祭壇般布置,井然有序。

所以,最先發現的太陽墓有六座,而這裡也應該是六座。

在這最大的一座,也是保存最完好的一座跟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