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雅丹龍城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5-18 16:32  |  字數:3403字

兩條魚在同一時刻下的動作完全不同,就象是兩條不相干的魚在遊動。

「真的變成兩條魚了?」黃山呆愣愣的看著那兩條魚道。

韓孔雀道:「不是兩條魚,而是一條靈魂分離,如果**死亡之後,靈魂也會慢慢的消散,而靈魂泯滅了,這條魚就會立即變得呆傻,時間長了不吃東西,自然就會死亡。」

先前韓孔雀用來做實驗的那條魚的靈魂,此時雖然還沒有完全潰散,但也已經縮小了一半,眼看再有兩三個小時,就完全泯滅了,所以韓孔雀才會知道這兩條魚的關係。

這個時候,韓孔雀想到,當時彭加木他們,也應該做過相同的實驗,當時他們為了證明魚之間的關係,他們把其中一條魚注射了毒藥,這條魚很快死了,這個時候,另外一條魚仍然活著!

但在七小時後這條魚也死了,於是證明了這兩條魚之間的關係仍然是同一條魚,只是經過玉佩的功能,呈現了兩條魚,但這兩條魚是不同的,但他們並不知道這兩條魚到底有什麼不同。

當然,也有可能有人知道是怎麼回事,所以由於這個神秘事件的出現,當時是極大的震撼了中國的科學研究方向,因此在八十年代中葉出現了氣功熱,人體研究熱,象嚴新,柯雲路↓等。

不過那都是騙子,是神棍,真正的一些研究資料,是少數幾個國家雪藏的頂級秘密,自然是不會公開。

所以韓孔雀才會有這些猜測,畢竟當年的事情十分可疑,最可疑之處在於互聯網如此發達的今天,在網上卻幾乎只能搜索到這件事的名字。

還有就是和田的核設施。是近幾年才開始建造的,而網上所有關於羅、布泊和和田的傳說,都是指向核和生化的。

《喪屍生存手冊》上記載的真實屍變事件,提到過我國新、疆和田在1987年,曾被美國偵察機發現該地區出現大規模人群聚集。

《喪屍生存手冊》上記載的事件,確實是真實發生過的事實。不過不一定真的是喪屍襲擊事件。

所以韓孔雀有理由相信,1970年到1990年之間新、疆確實發生過一些事情,不過不知道發生的事情和羅、布泊的未知植物有關或者和雙魚玉佩有關。

當然,還有人說跟羅、布泊的龍脈有關,而龍脈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斷了龍脈,一個國家就會滅亡,而傳說中,羅、布泊就是斷了龍脈。所以有了龍脈斷耳的說法。

龍脈斷耳,大概就是江山的龍脈斷了,一個朝代的龍脈斷了,就是改朝換代的時候。

如果中華王朝的龍脈斷了,就該是新的王朝取而代之的時候了。

這個世界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永遠都不會有不倒的朝廷,人性就是不斷的推翻過去。創造一個又一個新時代。

所以龍脈斷耳的說法還是十分有市場的,畢竟整個羅、布泊看起來就是一個大耳朵的樣子。所以羅、布泊還有一個地球之耳的外號。

這完全是因為在1972年7月,美國宇航局發射的地球資源衛星,拍攝的羅、布泊的照片上,羅、布泊竟酷似人的一隻耳朵,這個耳朵,不但有耳輪、耳孔。甚至還有耳垂。

對於這隻地球之耳是如何形成的,有觀點認為,這主要是50年代後期來自天山南坡的洪水衝擊而成。

洪水流進湖盆時,穿經沙漠,挾裹著大量泥沙。衝擊、溶蝕著原來的干湖盆,並按水流前進方向,形成水下突出的環狀條帶。

正因為乾涸湖床的微妙的地貌變化,影響了局部組成成分的變化,這就勢必影響乾涸湖床的光譜特徵,從而形成「大耳朵」。

但也有人對此持不同觀點,科學家們眾說紛紜,爭論不已,也許對於羅、布泊的爭論永遠都不會結束。

「就連我們進入這裡,也要準備足夠的物資,難道當時彭加木他們就沒有做好準備?」黃山看著韓孔雀不停的實驗雙魚玉佩的功能,奇怪的問道。

畢竟這個玉佩的能力太過詭異了,這樣的東西,怎麼可能輕易遺失,遺失了也就算了,現在還被韓孔雀給找到了,所以這一點很奇怪。

韓孔雀正努力的想要把那條魚的靈魂,進入鯉魚的體內,但他一直沒有成功。

現在聽到了黃山的疑問,韓孔雀道:「彭加木是生物化學家,也就是說他並非探險家或地質學家,而作為一個科考隊,可以用電報調動軍隊,運送幾百公斤油和水,也足以說明這次科考並非一般人可以組織的。

另外,彭加木是植物病毒研究領域的,而官方所說彭加木是去為國家尋找重水,這顯然不足以讓人信服,尋找重水應該派地質學家和化學家,為何要讓植物病毒學家來擔此重任?

所以,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也只有天知道,而現在我們最重要的事情,卻是研究一下這塊玉佩到底有什麼用。」

「這不是能夠複製生物嗎?」黃山道。

韓孔雀道:「這肯定不是簡單的複製,只不過我們還不了解這塊玉佩的具體功用,畢竟現在這種能力,並沒有什麼大用,我相信,製造這塊玉佩的人,他的目的肯定不會是這麼無聊的抽出生物的玉佩,來複制一個相同的生物,畢竟這樣的作用雖然很神奇,但對製作這塊玉佩的人卻沒有一點好處。」

黃山道:「這件事情的疑點可不少,像未知植物與雙魚玉佩有什麼關係?政府既然已經得到了雙魚玉佩,為什麼還要不惜財力的四次大規模搜尋彭加木身上攜帶的標本?政府在搜尋無果後,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