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神奇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沙民跑到羅、布泊想生存下來,似乎也只能靠盜墓為生。 而盜洞應該是不可能開在沙漠區域的,因為隨風而起的風沙足以活埋整隻隊伍,所以完全沒有可能性。 這個推論也驗證了,為什麼最後彭加木的腳英...

?過了幾個小時,隊員看見彭加木還沒有回來,怕他出事,趕快開車沿著他的沿途的腳印去尋找,結果一直找到腳印最終消失的地方也沒有找到。

後來國家曾經動用軍隊,進行了幾次大規模尋找,也一無所獲,彭加木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在大漠中,人間蒸發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直到今天依然下落不明。

其隨身攜帶的數據也隨之湮滅,不過不知道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其實當時的很多問題,現在還沒有搞清楚,只能說人心比靈異事件更複雜,有時候很難分清敵友。

傳說新、疆羅、布泊是平行宇宙的交錯點,而彭加木是神秘的雙魚玉佩事件的「關鍵人」……

為什麼政府要花那麼大的代價去尋找一個生物學家?

彭加木到底發現了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當時彭加木帶領的考察隊,發現的秘密基地,甚至可能是外星人的基地。

這種推論,越推論越可怕,而且整個事件隱約指向一個絕對讓人戰慄的事實……病毒,超級生化病毒。

羅、布泊病毒的真身,按照網上各種關於彭加木的帖子來分析,確實屬於一種植物病毒,該病毒並不直接感染人類,之所以出現了人類的感染者,是因為有人把帶此病毒的植物吃到了肚子里。

在出現人類感染者后,該病毒很可能以體液交換的方式,來進行傳播,所以危險性就變的非常的高。

而沙民事件也應該是由於同樣的關係所造成,根據沙民事件還可以推論出,有部分人在被此病毒感染后。並沒有喪失神志。

那麼此病毒確實可以用來製造超級戰士,所以此項目有軍方背景,而且搜尋彭加木的規模如此之大,也可以理解了。

這樣也解釋了為什麼一隻科考隊里,為什麼有沈冠冕和彭加木兩個植物方面的專家了,同樣也說明了彭加木的第三次科考就是為尋找感染此病毒的植物。而彭帶走的樣品應該就是此植物的標本。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喪屍?」聽韓孔雀說了對那塊玉佩的推斷,黃山不敢置信的道。

韓孔雀道:「這個誰知道?現在這塊玉佩能夠剝離生物的靈魂是肯定的了,就算製造出喪屍,也應該不是太過讓人意外的事情。」

「這也太扯了。」黃山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韓孔雀莞爾一笑道:「還有更扯的呢!在《感染者喪屍生存手冊》的開始,所提到的喪屍圍慣是氣象站,就發生在羅、布泊,所以圍攻氣象站的所謂的『喪屍』必然是感染了羅、布泊未知植物病摺

由此可見羅、布泊未知植物病毒,類似於《生化危機》的T病毒,不過這個是80年代末的事情。據此我們現在可以斷定此事件確實的發生過。

而且更可以推論出,感染者並非完全喪失神智,而是至少保留了一部分的人類本能,否則就不可能做出圍攻,這樣有組織的行為,這裡發生的事情相信很可能屬於一次實驗事故。

沙民事件里的遠古人類也可以解釋了,可能在羅、布泊的地下有一個遠古人類的遺址,那裡的人類。就是由於此病毒的爆發而突然全體死亡。

由於羅、布泊的地理特性,此批人類在死亡后。屍體並不會完全腐化,而是成為乾屍,這樣客觀上就有讓他們體內的病毒,在低溫乾燥的情況下,進入休眠期而得以保存至今。

而同樣可以推斷,此病毒在感染人體后。會感染神經細胞,也就是接管了大腦和脊髓的部分功能,相信這也就是感染者保持部分人類本能的原因。

在經過了漫長歲月後,相信在50年代就有人類遇到了它們,當然那很可能是國、民黨殘餘軍隊闖入了此遺址。並且使用了火把照明,導致遺址內溫度升高,而讓病毒從休眠期蘇醒,進而發生了類似詐屍的行為。

在人類和遠古感染者發生衝突后,有部分人類得以逃脫,也有部分遠古感染者追出地表被人看見,這樣就成為了沙民事件里的遠古人類。」

看到黃山正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韓孔雀問道:「你怎麼這麼看著我?」

黃山道:「老闆,你是不是還有什麼其他的發現?」

韓孔雀笑道:「你總算是發現了,我剛才下去時,還收了十幾具乾屍,而現在,也許是由於溫度的變化,這些乾屍也出現了變化。」

「活了?不會真的變成喪屍了吧?」黃山驚訝的道。

韓孔雀仔細感知了一下玄元控水旗中的情況,這裡面出了堵在盜洞門口的那具屍體沒有出現變化之外,其他都有了或多或少的變化,現在也不知道這種變化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看了一會兒,韓孔雀才道:「也許是由於吸收了水分的原因,肌肉恢復了一些彈性,而被肌肉保護著的筋絡,現在也有了恢復生機的徵兆,沒準經過一些特殊的外界刺激,這些乾屍還真的能夠起來活動,這樣喪失就出現了。」

「這下面不會就是五六十年代被人發現的古墓吧?」這個時候,黃山的思維也開始跳躍起來。

韓孔雀苦笑道:「沒準還真是。」

韓孔雀看過這方面的資料,他自然知道,當時發現的遺址的入口,應該就是個盜洞,入口的位置應該是位於鹽鹼地上。

而這裡的條件都合適,因為荒蕪的羅、布泊,最多的就是墓地,而且人煙稀少,所以沙民跑到羅、布泊想生存下來,似乎也只能靠盜墓為生。

而盜洞應該是不可能開在沙漠區域的,因為隨風而起的風沙足以活埋整隻隊伍,所以完全沒有可能性。

這個推論也驗證了,為什麼最後彭加木的腳英是消失在鹽鹼地上的原因。

找水的人跑到鹽鹼地上是多麼讓人奇怪的一件事情,所以真相只有一個,彭加木根本不是去找水,而是去找遺址的入口。

而遺址入口的大概位置,沙民和軍隊60年代有過接觸,也許軍隊就是從那時得到的。

結合上貼的推論,可以斷定彭加木找到了此入口,並且進入了裡面。

有傳說彭加木最後應該已經被找到,但是彭加木很可能已經被感染,所以做為機密的一部分沒有讓外界知道,但現在,韓孔雀卻懷疑,死在盜洞門口的那具屍體,沒準就是彭加木。

此遺址的內部區域,位於地下洞穴之內,這也跟傳說中一樣,而很多里都有羅、布泊的地下深淵的描述,這肯定不是空穴來風。

公開的論文里也有羅、布泊地下水帶的描述,這個就說明了羅、布泊下面是有洞穴存在的,只有河流沒有洞穴可能么?

但是很有意思的是,網上找不到任何關於羅、布泊地下洞穴的公開資料,這個是不是另種形式的欲蓋彌彰?

「老闆,這地下的洞穴大不大?」黃山問道。

韓孔雀仔細想了一下道:「這邊的洞穴不大,埋藏的也不算深,但範圍應該很廣。」

之所以有這種推斷,完全是因為,只是他發現的這個盜洞,就延伸出去了三百多米,而這三百多米的盜洞,可不是盜墓賊自己挖的,而是利用一些地下洞穴,串聯起來形成的。

「聽說羅布泊中有很多墓地,而這邊是一座城市,周圍應該有遠古先民的墓地才對。」黃山嘿嘿笑著道。

看黃山的樣子,韓孔雀就知道黃山想做什麼,所以韓孔雀直接打擊他到:「你以為張美他們沒有發覺這座古城,而是在外圍轉悠,那是在做什麼?」

「老闆是說他們知道了遠古先民的墓地?」黃山站起身,就想出去看看。

韓孔雀一擺手道:「不用管他們,我們收穫的好處已經不少了,總不能所有好處都讓我們得了。」

「老闆是說那個玉佩?」黃山停下了動作,重新做了下來。

韓孔雀道:「當然,一件能夠抽出生物的靈魂的玉佩,並且直接讓弱小的生魂現形,並且長時間單獨存在,這樣的寶物,自然是價值連城。」

「這個只能用來害人吧?」黃山再次好奇的看著韓孔雀手中的玉佩。

韓孔雀輕笑道:「這個玉佩肯定是傳說中的雙魚玉佩,如果它的功能真的跟傳說中的一模一樣,就不止是用來害人了,它也可以用來輔助修鍊。」

說著,韓孔雀再次從玄元控水旗之中取出一條鯉魚,並且把雙魚玉佩放在了鯉魚的跟前,他想再試驗一次,如果真的是雙魚玉佩,韓孔雀的這次收穫就大了。

當複製出一條魚后,黃山看到了感到很神奇,因為兩條魚在外表上幾乎一模一樣,而這樣的事情,卻是他眼看著發生的。

為了證明複製的魚和原始的魚之間的關係,韓孔雀在魚的一側作了標記,結果複製出的魚,真的有這個標記,而且位置也是是相反,非常象中國的陰陽太極魚的陰抱陽,陽負陰的藕合結構。未完待續……R107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