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詭異事件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5-11 18:56  |  字數:3317字

?傳說,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出生王族的青年叫做羅布淖爾,他英俊瀟洒。

羅布淖爾不願繼承王位,他要穿過沙漠,去龜茲學習歌舞。

當走到塔里木盆地,他迷失了方向,飢渴勞累使他昏厥在地。

瀕死之下,卻被風神的女兒米蘭所救,這位米蘭姑娘,天真可愛,美麗善良,二人一見鍾情,傾心愛戀、難捨難分。

風神發現女兒與凡人相愛,大怒之下,便刮瞎了羅布淖爾的眼睛,摔斷了米蘭的雙腿,又將他們吹到東、西兩面的荒漠上,罰他們終生無法相見。

二人天各一方,無法相見,正是思念如刀,刀刀催老,美麗的少女米蘭,每天思念情郎,一夜之間,青絲變白髮,滾滾的淚水聚流成河,彙集成一片晶瑩的湖澤,這就是傳說中的羅、布泊。

淚如米蘭、白髮銀沙,很凄美的愛情故事,但這種凄美只是人們用來自己騙自己的,實際上,這種凄美,確是人為的。

此時已經是十月份,韓孔雀等人,就是在這金秋十月,站到了位於新、疆巴音、郭楞自治州的塔里木河的大橋上。

放眼望去,塔里木河兩岸的胡楊林似一道綠色的長城。

胡楊,維吾爾語稱做「托克拉克」,意為「最美麗的樹」。

胡楊林是牲畜天然的庇護所和棲息地,馬、鹿、野駱駝、鵝喉羚、鷺鷥等百餘種野生動物在林中繁衍生息,林中還伴著甘草、駱駝刺等多種沙生植物。它們共同組成了一個特殊的生態體系,營造了一個個綠洲,養育著南、疆七百五十餘萬各民族兒女。

而如此重要的胡楊林,因塔里木河下游的乾涸而大面積死亡。

1958年,塔里木河流域有胡楊林780萬畝,到2002年已減少到420萬畝。伴隨著胡楊林的銳減,塔里木河流域土地沙漠化面積從66%上升到84%。

「沙進人退」在塔里木河下游變成現實,至羅、布莊一帶的庫魯克、庫姆,與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瑪干沙漠合攏,瘋狂地吞噬著夾縫中的綠色長城,從中穿過的218國道已有197處被沙漠掩埋。

韓孔雀他們沿塔里木河向西走出200公里後,綠色長城突然從眼中消失。

塔里木河兩岸的胡楊林與兩邊的沙地成了一個顏色,由於缺水,長達數百公里的綠色長城在乾渴中崩塌。

號稱千年不死的胡楊林。在忍受了20餘年的乾渴後,終於變成了乾枯的「木乃伊」,那奇形怪狀的枯枝,那死後不願倒下的身軀,似在表明胡楊在生命最後時刻的掙扎與痛苦,又像是向誰伸出求救之手!

再向前,韓孔雀他們已經到了羅、布泊的邊緣。

同來的張美告訴韓孔雀,如果沒有足夠的準備。就再也不能向前走了,若想進入羅、布泊。必須備足食品和水。

韓孔雀等人鑽出汽車,將目光投向近在咫尺的羅、布泊。

站在羅、布泊邊緣,會突然感到荒漠是大地裸露的胸膛,大地在這裡已脫盡了外衣,露出自己的肌膚筋骨。

站在羅、布泊邊緣,你能看清那一道道肋骨的排列走向。看到滄海桑田的痕迹,你會感到這胸膛裡面深藏的痛苦與無奈。

羅、布泊還能重現往日的生機嗎?

韓孔雀看著這曾經的沙漠明珠,不由的問自己。

這裡現在已經是人間絕地,死亡之海,而這一切。卻是因為缺水,而他韓孔雀所在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水。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停止了說笑。

那一片巨大的黃色沙地,深深地刺痛了他們的心,使他們個個心情沉重,來這裡之前,所有人都知道,這裡是曾經的草原明珠,這裡曾經有一座美麗的仙湖,而現在,他們看到的只有滿目蒼涼。

30年在歷史的長河中只是一瞬。30年前那片胡楊茂密、清水盈盈的湖面,就在這瞬間從他們的眼中消失了。

這出悲劇的製造者是人!

悲劇並沒有止住,同樣的悲劇仍在其他一些地方上演。

世界著名的內陸湖——青、海湖,50年間湖水下降了8.8米,平均每6年下降1米,陸地已向湖中延伸了10多公里。

數千年風沙未能掩埋的甘、肅敦、煌月牙泉,近年來卻因當地超采地下水,水域面積從50年代的1.1652萬平方米縮小至5397平方米,水深只剩尺余,大有乾涸之勢……

這一切也都是人為的!

青、海湖該救,月牙泉也該救,所有因人的介入而即將成為荒漠的地方都該救援,但那些地方,不是韓孔雀想插手就能插手的,因為那裡還沒有成為人間絕地,還有人想要佔有。

而這裡不同,這裡已經是死亡之海,這種地方,已經是人間絕地,而只要他小心操作,就可以在所有人反應過來之前,佔據這裡。

所以韓孔雀來這裡的目的,不止是單純的尋寶,還有就是,他想看看,這裡到底還有沒有水,如果有水,也許他能夠讓這裡再次變成仙湖。

如果這件事情真成了,那可是一個偉大的成就,畢竟原來這裡可是有一座覆蓋面積達到二十萬平方公里的湖泊。

「老闆,老闆」就在韓孔雀看著遠處的荒漠發獃的時候,黃山推了他一下。

「怎麼?」韓孔雀問道。

黃山道:「張老闆問您是不是真的要進入羅、布泊。」

韓孔雀看向黃山身邊的張美,他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著道:「被這裡的景色震撼了,所以剛才走神了。」

「沒事,如果這裡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