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北屯紅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愛雕刻,還不如找點奇石雕刻著玩,現在市場上這種石頭也賣的很火。」 乾明遠道:「市場上有專門銷售低品質的金絲玉的,嚴格意義上來說這是石,而不是玉,不是每塊戈壁上的石頭都能稱為玉的。 早在...

「乾老,你給我們說說寶石光的價格到底是怎麼樣的,這樣我們有了針對性,也能儘可能多的從羅布泊多帶出一些有價值的寶石光。,」衛長青滿臉放光的道。

乾明遠直接無語,他以為整個羅布泊都是玉石礦點啊?那是他想要帶出多少就帶出多少的嗎?

雖然很不想搭理衛長青,不過看到韓孔雀也好奇的看著他,他無奈的道:「雅丹彩玉中的寶石光價格一路上升,成為一種貴族收藏,目前市場上以克論價。

根據顏色、體量、品相而定的市場價大約為:紅色,品相完美,體量50克左右,無筋格,晶瑩剔透的寶石光每克一萬元。

黃色,品相完美,體量50克左右,無筋格,晶瑩剔透的寶石光每克五千元,白色,品相完美,體量50克左右,無筋格,晶瑩剔透的寶石光每克一千元。

以上超越50克根據重量遞增,而每克價格遞增,不足50克根據重量而遞減,再根據透光度,完整度,筋格多少來談論價格。」

「如果所有寶石光都這麼漂亮,價格高是很正常的。」黃山看著手機道。

「再怎麼漂亮,也不還是石頭?誰知道這上面的寶石光是真是假?沒準這些都是玻璃球。」衛長青的一名保鏢道。

乾明遠道:「寶石光究竟什麼摸樣,你們不要聽人道聽途說,他們的話,很快會被魔鬼城的風帶走,只要看到真正的的寶石光,你就會永久記住它的摸樣。」

「按理說,這些年寶石光應該發現了不少了,怎麼市場上就是不多呢?」肇東可有點疑惑的道。

「是啊!不是應該隨著時間的增長。發現的寶石光也越來越多嗎?我怎麼看市場上的寶石光反而越來越少了?」衛長青也不解的問道。

「原石交易市場縮水是正常的,首先是好的原石有一部分在前兩年流向了魔都、羊城等地,另一部分,這兩年雕工粗製爛雕成了拿不出手的地攤貨,有的雕工一天可以雕6個,不好的料子還不雕。一千多的雕工雕了好幾年了,你算算還能有多少好料?」乾明遠嘆息道。

「乾老很了解這個?」韓孔雀問道。

乾明遠沒什麼隱瞞的,他直接道:「我的很多朋友,都是做這一行的,所以知道點,就說老胡吧!他這些年就糟蹋了不少寶石光。」

「他?」韓孔雀疑惑的道,他怎麼看都沒看出來,胡家父子是那種拿著寶石當石頭糟蹋的土豪,不過。就算他們在土豪也不管他的事,韓孔雀只要確定乾明遠真的人脈俊

乾明遠笑著道:「他們家玩翡翠的時間並不長,買賣翡翠原石,只不過是他們用來積累資本,收購軟玉的手段,在他的家裡,陳列著大大小小的金絲玉中的名貴品種北屯紅,那些不僅供他觀賞和把玩。他還會親自雕刻,可他的手藝。卻不是他自以為的大師級,這就糟蹋了很多極品金絲玉。」

「北屯紅?是金絲玉的一種?」韓孔雀好奇的問道,他雖然博學,但他卻是博而不精,很多專業的知識,他是不知道的。

乾明遠解釋道:「北屯紅金絲玉屬於名貴的玉種。其顏色種類豐富,色彩艷麗,這個品種極為稀缺,由於北屯紅金絲玉的發現比較晚,而且產亮稀少。北屯紅金絲玉的顏色非常的豐富,硬度也極高,玉質好,容易雕刻,而且在玉石表面還有獨特的紋路,能夠讓玉雕大師們自由的發揮想象力進行雕刻,所以價格很高,算是金絲玉當中的名牌。」

「好的金絲玉現在很難找到,現在市場上只要看到好點的玉石,叫價都過萬。」衛長青道。

「這樣的金絲玉胡家不少,就像和田玉一樣,如果不出差錯,以後他們胡家也不會缺少。」想到胡家父子再次進山了,只要他們付出代價,肯定會開採到和田玉。

「我還真沒看出來,他們家還是土豪世家。」韓孔雀一臉深思的道。

「這就是機遇,有一年老胡突發奇想,要和幾位朋友收購所有的北屯紅,當時他也找我了,但我家裡正好出事,所以就沒有一起投資。

北屯紅是金絲玉當中的特殊品種,雖然色彩鮮艷而潤透,但當時克拉瑪依大多數玩石的人們,並不知道北屯紅是什麼,而是像熱帶魚一樣,在瑪北,在184團一帶游來游去。

他們眼裡只有頂級品種寶石光,所以老胡就趁著這個機會,收購到手大量北屯紅,後來北屯紅熱了起來,他手中的北屯紅自然也水漲船高。」乾明遠苦笑著道,他失去的機會太多了。

「北屯紅的價格漲了,他們自然也不會隨便浪費了。」韓孔雀道。

「金絲玉出名之後,頭腦發熱的買家少了,大家看完展覽或者宣傳之後,消費更理性了,知道什麼樣的雕刻作品有收藏價值,好的金絲玉原石要有好的創意,好的藝術雕刻才有價值,才是對這種上天賜予的玉石的尊重,現在的市場也比原先成熟了,所以胡家父子敗壞的金絲玉更少了。」乾明遠道。

以前市場里有些人很瘋狂,魚目混珠,以至於劣質的雕刻也有不少人買,這使得市場表面看起來很火熱。

「其實,這些劣質雕件是沒有價值的,作為收藏品,品質必須有保證,才有升值空間。」乾明遠最後道。

「看來胡家還真是底蘊深厚,要不然也不會這麼浪費。」韓孔雀道。

衛長青道:「如果真的熱愛雕刻,還不如找點奇石雕刻著玩,現在市場上這種石頭也賣的很火。」

乾明遠道:「市場上有專門銷售低品質的金絲玉的,嚴格意義上來說這是石,而不是玉,不是每塊戈壁上的石頭都能稱為玉的。

早在2005年初,市場上好的原石每塊只要幾十元錢,魔都、粵省的玉石收藏家很快大批量開始收購,金絲玉的整體價格以每年20%至30%的幅度在上漲。

2010年、2011年,金絲玉的凍石品種、寶石光便漲到了幾千元乃至數萬元,在金絲玉中,價格最高的就是寶石光和凍石品種。」

「凍石?看來我們不知道的金絲玉品種還真是不少。」衛長青對著乾明遠笑嘻嘻的道。

「活到老學到老,就算我專門研究這個,也不敢說知道所有的金絲玉品種,就不要說品種更多的軟玉了。」乾明遠道。

「凍石呢?凍石是怎麼回事?」衛長青追問道。

「金絲玉中的名品,僅次於寶石光的就是凍石,雅丹彩玉的獨有石種『燈光凍』五彩玉,現在越來越得到投資者青睞,在烏爾禾就曾經出產了重達一公斤的燈光凍。」乾明遠道。

「物以稀為貴,那些通透純凈的金絲玉,很難見到,而偶然見到一塊,賣家期望能賣個好價錢,動輒8萬、10萬的叫價嚇退了許多內地來的收購者。

現在好料在市場上出現得很少,所以很多外地人,都到前往阿、勒泰沿途路邊的攤位,或杜熱等地方去尋找了。」韓孔雀道。

從2013年開始,在最大的交易市場烏爾禾玉石城,金絲玉賣家數量已經大不如從前,好的金絲玉,現在市場上出現得很少。

「這也正常,高品質的金絲玉,現在一個月也撿不到一塊,差的在市場上受冷落,真正交易的玉石量也就減少了。」衛長青道。

「所以啊!我們這種手藝人,也不好混了。」乾明遠感慨的道。

軟玉這個行業,韓孔雀不太清楚,但翡翠行業,韓孔雀是知道的,在翡翠行業,不出門的雕刻師,是沒有活路的。

他知道的僅僅平、洲一個市場內,從事雕刻業的就有4萬人之多,而這個市場是以翡翠這樣高檔玉料為主題的市場,普通的雕工在這裡幾乎沒有活路。

想來軟玉行業也是這樣,好的,出名的雕工,自然是被人追捧,搶著請,而沒有名氣的,只能轉行,就像乾明遠這樣,如果不是這個原因,韓孔雀也請不到他。

乾明遠簡單的說了一下新、疆本地的玉石加工情況,韓孔雀就清楚了,克拉瑪依的門店,大部分是低級別的徒工,基本上做不出有藝術價值的東西,只能在一些旅遊地,以低檔次的價格叫賣金絲玉給外地遊客。

而外地遊客拿回那種水平的金絲玉,無形中就在心目中降低了金絲玉的品質。

而南方那邊的雕工,按實時市場行情價,雕件按工時計費,工時費以雕刻師傅的名氣每天300到2000不等,而有高級職稱的則價格另算。

這就有了明顯的比較,這種情況,明顯是在南方那邊做活更加有錢途,所以克拉瑪依這便的雕刻水平越來越低,就算有些高手,也離開了,所以這幾年,當地政府才會高薪聘請南方的一些大師過來,加工各種玉石。

「這麼說,好的玉石都落入了那些大師的手中了?」衛長青懊惱的道。

乾明遠道:「很大一部分落入了那些雕刻大師手中,還有就是在一些私人收藏者手中。」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