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死亡之海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道。 衛長青走到韓孔雀身邊,坐下來休息,順便蹭一杯水喝。 韓孔雀從空間里摸出一個杯子,遞給衛長青,衛長青毫不客氣的接過來一飲而荊 乾明遠也累了,看到韓孔雀和衛長青在休息,他也...

「看來托帕石是真的要漲價了,這樣一來,我們也可以大批量收購一些。」衛長青道。

「你這才有這個意識,好像有點晚了。」乾明遠一邊弓著腰尋找地下可能的玉石,一邊調侃衛長青。

衛長青還沒有說話,肇東可就介面道:「最近的市場確實有點不正常,要說帕托石漲價,還真是有可能。」

「不是有可能,而是已經漲價了,各地的寶石商絡繹不絕的前往阿勒、泰富蘊縣,杜、熱鄉收購天然托帕石籽料,天然托帕石籽料在杜、熱鄉迅速枯竭,現在收購開始變的很難了。」乾明遠道。

看肇東可和衛長青好像不信,乾明遠繼續道:「如今帕托石卻成了即碧璽之後『搶手貨』,吸引著各路資金,在新、疆,起初人們是在尋找傳說中的寶石『寶石光』。

杜、熱牧民在杜、熱鄉名叫『稀里糊塗』的地方,發現了淡藍色和無色的『寶石光』,經過檢測發現是散落在戈壁上的托帕石籽料。

而托帕石籽料在新、疆首次被發現后,因其被大自然打磨成綢緞般亞光,每塊形狀都獨一無二,引起業內人士的強烈關注,一場托帕石收購大戰就此拉開,杜、熱鄉四個旅社住滿了前來收購的內地和新、疆客商。

小指肚大小的籽料,從最初的幾十到一百元猛升至千元,托帕石一個月大漲十倍,2克左右的籽兒—開始1百剛出頭,現在1200元。

現在克拉瑪依銀河市場里,托帕石收購價,一粒2克左右的白色托帕石,賣家咬住最低2000元的價格一分不讓。托帕石漲得太快了,以10克、籽料、無色、完整的托帕石為例,現在的喊價是1萬左右,而去年3月才500多元。

事實上,無色托帕石光澤極好,象鑽石一樣光芒四射。葡萄牙王室中有一顆1640克拉重的璀璨寶石,幾個世紀以來一直被稱為『braganza鑽石』,后經專家鑒定其為一顆無色托帕石。

托帕石的折射率為1.63-1.64,物理性質十分獨特,它的表面像綢緞般美麗光滑,而且非常耀眼,籽料的托帕石極為罕見,目前僅在富、蘊杜、熱鄉、羅布、泊深處的雅丹地貌上有所發現,並且採集非常艱難。」

一邊說著話。乾明遠樂呵呵的附身拾起一枚石頭。

「乾老?你又找到了一塊?」韓孔雀比較眼尖,看到了乾明遠又撿起來了一塊石頭。

乾明遠笑呵呵的道:「這居然是一塊十分罕見的藍色黃玉。」

「藍色黃玉?黃玉不都是黃色的嗎?我看到像是藍寶石。」黃山他們幾個保鏢,全都好奇的圍了上來。

乾明遠樂呵呵的道:「當然不是,黃玉屬一般寶石,常見顏色有無色、粉紅色、黃色及藍色等。」

「這個就是藍色的黃玉?」幾個人輪流看著手中的藍色寶石。

「怎麼看著這麼像藍寶石啊1黃山看著手中的東西道。

韓孔雀也點頭道:「你別說,如果不是知道這是黃玉,還真的容易看成是藍寶石。」

「這個還是不容易混淆的,與其說這是藍寶石。還不如說更像藍水晶呢1顧同道。

乾明遠道:「容易和黃玉相混的常見寶石主要有水晶、海藍寶石、碧璽及玻璃仿製品等幾種,其中最易相混的是黃色水晶。而不是你們說的藍寶石。

實際上,除了黃玉更為柔和,略具絨狀外觀的特徵外,肉眼下兩者極難區分,這也是為什麼黃色水晶,在市場上可引致人們對黃色黃玉價值懷疑的根本原因。

黃玉與水晶的原料區分較為容易。黃玉的柱狀晶面上有縱的條紋,而水晶則是橫的條紋,而對末鑲嵌的飾品,比重手感也可作為區分的依據,黃玉的比重在3.49以上。而黃色水晶只有2.65左右。」

韓孔雀這個時候也湊合著道:「其實兩者之間還是比較容易分辨的,用手掂,黃玉有『墜』手的感覺,水晶則較輕,當然,黃玉寶石的光澤柔和,而水晶的光澤則較『冷』,尖銳,依此也可區分。

除了水晶和寶石,還有就是碧璽了,肉眼區別黃玉與碧璽,最重要的是碧璽有較強的二色性,而黃玉除粉紅色者外,其他色的黃玉二色性都弱。

另外,碧璽的雙折射強,往往可見雙影,至於藍色黃玉與海藍寶石的區別,一般情形是較為困難的,可以作為參考的特徵是:藍色海藍寶石,往往帶些黃綠色的色調,並具輕微的二色性,比重較輕,確切鑒定要用折光儀等來測定。」

「那麼黃玉和玻璃的區別呢?我看這些玩意都像是玻璃,怎麼看都看不出來兩者的區別。」衛長青的一個保鏢憨憨的道。

他這麼一說,韓孔雀幾人全都笑了,一邊笑,韓孔雀一邊道:「玻璃與黃玉除光澤和偏光性不同外,黃玉是天然晶體,具有良好的傳熱性,因而有冰冷的感覺,而玻璃則是『溫』的。

在放大條件下,黃玉有時可見到一種互不相溶的液體組成的氣液包裹體,而玻璃內往往含圓球形的氣泡,這點可作為輔助證據。

再就是外觀,黃玉具柔和光澤和較大比重,選購黃玉首先應注重顏色,鮮艷純正的酒黃、橙色黃玉均屬佳品。」

「就是太少了,我們在這裡都兩三個小時了,也沒找到幾塊。」黃山道。

黃山這麼一說,韓孔雀深有同感的道:「我的好運氣好像用光了,我可是什麼都沒找到。」

乾明遠笑呵呵的道:「這裡不知道被多少人尋找過了,找不到是正常的。」

「看來帕托石漲價還真不是沒有原因的。」韓孔雀感嘆的道。

衛長青走到韓孔雀身邊,坐下來休息,順便蹭一杯水喝。

韓孔雀從空間里摸出一個杯子,遞給衛長青,衛長青毫不客氣的接過來一飲而荊

乾明遠也累了,看到韓孔雀和衛長青在休息,他也過來坐在了地上。

韓孔雀給了他一杯水,乾明遠道:「托帕石收購最開始是以收藏形式出現的,去年5月,我一個老朋友,在阿勒、泰旅遊途中,發現了這種形式存在的托帕石,隨後和朋友一行4人帶來大筆資金收購。

之後6月,烏魯、木齊玉石展上,托帕石遭遇搶購,這讓很多撿石者和牧民,看到了籽料托帕石收藏的巨大利益,杜、熱托帕石籽料資源告罄后,人們的目光轉向死亡之海——羅、布泊。

這個不可思議的事,時有發生的神秘的荒原,人們在羅、布泊深處發現散落的托帕石籽料,因進出羅、布泊風險極大,並且撿拾很難,所以價格更加高昂。」

「羅、布泊?」韓孔雀若有所思的道。

「對,就是羅、布泊,不過,在哪裡能撿上品質好的籽料者寥寥無幾,而且風吹日晒,並不容易。」乾明遠道。

「這樣一來,是不是去那裡的人就比較少?」韓孔雀問道。

乾明遠道:「只能相對來說少,但羅、布泊的面積太大了。」

「羅、布泊可是號稱生命禁區,為了托帕石去那裡,值不值得?」衛長青道。

乾明遠嘿嘿笑著道:「在巴西珠寶市場上,托帕石是低檔寶石,每克拉15-20雷亞爾,不能與鑽石、紅藍寶石相提並論,但巴西托帕石礦料和新、疆這種籽料價格是不能同日而語的,如同青、海山料與和田玉籽料的懸殊。」

這點,韓孔雀當然知道,隨著碧璽價位的不斷升高,從2012年開始,資金開始流向托帕石,在首都、石、家莊、魔都等地,尋找新、疆天然托帕籽料的人越來越多。

新、疆克拉瑪依玉石店裡,有買家直奔托帕石而來,烏魯、木齊也有人投資托帕石,很多金絲玉經銷商,儘管他們的店面主要以金絲玉銷售為主,但依然有烏魯、木齊買家,直奔托帕石籽料而來。

現在南方更是出現了不少托帕石炒家,他們專盯個頭大,光澤好的籽料,並且對完整度和形狀要求較高。

「現在牧民手上的托帕石開始惜售,現在花1萬塊錢能買到一顆完整的托帕石,一年前能買十個。」乾明遠感慨的道。

托帕石礦料往往需要打磨成鑽石般耀眼的光彩的刻面來製作首飾,而托帕石籽料因風沙打磨的天然沙面,光澤蘊含在寶石內部,符合國人含蓄的性格,因其稀有而更受到國人的追捧。

「看看,怪不得帕托石要漲價,如果是我,也要高價買一些。」在韓孔雀他們休息的時候,黃山有手機上網,找到了一些帕托石的圖片。

乾明遠接過去看了一眼就樂了,他這麼一笑,韓孔雀和衛長青也看了一眼,他們一看,也同時樂了。

圖片上是一枚色彩艷麗的所謂帕托石,看著是很漂亮,不過,這麼漂亮的帕托石,價格還那麼便宜,這就有點讓人懷疑了。

「怎麼?這是假貨?」黃山還是很聰明的,一下就看出了韓孔雀等人的意思。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