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寶石光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5-04 17:44  |  字數:3586字

ps:看《都市藏真》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悄悄告訴我吧!

不管是書畫,還是古玩的鑒定,都容不得半點馬虎,因此,還要細細的鑒賞,繪畫的手法,還有其中表現出來的意境,只有這些能和鄭板橋的繪畫特點,一一確認,才可以真正斷定畫作本身的真偽。,23wx

但不管什麼東西,就怕比較,看過了外面那副竹石圖,再看這隱藏在內部的竹石蘭蕙圖,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

此時就連激動的不行的肇東可,也變得滿臉失望。

現在韓孔雀和衛長青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轉移到了外面那副竹石圖上來了。

看著那副竹石蘭蕙圖,再比較那副竹石圖,韓孔雀和衛長青再次苦笑起來。

恐怕內部這幅竹石蘭蕙圖,完全是為了映襯外面這幅竹石圖而產生的,因為內部這幅竹石蘭蕙圖,簡直就是為了配合外面那副竹石圖,為了給外面那副竹石圖增添一些顏色而做出來的。

有了內部這幅竹石蘭蕙圖的映襯,外面這幅揭畫竹石圖,就不是那麼顯眼,看著就好像是真品一樣,只要不是仔細觀察,就看不出它是從一幅畫中揭下來的一小層。

而就是有了內部這幅竹石蘭蕙圖的襯托,才讓外面這幅竹石圖看起來更加惹眼。

韓孔雀直接把兩幅畫重合,只見,畫中岩石之前立有修竹几叢,好似渾然天成,給眾人呈現出一副自然之趣的景象。

修竹被安排錯落有致,竹竿細密。但其中卻透露出一股蒼勁之力,竹葉以硬毫之筆挑、剃出來,而且呈隸書之撇捺,竹干亦如篆書之筆意,搖曳而生姿。

再看,那高竹瘦葉撐滿了整幅畫面。其以淡墨黃體瘦筆來處理;畫面最重處的肥葉選擇以濃墨蘇體肥鋒描繪,不但與高竹和岩石區別了開來,又加重了畫面感,可謂是「真氣、真趣、真意」。

看完了竹,再來看石,鄭板橋畫石主要自倪瓚畫法而來,以簡勁線條勾輪廓而不加渲染;又用斧劈皴簡單皴擦,且「石不點苔」,與蘭竹相得益彰。憑添雅氣。

畫中岩石雖以簡單的幾筆皴擦出來,卻給人一種堅挺的感覺,這裡可以用他的一首詩來概括,「只有青山是我家,峰根岩縫並秋砂。因茲秉得堅剛性,歷盡東風瘦不斜」。

岩石的意境,完全體現出了畫家本人的錚錚鐵骨,生平他即使遇到了再大的困難。這種風骨,他都未有絲毫的改變。

因此。縱觀整幅作品,可以斷定,這幅竹石圖,是鄭燮鄭板橋創作的真跡,可以說這是一幅不可多得的珍品。

「太可惜了,真不知道誰會下的去手。把這麼一幅畫毀了。」肇東可遺憾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一副變四副,就算一副只賣三百萬,也能夠賣出一千多萬,面對這樣的暴利,還真就有人下得了手。」

「是啊!我現在就是最好的教訓。不過,有這麼一副揭下來的竹石圖,也算是彌補一下損失了。」衛長青道。

「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不揭開這幅畫。」肇東可搖頭道。

韓孔雀道:「就是不知道那個李家是故意坑人,還是真不知道這幅畫的內情。」

衛長青張了張嘴,正想說什麼的時候,黃山從外面走了進來。

「那裡已經人去屋空了,我大聽了一下,那座宅院確實是李宅,但我們見到的那些人,就不一定是李家的人了。」黃山沒有停頓,走到跟前,就直接跟韓孔雀彙報了。

「哎!看來是針對我們設下的陷阱了。」衛長青有點沮喪的道。

韓孔雀想了一會道:「恐怕是為了坑我的,那胡家父子不簡單,這裡可是他的地盤,在這裡,我們上當受騙可能就多了,看來要儘快離開這裡。」

衛長青聽韓孔雀這麼一說,精神一震道:「他恐怕是在試探我們的底細,看來要儘快離開了,這畢竟是小錢,我們明面上運載的玉石,才是大錢。」

黃山道:「這兩天外面道路上的積雪已經融化,如果想要走,我們隨時都能離開,只要出了山區,外面肯定沒有這麼冷。」

韓孔雀道:「明天一大早離開。」

衛長青道:「就怕他們還有後招,拖延我們離開的時間。」

「我們只要想走,就沒有人能夠留下我們。」韓孔雀肯定的道。

第二天一大早,等韓孔雀他們走出買買提的家門口,就被無數的人流驚呆了。

「今天市場開放?」衛長青看著眼前的人海,震驚的道。

「那些全是手鐲吧?」黃山指著不遠處的一個小攤子,那個攤子上,用繩子串起來了一串串的碧綠玉鐲,數量足有幾百隻,而這樣的小攤子,一直延伸到街頭。

韓孔雀道:「這是批發市場,早就知道批發市場上的碧玉手鐲真不少,卻沒想到這麼多。」

韓孔雀看著一眼望不到便的碧玉手鐲,他知道,這些手鐲很漂亮,很誘人,可是價格不菲!

鳳凰珠寶公司在這裡有專門的採購人員,所以他知道這裡的玉鐲價格,成色不好的在1000-3000元左右;一般在3000-7000元之間;7000元以上的就屬於比較好的碧玉手鐲了,在商場中價格有可能賣到幾萬元。

「那些圓滾滾的是什麼?」黃山指著不遠處,堆積在一起的一些碧綠圓柱體道。

韓孔雀看過去,那是碧玉,一般都是墨綠色的:「那是碧玉手鐲芯,都是俄料,不值錢。」

「幸虧不值錢,如果之前。就這麼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