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寶石光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吃藥上當。 你千萬不要聽他們撒謊、發誓、講故事來忽悠你。 有人說:「河、南人一發誓,上帝都笑了1,其實,維族人一發誓。河、南人都笑了! 和田玉的主產地和田地區,最為神奇的一點就...

ps:看《都市藏真》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悄悄告訴我吧!

不管是書畫,還是古玩的鑒定,都容不得半點馬虎,因此,還要細細的鑒賞,繪畫的手法,還有其中表現出來的意境,只有這些能和鄭板橋的繪畫特點,一一確認,才可以真正斷定畫作本身的真偽。,

但不管什麼東西,就怕比較,看過了外面那副竹石圖,再看這隱藏在內部的竹石蘭蕙圖,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

此時就連激動的不行的肇東可,也變得滿臉失望。

現在韓孔雀和衛長青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轉移到了外面那副竹石圖上來了。

看著那副竹石蘭蕙圖,再比較那副竹石圖,韓孔雀和衛長青再次苦笑起來。

恐怕內部這幅竹石蘭蕙圖,完全是為了映襯外面這幅竹石圖而產生的,因為內部這幅竹石蘭蕙圖,簡直就是為了配合外面那副竹石圖,為了給外面那副竹石圖增添一些顏色而做出來的。

有了內部這幅竹石蘭蕙圖的映襯,外面這幅揭畫竹石圖,就不是那麼顯眼,看著就好像是真品一樣,只要不是仔細觀察,就看不出它是從一幅畫中揭下來的一小層。

而就是有了內部這幅竹石蘭蕙圖的襯托,才讓外面這幅竹石圖看起來更加惹眼。

韓孔雀直接把兩幅畫重合,只見,畫中岩石之前立有修竹几叢,好似渾然天成,給眾人呈現出一副自然之趣的景象。

修竹被安排錯落有致,竹竿細密。但其中卻透露出一股蒼勁之力,竹葉以硬毫之筆挑、剃出來,而且呈隸書之撇捺,竹干亦如篆書之筆意,搖曳而生姿。

再看,那高竹瘦葉撐滿了整幅畫面。其以淡墨黃體瘦筆來處理;畫面最重處的肥葉選擇以濃墨蘇體肥鋒描繪,不但與高竹和岩石區別了開來,又加重了畫面感,可謂是「真氣、真趣、真意」。

看完了竹,再來看石,鄭板橋畫石主要自倪瓚畫法而來,以簡勁線條勾輪廓而不加渲染;又用斧劈皴簡單皴擦,且「石不點苔」,與蘭竹相得益彰。憑添雅氣。

畫中岩石雖以簡單的幾筆皴擦出來,卻給人一種堅挺的感覺,這裡可以用他的一首詩來概括,「只有青山是我家,峰根岩縫並秋砂。因茲秉得堅剛性,歷盡東風瘦不斜」。

岩石的意境,完全體現出了畫家本人的錚錚鐵骨,生平他即使遇到了再大的困難。這種風骨,他都未有絲毫的改變。

因此。縱觀整幅作品,可以斷定,這幅竹石圖,是鄭燮鄭板橋創作的真跡,可以說這是一幅不可多得的珍品。

「太可惜了,真不知道誰會下的去手。把這麼一幅畫毀了。」肇東可遺憾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一副變四副,就算一副只賣三百萬,也能夠賣出一千多萬,面對這樣的暴利,還真就有人下得了手。」

「是啊!我現在就是最好的教訓。不過,有這麼一副揭下來的竹石圖,也算是彌補一下損失了。」衛長青道。

「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不揭開這幅畫。」肇東可搖頭道。

韓孔雀道:「就是不知道那個李家是故意坑人,還是真不知道這幅畫的內情。」

衛長青張了張嘴,正想說什麼的時候,黃山從外面走了進來。

「那裡已經人去屋空了,我大聽了一下,那座宅院確實是李宅,但我們見到的那些人,就不一定是李家的人了。」黃山沒有停頓,走到跟前,就直接跟韓孔雀彙報了。

「哎!看來是針對我們設下的陷阱了。」衛長青有點沮喪的道。

韓孔雀想了一會道:「恐怕是為了坑我的,那胡家父子不簡單,這裡可是他的地盤,在這裡,我們上當受騙可能就多了,看來要儘快離開這裡。」

衛長青聽韓孔雀這麼一說,精神一震道:「他恐怕是在試探我們的底細,看來要儘快離開了,這畢竟是小錢,我們明面上運載的玉石,才是大錢。」

黃山道:「這兩天外面道路上的積雪已經融化,如果想要走,我們隨時都能離開,只要出了山區,外面肯定沒有這麼冷。」

韓孔雀道:「明天一大早離開。」

衛長青道:「就怕他們還有后招,拖延我們離開的時間。」

「我們只要想走,就沒有人能夠留下我們。」韓孔雀肯定的道。

第二天一大早,等韓孔雀他們走出買買提的家門口,就被無數的人流驚呆了。

「今天市場開放?」衛長青看著眼前的人海,震驚的道。

「那些全是手鐲吧?」黃山指著不遠處的一個小攤子,那個攤子上,用繩子串起來了一串串的碧綠玉鐲,數量足有幾百隻,而這樣的小攤子,一直延伸到街頭。

韓孔雀道:「這是批發市場,早就知道批發市場上的碧玉手鐲真不少,卻沒想到這麼多。」

韓孔雀看著一眼望不到便的碧玉手鐲,他知道,這些手鐲很漂亮,很誘人,可是價格不菲!

鳳凰珠寶公司在這裡有專門的採購人員,所以他知道這裡的玉鐲價格,成色不好的在1000-3000元左右;一般在3000-7000元之間;7000元以上的就屬於比較好的碧玉手鐲了,在商場中價格有可能賣到幾萬元。

「那些圓滾滾的是什麼?」黃山指著不遠處,堆積在一起的一些碧綠圓柱體道。

韓孔雀看過去,那是碧玉,一般都是墨綠色的:「那是碧玉手鐲芯,都是俄料,不值錢。」

「幸虧不值錢,如果之前。就這麼成山的堆積在這裡,那還不讓人搶了?」黃山道。

「看,那些孩子手裡也有子玉。」這個時候,衛長青喊道。

「走,我們過去看看,看樣子也許真是極品子玉。」肇東可也忍不住了。因為那幾個維族孩子,正在賭咒發誓,說那是正中和田子玉。

「恐怕價格不低啊!不過,發誓的人可不少。」黃山四下看了看,一臉笑意的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黃山,道:「這個不奇怪,這種大型交易會,四里八鄉的挖玉人都會來獻寶!但要價很高,並捶胸頓足的發誓一定是和田好料。不識貨的人被騙吃藥的概率很大,且難以維權。」

韓孔雀知道,在這種市場以次充好、以假亂真現象非常嚴重,稍有不慎,消費者就要吃藥上當。

你千萬不要聽他們撒謊、發誓、講故事來忽悠你。

有人說:「河、南人一發誓,上帝都笑了1,其實,維族人一發誓。河、南人都笑了!

和田玉的主產地和田地區,最為神奇的一點就是。這裡幾乎每個人都與和田玉有關。

連10來歲的小孩都會竄出人群,拿出幾顆玉石,和路人討價還價起來。

根據當地人的估計,在和田地區,把和田玉作為重要收入來源的人至少有幾十萬人,除了挖玉人之外。還包括玉石商人、琢玉人等等,所以小孩子手中有玉石,是一點都不奇怪,但他們手裡的玉石,是不是極品子玉。還真的只有天知道。

「不要看了,我們要儘快離開這裡。」看到眾人被市場上的玉石眯了眼睛,韓孔雀開口道。

「離開?」衛長青道。

韓孔雀道:「你們公司應該有人在這種市場上採購過原材料吧?」

「肯定的,原來我就來過,不過像這麼大的交易市場,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肇東可道。

韓孔雀笑著道:「就算交易市場再大,也跟我們沒有多少關係,畢竟這裡的東西質量不好說,價格卻不低,要想拿貨,還是找老主顧的好,走了,我們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了。」

經過韓孔雀提醒,衛長青也想到了今天他們要離開,雖然他們沒必要一直跟著韓孔雀,但他卻知道,跟著韓孔雀走,是絕對不會吃虧的。

跟乾明遠和顧同匯合之後,帶著保鏢,眾人再次坐上了同一輛車。

這次是一輛自卸車,七八匹馬裝在了車廂里,而他們,全都坐在了駕駛室里,幸虧這輛自卸車的駕駛室是雙排座,而且空間不小,要不然,他們還真坐不下。

一路無話,車子經過十幾個小時,早就開出了五百多公里,此時周圍已經是一片荒野。

到了這裡,已經沒有了一絲冰天雪地的痕,反而越向東走,氣溫越高。

雖然氣溫越來越高,但周圍卻越來越荒涼,可以說是飛沙遍野,戈壁荒灘,

其實從越過和田160多公里,就是戈壁沙漠,而這裡的人卻不少,因為這裡有各色子玉和戈壁料存在,只要有時間耐心尋找就能發現。

戈壁玉以彩玉為上品,要挑選戈壁玉主要還是看其質地結構,一定要細密勻稱、乾淨、無傷裂。

顏色多以紅、黃、白為主,紅色價格最好,其次為黃。

再就是看品相,有天然品相的價值最好,無需雕琢。

當地比較貴的要屬寶石光,以顏色排列價格為一紅二黃三白。

神奇的寶石光因其散發著寶石般的光澤而得名,有著玉石的油潤、水晶的透亮,手感也比玉石輕,夜間透過燈光折射出的光芒猶如星光,美麗異常,讓人愛不釋手。,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