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金玉其外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如果沒有裡面那副圖的映襯,外面這幅確實看不太清楚,這可是揭畫的主要特點。」看了一會兒,衛長青高興了。 肇東可沒有理會興奮的手舞足蹈的衛長青,而是看向了韓孔雀:「沒想到小韓你還會裝裱?」 ...

ps:看《都市藏真》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悄悄告訴我吧!

感謝天狼嘯天戰兄弟打賞的10000 起點幣。,

韓孔雀直接搖頭道:「這個我真不知道。」

「不是?」衛長青又失望了。

韓孔雀笑著道:「不用這麼失望,我是想提醒你一下,外面這幅看著不算清晰的畫,也許是好東西。」

「外面這幅看不清楚的畫?咦?還真的是看不太清楚,難道這是一張揭畫?」衛長青越看越興奮。

韓孔雀道:「我看還是我來吧!不管是京裱還是蘇裱,其技術都差不多,我見過一位大師處理過這種畫,應該不會傷害外面這幅竹石圖。」

「哈哈,還真是這樣,這幅竹石圖肯定是從一副當中揭下來的,如果沒有裡面那副圖的映襯,外面這幅確實看不太清楚,這可是揭畫的主要特點。」看了一會兒,衛長青高興了。

肇東可沒有理會興奮的手舞足蹈的衛長青,而是看向了韓孔雀:「沒想到小韓你還會裝裱?」

「會一點點。」韓孔雀謙虛的道。

其實,不管是哪一派,核心的裝裱技術是差不多的,這點還要感謝裝裱行里一代一代傳下來的規矩。

裝裱的時候用的糨子,遇水是可以化開的,這樣後人在需要的時候,才能重新揭出畫心。

而韓孔雀的控水能力,他說第二,還真沒有人敢說第一。加上原來確實遇到過這種情況,所以他才會那麼自信。

肇東可此時笑著說道:「裱畫的人到是有心了,居然想到用一幅鄭板橋的真跡,來掩飾裡面的畫,而由於用的是揭畫,本來就保所以更加看不出來了,一般人更不會想到畫,下面還會藏著一幅畫,如果不是這樣,下面的畫色,哪有這麼容易顯示的出來?」

聽肇東可這麼一說,韓孔雀和衛長青面面相覷,這一點,當時他們到沒想到。不過一想也確實如此,如果不是上面這層畫太薄,他們確實不容易發現下面隱藏著一幅畫,因為那樣也顯不出下面的畫色來。

但是,如果是用一副完整的畫,來隱藏內部的畫,那麼增厚了的這幅畫,還用他們來發現嗎?

想到這裡。衛長青不由的暗罵了一聲,那些人到底有多麼不靠譜。居然弄得破綻百出,如果內部的是真品,恐怕不會這麼處理。

「長青,一會揭畫的時候,有可能對這幅畫,造成損傷。你是怎麼一個打算?」肇東可問衛長青道。

衛長青道:「我相信韓哥,韓哥你看著辦好了。」

韓孔雀笑著道:「放心肯定不會給你破壞的了,如果不是覺得這麼一幅畫,壞了怪可惜的,我還真不會出手。」

肇東可一聽。就知道韓孔雀是真的會這門手藝,所以他立即道:「小韓,你這態度不錯,不光是在書畫方面,對待其它的古玩,像這種情況,咱們還是要儘可能的把價值低的也要保留下來,因為這些也都是先人的汗水和藝術的結晶,咱們有條件,就要保護好它們。」

「只要你們不是在懷疑我的水平就行。」韓孔雀笑呵呵的說道。

看著韓孔雀那自信的樣子,肇東可道:「長青,快去燒一壺開水過來。」

開水的作用是把整幅畫淋洗一遍,這樣,不但可以把整副畫表面的浮塵給清洗掉,最關鍵還是要把之前著過水的地方,清洗乾淨。

當衛長青拿著剛燒好的開水,走到韓孔雀的房間時,韓孔雀已經把畫軸的天軸地桿等等,都已經拿掉了,只剩下了一幅畫卷。

韓孔雀把畫卷放到案子上,周圍圍上毛巾,然後用一個噴壺把畫卷淋濕了,等畫卷潤濕了,然後把剛才燒好的開水,整個就倒了上去。

這步是為了之前著水的地方給洗掉,並把古畫日久天常沾上的灰塵雜質也同樣給洗去了。

韓孔雀小心翼翼的把畫卷整理好,然後又小心翼翼的用毛巾蘸著畫上的水,擰入一邊的盆裡面。

衛長青在一邊眼瞅著,擰出來的水都是黃湯子,這就是從畫上洗下來的髒東西。

之後,韓孔雀用相同的步驟來來回回好幾次,才把整幅畫卷給弄的稍稍乾爽了一點。

整個弄完了之後,韓孔雀直起腰來,看著邊上兩人擔心的眼神,韓孔雀笑道:「好了,現在咱們來看看,下面那幅畫,到底藏在什麼地方。」

話音剛落,韓孔雀就拿出一把鑷子,從一個角上開始試揭,這一揭立刻就揭出了薄薄的三張紙。

衛長青見此非常興奮,認為這三張紙,應該就是第一張畫的畫心紙,托心紙,還有第二張畫的畫心紙。

「不對,就事應該沒這麼簡單。」韓孔雀又仔細的看了一遍,然後又用鑷子在第一層紙上試揭。

果然沒一會,第一層紙就又被分成了兩張,而第二張紙則應該是一張白紙,起到隔離兩張畫的作用,而第三張紙,又被分成了兩張。

這樣,整個從上往下數,共有五層紙,第一層是《石竹圖》的畫心紙,第二層是它的托心紙,第三層是一張空白的紙,第四層是第二幅畫的畫心紙,第五層是第二幅畫的托心紙。

「高手啊1看到整幅畫被分成了五層,韓孔雀不禁感嘆了一句,而邊上的兩人也同樣都點了點頭。

要知道這裡可是有五層紙,而其厚度,居然和平常裝裱過畫卷的厚度差不多,可見當然裝裱這幅畫的人,用心之深,手藝之高,的確讓人嘆為觀止。

見此,韓孔雀對衛長青道:「接下來的活計就有些麻煩了。你看這裡居然能揭出五層來,這個紙有些薄,這樣揭起來就有些困難了,你可要做好思想裝備。」

原先韓孔雀以為最多只有三層紙,因此揭起畫來,還是比較有把握的。不過現在有五層紙,那難度可就大大增加了,因此,他不得不又專門提醒了衛長青一句。

「行」衛長青考慮都沒考慮,就應了下來,「韓哥您儘管上手,我現在的想法就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反正現在是怎麼也有點收穫了。」

衛長青手中拿著的就是先前揭下來的竹石圖,雖然這幅圖是從鄭板橋真跡上揭下來的,只有幾分之一的厚度,但這卻很可能是真跡。

至於剩下的畫中的那副隱藏的,現在衛長青反而沒有多少念想了,通過種種跡象表明,這很可能是針對他們設下的陷阱。

「哈哈,長青你這個心態好。不過既然你這麼說,那我一定盡量把兩幅畫都保全下來。」韓孔雀聽完衛長青所說。非常的高興。

因為韓孔雀現在已經差不多確認,內部的畫,就是一副沒有多大價值的贗品,要不然,任是誰也不可能這麼隱藏在這幅畫中,因為隱藏有難度。而重新讓他面世,更有難度,如果這真是一副珍品,這麼做,十有**是要毀了它。所以韓孔雀也不看好內部的畫。

接下來,他把揭畫的步驟和兩人說了一遍,然後拿出一瓶秘制的揭洗藥水,準備開始正式揭畫。

第一步,是用揭洗藥水悶畫,不過因為要注意第二幅,所以悶的時間不宜過長,等悶的差不多了,韓孔雀的想法是,先從第二層開始揭,這麼做是為了確保第一幅的萬無一失。

第一幅揭下來以後,要儘快把它翻身、排平,並揭去托心紙,之後把第一幅的畫心修整一下,然後托心上牆。

第一幅畫處理好之後,再重新塗上新藥液,繼續悶第二幅,這是因為第一次悶畫的時間短,再加上中間有一層空白的紙的關係,很可能擋住了藥力的下滲。

悶畫完成之後,就可以揭去空白紙,然後翻身、排平,再揭去第二幅畫的托心紙,清洗、修整、最後托心上牆,這樣下來,整個步驟就完成了。

隨著韓孔雀揭裱工作一步一步地展開,證明他的方案還是很合理的,第一幅畫並沒有發生意外,完好無缺的展示在了大家的面前。

雖然這個步驟之後,韓孔雀已經顯的有些費神,不過之後的工作,他進行的還是有條不紊,從容不迫。

而當那張空白紙慢慢的被揭開的時候,一幅同樣以石和竹為題材的畫作,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當肇東可看到這副作品,立即驚嘆莫名,因為此畫的作者實在是太有名了,可以說在書畫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不過現在揭畫的步驟還沒有最終完成,因此他也只能先抑制住激動的心情,等著韓孔雀把工作全部完成之後再說。

「這……這,居然是鄭燮創作的竹石蘭蕙圖1當整個揭畫的步驟完成之後,肇東可立即帶著極其興奮的神情,拿起放大鏡就湊了上去,並喃喃自語著。

相比肇東可的興奮,韓孔雀和衛長青都沒有多少高興,因為他們先入為主的觀念,所以在看到這幅畫時,立即就發現了異常。

「還真讓你給猜著了,這幅畫連個落款都沒有,根本不可能是真品,果然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衛長青苦笑道。

「這可不一定,還是認真鑒定一下再說吧1韓孔雀也拿起桌子上的一面放大鏡,仔細觀察了起來。,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