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畫中畫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因為我知道佛像內部的東西並不值錢。」 「怎麼可能?我可看的很清楚,那是一隻質地很通透的玻璃種祖母綠手鐲,還有兩個大如鴿卵的紅寶石,怎麼可能不值錢?」衛長青不相信的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

ps:看《都市藏真》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起點公眾號,悄悄告訴我吧!

2009秋拍中,嘉德、中貿聖佳、匡時、華辰等拍賣公司共有15張鄭板橋畫作上拍,不但全部成交,而且每平尺均價較之春拍提升一倍多,達24萬元。

其中匡時2009秋拍「揚、州畫派」作品專場中,鄭板橋繪於1764年的《竹石圖》估價700至900萬元,最終以1512萬元成交,拔得全場頭籌。

自2000年始,鄭板橋作品的價格一直處於上升通道中,每平尺的均價從3.7萬元提高至24萬元,漲幅高達6倍左右,所以李大爺還真是不會輕易賣出這幅作品。

「雖然這幅畫的市場價比較高,但現在賣五百萬確實太高了。」吳二叔有點失望的從畫上把視線收回來,看來他是放棄了。

「五百萬實在是太高了。」韓孔雀笑了笑道,他也只能明確表示放棄,要不然衛長青不好講價。

場中只有吳東父子沒有表態了,看到眾人都看向他們,吳東想要開口說什麼,不過被吳大爺阻止了:「五百萬的價格確實高了,這次我們過來,還需要進一批貨,所以資金就不是那麼充足了。」

看到吳家幾人都放棄了,李大爺看向了衛長青:「小夥子,你也嫌貴?」

衛長青笑著道:「李大爺,如果這個價格能夠賣得出去,我想也不會等到現在了,所以。李大爺如果能夠給點優惠,我就收下了。」

李大爺定定的看著桌子上的畫,最終嘆了一口氣道:「五百萬確實不貴,要知道我可是找人鑒定過的,不說字畫,不管是紙質還是畫軸。都符合鄭板橋生活的年代。」

看到衛長青不為所動,李大爺再次嘆了口氣道:「這樣吧!四百五十萬,我讓五十萬,這是最低價了。」

衛長青開口道:「四百萬,如果李大爺真的有誠意轉讓,我這個價格絕對不低了,畢竟我們都是行家,我出這個價格,已經有很大的風險了。」

想了一會兒。李大爺才神情有點恍惚的道:「好吧!四百萬就是四百萬,這畢竟還是我撿漏了。」

接下來,衛長青跟李大爺簽訂了一個簡單的轉讓協議,轉了賬,才把畫軸收了起來。

回到了他們住的地方,衛長青的姑父肇東可就急忙道:「長青,剛才吳家那幾個人明顯是托,你怎麼還用這麼高的價格買下這幅畫?」

「咦?」黃山驚異的看著肇東可。

衛長青笑著道:「韓哥也看出來了吧?」

韓孔雀點頭道:「是看出來了。不過,真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難道只是簡單的賣出這幅贗品?」

「還有那尊佛像。」黃山開口道。

衛長青也好奇的問道:「韓大哥。那尊佛像內部明明有東西,你為什麼不買下?」

韓孔雀笑了:「因為我知道佛像內部的東西並不值錢。」

「怎麼可能?我可看的很清楚,那是一隻質地很通透的玻璃種祖母綠手鐲,還有兩個大如鴿卵的紅寶石,怎麼可能不值錢?」衛長青不相信的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衛長青,這個小子確實能夠看到佛像內部的東西。但他卻沒法看出裡面東西的質量。

而韓孔雀卻恰恰相反,他雖然不能清晰的看到內部的東西,但他卻能夠清楚的感知到內部東西的質地。

所以韓孔雀道:「因為那隻手鐲是玻璃製品,因為裡面有明顯的氣泡,出現這種情況。就只能是玻璃製品,所以就算顏色達到了祖母綠級別,也不值錢。

還有那兩塊紅寶石,那確實是真正的寶石,但那是經過熱處理了的,這我是不會看錯的,所以那也是不值錢的玩意。」

說完,韓孔雀的視線落在了衛長青的手上,他的那副畫,韓孔雀也懷疑有陷阱,不過,對字畫的透視,韓孔雀的感知就比衛長青差遠了。

這種畫中畫,猶豫內外兩重字畫,韓孔雀的感知沒有那麼細膩,所以並不能清楚的看清內部被掩藏起來的畫,所以他並不能肯定內部就真的是一副珍品,所以他才沒有出高價跟衛長青競爭。

「韓大哥,你不要打擊我,難道這也是陷阱?」衛長青看著自己手中的畫,自信也不是那麼足了。

「剛才連我都看出那吳家幾人是託了,你還要出高價,不過幸虧你對字畫的鑒定還算可以,這種一目了然的東西,應該不會上當受騙。」肇東可有點慶幸的道。

「一目了然?」韓孔雀和衛長青全都有點不對勁了。

「怎麼了?」肇東可看他們的表情,問道。

衛長青的臉色有點難看的道:「難道他們是專門坑我們這種人的?」

韓孔雀苦笑道:「沒準還真是這樣,要知道剛才那尊佛像,雖然外表看著不起眼,但他們卻是咬定了要高價的,而這幅畫,也是這種情況。」

到了此時,韓孔雀已經想明白了那些人的騙術。

「我去看看那李家人還在不在,如果人去樓空了,那就說明是騙子。」黃山說完,匆匆走出了買買提的家。

「我們還是先看看這幅畫吧!這種揭畫可不是那麼容易處理,本來我還想找個高手來幫忙的,現在看來,就只能我自己動手了,如果真的是陷阱,破壞了也不可惜。」衛長青道。

肇東可表情明顯一怔,這揭畫的意思,那就是指「畫中畫」,畫上再裱上一層畫紙,不過通常這樣做的目的,那是要隱藏掩飾「真畫」,難道這會是一幅真畫?

但再瞧瞧那畫。厚度根本不夠,如果說這要是一幅「畫中畫」掩蓋的真品,那裱畫的這個人就是個高手了!

這幅石竹圖怎麼看都不像是被重新裝裱上去的,肇東可連忙打開,他一邊動作一邊說道:「這幅畫我覺得都沒問題啊1

「就是這張圖,我覺得另有玄機。姑父,您摸摸這紙張,是不是有點厚?」衛長青道。

肇東可皺著眉頭摸了摸紙張,實在有些感覺不出來,再掭了掭,好像確實有一點,不過實在是很不明顯。

於是他就皺著眉頭說道:「你是認為這幅是畫中畫?但這紙張雖然摸上去雖然感覺有一點點厚,但厚度實在不明顯,除非掩蓋的那人是名高手。不過你就憑這一點點紙張厚度就斷定,是不是太想當然了?」

衛長青笑著解釋道:「這當然不可能了,這不過是我發現了一處端倪之後,才感覺到的一點差異,姑父,您看這處著水的地方。」

肇東可順著他指的地方看了過去,那裡剛看到時覺得好像沒有差別,等他湊近一看。感覺好像有一絲墨色,接著再仔細看。墨色應該是從紙裡面透出來的,這個發現立刻讓他激動起來。

如果他們都沒看錯的話,這幅畫很有可能裡面還藏著另外一幅作品,而且居然會用這麼一幅可以媲美鄭板橋真跡的字畫拿來掩飾,那被掩飾的那幅作品,肯定更加珍貴。

肇東可興奮的說道:「行埃你這眼力確實沒的說,就這麼一點顏色愣給你看出來了1

他看衛長青一點高興的樣子都沒有,道:「行了,你別謙虛了,現在的關鍵是要把畫揭開才行。不過你姑父我實在沒這本事,看來啊,還是等回到首都之後再說了,我還真認識一個裝裱大師,他年輕時專門學過好長一段時間裝裱,裝裱水平絕對是大師級別的。」

衛長青一邊把畫打開,一邊心中嘆息,之前見他姑父一直是一副穩重的模樣,沒想到他居然也有如果這樣的一面,不過,韓孔雀不看好,他也就對這幅畫沒有了多少期待。

石竹圖展現在大家面前之後,肇東可就上前仔細觀察起來,此時的他是不急不燥,先是把整幅畫作細細的瀏覽了一遍,而後重點看了看著過水的地方,並仔細的摸了摸紙張。

整幅畫看完之後,肇東可有些讚歎的說道:「這裱畫的人,手藝非常精湛,應該是大師級別的人物。」

這幅畫裝裱的平挺柔軟,配色素凈淡雅、古樸大方、和諧統一,裝制切貼,整舊得法,裱工精湛,一看就是地道的京裱。

京裱是我國裱畫的主要派別之一,流行於以首都為中心的北方地區,裝飾上一般趨向於高貴華麗,質地厚重,錦鍛作邊,常用多色綾,外飾驚燕,以濃裝為特色。

京裱是受蘇裱直接影響而形成的,京裱因受到宮廷的影響,其裱件特點是色彩瑰麗大方,裱背厚重,給人以高貴華麗之感。

京裱與蘇裱一北一南遙相呼應,成為最有代表性的兩大流派,至今仍佔據主導地位。

現在這幅作品,既然是京裱,那會不會衛長青就沒辦法把其中的畫揭出來了?

這點到不用擔心,因為衛長青心已經有點涼了,這是因為他看到韓孔雀臉上流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韓大哥,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衛長青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自家手上的動作,問道。

韓孔雀點頭道:「我想我應該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現在還真不能讓你隨便把這幅畫揭開了。」

「啊?」衛長青的眼睛一亮:「難道這幅畫中畫裡面隱藏的是真品?」,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xiaoshuo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R7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