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十不存一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天價,所以只要五百萬,要知道原來我最少也要九百萬的。」 吳家的吳東此時開口道:「這個價格倒是不太離譜,最近拍賣的一副鄭板橋竹石圖,估價都要超過九百萬。」 吳大爺拉了自己的兒子一把道...

ps:看《都市藏真》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悄悄告訴我吧!

《竹石蘭蕙圖》是鄭板橋63歲時在揚、州賣畫期間的作品,為好友劉青藜的母親八十大壽而作,是友情創作還是付費作品,不詳。☆→,

但那時,鄭板橋的繪畫創作,已臻巔峰狀態,筆力雄健,力透紙背,應該是處在他的巔峰之時,所以這幅畫格外珍貴。

此圖為水墨紙本,立軸,如此大尺幅的力作在鄭板橋的作品中頗為少見,賣出了天價,是當今市場對其後續價值看高的表現。

畫面上,幾叢修竹立於岩石前,下有蘭蕙映襯,恰如天成,呈自然之趣。修竹安排錯落有致,竹竿細密卻顯示力量。

仔細欣賞,竹葉、竹干都有板橋「六分半」書法的筆意,搖曳多姿,清麗的意境中透出畫風的老辣。

「我們先來看這幅畫上的竹子。」李大爺說道。

鄭板橋的畫竹之法中有明顯的書法用筆,這是他依據「書畫同源」之理,取蘇軾、黃庭堅「書法之關紐,透入於畫」,自雲「東坡、魯直作書非竹也,而吾之畫竹往往學之。黃書飄灑而瘦,吾竹中瘦葉學之;東坡書短悍而肥,吾竹中肥葉學之。此吾之取法於書也」。

為此,他的畫竹之法中有明顯書法用筆,竹葉不僅帶黃體瘦筆和蘇體肥鋒,又呈隸屬之撇捺,竹干亦具圓潤之篆意。

再來看畫上的石崖,那是雄渾樸茂、秀峭峻的石崖。不是一般文人畫中的玲瓏剔透、柔曲圓潤的太湖石,它那樣地堅峭硬崛,雖然形態上缺少比例和諧之美,卻透著一股雄強剛直之氣,實在是因為鄭板橋遵從蘇軾的「丑石說」,丑可以轉化為美。丑中有美,以丑為美、為奇,進而突出了石頭的雄與秀,正如他自己所云「燮畫此石,丑石也,丑而雄,丑而秀」。

畫家獨創的竹與石畫風,再輔以多體合一的「六分半」書法題跋「咬定青山不放鬆……」的詩句,詩、書、畫三者交相輝映。不但筆墨韻味十足,而且作品豐富的主題也出來了——在紛繁擾攘的世間,竹以其志節,屹立崖頭,把定青山,可以抵禦八風的來襲,反映了作者本人孤傲不群、特立獨行的志節。

鄭板橋是「揚、州八怪」代表人物,據清代李玉棻《甌缽羅室書畫過目考》中的「八怪」。為羅聘、李方膺、李鱔、金農、黃慎、鄭燮、高翔和汪士慎。

「八怪」中,鄭板橋當屬代表人物。文獻載,乾隆東巡時,曾封鄭板橋為「書畫史」。

而徐悲鴻曾在鄭燮的一幅《蘭竹》畫上題云:「板橋先生為中國近三百年最卓絕的人物之一。其思想奇,文奇,書畫尤奇。觀其詩文及書畫,不但想見高致。而其寓仁悲於奇妙,尤為古今天才之難得者。」

鄭板橋被後人譽為「詩、書、畫」三絕的全才畫家,有論者說,鄭板橋在三絕之中又有三真,即真意、真氣、真趣。

其書法融黃庭堅、蘇東坡之體。摻篆隸楷行諸體並雜以蘭竹筆畫入書,大小參差,標新立異,既有峻峭縱橫之雄,又有瀟洒秀麗之韻,人稱「六分半書」。

清何紹基評板橋書法:「板橋字仿山谷,間以蘭竹意致,尤為別趣。」

以繪畫筆法入書,古亦有之,但像板橋出神入化者無二也。

他的繪畫成就極高,尤擅畫竹石,細枝粗葉,瘦勁孤高,格調超人,所畫之蘭突出山間野氣,用筆秀逸,幽香撲人。

李大爺認為,鄭板橋書畫的獨特風格和傑出成就,在當時就產生了不小的影響,追隨者甚眾,並有了板橋派之稱,清代李斗在《揚州畫舫錄》中這樣寫道:「鄭燮字克柔……工畫竹,以八分書與楷書相雜,自成一派,今山東濰縣人多效其體。」

後世不少名家也宗學其法,如戴熙、何紹基的竹石等,更多人則吸取他勇於革新的精神,紛紛創立新格,如近代「海派」諸家以及現代齊白石、徐石橋等人。

在揚、州八怪中,鄭板橋的畫史地位和後世影響是首屈一指的。

「揚、州八怪」中,鄭板橋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畫家,他由官到民,由士變商,由文人畫家轉為職業畫家的生活經歷,最終形成了疏離正統藝術、標新立異、以怪為上的畫風,在中國美術史上有其重要地位。

李大爺口吐蓮花,說的眾人如痴如醉,就連韓孔雀和衛長青都在佩服他。

不過,贗品就是贗品,雖然這幅畫,畫的很好,但畢竟是贗品。

鄭板橋的作品存世量大,所以贗品更多,差不多可以用充斥拍場來形容。

就是因為這個,剛開始韓孔雀和衛長青就存了小心,不過,到了現在,兩個人都已經眼冒金光。

既然外面用來遮掩原作的畫,就有那麼高的水平,那麼氣內部隱藏的《竹石蘭蕙圖》,恐怕就是珍品了。

看到衛長青那熱切的目光,韓孔雀只能無奈的嘆息了一聲,這內部隱藏的畫,畢竟是衛長青發現的,還有內部的畫,也只有衛長青能夠看清楚,所以韓孔雀是真的沒法跟衛長青搶。

韓孔雀的靈識和神通雖然厲害,但面對封裝起來的一幅畫,他卻只能朦朧的感覺到內部的大體情況,而不能向衛長青這樣的精神系異能,清楚的看到內部的畫是什麼樣的。

「李老,您老這幅畫打算多少出手?」衛長青看韓孔雀不說話,立即給了韓孔雀一個感激的眼神,開口詢問價格。

李老摸了摸自己的鬍子道:「我這幅畫肯定是鄭板橋真跡,所以價格肯定低不了。」

「您老說個價,不管這畫存不存在爭議,總是有個價格的吧?」衛長青笑著道,這幅畫雖然被李老說的天花亂墜,但是不是真品,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李大爺這次很直接:「歷年來鄭板橋的竹石圖價格增幅很大,我這幅也沒打算賣出一個天價,所以只要五百萬,要知道原來我最少也要九百萬的。」

吳家的吳東此時開口道:「這個價格倒是不太離譜,最近拍賣的一副鄭板橋竹石圖,估價都要超過九百萬。」

吳大爺拉了自己的兒子一把道:「這個誰不知道?主要是鄭板橋的真跡可不好鑒定,所以三百萬的價格高了。」

「對啊!李大爺,我相信,您要這個價格出手,肯定沒有人會接的,畢竟鄭板橋的偽作實在是太多了。」衛長青道。

這可是事實,作為一位職業畫家,鄭板橋畫作的存世量比較多,據統計約有7000多張。

鄭板橋存世的作品中,真偽參半,贗品充斥拍場,有人說「真跡尚不及十分之一」,可以說是真正的十不存一。

這主要是因為鄭板橋敢於賺錢,數千年來的中國文人,是恥於談錢的,大多以為俗不可耐,而鄭板橋卻有著獨到的雅俗觀,以為拿畫換錢沒什麼可羞恥的。

30歲時的鄭板橋,教書已經難以糊口,於是就到揚、州以賣畫為生,當了10年的職業畫家,就是他在後來擔任縣令期間,認為「苟不入仕途,鬻書賣畫,收入較多於廉俸數倍」,並想好了自己的退路,要與李姓的朋友一起賣畫為生。

在《署中示舍弟墨》的信中寫道:「速裝我硯,速攜我稿,賣畫揚、州,與李同老」。果然,他辭官之後,一直到病逝之前一直作為職業畫家,賣畫謀生20年。

《申報館叢書.續集》載,人們持金銀來鄭板橋門下求畫,門堂外總是布滿客人的鞋子,客人在裡間默默地等待書畫的出爐,買畫的人不乏「王公大人、卿士大夫、騷人詞伯、山中老僧、黃冠煉客」,更多的買主則是鹽商、徽商之類的富商大賈。

鄭板橋把書畫作品作為商品來推銷,明碼標價,按質論值,公開表明自己職業畫家的身份,這樣就讓他成為了一名多產的畫家。

這一點世人皆知,但李大爺的價格依然咬的很緊:「這個我自然知道,所以才沒有要高價,最近幾年,鄭板橋的真跡,可不是五百萬能夠買到的,我這個價格可是很公道。」

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外面這幅是贗品,衛長青還真會用這個價格買下,因為在1992年,鄭板橋的一幅《竹石圖》在紐約佳士得拍出11萬美元。

從1994年春拍到2003年春拍,內地各大拍賣行共上拍了鄭板橋作品180件,成交126件,成交率高達70%,市場總值3210萬元。

2007年春拍,鄭板橋作品上百萬成交的有:中國嘉德春拍《蘭竹圖》179.2萬元、首都保利春拍《蘭竹石圖》165萬元。

據統計,僅2008年一年,國內拍場超百萬元的鄭板橋拍品就有7件,分別是首都翰海秋拍《雙松圖》694.4萬元、九歌秋拍《七賢圖》537.6萬元、華辰秋拍《竹石圖》448萬元、首都保利春拍《蘭竹圖冊》175.8萬元,華辰春拍《竹石圖》168萬元等。,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