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鄭板橋竹石圖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兩相呼應,在妙趣橫生間又生一種孤傲之氣出彩的還有題款。 鄭板橋愈到晚年,書法愈是風神獨具、揮灑自如、翰墨蒼勁。 畫上題句云:「昔東坡居士作古木竹石,使用枯樹而無竹,則黯然無色矣。余作竹...

李大爺思考了片刻,點點頭:「行,就按您說的辦。≧,」

玉如意順利成交,接下來,那隻鬥彩蓋碗,不出意外的被吳二叔以六十五萬塊錢的價格勻走,一時間大家是皆大歡喜。

此時,哈維對李大爺開口道:「李老,您這麼多年的收藏,還有沒有好的寶貝讓我們開開眼?」

李大爺不好意市Φ潰骸案魑皇翟誆緩靡饉跡有幾件精品,我都勻給了好友了。」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道:「不過要說值得一看的物件,我這到還有一件,只是請了幾位師傅掌眼,卻有些爭議,諸位還要看嗎?」

李大爺這樣一說,眾人的好奇心都吊了起來,紛紛表示要開開眼。

過了五分鐘左右,李大爺抱著一卷畫軸走了出來,不用說,這是一幅古畫。

果然,李大爺小心的打開畫軸之後,這確實是一件古畫,捲軸橫一米,豎三十公分左右,淡黃軸,軸筒包漿口看起來都有些年數了。

韓孔雀瞧著那古畫,入眼很明白,以他的眼光自然不會瞧錯,這畫的軸和包漿做得還是不錯,應該是清代的老件,但畫就不行了。

當然是以他的眼光見識來看,才能分辨出,如果是普通人的話,這畫看起來還是很不錯的,古樸古素,但韓孔雀看得出來,這隻不過是一幅假畫!

鄭板橋的竹石圖,可是十分有名的,所以這麼一幅畫,存在爭議是肯定的,要不然,這幅畫也不會保存在這裡。

鄭板橋是「揚州八怪」的代表畫家。幼時聰穎好學,尤愛字畫,有詩、書、畫「三絕」之譽,擅長畫蘭、竹、石、松、菊等,而以蘭竹最為著名。

《竹石圖》是鄭燮62歲時畫的庭院之竹,瘦石壁立。以白描筆意為主,中鋒勾勒,用筆致瘦硬的長折帶皴勾出堅硬挺削的石質,極盡變化,神韻具足。

石前有兩三枝勁拔挺秀的新篁修竹,有呼有應,全圖畫家以「冗繁削盡留清瘦」的簡潔畫法寫成。

整個畫面,簡約明快,竹清石秀。氣勢俊邁,風神肅散,有傲然挺立、不可一世之概。

鄭板橋畫竹,以「簡、瘦」為上,此圖以簡勁筆鋒勾勒突兀的山石,在整個堅硬瘦石折處略施以小斧劈皺,崚嶒之態頓出竹竿細之又細,但細而不弱。竹葉少而腴,不乏蔥翠富強一竿修竹頂天立地。其他竹子則交錯紛雜有致,虛實、濃淡、高低、遠近兩相呼應,在妙趣橫生間又生一種孤傲之氣出彩的還有題款。

鄭板橋愈到晚年,書法愈是風神獨具、揮灑自如、翰墨蒼勁。

畫上題句云:「昔東坡居士作古木竹石,使用枯樹而無竹,則黯然無色矣。余作竹作石固無取於枯木也意在畫竹,則竹為主以石為輔之,今石反大於竹多於竹,又出於格外也不泥古法,不執己見。維在活而已……」

從這段題句,可以看出鄭板橋的創作思想:首先是作畫不落前人窠臼,不能唯古是從,食古不化,主張「師其意不師其跡」,「但得宋元氣韻在,何須依樣畫葫蘆」。

其次是創作不能恪守陳法,不要怕出格,要追求新的表現手法。

再者是創作在於不迷信古法,不固執己見,做到一個「活」字。

能夠達到這種程度,絕對屬於大宗師一級,而這副畫,雖然也不錯,但還真達不到大宗師的水平。

現在這幅畫存在爭議,只不過是這幅畫也有其得意之處,這幅畫畫,神韻間遠,山水秀逸,有「山光在掌,雲氣生衣」的韻致,也算是一副難得的佳作。

「李老這幅畫是自己淘到的?」看完之後,韓孔雀問道。

李大爺看向韓孔雀:「確實是我淘到的一件寶貝,雖然我很多老朋友都說看不準,不過,我還是認為這是一幅珍品。」

「畫工不錯。」韓孔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李大爺倒是十分看得開,他笑著道:「當年我得到的比較容易,就算真的能夠證明這是一幅贗品,也沒什麼。」

說著,李大爺說起了當年他撿漏的經過。

當年他遇到這副畫的時候,是在首都的一家古玩行里,當時畫的主人去那家古玩行賣畫,正好被他遇到了。

他進門就聽到古玩行的老闆道:「先生,你這畫,呵呵,還是拿到的別的地方瞧瞧吧……」

通常古玩店,當鋪等地方,掌眼的師傅掌柜,對客人拿來的物件,哪怕驗出了是假的,也是不會明白的說出這東西是假的,這基本上是一條行規,所說的話基本上都是一樣的,「您還是到別家瞧瞧吧1

這話的意思也自然是表明了這東西不值錢,或者就是假的,只是不明說而已。

那男子頓時大失所望,似乎又絕不相信的說道:「你……你們真不要?我爺爺曾經說過了,這是我們家的傳家寶,真的,是老祖宗傳下來的,你……這個價錢可以……可以商量嘛……」

老闆又一攤手:「對不起,先生,你還是到別家去談談吧1

「慢著1這個時候,看清了畫的內容之後,李大爺確定老闆說出來不要了,然後才站起身攔著了。

「老闆,這是在您店裡的客人,這就是你們的生意,所以我也不好開口,你們當真不要嗎?」

李大爺的話讓老闆怔了怔,旁邊的幾個夥計都呆了呆,他們對老闆的眼力肯定是相信的,所以這種情況,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

想來當時李大爺是十分威風的,所以說到這個,李大爺是笑的見眉不見眼,看著就十分興奮。

玩收藏的這一行,規矩也是很多的,在哪一家的店裡,客人的進,或者是出的生意,都只能由這家店來決定,旁人是不能搶生意的。

又或者是在路邊,地攤,只要有人先一步在談,別的人也不能上去搶這個生意,只能等先前的人談不成,或者他談成了又從他手裡再轉購。

李大爺問老闆,那就是依著規矩,這是在他的店裡,這生意是他們的,如果他們確定不要了,那他才可以做。

這老闆是認識李大爺的,要不然,李大爺也不會在他店裡收東西,就算老闆不要的東西,他也不能在這裡收。

所以老闆很奇怪:「小李,你……難道你想要這幅畫?這畫明明……」

停了停,老闆還是把後面的話咽了進肚,估計李大爺只要不傻,那就聽得懂。

但是李大爺好像真的聽不懂一般,笑笑道:「就算我附庸風雅吧!我還真想買這麼一幅畫回去掛著陶冶一下情操,……先生,你這畫要多少錢?多少錢才賣?」

那男子見老闆不要,心裡早涼了一截,這些古玩店都差不多,一家不要的東西,別家大致也都不會要了,肯定是自己的東西不值錢,雖然是祖上傳下來的,但祖傳的東西也不一定就值吧?

愣了愣,那男子說道:「老闆,你要?……這個……你……你能給多少錢?」

說了好幾句,還是有些猶豫,出來的時候,心裡還是想著,這祖傳的東西,起碼也要賣個十萬八萬的,但這一陣給古玩街上的老闆打擊了,信心也沒了,愣了一陣才斷斷續續的說了出來。

李大爺也不猶豫,伸手就把衣袋裡裝著的自己最後的也是全部的財產:五千塊現金掏了出來,擺在桌子上,對那男子淡淡道:「我只有五千塊,你自己決定吧,如果要賣,這五千塊你拿走,畫留下,如果五千塊不賣,那你就拿畫走人,我也沒有錢了1

「這個……能不能再給高一點?」

那男子一雙手已經抓在了桌子上的鈔票上,嘴裡卻是在說著,「這可是我祖上留下來的傳家寶,你這價錢是不是低了點兒……」

李大爺淡淡道:「如果你嫌低,那就算了,你還是到別處看看吧1說著就伸手要拿回自己的錢。

那男子頓時一急,迅速的把五千塊錢撈到手中,然後訕訕道:「好好好,五千就五千,我賣了1

李大爺淡淡一笑,說道:「那好,我們簽個買賣合約,剛好也有這麼多的見證人1

很簡單的一個程序,李大爺拿了紙筆,寫了一個買賣合同,自己簽了字后,再讓那男子簽了字,隨後又請古玩行的老闆作了證人。

那男子簽了字,看著桌子擺著的一疊百元大鈔,眼一熱,忍不住就把畫放到了李大爺面前,接著一把抓了錢就急急的跑了。

「那個賣畫的男子,本來是想賣一筆狠的,但看了老闆的態度,也知道自己那畫可能不值什麼錢,很是失望,我又忽然間的冒出來,又讓他有了幾分喜悅。

雖然五千塊的價錢與他的預期相差太遠,但有好過沒有,加上那個時候,五千塊錢頂的上現在五十萬用了,所以他很痛快的賣給了我。」說完了,李大爺很是得意。

這個時候,房間里的人已經全部看過這幅畫,吳大爺開口道:「畫工確實不錯,但是不是鄭板橋的,我還真看不出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