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玉如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門的東西,就算韓孔雀不上手,也能夠看得出。 而讓他們驚嘆的,卻不是這隻小碗,而是那隻大的錦盒裡,裡面是一支精美絕倫的白玉八吉祥紋如意,正是此支如意,引起了大家的驚嘆。 如意,是我國古代...

韓孔雀很乾脆的開口道:「這個我可不知道了,畢竟藝術是無價的,也許這是哪位大師留下來的傳承,如果是這樣,還真的值三百萬。,」

李大爺樂呵呵的開口道:「既然是有點價值的,那麼怎麼也要賣三百萬,要不然對不起祖宗啊1

韓孔雀一聽,樂了,雖然他知道這佛像之中內有乾坤,但其他人可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這樣,還有沒有人會花費三百萬買下這件佛像。

看到韓孔雀不說話,吳二叔開口道:「三百萬太貴了,如果是三十萬,我還有請回去的意思。」

說完,吳二叔看向了韓孔雀,韓孔雀一笑道:「我就更不好意思了,本來還以為這就是件普通佛像,本來打算花個一兩千就請回家的,既然是李老的傳家寶,那麼我就請不起了。」

「沒事,今天能夠知道這尊雕像的價值,已經是很大的收穫了。」李大爺擺了擺手,不以為意的道。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又傳來了敲門聲,接著,大門被推開,院子里再次走進了幾個人。

看到那幾個人,韓孔雀一愣,衛長青也來了,看來這李家在這裡還是比較出名的。

「韓哥?你也在啊?」衛長青走進來,就看到了韓孔雀和黃山,畢竟他們兩個的個頭還是很吸引人目光的。

韓孔雀笑著道:「你這不是也來了嗎?」

衛長青笑著道:「這是我姑父,姑父,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韓大哥,他應該知道,以後我們可需要他多多關照。」

「肇東可,以後請韓先生多多關照。」肇東可滿臉笑意的伸出手。並且十分謙卑的躬下了腰,跟韓孔雀握手。

韓孔雀立即伸出手道:「不敢當,不敢當,我跟衛兄弟一見如故,你就叫我小韓吧1

「是啊!姑父,韓大哥可是十分豪爽的。一點架子都沒有,你不要把我們的關係弄生分了。」衛長青笑嘻嘻的道。

韓孔雀忍不住翻了翻眼皮,他好像跟這個衛長青也沒有多麼深厚的交情,現在聽他這麼一說,他們好像關係不淺的樣子。

衛長青沒有給韓孔雀多說的機會,他看著桌子上的佛像,立即開口道:「早就聽說過李家古宅不凡,沒想到還真有好東西,這尊佛像是韓大哥的?」

看到衛長青雙眼冒光的樣子。韓孔雀笑了,這個傢伙是精神系異能者,自然能輕易看出這尊佛像的不同,如果他放出精神力,自是能夠輕而易舉的看到佛像內部的東西。

「本來我是想請回家的,但這是李大爺家的傳家寶,我可請不起。」韓孔雀笑嘻嘻的道。

看到韓孔雀那笑容,衛長青感覺一陣怪異。能夠被韓孔雀看上的東西,自然不凡。但說韓孔雀請不起,他是一萬個不信,唯一的解釋,就是韓孔雀看不上了。

所以衛長青的視線再次集中在了佛像上,通過精神力感知,佛像內部被掏空。裡面放著一個圓形的鐲子,還有幾顆切割的十分整齊的物體。

這樣的東西,肯定是手鐲和寶石什麼的,這樣被隱秘的藏在一件普通佛像中的東西,自然是好東西。

疑惑的看著韓孔雀。他不信韓孔雀會不知道這種情況,如果知道,他怎麼還會不心動?

「這件佛像需要多少錢請回家?」衛長青脫口而出。

李大爺等人還沒有開口,韓孔雀就道:「不多,三百萬,不知道衛兄弟感不感興趣?」

「三百萬?」衛長青的眼珠子一轉,事情好像不對勁啊!

「就這麼一尊普通佛像,要三百萬?」衛長青本來伸向佛像的手,慢慢的縮了回來。

韓孔雀笑著道:「剛才不是跟你說了嗎?這事李大爺家的傳家寶,三百萬不貴了。」

衛長青忍住沒有翻白眼,道:「對韓大哥來說三百萬確實不貴,不如韓大哥請回家?」

韓孔雀故意苦笑道:「沒辦法,最近資金比較緊張,不要說三百萬,三萬我都拿不出來,要不然這麼好的一尊佛像,我是怎麼都會請回家的。」

「嗯,最近我也是資金緊張,全都壓在了一批貨上,要不然,我肯定請回家。」此時就算衛長青再怎麼對這尊佛像感興趣,也知道這裡面有貓膩了,所以衛長青開始一本正經的配合韓孔雀。

看到韓孔雀和衛長青沒有買的意思,而肇東可更是一聲不吭,哈維咳嗽了一聲,打破了尷尬的局面,對李大爺道:「呵呵,李老,您這兩隻盒子里的都是什麼寶貝,怎麼樣,讓我們開開眼吧?」

李老面帶笑容的寒暄了幾句,打開了剛才他拿過來的一隻盒子,大家一看,立刻發出驚嘆之聲。

這兩個一大一小的盒子,小的盒子裡面裝著一隻鬥彩蓋碗,這樣的鬥彩蓋碗,是典型的明清製品,而又以明代最出名。

鬥彩又稱逗彩,是釉下青花和釉上彩色相結合的一種瓷器裝飾手法。

鬥彩瓷於明代成化時期,由景、德鎮窯創燒,其以紋飾新穎,色彩淡雅而名重於世,是我國陶瓷工藝史上的重大成就。

因為它是將釉下青花和釉上五彩相結合,一同裝飾於同一件瓷器面上,形成釉下青花與釉上五彩相互爭奇鬥豔的藝術表現力,非常具有藝術觀賞性,所以看著十分漂亮。

這隻鬥彩碗,敞口,圈足,自口至圈足內斂,蓋似一倒扣形碗,有支口,恰嵌入碗內口沿,緊密結合。

碗、蓋外壁均繪一幅梅雀圖,圖案輪廓線用青花勾勒,內填抹紅、綠、黃等色,畫面清逸淡雅,具有成化鬥彩遺風。

觀其包漿、胎質、畫工、釉色等方面應該是一件,清康熙時期仿明代鬥彩瓷的一隻鬥彩碗,這是一件大開門的東西,就算韓孔雀不上手,也能夠看得出。

而讓他們驚嘆的,卻不是這隻小碗,而是那隻大的錦盒裡,裡面是一支精美絕倫的白玉八吉祥紋如意,正是此支如意,引起了大家的驚嘆。

如意,是我國古代一種象徵祥端的器物,由古代的痒痒撓演化而來。

最早的如意,柄端作手指之形,以示手所不能至,搔之可如意,故稱如意。

後來逐漸演化成記事的「笏」,最後才向純粹陳設珍玩演化,成了現在的如意。

這支如意長四十公分左右,取整塊和田白玉雕琢而成,體量巨大,玉質瑩潤,造型柔婉曲轉,雕琢精湛,打磨拋光精到,為一件難得的珍品。

這柄如意首為靈芝型,邊緣起線隨形而就,內中淺浮雕壽字當中,周邊寶散蓮花、盤腸、金魚四寶圍繞。

如意柄部穹起之處開光內有白蓋、寶瓶、法螺三寶,柄尾開光內有法輪及蝙蝠。

柄部正背面相間雲紋,飄灑肆意。此件如意雕琢紋飾清晰明暸,吉祥寓意俱現,宮廷用器之風範表露無疑。

如意首的四寶,加上柄部的三寶,還有柄尾的法輪,正是八吉祥,此為西、藏藏傳佛教八寶,象徵佛教威力的八種物象。

明清瓷器之上多以八吉祥為飾,而體現在玉如意之上,實屬罕見。

此件如意料罕巨匹,精工細琢,皇家氣質彰顯無遺,觀其包漿,雕工等特點,應該是一件清代乾隆時期的精品之作。

最為難得的是,這支如意品相完好,一點磕碰都沒有,更是精品中的精品,不得不讓人發自肺腑的讚歎一聲。

李大爺見在場眾人對此都沒有疑問,頓時高興了起來。

就連韓孔雀也不得不感嘆道:「好一支玉如意1

這時吳二叔對大家拱了拱手說道:「麻煩各位把這件寶貝讓給我吧!在下先行謝過了。」

在場有能力購買這支如意的不少,對這玉如意感興趣的也不少,而吳老大之前已經得了一套傢具,現在肯定不會再爭了。

現在就是韓孔雀和衛長青了,如果他們不跟他掙,那麼他就可以買下來。

雖然很喜歡這件玉如意,但韓孔雀還是點頭同意讓給吳二叔,而看到韓孔雀這種表現的衛長青,眼睛轉了轉,也點了頭。

本來想要說話的肇東可,看到衛長青的表現,最後還是沒有說話。

吳二叔謝過之後,轉身對李大爺道:「李老,我是真心喜歡這支如意,麻煩您開個實在價吧1

李大爺見此,心中高興,沉思了一會道:「既然這位先生真的喜歡,那我也不矯情,就兩百萬勻給您吧1

兩百萬,如果在拍賣會上,這種品相的玉如意當然可能不止這些,不過正常買賣還是有些貴了。

不過「漫天要價,坐地還錢」,李大爺開的價格雖然不算是漫天要價,只是價錢還是要還的。

吳二叔想了想說道:「李老,這支玉如意上拍賣會可能還要多些,不過來去也不會太大,這樣,我出個實在價,一百六十萬,您看行不行?」

李大爺沉思良久,一百六十萬到也還可以,不過錢沒有誰會嫌多,於是他提價道:「一百六十萬有點低啊!一百八十萬吧!怎麼樣?」

吳二叔眉頭皺了皺,想了一會說道:「這樣吧,拿個折中價,一百七十萬,行不行?」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