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崑崙鷹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晚上,買買提和韓孔雀幾個喝酒,話匣子自然就打開了,這個時候,韓孔雀才知道,老胡父子的目的,並不是那麼簡單。 買買提說,玉石村的人個個都是「崑崙鷹」「爬山虎」,他們掙錢的主要門路,就是靠放牧...

關於阿拉瑪斯阿吉玉礦還有一個美麗的傳說:老早時候,流水村青年阿拉瑪斯上山打獵,射中一頭黃羊,受傷的黃羊流著血一直往山上跑,阿拉瑪斯急忙順著黃羊的血跡往上追。

黃羊終於跑不動,一頭倒在石頭上,阿拉瑪斯驚奇地發現,那塊石頭原來是一個晶瑩潤澤的大白玉。

阿拉瑪斯意識到黃羊是為了讓他找到財富而獻出自己生命的,深受感動,他掩埋了黃羊,含淚抱著玉石下山。

後來,那塊玉石賣出了大價錢,和田第一個玉石礦隨之也誕生了。

為紀念阿拉瑪斯找到第一個玉石礦,人們就以他的名字命名了這個玉石礦。

現在韓孔雀等人被胡家父子帶到了這裡,他們就肯定是要給自己的這次收穫,尋找最有利的出身。

從這邊出山,他們找到的玉石,自然就是和田玉了。

大雪封山,滯留在這裡的采玉人自然不少,不過老胡父子早有準備,所以他們被安排在玉石村的副村長買買提家住宿。

剛進入他的房子,就看見青白玉山料,足足堆了半床,這才使韓孔雀他們,真正感覺到了玉石村確實名不虛傳。

晚上,買買提和韓孔雀幾個喝酒,話匣子自然就打開了,這個時候,韓孔雀才知道,老胡父子的目的,並不是那麼簡單。

買買提說,玉石村的人個個都是「崑崙鷹」「爬山虎」,他們掙錢的主要門路,就是靠放牧和挖玉石。

四個玉石礦,一直都是政府或山下大老闆負責開採,但是,每年的九月到來年的四月份,天氣寒冷,大雪封山,山上的礦工只能下山休息,有再好的玉石,他們也無能為力。

但是,這個時候卻是玉石村人,大顯身手的時候,村裡的年輕人和有經驗的人,此時全都上山撿玉石。

而乾明遠這個時間來這裡,也是打著這個主意,平時那些大老闆自然不讓人采玉,而這個時候,他們就管不了了。

因為玉石礦取玉都是裝上炸藥炸玉石,炸開之後,玉石碎片滿天飛,礦工不可能全部都能撿乾淨,村民們就撿拾散落的山料。

最早挖玉,村民是用氂牛角和紅柳棒,插進玉化的岩石縫裡,用大石頭砸,後來又用鋼和鐵鎚敲齲

到現在,就在山崖和河谷里撿拾山料,比以前挖玉輕鬆多了。

通常海拔在4000米以上就是雪線,而玉石村的村民,挖玉撿玉一般都要到海拔5000米以上的崑崙雪山,上山的路十分危險,有的地方僅能容下一個人的腳面,稍有不慎,就會跌落1500米深的山崖和湍急的河流之中。

「我有一次就差點死掉了,記得那次我背著一塊青白玉下山,路越來越窄,路況又差,眼看快到4500米的大本營時,我腳下一滑,掉進200米的雪溝。

後來費了很大週摺,同伴將我救上來,我當時就將我的青白玉800元廉價賣給別人了,併發誓從此以後再不上山采玉了。」買買提無限傷感地對韓孔雀他們說道。

「以後眼看著玉石一路瘋漲,別人一個個發了財,我又忍不住了,重新上山采玉,收穫很大,我爬山的經驗越來越厲害,在玉石村乃至和田一帶有些名氣,什麼山我也敢爬。

我每次上山前,兩個衣服口袋都會裝滿土巴,為的是爬山時防滑,每次都往冰上面撒一把土巴,就可以放心地登山了,有一次,我爬上6000多米的雪峰頂上,兩腳凌空無法走路,只好騎在峰頂上,就像騎馬似的,完全靠兩隻胳膊和屁股配合,一步一步往前挪。

最後不得已,被迫從後山下山了,從此以後,我有了雄鷹征服群山的自豪感,最高的山峰都在我的腳下。」買買提滿臉的自信。

也許是怕韓孔雀他們們不信,買買提跑到裡屋,拿出了一個信封,從中掏出幾張發黃的一次性成像照片,那是他在崑崙雪山上的照片。

于田玉石村白玉山料的品質相當不錯,通常以1995年開採的那一批玉料為限,1995年以前開採的,俗稱「老料」,1995年以後開採的,俗稱「新料」。

「老料」幾乎與羊脂白玉籽料接近,如今市場上「老料」是天價,即便是「新料」,一隻手鐲最少在1.5萬元以上。

因為玉石村一帶出的「新料」也不多了,「老料」早就銷聲匿跡。

在和田玉籽料資源日益枯竭的情況下,玉石村一帶的「新料」當仁不讓地捍衛了和田玉的尊貴身份和無法取代的王者地位。

在這種大背景下,追求暴利的人,紛紛來到玉石村欲做發財夢,但是,當他們環視四周,看到群峰林立,雪冠閃著刺眼的光芒,聽到許多采玉途中玉毀人亡的真實故事時,卻又一個個望而卻步。

因為到阿拉瑪斯阿吉玉礦需要走13個小時,到汗西力拉克玉礦需要走8個小時,前面這兩個玉礦人和毛驢勉強可以同時上去,而到色日克庫熱木玉礦和其汗庫勒玉礦,則需要人和毛驢先走13個小時。

毛驢上不去時,人只能再沿著陡峭的山崖,向昆崙山更深處跋涉10個小時才能到達。

不說能否採到玉,單就海拔6000多米的高度,和缺氧以及高山反應就夠一般人受的了,更別說常能遇到昆崙山兇險的餓狼和食肉的猛禽了。

所以,只有本地人熟悉地形山勢,又有多年積累下來的經驗的人,才有膽量上山發財。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這裡的人幾乎每個成年人都有冬季進山的經驗,所以,到了冬季,大雪封山之後,這裡的人不會躲在屋裡貓冬,而是更加活躍。

吃完了飯,韓孔雀注意到,外面又飄起了鵝毛大雪,看來明天起來之後,就真的是大雪封山了。

早晨6點半,天色微亮,韓孔雀就起來了,此時外面,他們整個探險隊全都聚集起來。

聽老胡說了一些他的打算,果然,他暴露出來了自家的收穫,還賣出了幾塊白玉,這個時候,整個村子的人,都知道他們在山中找到的新的玉石礦點。

趁著人多的時候,老胡父子開始雇傭村裡的人,進山為他采玉,每天的工資高達一千元,從出發就開始計算。

老胡父子招收的都是高手,裡面就有買買提父子兄弟七八人,還有村裡其他幾十名老手。

每天一千元的工資,不高,但絕對不低,幾十人,每天都要消耗幾萬塊,如果進山一個月,就要耗費上百萬,這還不說吃喝等消耗。

從這裡也能夠看出來,老胡這次進山的收穫不錯,這也讓村子里的人高興異常。

一個新的礦點,可不是一個冬季就能夠挖掘完的,這次他們進山雖然是受雇於人,但以後,他們知道了地方,就可以自己去了。

所以沒有人會聚集老胡的邀請,他們知道,如果他們不受雇傭,老胡父子是絕對不告訴他們準確地點的。

老胡父子雇傭到了足夠的人手,還要就近補給,他們整個探險隊,如果想要再次進山,就留在這裡,如果不想進山,就從這裡分開,各回各家。

回到買買提家,韓孔雀吃了一碗菜米飯和一個土雞蛋,登上高處俯拍玉石村。

在海拔3200米的一處山崖攔腰處,韓孔雀找好最佳位置,架起三腳架,開始拍攝峽谷中的玉石村落。

從高處放眼望去,群山夾裹之中的崑崙小村落,顯得那麼壓抑。

遠處層層疊疊的昆崙山的底凹處,大壩漏水一般湧出一條彎彎曲曲銀白的長水線,在玉石村優雅地擺了個「s」造型之後,向著昆崙山下揚長而去。

俯瞰整個玉石村,整村的石頭房子和所有綠樹竟一點遮不住河流的痕,「沿河而居」四個字突然從韓孔雀的腦子跳出來。

韓孔雀再細看,整個村舍就是沿著河床兩岸排列設點的,河道彎曲,村舍就跟著彎曲,河道成了整村的主宰,在色彩和視覺的板塊里絕對搶眼。

至此,韓孔雀才真正理解了此地為何叫做「流水村」,因為流水是全村的主色調和大景緻,不叫流水村都不行了。

下山回到住處,女主人已經為他們準備好了早飯——拌面和土雞蛋。

女主人不停地招呼大家吃飯,韓孔雀這才發現,女主人的脖子上,同時掛著兩樣別緻的東西——一塊和田白玉和一隻老鷹的利爪,這也許是玉石村最具特色的裝扮了。

女主人脖子上所掛飾品應該是玉石村所有女人的一個縮影,在其他地方的維吾爾傳統習俗里,一般沒有佩戴玉石的習慣,而在美白豐腴的胸前,掛一件老鷹的利爪,更顯得不倫不類,甚至讓人感到莫名其妙。

然而在玉石村,還有什麼能比美玉,更叫得響的?

還有什麼能有美玉,更能給昆崙山民帶來滾滾財富與無限幸福的?

從某種意義上說,玉石村女人佩戴美玉,就是將崑崙雪域濃縮后融入自己的身體內,這本身就是一種熱愛故鄉最原始最直接最生動的現實表現。

在崑崙深處,在蒼穹之下,在高山之巔,雄鷹是人們心中的「山之精靈」、「自由驕子」。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