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玉石村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道。 「不知道,剛才前面響了一下,可能是有什麼東西撞到車上了。」韓孔雀搖了搖頭說道。 剛才可真是給他嚇了一跳,開始還以為撞到什麼了,不過車身又沒有那種撞擊感。才反應過來聲響來自前民那輛...

這輛車是重卡,本身車身就夠重了,加上車上的人和馱馬,就更加沉重,可是開在路上,還是覺得有些發飄。+,

尤其是在看不到路邊的參照物的情況下,就連自己的前方多遠有車都不知道。

心理方面的壓力也很大,剛開了沒到半小時,韓孔雀就覺得眼睛發酸,真是不知道前面幾人是怎麼堅持開這麼長時間的。

好在這輛車有個副油箱,都加滿了油,要不然還真擔心開著開著沒油了。

「老闆,要是累了換我開一會兒吧1黃山看到外邊這麼糟糕的天氣,說道。

「沒事兒,我剛接手一會兒。」韓孔雀沒敢回頭,看著前面的路況笑著說道。

「等堅持到有旅館的地方,我們就住下來,要不太難走了。」衛長青道。

這個時候,幾個人也沒有再休息,而是跟著韓孔雀小聲的聊著天,舒緩一下他緊蹦的神經。

看著外邊惡劣的天氣,韓孔雀已經後悔沒有弄輛直升機來了,如果他們做直升機進山,說不定現在都已經到家。

不過想到這次是出來玩的,如果做飛機飛一圈,就沒意思了,現在這種情況,也是一種經歷。

正當韓孔雀聚精會神的往前開的時候,就聽到前面「碰」的一聲。

條件反射下,韓孔雀一腳踩下了剎車,雖然開的不是很快,車裡的人們也都被慣性給弄醒了。

「老闆,出什麼事情了?」黃山緊張的問道。

「不知道,剛才前面響了一下,可能是有什麼東西撞到車上了。」韓孔雀搖了搖頭說道。

剛才可真是給他嚇了一跳,開始還以為撞到什麼了,不過車身又沒有那種撞擊感。才反應過來聲響來自前民那輛車。

「老闆您在車上坐好,我去外邊查看一下情況。」黃山說完,就從腰間摸出一把手槍,檢查了一下后,這才推門下車。

這次韓孔雀沒有反對,外邊情況不明。天氣還那麼差,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襲擊他們的車隊。

黃山畢竟當了這麼久的保鏢,他處理現在的狀況,和身體反應都是很不錯的。

衛長青他們也沒閑著,分別從行李之中拿了各自的武器,以應對突髮狀況,這一地區可不像內的那麼穩定,就算遇到了武裝團伙都不奇怪,所以整個探險隊幾乎都有武器。

黃山下車后。先是警惕的往四周看了看,這才繞著車身走了一圈兒,等到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后,才向著車內的眾人比劃了一個安全的手勢。

黃山一隻手握著手槍,將注意力集中在前面的上,慢慢了走了上去,韓孔雀等人則在他後面跟著,並不靠近。

等了一會兒。當黃山回來的時候,前面的車子再次啟動了。因為現在外邊的風雪更大了,隔著車窗,稍稍有點距離,他們就看不清,也不知道前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前面怎麼回事?」韓孔雀回到了車上,發動車子之後。才問道。

「風雪太大了,剛才有冰凌落在了前面車上,幸虧沒有傷到人,估計就是撞到了車頂上。」黃山道。

「冰棱?」韓孔雀疑惑的道。

黃山道:「也可能是山上的山石,反正就是那麼回事。我們前面的道路不能走了,現在車隊轉了方向,就近找個村莊休整。」

「沒問題吧?」韓孔雀問道。

黃山猶豫了一下道:「應該沒問題,我們這麼多人一塊,應該不會有人動歪腦筋,再說,就算有問題,對我們來說,也不是問題。」

車子開動,繼續向前駛去。本來路況就差,行駛的速度也不快,現在好像拐進了一條小道,就更加難行了。

「我們要去地方是昆崙山腳下的一個小山村,很古老的一個山村。」顧同開口道。

乾明遠此時卻是目露疑惑:「這裡應該是山的另外一邊,我們現在進入了和田地區。」

「昆崙山中的原始村落?我對昆崙山里的原始村落可是仰慕已久啊1韓孔雀觀察著周圍的情況道。

這個時候,韓孔雀知道了,他們將要去的村子,位於於、田縣南部昆崙山上,隸屬於於、田縣山區鄉鎮阿、羌鄉。

這個村還在更遠更高的昆崙山深處,所以不遠處的雪山,彷彿就在眼前。

沿著無數個山坡,他們在沒完沒了的「s」形土路上蜿蜒而上,向著群山更深處吃力地爬去。

韓孔雀落下車窗,舉目四望,眼裡除了山還是山,崑崙群峰,一群高過一群,一群深過一群,一群疊過一群,真乃層巒疊嶂。

經過了三個多小時的路程,車子再次停了下來。

在一片空地上,韓孔雀停下了車子,人還真不少,周圍已經停滿了汽車。

「車子只能放在這裡,再上前去,就有一個小村莊,那裡車子開不進去,就算開進去了,也沒法掉頭。」黃山很快就打聽清楚了現在的情況。

現在已經是黎明時分,他們才艱難地到達海拔3200米的崑崙峽谷里流出的一條河邊,緊挨河兩邊的小村莊,就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地。

這個時候,風雪已經小多了,所以村子的情況,朦朧的也能夠看清楚。

遠看村子,崇山峻岭之中自東而西流出一條白花花的河流來,河流在此間河谷里優雅地扭身劃出躺著的「s」形后,華麗轉身向西奔騰而去。

黃山打聽到,這個村子曾挖出過一座三千多年前的合葬墓,證明這一帶人類活動歷史久遠。

從出土文物及人種特點來判斷,過去這一帶吐蕃人、塞種人居多,今天當然還是以維吾爾民族為主體。

這個村子位於崑崙高山腹地,與西、藏毗鄰,海拔高,氣候寒冷。

昆崙山頂終年白雪皚皚,是和田河與克里雅河的發源地,同時也是和田玉脈礦床的發源地。

如今的村子里有村民76戶,276人,主要靠放牧和挖玉石為生。

村子因為是所有采玉人從昆崙山下來唯一和最佳的「出山口」,所以,歷代政府,為了鞏固邊防和監控玉石開採,特意在這裡設立了類似現今「木材檢查站」或「違禁品檢查站」的站點,相當於現在的「海關」,當地人俗稱這個檢查站點為「流水衙門」。

所以這個地方要比韓孔雀等人想象當中要安全的多,只要是政府控制的地方,就肯定是安全的。

村子中,古堡似的、方方正正、佔地四畝的「流水衙門」分上下兩層,全是用石頭砌成,主體堅固、樣子別緻。

從周圍的痕看,這座「流水衙門」已經成為當地珍貴的歷史遺址和旅遊景點,被保護利用起來。

看到這裡的情況,韓孔雀若有所悟,看來老胡父子把他們帶到這裡,並不是簡單意義上的躲避暴風雪,恐怕他們還有其他意思。

過去,狹義上的和田玉,只指發源於和田河源頭所在地的那一段昆崙山所出的玉石,俗稱「正宗和田玉」。

雖然昆崙山系均有玉石出現,但是,無論從品質、價位以及文化影響上來說,和田河源頭所出的和田玉,千餘年來一直為世人所高度認同,而昆崙山其它段所出的玉石,根本不能和昆崙山流水段的玉石相提並論。

這個村南部的昆崙山,被和田人公認為是正宗和田玉的發源地,因而,這個村也被稱為是玉石村。

從地圖上看,玉石村段昆崙山最為險峻,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這兒的雪山消融后,順著山勢形成東西兩條河,東面的冰雪河叫克里雅河,西面的冰雪河叫和田河,分別從昆崙山東西的兩翼向山下的綠洲流瀉,最終流入塔克拉瑪干沙漠后自然蒸干。

克里雅河源頭與和田河源頭雖然共處同一座崑崙雪峰,只不過西源頭比東源頭水量大,衝擊力更強。

所以西源頭的玉脈資源雖然偏少,但都被河水沖刷到了河床里,隨兇猛的河水衝到了和田綠洲,因而和田河只出和田玉籽料。

東源頭沒有西源頭水量大,無法將巨大連片的玉礦石衝下河床,但此處玉礦脈分佈廣,儲量大,所以這裡多出和田玉山料,歷史上的著名大型玉石礦都在這裡。

要上昆崙山找和田玉的源頭,自古流水一條路,所以這個村子也叫流水村。

流水村是整個和田地區唯一出玉礦並開採的地方,歷史上共有四個玉石礦,分別為:阿拉瑪斯阿吉玉礦、色日克庫熱木玉礦、汗西力拉克玉礦、其汗庫勒玉礦。

其中,阿拉瑪斯阿吉玉礦系最老的的玉礦,最早在唐朝時就已經開採,后又時斷時續,直至清朝時還出過少量的玉,這種玉石寬頻富礦在歷史上非常少見。

因為一般的玉礦都是窄礦帶,最寬處也就幾十公分,而且一般開採三年玉源就枯竭了,像阿拉瑪斯阿吉玉礦這樣異常長壽的「千歲白玉老人」,別說在中國,就是在世界範圍內也是極其罕見的。

色日克庫熱木玉礦距阿拉瑪斯阿吉玉礦相對較近,屬於同一條山系,兩礦之間的路程大約要走一小時,但色日克庫熱木玉礦距今也有180年的歷史了。

汗西力拉克玉礦1985年開採,在1995年出了一批山料,品質上乘,幾乎可以與和田籽玉相媲美,轟動了玉石珠寶界,被譽為「和田-95料」。

其汗庫勒玉礦則是1980年才開採的,屬最年輕的玉礦。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