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暴風雪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實是一個車隊,都是重型卡車,他們所有人,加上馱馬,都要一次性運走,所以車輛很大,載重更大。 「所有人動作都快點,暴風雪就要來了,我們要在下雪之前離開山區,要不然我們的麻煩不校」這個時候,傳來胡...

顧同謹慎的道:「小心使得萬年船,這山中的氣候多變,到了這個月份,說下雪就下雪,我們不能大意。」

「現在擔心這個純屬多餘,如果我們倒霉,其他人更倒霉,現在擔心這個,還不如去多找幾塊玉石。」衛長青道。

韓孔雀也哈哈一笑道:「我倒是擔心,他們找到那麼多石頭,怎麼運出去。」

看著進入小溪上游,已經有了收穫的不少人,韓孔雀有點驚訝了。

這裡的山溝溝很多,但這種山溝形成的溪水,全都十分狹窄,所以流水的地方很窄,也很淺。

雖然下游七八百米的河道被韓孔雀刮地三尺,但上游他卻沒有時間動手,這主要是挖掘機不容易上去,而依靠他自己,卻收不了多少,所以韓孔雀乾脆沒管那邊。

所以,現在那些小山溝的溪流當中,全是大大小小的鵝卵石。

這裡可不像是外面,像和田那邊的玉河之中,有不少大型挖掘機在這裡刨石頭,據說這裡的石頭已經被翻了三四遍。。

就算是那樣的地方,在河床上找石頭的人仍然很多,就不要說這裡了。

進入了這種剛剛開發的地方,遍地鵝卵石,一些品質不算好的山流水,很容易就能發現。

不過,這些都是小料,因為稍微大點的石頭,肯定滾落山底,而不是留在半山坡。

那些石頭都很好看,所以,他們一走進河床,就被各種各樣的石頭吸引著。不一會就撿了一堆。

然後就不停地扔掉先撿的留下后撿的,但每扔一塊石頭都像扔掉一塊珍寶一樣心痛。

其實很多人撿起來的都是最普通的石頭,只有那些滋潤、半透、有黃皮、能在玻璃上劃出痕,才是子料,不過要想從這寥寥無幾的子料當中。找出一塊羊脂玉,肯定是不容易的。

接下來的幾天,這裡的人越來越多,而那些人的收穫也越來越多,直到外面到處堆積著各色鵝卵石,這個時候。他們整個探險隊,已經全部聚集到了這裡。

一連七天過去,乾明遠和顧同的擔心出現了,預定的時間到了,可沒有一個人提出要出山。

反而越來越多的人深入山中。到了現在,已經有十幾人爬到了海拔更高的地方,他們已經有三天沒有回來了。

雖然韓孔雀等人想要按照預定時間離開,可他們只能提議,不能自己獨自離開。

終於在第十天之後,老胡才決定離開,不過,他們又等了三天。等到上了山頂的人回歸,才決定下山。

所有人全都是大包小包的背著,身邊的馱馬比來時負重更多。他們艱難的一步步向著山下走去。

「他們的收穫不錯。」衛長青湊在韓孔雀身邊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們都一樣。」

衛長青看了一眼眉頭緊皺的顧同道:「顧老,不用擔心了,我們只不過晚了一個星期出山,沒什麼大不了的。」

韓孔雀也安慰道:「現在不是沒有變天嗎?」

乾明遠停下了腳步,道:「恐怕不容樂觀。」

顧同也嘆了口氣道:「這幾天肯定要變天。」

「很可能,老胡對這裡的情況最了解。如果不是要變天,他是不會現在就出山的。」乾明遠道。

「什麼?」衛長青看向乾明遠:「乾老是說。老胡不是因為收穫太多出山,而是因為知道要變天才走的?」

乾明遠點頭道:「收穫再多。大不了藏起來明年運出去,如果不是他們知道了要變天,我想他們是絕對不會出山的。」

「好了,不要多說了,反正事情已經這樣了,我們加快速度,儘快出山。」顧同道。

走了一天,大家也都有些累了,除了韓孔雀和黃山偶爾說話之外,撐不住的乾明遠和顧同,都會騎到馬上休息一會,這主要是因為他們的馱馬負重不大,他們的收穫,大部分被韓孔雀收起來了。

走走停停,接連走了三天,他們才走出大山,可下了山,韓孔雀等人就傻眼了,這裡根本不是他們進山的地方。

乾明遠倒是沒有意外:「這邊比較平坦,所以馱馬從這邊出山比較容易。」

想到羊腸峽谷,韓孔雀理解了,上山容易下山難,如果馱馬運載太重,從那邊是根本沒法下山的。

「如果不是對這條路不太熟悉,我們也沒必要跟著大部隊了。」顧同道。

「我說你們都不願意自己提前出山呢1衛長青恍然大悟的道。

「看,老胡早有準備。」乾明遠指著不遠處一股股煙塵道。

「那是一個車隊?」韓孔雀道。

那確實是一個車隊,都是重型卡車,他們所有人,加上馱馬,都要一次性運走,所以車輛很大,載重更大。

「所有人動作都快點,暴風雪就要來了,我們要在下雪之前離開山區,要不然我們的麻煩不校」這個時候,傳來胡珂的聲音。

「我們都下山了,難道遇到了暴風雪還會有麻煩?」衛長青跟著韓孔雀坐上了一輛車。

乾明遭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如果被大雪阻在這裡,我們吃什麼?」

「不要說吃的,凍也凍死了。」顧同道。

衛長青笑著道:「反正已經坐上車了,要開出山區還不快?現在總算是能夠休息一會兒了,我要眯一覺。」

幾個人都不再說話,全都閉目養神,不知道過了多久,韓孔雀被黃山推醒。

「老闆我們可能遇到麻煩了。」就在韓孔雀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的時候,黃山道。

「怎麼了?」韓孔雀怕吵醒另外幾人,小聲的問道。

「在您睡著沒多久,天氣就變了,現在更是下起了暴風雪。」黃山苦著臉說道。

老胡父子還真是烏鴉嘴,乾明遠和顧同說了那麼多次,都沒有下雪,而胡珂大聲吆喝了一句,就真的下了暴風雪。

此時衛長青也醒了,看著車外的大雪,他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剛才他還信誓旦旦的保證沒問題的,沒想到沒過多久就出狀況了。

這時候韓孔雀通過風擋向前邊看去,哪怕是開著前大燈,現在的能見度也不超過5米,而且風還很大,吹得那些雪花打在車身上都沙沙作響。

現在是衛長青的一名保鏢在駕車,他一直聚精會神的盯著前邊的路面,而本來應該休息的司機,此時也不敢睡覺了,他坐在一邊,正在給那名保鏢觀察道路情況,順便提醒他沿路該注意的地方。

「司機大哥,附近有公路旅館么?」衛長青詢問道。

司機搖了搖頭,下一個公路旅館大概還要行駛100多公里,要是平時,個把小時也就到了,可是現在的天氣狀況這麼糟糕,要想趕到還真不一定什麼時候。

「沒事,一會兒我們換著開車,反正我們有導航,又是跟著大部隊,也不會走錯路。」韓孔雀笑著安慰道。

「這樣好,這樣司機也能夠稍微休息一下,這個天氣開車可是很累的。」乾明遠道。

就在他們剛剛說完的時候,車子就猛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韓孔雀問道。

「老闆,前面的車隊停下了。」衛長青的另外一名保鏢道。

「老闆真的很抱歉,我們沒有收集好出行的狀況。」開車的保鏢十分抱歉的說道。

安排老闆的出行,本來就應該他們保鏢負責,沒想到出了這麼大的紕漏。

「沒事,這怎麼能夠怪你們?」衛長青無所謂的擺了擺手。

「你又不是在氣象部門工作,哪會了解的這麼清楚。」顧同道。

黃山卻是苦笑道:「我們做保鏢的,就應該了解這些。」

「這邊的暴風雪來得也很突然,估計國家氣象部門,也不會預測的那麼準的,好了,不要抱歉了,前面的車隊啟動了。」韓孔雀笑著道。

「這樣惡劣的天氣,一百多公里,段時間肯定沒法走完,我們要做好在風雪中呆一晚上的準備了。」顧同道。

乾明遠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如果今天不能找到安全的宿營地,他們的麻煩就大了,這個麻煩可不是簡單的在風雪中待一晚上的問題,而是他們能不能走出這場暴風雪的問題。

這種環境當中,車子根本不能熄火,要不然,水箱就要凍壞,這就不要說人了。

現在不管人和車,如果大雪不停的下,很快這山中的道路就沒法走了,到時候,他們就不得不熄火,所以趁著現在積雪還不算多,他們只能盡量趕路。

車子的速度不快,但總是在向前行進,等換到韓孔雀駕駛的時候,他才知道這個天氣開車有多難。

現在明明才下午2點多,可是外邊已經整個的暗了下來,能看到的只有那漫天飛舞的雪花。

不僅僅是能見度降低了,風也是很大,開車不止是體力活,也很消耗腦力,你要提高注意力,不能有一點閃失,要不然,很可能就要把車開進溝里。

大風吹動著雪花,擊打著車窗,好像要把車子吹起來,所以車子搖搖晃晃,讓人很難掌握。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