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青狼獒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后,它反而站定了。 在一聲狼嚎之後,剛才青狼出現的樹木之中,又撲出了幾條身影。 韓孔雀一驚,最先出現的居然不是一頭獨狼,而是一個小型狼群的狼王。 有了這種意識,韓孔雀的眼睛危險...

千萬塊石頭中不一定出一塊玉,只有玉石能夠歷久彌堅,讓它在眾多的石頭中脫穎而出。,

不論產地,也不論是子料、山流水或是山料,天然美玉凝結天地之精華,散發溫潤之光澤,都是大自然的精靈,都是大自然賦予人類的瑰寶,彌足珍貴。

凡者,讀她的珠圓玉潤,傾國傾城;憚者,讀她的歲月滄桑,難能可貴。

每塊玉都是歷經大自然千萬年的考驗和造化恩賜於人類的瑰寶,都是采玉人用艱辛和汗水換來的。

好玉遇知己,「玉」見你就是緣,最後她不遠萬里來到了你手上,被人知、被人識、被人賞、被人愛,與你結緣,此乃玉之大幸,人之大幸,也是天意和緣分。

從此她與你珠聯璧合成為知己相伴一輩子,甚至是傳家寶相伴幾代人,人養玉,玉養人。

人賦予玉以真摯的感情和美好的願望,玉保佑你家世代繁衍,衣冠爭榮,家和萬事興。

那份擁有感、親切感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這正是玉的魅力和價值所在,因此黃金有價玉無價!

披金顯富貴,戴玉保平安,對黃金飾品只是喜歡她的奢華,對美玉有種愛不釋手的親切感,二者感覺大不相同。

半夜時分,所有人都睡下,韓孔雀自己走出帳篷,今天晚上韓孔雀主動守夜。

看到韓孔雀走出帳篷,黃山隨即從帳篷之中鑽出。

「老闆,我來守夜吧!你回去休息就好。」黃山小聲道。

韓孔雀也小聲道:「沒事,我只是想,這裡是不是真的有危險,如果真有危險。還是早點解決了好。」

兩個人一邊說著話,一邊向帳篷不遠處的山坡走冉半山坡之時,韓孔雀逐漸落到黃山的後面,他猛地一轉頭,果然一個青色的身影一閃而過。

他老早就感覺到周圍有東西窺視。只是距離很遠,對眾人沒有危險,韓孔雀也就沒有說出來,免得造成恐慌。

當他走出帳篷時,這個東西也跟了上來,而後面這個東西一直耐心很好,遠遠地吊著,不跟進也不遠離,將狼的耐姓發揮得淋漓盡致。

些許是餓了。或者耐心到了頭,從韓孔雀和黃山停下之後,這頭青狼就開始逐漸地接近了。

它沒有莽撞地過於接近,反而是更加躲躲藏藏地接近,這讓跟在韓孔雀身邊的黑獅子和獅子王,全都沒有發現。

狼狡詐的個性毫不疑問,它們捕獵的技巧,也十分高超。處在上風口的青狼,就算鬼面藏獒也不能發現。

然而他們之中卻是有一個比狗的靈感還聰敏的韓孔雀。註定它今晚的行動要浪費掉了。

現在的距離已經很近了,如果再近就會被鬼面藏獒發現。

韓孔雀叫住了黃山,指了指身後,黃山會意,站定了身形,轉過身來看著身後。

那條狼發現了韓孔雀兩人的舉動。也就不再躲閃了,從樹木後面出來,站在兩人剛走過的坡地中央,耷拉著大尾巴,眼神殘忍的盯著兩人和兩狗。

它並沒有急著攻擊。而是在衡量著利弊,對比著雙方的實力。

停了一會兒可能是覺得自己勢單力薄,獵物數量過多,實力強大,所以選擇了退卻。

但是走的卻甚是悠閑淡定,毫沒有將人和狗放在眼裡。

韓孔雀立馬得出結論,這是一頭孤傲不合群的獨狼,也許是和狼群失散,也許是被趕出了狼群,總之是現在落單了。

然而還有比韓孔雀反應更快的,獅子王是最有經驗,也是最和狼勢不兩立的狗了,看到這條狼想要離開,就直接撲了上去。

那條狼聽到動靜,沒有選擇夾起尾巴逃跑,卻是轉過頭來弓起腰身呲出獠牙倒豎著一身狼毛,做出準備攻擊狀。

這可如同點燃了一包火藥桶,獅子王一聲咆哮,猛然竄出。

生活在雪山叢林之中的獅子王,從來都不會害怕野狼。

但那頭青狼也不是善茬,在看到氣勢洶洶的獅子王撲來之後,它反而站定了。

在一聲狼嚎之後,剛才青狼出現的樹木之中,又撲出了幾條身影。

韓孔雀一驚,最先出現的居然不是一頭獨狼,而是一個小型狼群的狼王。

有了這種意識,韓孔雀的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

而他身邊的黑獅子,咆哮了一聲,就要撲出,就在這個時候,獅子王也咆哮起來。

聽到了獅子王的咆哮,黑獅子停下了腳步,嗚嗚的低吼了幾聲,回到了韓孔雀身邊,趴著在了地上,看著不遠處的獅子王。

此時獅子王身邊,五條黑影合身撲了上去,成為一挑六的局面。

既然獅子王有一挑六的自信,韓孔雀也沒有阻止,反正有他看著,就算一挑六,獅子王也不虞有什麼閃失。

這段時間把獅子王憋的不輕,正好讓他參與一下戰鬥,重溫一下血腥的洗禮,以免在他身邊待得時間長了,失了野性。

六頭青狼圍上去,戰鬥沒有即時拉開,而是六頭青狼將獅子王圍在中間,雙方都在醞釀氣勢。

「老闆,這是狗還是狼啊?」黃山看著身形還不如獅子王大的六頭狼,怎麼看怎麼疑惑。

韓孔雀也正在觀察那六頭狼,剛開始他以為是青狼,可現在,看到他們配合默契的樣子,加上那體型,反而像狗不像狼了。

狼雖然紀律性也很不錯,但絕對不如狗群配合默契,也不如狗群團結。

「如果不是狼,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這是青狼獒。」韓孔雀想了一會兒道。

「青狼獒?」看著六頭狼圍著獅子王轉動,黃山問道。

「老話說,九狗一獒,想必藏獒本就是狗中上品,要是再有百獒一青狼的說法,那麼這裡出現六隻青狼,事情就不簡單了。」韓孔雀笑眯眯的道。

「百獒一青狼?那麼相比鬼面藏獒,它們誰的戰鬥力更加厲害?」黃山驚異的道。

韓孔雀道:「鬼獒其實就是藏獒的亞種,或基因突變的產物,其毛色有別於其他藏獒,通過與其它大型犬雜交,保留父或母的部分體貌特徵,而毛色大多是白色或白青交雜,稱之為鬼獒。

因個別養獒人的炒作,這種本來遍地可見的亞種藏獒成為了稀有品種,並賦予了一個名字『鬼獒』,而實際這種亞種的藏獒不但血統不夠純正,而且脾氣也是琢磨不定,很難馴化和飼養。

也不排除個別鬼獒改良后很優秀,勝過其父母品質,但優異品質較難遺傳繼承到再下一代,它是雜交出來的,論優秀,青狼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藏獒之王,十犬一獒,十獒一青,但是太稀有了,只在古書中有記載。

至於你問的戰鬥力,論武力,沒有人拿這兩者相比,更沒有人讓兩者戰鬥,但論兇狠,當屬青狼,論暴戾可看鬼獒。」

「十犬一獒,十獒一青?誰有那麼大的手筆,居然一次性拿出六頭青狼?」黃山鄭重起來,看來事情確實不簡單。

就在他還想說什麼的時候,韓孔雀卻把注意力轉移到了場中。

最後還是一頭青狼沒沉住氣,首先發起了進攻,向著獅子王的腹背上咬去。

不曾想,獅子王輕輕一個錯身,躲過這頭青狼用力過老的一擊,直接翻身咬在慣性前沖的青狼脖子上,一下將其撲倒在地。

這就是有經驗和沒經驗的差別,這頭青狼僅一個回合,就暴露了自己沒經驗的缺點,它不咬致命處的脖子,而咬腹背部是其一,用力過老不給自己留餘地是其二。

而以獵狩為生的獅子王,就經驗豐富得很了,下口就在能一擊致命的脖子上。

韓孔雀嘆息了一聲,如果真是野狼,戰鬥經驗自然豐富,所以絕對不會犯這樣的錯誤,從這裡看來,這幾頭青狼,全都是青狼獒,而不是野狼。

現在韓孔雀都要懷疑他的猜測是不是正確了,如果這些真實狗,而不是狼,那麼又是誰,會把這樣沒有絲毫戰鬥經驗的青狼獒放出來?他們也不怕全都折在這裡?

很顯然,韓孔雀想到了,就當他以為那頭青狼即將完蛋的時候,場中再次出現變化。

那頭青狼被撲倒在地上,被咬住脖子,立馬失去了反抗能力,這時另外一頭青狼,一個狼撲,將這頭倒霉的青狼從獅子王的身上撲下來。

一狗一狼就纏鬥在了一起,招招都往致命處招呼,其他青狼一時間竟插不進去,而獅子王也沒法乘勝追擊,解決那頭受傷的青狼。

得救后,只是掉了一小塊皮的青狼,立馬夾著尾巴跑到先前那頭青狼的腳下,蹲在地上嗚嗚地舔舐著傷口,不敢再靠近戰圈。

本來以戰鬥見長的青狼,卻是一副這種德性,讓韓孔雀和黃山看的有點目瞪口呆。

此時再看戰圈中的一狼一狗,卻是戰況激烈,血肉橫飛。

不是你咬在我身上,就是我咬在你身上,四肢嘴都用上了,不斷廝打糾纏在地上翻滾,這時,青狼才跟它們的威名相符。

看來先前那頭青狼,應該是一條剛剛成年的小狗。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