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危險信號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這裡可是雪山,誰也沒法霸佔,最多再有一個月,這裡就會被大雪封住,我們最多在這裡待半個月,就要撤出,如果拖延了時日,就很有可能被大雪堵在這裡,到時候可就危險了。」 乾明遭里確實沒法待太長時間,夏...

顧同道:「這個說不準,但既然他們敢花費那麼大代價進山,自然是有點把握的。」

韓孔雀道:「我們也不用太過貪心,反正這次的收穫已經不小了。」

衛長青點頭道:「韓哥說的對,我們只要把這邊翻檢一遍,想來就差不多了。」

韓孔雀瞟了一眼衛長青,就這樣還不算貪心?

要知道這邊之所以被韓孔雀說成玉窩子,主要是這邊長時間沖刷下來的鵝卵石實在太多了。

也許是因為下面的水脈還是想通的,所以就算喝水之中有些泥沙,也被沖刷走了,這樣落在這邊,被那塊巨無霸擋住的,就全都是石頭。

而恰恰是這些石頭之中,隱藏著美玉,而這些石頭,在這條幾百米的河道之中,一層層堆積起來,韓孔雀他挑選了一上午,也不過是查看了九牛一毛。

這麼多的石頭,如果他們七人翻檢一遍,沒準要好幾年。

「還是韓哥的異能有用。」看到韓孔雀不停的操縱水流,把掩埋在泥沙之中的石頭沖刷出來,衛長青羨慕的道。

「你這是在炫耀嗎?要知道我們大部分普通人可是沒有異能的。」黃山聽到了,道。

韓孔雀笑著道:「水系異能,從來都是被認為是垃圾能力的。」

「誰不知道韓大哥的吸血神通,你的異能,可不能歸結於簡單的水系異能。」想到韓孔雀那血魔的外號,衛長青打了個哆嗦,剛開始,他可是想著向韓孔雀動手的。

黃山嘿嘿笑著道:「我們老闆的能力可不止是吸血。」

想到韓孔雀弄出來的冰馬,騎著就跟真馬一樣,黃山就滿心的羨慕。冰系異能和水系異能完全不同,而黃山指的,韓孔雀不止是具有水系異能,血系、冰系,精神系的異能,韓孔雀都能使用。

也只有黃山這樣經常在韓孔雀身邊的人。才知道這些,而他更加知道,韓孔雀之所以越來越厲害,是他不停修鍊的結果。

而現在,他們這些韓孔雀的近身護衛,也被韓孔雀教授了功夫,最起碼他的氣功修鍊的就不錯,所以面對衛長青這樣的精神系異能者,他也一點都不懼。

「小韓。我看你還是休息一下好了,現在暴露出來的原石,我們就挑選不完。」顧同開口道。

乾明遠也道:「老胡對這裡的環境很熟悉,這次他們進山,肯定不會放過任何一頭河流的探索,所以,我們這邊,他們很快就會過來。」

衛長青開口道:「要不然讓韓大哥在把這邊堵上。這樣就算有外人過來,也不可能發現這條隱藏起來的河流。」

衛長青可不是說著玩。而他說的也完全能夠實現,原來這邊就是有一道土坡,掩藏了上游的一條小溪,現在他們只要堵上這邊,別人也很難發現。

乾明遠開口道:「還是不要費勁了,你們以為老胡帶來的那些教授是幹什麼的?他們這次過來是要做全面的地質測繪。這條小河是瞞不住的。」

韓孔雀此時開口道:「我們也不用貪心,如果沒有人家帶我們進山,我們什麼都發現不了,現在我們先挑選一些子玉,到時候。還是我們的收穫最大。」

顧同贊同的點頭道:「小韓說的很對,這裡可是雪山,誰也沒法霸佔,最多再有一個月,這裡就會被大雪封住,我們最多在這裡待半個月,就要撤出,如果拖延了時日,就很有可能被大雪堵在這裡,到時候可就危險了。」

乾明遭里確實沒法待太長時間,夏季這裡是主要的河道,大水瀰漫,誰也不知道剛才的山谷,會不會在下一刻變成奔騰的大河,所以,能夠來這裡採集玉石的時間,也就這一個月。」

「不是應該春秋兩季嗎?秋天乾旱,春天的河流也應該是乾涸的。」一直沒有說話的一名保鏢開口道。

衛長青笑著道:「這裡可是雪山,別的地方,春季是最乾旱的時候,這裡可不一樣,只要春天來臨,雪山化凍,這裡所有的山谷,都會化為冰河,而冰河,一點都不比洪水差,都是要命的閻羅。」

衛長青這麼一說,那名保鏢摸著腦袋漲紅了臉:「我還是去抱石頭吧1

他這麼一說,所有人都笑了,沒想到這個彪形大漢,還有這麼憨直的一面。

「你找的著兩名保鏢不錯啊1韓孔雀笑著道。

聽韓孔雀這麼一說,衛長青就嘿嘿的笑了起來,他一邊笑一邊道:「韓哥,你不會真的不知道吧?他們兩個可是京城最大的保鏢公司的人員。」

「京城最大的保鏢公司?難道是」韓孔雀還沒有說完,就從衛長青的神色中知道自己猜對了。

「這就是你們家的保鏢,聽說你們家培訓保鏢的方法出自魔鬼島?」衛長青好奇的問道。

韓孔雀點頭道:「這是我滅了魔鼓收穫,他們培養護衛的手段還是不錯的。」

「聽說魔鼓主人,是一位魅絕天下美人?」衛長青更加好奇了。

韓孔雀嘿嘿一笑道:「要不要叫出來讓你看看?」

「還是算了,聽說魔宮宮主的迷心術登峰造極,我這樣的精神系異能,可受不住她迷惑。」雖然很想看看傳授中的魔宮宮主有多麼漂亮,但衛長青是精神系異能,如果在精神上輸給了別人,他以後也不要想繼續增強精神力了。

「魔宮我也聽說過,我年輕時,也在社會上闖蕩過。」這個時候,乾明遠湊了過來道。

「這麼說乾老也是江湖人了?」衛長青好奇的問道。

乾明遠笑著道:「混社會的,也算是半個江湖人吧!原來我就認為魔宮是歪門邪道,賺錢的方法千千萬,又何必搶了別人的孩子,訓練死士?」

韓孔雀笑著道:「乾老說的對,現在他們不是被我滅了?」

乾明遭就對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就說這次的收穫,他們要破壞多少家庭,才能賺夠這麼多錢?所以說,人還是要走正道。」

衛長青開口道:「雖然都明白這個道理,但能夠有本事像我們這樣找到一條玉河的人,又有幾人?所以歪門邪道是屢禁不止的。」

「是啊!現在的玉石行業,也是魚龍混雜,我認識的很多人,都有餘錢,想要買塊好玉用來傳家,可就因為市場上的玉石真假難辨,所以很大一部分人,根本不敢涉足。」顧同道。

韓孔雀道:「這還是因為玉石資源枯竭。」

「這個無解。」衛長青道。

乾明遠笑著道:「其實不難簡單的說是因為玉石資源枯竭,最根本的還是人的道德觀念變了,我20多歲時,也曾離開玉器廠,在一家私人玉器加工企業打工。

那時,不用和玉料販子打交道,每天都住在礦上,礦上挖出了玉料都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可以說一直到2003年的時候,大多數的維吾爾族人,還不知道和田玉的價值。

那時,在和田一些鄉村,經常能看到當地老百姓的院牆中,有一塊塊帶皮的和田玉,後來隨著機械化的普及,和田玉雖然不能說是堆積如山,但也絕對沒有人們想象的那麼稀缺,所以還是因為人們追求利潤,才造成了現在的行業混亂。」

「那麼,和田玉為何在短短几年內,從砌院牆的材料變成奇貨可居的寶貝呢?」衛長青開玩笑似地問道。

地理位置,和開採方法的原因,和田玉自古就是珍稀之物,只不過長期的封閉環境,使當地老百姓沒有體會到和田玉的價值。

和田玉由於顏色和質地優良,且數量稀少,被譽為是中國的「國石」,自秦朝建立到清政府被推翻,和田玉就一直是「帝王玉」。

皇宮內的玉器多是和田玉製成,特別是象徵皇權的玉璽,其中絕大多數是和田玉。

和田玉之所以珍貴,不僅因為它的溫潤品質無以倫比,更因為他的開採難度。

古代上等和田籽玉年產量只有幾十公斤,采玉人進入昆崙山,十進九亡,可見艱辛程度。

作為一種文化礦產,和田玉的儲量是有限的,而到了現在,和田玉之所以那麼貴,完全是因為人為。

從2004年起,和田地區政府牽頭,開始舉辦和田玉石旅遊文化節,隨後兩年又搞了兩屆和田玉文化學術研討會,目的是想借這些活動吸引外來投資。

當年,和田地區的gdp就增長了11.1%,財政收入增長63.7%。

之後,隨著和田玉被製成2008年北京奧運會徽印,和田玉的投資價值再次被眾人關注。

挖玉的人越來越多,現代化的機械採挖,使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和田玉資源已經開採完,產量的急劇下降也助長了價格上漲。

幾個人有說有笑,等到太陽即將落山的時刻,他們的帳篷邊,已經堆積了好幾個小山。

看著這幾座小山,幾人都很有成就感,可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嘶吼,遠遠的傳來。

「什麼聲音?」衛長青的臉色變了變。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