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和田碧玉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沁色所致,這種玉石一直以來備受推崇,價格昂貴,所以說,盡信書不如無書,古人的話也並不是那麼可信。」 黃山此時嘿嘿笑著開口道:「發現玉石就好。反正我知道價值是不會低了,再說,古人說的不準確,那肯...

看到眾人面色有點難看,韓孔雀笑著道:「你們不用想的太多,如果這麼算來,不算玉的東西可多了,東漢的王逸著《玉論》載玉之色為:赤如雞冠,黃如蒸栗,白如截脂,墨如純漆,謂之玉符。而青玉獨無說焉。今青白者常有,黑色時有,而黃、赤者絕無。

這是說,玉有白、青、黑、赤、黃五色,而常見為青色、白色,黃色和赤色很少見,現在還少見嗎?

明代科學家宋應星的研究認為:玉只有白、綠兩色,他在《天工開物》中說:凡玉惟白與綠兩色。綠者中國名菜玉,其赤玉、黃玉之說,皆奇石、琅玕之類,價即不下於玉,然非玉也。

這是說出了白色和綠色的是玉,其他都不是玉,到了現在,這種說法我們都知道是不對的。」

這個時候,衛長青也開口道:「韓大哥說的對,我記得古籍織鬃擠在,凡玉入中國,貴重用者盡出於闐蔥嶺。所謂藍田,即蔥嶺出玉別地名,而後世誤以為西安之藍田也。其嶺水發源名阿薅山,至蔥嶺分界兩河,一曰白玉河,一曰綠玉河。

後晉人高居誨《于闐行程記》,載有烏玉河,此節則妄也,這宋應星明確否定和田有烏玉河的存在,也不同意『赤玉』、『黃玉』為真玉。」

韓,孔雀點頭道:「宋應星的說法是一種比較樸素的科學的觀點,警示後世學者應該好好研究中國歷史文化中的『赤玉』、『黃玉』究竟所指何為。

就宋應星所指的「綠玉」而言,似乎應該指和田地區所產的青玉,但是,清代傅恆等所纂《西域圖志》稱和闐玉河所出玉有紺、黃、青、碧、白等色,另一位清代學者椿園在《西域聞見錄》也說:葉爾羌所產之玉各色不同,有白、黃、赤、黑、碧諸色。」

這裡除了黃山和衛長青的兩個保鏢。都是懂行的,顧同開口道:「對於紺、紅等色知道,估計這是古人對和田玉皮色的描述,因為和田地區或者昆崙山地區不曾見到紅玉,只有暗紅皮色的籽料和褐黃色的糖玉。

至於黃玉,和田玉的確有產。如『雞油黃』,質地細膩,色澤亮麗,明顯是軟玉形成之後沁色所致,這種玉石一直以來備受推崇,價格昂貴,所以說,盡信書不如無書,古人的話也並不是那麼可信。」

黃山此時嘿嘿笑著開口道:「發現玉石就好。反正我知道價值是不會低了,再說,古人說的不準確,那肯定是因為見識不足,我雖然不如古人有學識,但我們生在現代社會,自然要比古人見識多。」

韓孔雀詫異的看了一眼黃山,這個傢伙什麼時候這麼聰明了?

乾明遠嘆息了一聲道:「黃山說的對。就說近代的地理大發現,就不是古人能夠想象的。現代科學技術發達,發現一些古人不知道的東西,實在是太過平常了,就說和田碧玉,就很難說清楚。」

韓孔雀等人點頭贊同,到了現在。有無「和田碧玉」還尚待探討。

1996年的國家標準中稱和田玉產於新、疆境內,昆崙山-阿爾金山一帶,成因特殊。

那麼究竟是什麼成因呢?這種特殊的成因又引發出另外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就是和田玉中到底有沒有碧玉?

從地質學角度分析,和田玉產於昆崙山和昆崙山的延伸——阿爾金山的碳酸鹽岩與花崗閃長岩的接觸帶中。屬於玉學界所劃分的「碳酸鹽岩型」成因類型。

該成因類型明顯有別於「蛇紋石岩型」的成因類型——「蛇紋石岩型」一般鐵鎂含量較高,顏色主要為綠色、深綠色、暗綠色系列,是世界上綠色軟玉的典型成因類型。

比如中國新、疆天山的瑪納斯地區、俄羅斯東西薩彥嶺地區、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地區、中國台、灣花蓮地區、紐西蘭等所產的碧玉就是如此。

而「碳酸鹽岩型」軟玉鐵鎂含量一般很低,顏色主要為白色至青色系列,偶有綠色品種出現,但也是較淺的綠色。

而且,「碳酸鹽岩型」軟玉由於有碳的結晶混染,可以形成較深顏色的品種——墨玉。

「蛇紋石岩型」軟玉由於鉻鐵礦的浸染,可以形成特徵性的暗色斑點。

這樣一來,古代文獻及現代書籍稱昆崙山產「碧玉」或者「綠玉」就讓人費解了。

當下市場中不少號稱「和田碧玉」的工藝品,實際上是用俄羅斯東西薩彥嶺地區,或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地區,所產的碧玉製作而成的。

玉龍喀什河和策勒河與洛浦縣之間的戈壁灘上,雖然也出產高品位的碧玉,但都是籽料或隔壁料,至今還沒有找到其原生礦。

1994年出版的《中國和田玉》一書,籠統地將昆崙山的「碧玉」或者「綠玉」當作是蛇紋石岩中出產的。

可是,由於這樣的碧玉屬於「蛇紋石岩型」成因,所以理所當然地被從「和田玉」家族中踢出。

正如《中國和田玉》的作者唐延齡等所說:「另外,在昆崙山和阿爾金山地區還產碧玉,也為軟玉,成因與超基性岩有關,如同加拿大碧玉和新疆瑪納斯碧玉,但不屬於和闐玉範圍。」

那麼,「和田碧玉」是否真的存在呢?

這的確是個問題,儘管至今不見證實其存在的詳細地質產出研究資料,但韓孔雀相信還是有的,只是其原生礦床暫時被隔絕而已。

如此看來,目前只能說和田玉有白、青、墨、黃4種原色玉石,其中以白玉為最佳,尤其所謂的羊脂玉,更是被收藏界譽為「軟玉中的皇帝「,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並為各國收藏家所珍愛。

經過幾人探討,認定這裡的玉石跟和田玉是同一品種,這樣一來,和田碧玉的發現已經是板上釘釘。

「這麼說來,顧老這次是賺大了。」從來沒有人證實過的和田碧玉,被顧同得到了,這不得不讓衛長青感嘆。

雖然他們家一直在資助顧同,可衛長青還真沒想到,會在這裡發現和田碧玉。

看到感嘆的衛長青,韓孔雀只是笑了笑,互相了解了之後,衛長青是絕對沒有跟他競爭的想法了。

衛長青家裡就是普通工薪階層,就算他有了異能,也不過是靠著他舅舅一家走進了珠寶業,可他的根基畢竟太淺,不說他,就算加上他舅舅家,也沒法跟韓孔雀競爭。

就是因為他們跟韓孔雀的實力相差太遠,所以他們才會老實的守著本分。

顧同看了一眼衛長青,衛長青的為人還不錯,最起碼要比他舅舅一家強多了,要不是這樣,他也不會撇下資助了自家好幾年的那家,跟著衛長青進山。

不過,雖然衛長青為人不錯,可他沒有足夠的資本,自然也就沒法高價買下那塊碧玉,本來他是打算差不多就賣給他們家了,但現在有了韓孔雀跟他們競爭,他也不介意多賣些錢。

所以顧同開口道:「我們誰都沒想到玉石的價值會漲的那麼猛。」

乾明遠笑著道:「你恐怕也沒想到這塊碧玉會是和田碧玉吧?」

顧同也笑了起來:「還真沒想到,本來我可是不了解玉石的,只是因為發現了這裡有玉石,最近這些年就好像瘋魔了一樣,才對玉石有了些了解,相對於小韓和小衛來說,我對玉石的了解可是差遠了。」

韓孔雀笑著道:「既然和田碧玉那麼難得,我自然不能讓顧老吃虧。」

聽到韓孔雀這麼說,衛長青更加失落:「現在玉石的價格就偏高了,如果再漲價,我們這樣的小型珠寶商可就沒有活路了。」

韓孔雀笑著道:「我今天搶了衛兄弟的買賣,那麼自然會做出補償,我看這樣吧!我在東海之中還有一座礦場,如果衛兄弟需要,我們可以給你提供一部分玉石原料。」

「真的?」衛長青驚喜的看著韓孔雀,接著衛長青反應過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一點也沒有懷疑韓大哥,如果韓大哥能夠給我們提供一些玉石礦,那可就幫了我們的大忙了。」

韓孔雀點頭,他知道最近市場上是材料為王,有原材料,就等於壟斷了一個行業,特別是在玉石行業。

只要你有礦場,就可以坐等著收錢,如果你沒有玉石礦的來源,那麼就等著被排擠出這個行業,這一點乾明遠就是最好的例子。

乾明遠家世世代代都是琢玉工,可到了近代,由於玉石礦脈被壟斷,他們得不到原材料,就算手藝再好,也只能慢慢的退出這個行業,這也是他每年都跟著胡家父子進山的原因。

其實像乾明遠這樣的家族還不是最艱難的,他們畢竟人少,船小好掉頭,而最艱難的,應該是那種小型工廠。

玉石價格的上漲,刺激了迅速膨脹的開採行業,而掠奪性開採,進一步刺激了收藏者的神經,玉石價格進一步飆升,挖玉也陷入進一步的瘋狂,這樣循環下來,玉石價格上漲是肯定的。未完待續……R129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