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玉出昆岡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不言而喻,這種玉料自然是有稜有角,質量也優劣不等、參差不齊。 「山流水」是由當地采玉和琢玉的藝人命名的,指原生的玉礦石在地質過程中歷經風化崩落後,再經洪水沖刷搬運較短距離至河流中...

對於一般的新手和玩家,除非你是老玩家,否則十賭九輸,就算是老玩家,料不打開沒人知道好壞,賣料的人,說這料好,再加上和田玉增值巨大的神話,很容易就忽悠你買了。

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多了,自然也就沒有多少人上當了。

而一些有野心的,像韓孔雀、衛長青、胡家父子和乾明遠這樣的,沒法控制現有的玉石資源,那麼就另尋機緣,所以才有了這次尋寶。

崑崙玉、和田玉這種軟玉的歷史悠久,乃國人的瑰寶,當今,隨著經濟的展,被人們追捧的和田玉因資源缺乏,經濟價值也不斷攀升。

很多人抱著一夜暴富的念頭,進入了尋找軟玉的行列,這就好比美國30年的淘金熱,很多人因為玉石而瘋狂。

休息了一會,韓孔雀他們又關注起來那個兩三噸重的巨型原石。

剛才是因為專心控制水流的原因,韓孔雀還沒來得及用靈識去透視一下呢,這會子閑來無事,他心裡又開始痒痒了。

「韓哥,這塊大料子我們是解開,還是直接弄出去?」衛長青開口道。

韓孔雀樂呵呵的說道:「這麼難得一見的玉山子,如果切不好就要廢掉,但這樣弄出去,又不太容易。」

「這麼大的原石,想喲切割開來可不容易,更何況是在這裡。」衛長青皺著眉頭道。

韓孔雀笑著道:「先看看有沒有勞師動眾的價值吧!如果價值足夠,怎麼也能夠弄出山的。」

此時黃山不解的問道:「老闆,這塊原石在水裡不知道泡了多長時間了,難道這也是山料嗎?」

俗話說,隔行如隔山,別看都是玉石,可比較起來,賭軟玉要比賭翡翠難了不知多少倍。

韓孔雀:「其這塊原石是從山體上沖刷下來的,所以,嚴格來說,它還真就是山料。」

乾明遠的眼神淡了一下,山料少有羊脂玉,而且就算是有,也未必能達到籽料的那種潤如凝脂。

不過,這塊肯定不能這麼容易的歸類于山料,最準確的說法應該算是山流水。

顧同算是個老江湖,看別的不一定準,但從臉色上看人的心理變化卻是很有一套的。

見乾明遠的那種神情,顧同道:「玉的好壞有時還要看皮色,可人無完人金無足赤,它多少要有點瑕疵,就看人們能否把瑕疵變成亮點了。」

乾明遠怔了怔,不禁笑道:「顧老弟說的對,我的得失心太重了。」

顧同笑道:「世界上好的玉石玉石不少,像先前我們說的那塊碧玉,還有故宮收藏的清代大禹治水圖玉山子,那塊料是戈壁料,所以誰又敢說這塊不能成為第二個大禹治水圖?」

神仙難斷寸玉,這話是一點都不錯,翡翠有賭石一說,並且翡翠的原石交易一直以賭石為主;而軟玉則因為絕大多數情況下「表裡如一」,少有賭石,而真正要賭石,就是這種迷霧重重的山水料了。

對一般的料子而言,即便有一定賭性,賭贏的可能性也不大,因為好料子誰都看得出來。

現市面上雖然並不缺乏玉石,但卻缺乏真正的好料,換句話說,現流通的料子很一般,甚至偏垃圾者偏多,一旦動刀往往原形畢露,賭輸的可能性相當大。

可這塊料就不一樣了,這塊料可沒有皮殼做假一說,真的要賭的話,那就要看運氣了。

軟玉的皮色按其成份和產狀等特徵,可分為色皮,糖皮,石皮三類。

所謂的色皮,就是玉石外表分佈的一層玉皮有各種顏色,玉石界以各種顏色而命名,如黑皮子、鹿皮子等等。

從皮色可以看齣子玉的質量,如黑皮子、鹿皮子等,多為上等白玉好料,同種質量的子玉,如帶有秋梨等皮色,價值高。

玉皮的厚很薄,一般小於1毫米。

色皮的形態各種各樣,有的成雲朵狀,有的為脈狀,有的成散點狀。

有經驗的拾玉者,到下游去找帶色皮的子玉,而往上游,找到色皮子玉的機會就很少。

此外,原生玉礦體的裂縫附近,也能偶爾發現帶皮的山料,這也是由於次生氧化形成的。

而糖皮就是指山料外表分佈的一層黃褐及醬色玉皮,因顏色似紅糖色,故把有糖皮玉石稱為糖玉。

糖玉的糖皮厚較大,從幾厘米到幾十厘米,常將白玉或青玉包圍起來,呈過渡關係,糖玉產於礦體裂隙附近。

糖玉是氧化環境的產物,系玉石形成后,由殘餘岩漿水沿和田玉礦體裂隙滲透,使氧化亞鐵轉化為三氧化二鐵的結果,糖皮即為氧化鐵染的結果。

乾明遠了拍自己的那塊戈壁料,指著一處濃糖一般的顏色,笑道:「這塊原石有兩個地方,分別出現了兩種特徵,也是我拿不準的主要原因。」

韓孔雀皺了皺眉,看了一眼乾明遠的地方,道:「乾老,不是聽說糖皮包裹的料子,容易切出羊脂玉嗎?」

乾明遠點了點頭,道:「是有這種說法,但這塊料子卻還有個大的問題啊1

產看玉石,先看皮色,要是皮色好,再看玉的皮色是否艷麗,秋梨皮、棗紅皮、鹿皮、撒金皮這些都是名貴品種。

但最重要的還是看玉質是否細膩,水線所佔比例,僅佔一兩條,沒有什麼問題,玉花所佔的比例,雜質多不多,玉面有無裂縫,那就更好。

韓孔雀蹲到了那塊巨型和玉料旁邊琢磨了起來。

畢竟是接觸到一個自己以前沒有接觸過的玉種,所以韓孔雀並不急於釋放出神通觀察石料內部的情況。

他想等自己把這塊原石外部的特徵,大概都摸透了,再看內部的表現。

賭軟玉的風險不小,像皮包玉、玉羼石就是神仙難辨,所以說在這一行之中,風險大、陷阱多,一個不注意就會血本無歸。

原來人說的賭玉,往往指賭翡翠原石,這種東西外表包著一層堅實的石皮,大可難倒神仙。

而對軟玉而言,則罕有賭玉之說,因為其「五德」中就有一德是「鰓理自外,可以知中,義之方也」,即「表裡如一」,似乎沒有賭的必要。

但是,剛才他們切開了幾塊外表表現好的原石,就徹底真名了軟玉「表裡如一」的說法是錯誤的。

剛才一塊重約兩公斤的烏鴉皮子料,露肉處潔白細膩,甚是誘人,於是興奮的黃山搶著切開了,結果橫豎幾刀下去,裡面卻讓人瞠目結舌……

所以說千萬別賭軟玉,不管是和田玉,還是崑崙玉,因為和田籽料中皮包玉、玉羼石者不在少數,風險大且陷阱多,運氣不好就會血本無歸。

韓孔雀在觀察原石內部的情況,而衛長青卻一點也不擔心韓孔雀會不心動。

至於乾明遠說的大問題,在衛長青那裡就根本不是問題,不管這塊石頭外在表現再怎麼差,也擋不住內部那華麗的表現。

自古以來就有金生麗水,玉出昆岡,這可不是說著玩的。

千百年來,華夏玉文化的優質玉材就產於這條山脈,而這種優質玉材的貿易中心就在和田。

和田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境內南疆地區的一個地名,南靠長約兩千五百公里的崑崙山脈。

和田南面的昆崙山上以及發源於昆崙山、流向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大小河流里多產這種軟玉。

於是,這種閃石玉材被歷史賦予了一個令人怦然心動的名字——和田玉,而在國人的心目中,這個名字儼然已經成為傳統文化的重要符號之一。

和田玉原生礦多產在新、疆境內昆崙山的山岩中,有些經外力作用後分解為大小不等的碎塊,崩落在山坡上,經雨水沖刷后便流入昆崙山下的河流中。

所以,根據產出狀態的不同,和田玉大致可分為山料、山流水和籽料:

山料指產於新、疆境內昆崙山-阿爾金山的原生玉礦,古代叫「寶蓋玉」。

不言而喻,這種玉料自然是有稜有角,質量也優劣不等、參差不齊。

「山流水」是由當地采玉和琢玉的藝人命名的,指原生的玉礦石在地質過程中歷經風化崩落後,再經洪水沖刷搬運較短距離至河流中上游的玉石。

這塊玉石雖然是崑崙玉,但它跟和田玉沒有什麼區別,現在這塊原石的表現,顯然應該划入山流水的行列。

山流水玉石的稜角有所磨圓,但擦痕和斷痕尚未完全磨凈,表面有時成纖維簇狀。

這塊雖然屬於山流水,但他內部的玉石,卻不必子料差多少,子料則是山料、山流水經過長距離河水搬運、沖刷和浸潤而形成的。

由於在河水作用過程中,玉石內部有瑕疵和缺陷的部分,大都已經被河水無情地肢解開來了,所以多數籽料剩下的便是細膩無瑕、精華內蘊、溫潤而澤的上等玉料,質感和光澤是山料、山流水所無法企及的。

所以不是說山流水,或者是山料不出好玉,而是子料更加容易出好玉。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