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艱難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怎麼不下去尋找?」 韓孔雀笑道:「您老也不是沒下去嗎?」 「小衛也想到了?」老胡沒有回答韓孔雀的話,反而看向身邊的另外一個年輕人。 衛長青看了一眼眾人,轉過頭繼續看著周圍的山...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韓孔雀三人趕忙走了過去,過去一看,韓孔雀就有點傻眼,發現玉石的地方不是河床中,而是在一處差不多六十度的山坡上。

上坡上沒有植被,也許原來有,但現在被水流沖刷的很乾凈,所有石壁全都裸露出來,但本來光滑的石壁上,現在一個個就像老鼠洞。

而新發現的玉石,就在一塊巨大的石壁上,現在那塊石壁,被用通紅的硃砂畫出了一個圓圈,在圓圈之中,就有暴露出來的玉石,看樣子是塊白玉。

韓孔雀目測,被畫出來的那塊玉石還不小,不過,看樣子質地也不算怎麼好,但勝在體型巨大,還是有開採價值,所以就算那邊不容易開採,也被人畫出來,準備開採了。

這邊發現玉石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老胡父子的耳中,他們快步走上前,在看了幾眼之後,立即看向了陡坡下面的河道。

既然河道邊的山上有玉石,那麼下面的河道之中,也許更多,而且是更好的籽料。

他想到了這一點,其他人自然也想到了,所有人一窩蜂的湧向河床,就連河道下游的河床,也有人過去。

畢竟山上的石頭滾落下來,雖然首先落入河道之中,但河水是流動的,既然流動,那麼千萬年來,誰也說不清楚這條?河中哪段有玉石。

很快,山坡下面就沒剩下幾個人了,看著沒有動的韓孔雀,老胡笑著道:「小韓,怎麼不下去尋找?」

韓孔雀笑道:「您老也不是沒下去嗎?」

「小衛也想到了?」老胡沒有回答韓孔雀的話,反而看向身邊的另外一個年輕人。

衛長青看了一眼眾人,轉過頭繼續看著周圍的山壁道:「看樣子,這裡發現玉石不是一天兩天了吧?」

「對。這裡有玉石,自然不是只有我們胡家知道,當地還有不少人,每年都會進山的,上面那塊玉石的發現者,就不是我們一夥的。這應該是外地來的遊客發現的。」老胡開口道。

「外地來采玉的遊客?」韓孔雀問道。

老胡道:「對,也只有他們不在乎玉石的價格,而只在乎采玉的過程,要不然,那麼明顯的一塊玉石,怎麼可能留到現在?」

那塊玉石雖然有點價值,但開採不容易,這點就不說了,就算你開採下來了。運出山更艱難,所以這麼大一塊玉石,放在那裡沒人采,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當然,也有可能是別人沒有發現,但看周圍山壁的情況,這樣的事情幾乎不可能發生,所以。主要還是人少了,沒必要弄這麼一塊巨大還沒有多少價值的次品玉石。

「他們還真是不畏艱險。」衛長青看著把自己固定在山壁上。開始穿鑿石壁的一個人道。

「真不知道你們內地人是怎麼想的,放著家裡的舒服日子不過,偏偏來著窮山惡水之中尋刺激。」老胡搖著頭道。

「這裡可不是窮山,說是惡水還差不多。」韓孔雀開玩笑的道。

老胡看韓孔雀和衛長青都沒有走的打算,他沒辦法之下,只能向一處山壁走過去。走到附近之後,那邊卻是有一處裂縫,在裂縫之中,有幾個帳篷。

此時帳篷之外,正有一個當地婦女在淘米。這是準備做飯。

讓韓孔雀等人在外等著,老胡上前,用當地的藏語,跟她交流了一會,很快就退出了那條裂縫。

韓孔雀、胡珂、衛長青、乾明遠四人一直站在外面,並沒有進去。

在這種荒野之中,四五個大男人,同時闖入別人的宿營地,很可能得到的不是歡迎,而是獵槍的子彈。

等老胡走出來,四人緊跟著他走入了河道之中,讓山壁上的兩個男人看到他們,這樣才能讓山壁上采玉的男人放心。

畢竟他們做的是尋寶工作,誰也不知道誰手裡有什麼好東西,所以防人之心不可無。

老胡停下來開口道:「情況並不樂觀,他們已經進山二十多天了,好像並沒有太大的收穫,雖然他們說的不一定是真的,但看他們開採難度那麼大的一塊次品,就知道,他們可能真的沒有多少收穫。」

「他們用驢子馱著東西進山?」韓孔雀認識驢,他看到帳篷後面,有幾匹驢子。

老胡點頭道:「這樣的采玉人這裡有很多,在這裡待幾天,你們就會知道,不過很少人能夠在這裡堅持二十多天,也許這些人還真有點收穫,看來我們要在這裡多待幾天了。」

韓孔雀和衛長青全都點頭,這裡的自然環境惡劣,只有他們這種外地人才知道,出了有些特殊本領的人之外,普通人進山,肯定不是那麼舒服的事情,如果能夠在這裡待二十多天而沒有出山的意思,那就肯定不簡單。

當地人一般是騎著騾子或毛驢進山,遊客是租用騎著進山,這個時候遊客不畏艱險,徒步前去深山,探險尋玉,沒來之時,不知道這裡的情況,怎的來了,感覺就像是在鬼門關前打了一個來回,嚇得心驚肉跳!

前去時信心爆滿,心裡想著這次一定要多撿幾塊好玉石帶回去,賣個好價錢發個大財,或作為傳家寶傳給子孫後代!

可是走到路上,高原反應強烈,氣喘吁吁,兩腿癱軟,寸步難行,想法就變成了:我要活著回去,只要活著回去就是幸

上過一次高山的人,當時在山上的想法就是能活著下去,以後永遠也不想再進山了!

當下山後看見公路時,有種孤舟漂泊大海看見了陸地的安全感,悲喜交加的心情難以言表。

在利潤豐厚的珠寶業,采玉人並沒有得到多大好處,像這幾位采玉人,辛苦勞累了20多天,扣除盤纏后,每人僅分到了千把元錢。

這和他們忍受的苦難、面臨的危險、艱辛的付出相比,與流通領域和收藏領域的和玉石玩家相比,采玉人的收入實在是太微薄了。

而在這裡打持久戰,就得安營紮寨,舉家上陣,剛才那座小型宿營地有婦女存在,那肯定就是一家尋玉人。

老胡對這裡的地形很熟悉,自然知道拿出隱秘的宿營地,不過那邊的地形狹小,不適合大部隊宿營,所以他才沒有去那邊,而是選擇了另外一邊比較大的一處小型峽谷。

在這山中,最困難的就是住宿和吃飯,特別是吃飯,外地人是很難適應的,因海拔太高,水70度左右就開了,就算是用高壓鍋蒸米飯,米飯都是夾生的,就算是外邊再爛,裡邊還是有點硬,難以下咽。

在山裡住上十天半個月,哪一個人也得瘦10-20斤,這樣的困難,外地遊客一般是很難適應的。

所以采玉是極其艱難的,在這裡,就有因為採集極品羊脂玉,曾讓采玉人家破人亡的故事。

傳說,任孜.拓古提一家住在海拔5000多米的昆崙山腳下,家裡世代采和田玉。

任孜有一塊爺爺傳下來的「標準玉」——什麼玉石只要與它相對照比較,優劣立判。

1988年的一天,任孜和兄弟們一如往常上山采玉,發現一群蒼鷹在白玉河源頭久久盤旋。

而在蒼鷹的腳下,任孜發現了白玉原料,他們用工具將石頭外皮剝開一點,就看到羊油一般嬌嫩欲滴的白玉一角。

任孜立即掏出「標準玉」對比,發現兩塊的成色不差分毫。

任孜和兄弟們還來不及在石頭上做標記,山上突降暴雨,山谷頓時湧來滾滾洪流,他們只能全身貼在岩壁上「求生」。

一個多小時的山雨結束時,任孜騎的毛驢被沖走了,最小的一個兄弟也在慌亂中被泥水沖走,那塊玉石更是不見蹤影。

在昆崙山上,一年只有3個月可以行走,其他時間都是大雪封山。

等任孜再次找到那塊玉石時,已經是6年後。1994年,任孜扎木排順山溪費時8天才把玉石運回村裡。

所以,不要以為在山中找到的極品玉石,就算成功了,只有等玉石雲出山,才算成功。

在這裡采玉,最好是結伴而行,互相好有個照應,最好還是有個當地的導遊,要不然,也許一陣暴雨,你就會被沖的沒影了,要是遇到了大雪提前到來,那麼恭喜你,你可以免費體驗一下雪葬了。

看到他們一隊的人,在到達河床上之後,手拿鋼等物,翻翹著河床上的石頭,篩選著他們中意的玉石,黃山很是心動。

「這邊的河床還有尋找價值嗎?」韓孔雀開口道。

老胡搖頭道:「有,但很小,這裡是當地人都知道的玉石產地,所以我才帶你們來這裡,但要想採集到真正的好玉,還要從這裡向四周搜索。」

韓孔雀點頭,沒有在說話,他剛才看到那家人的采玉工具,就猜到了這一點。

那家人擺放在帳篷之外的工具,有梯子、鐵鍬、鐵鎚、鋼、安全帽、袋子、帳篷、繩索、食物和水、炊具等。

從裝備看來,其目的地不限於河灘上,很可能還包括大山深處。

要想多撿到玉石,就要盡量避開這種主流河道,許多外地人到這裡,沒有不下河走一遭的,所以這裡早就很難撿到玉石了。未完待續……R129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