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采玉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現在,韓孔雀隨同其他人一起,走入的是一條最坷,這是這裡的主流河道,幾乎所有的小溪,都匯入這條河中。現在是枯水期,所以河道之中的水流很小,所以在寬百多米的下遊河道,露出了河床,這個季節也是撿...

雖然相隔三四十米,但兩個人的談話,韓孔雀只要想聽,就能夠聽到,更何況,他們的聲音雖然低點,但遠處的普通人也能聽到點,就是聽不清楚罷了。

「你也見過我們家的那個寶貝,所以,如果找到了真正的地質斷層,你們以後的研究經費,我們胡家就全部包下來了。」老胡聲音堅定的道。

「我記得你家那塊羊脂玉籽料重達16.38公斤的吧?」王教授嘆息道。

那塊羊脂玉,細膩潤澤,內質純凈,局部為墨色,整體外觀呈柔和泛粉的羊脂色度。

此類極品籽料,幾近絕跡,可謂稀世珍品,當今世上再無能出其左右。

他還真是沒想到,老胡視為傳家寶的羊脂玉,居然是從這裡得到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找到這裡的礦脈。

不過,山中尋玉是何其艱難,水料和籽玉還算簡單,只要肯吃苦,在這山中的溪水之中尋找就是了,而大宗的山料,就不用想了。

雖然山料的價格不高,但架不住山料多啊!但山中沒法進出機械,所以就算山料再多,人們也沒法大規模採集。

現在只能寄希望於水料和籽料了,雖然這樣的玉石稀少,但它們的價格卻比山料要高的多。

王教授和老胡收口之後,韓孔雀快速離開,已經到地方了,而且確定了這裡真的出極品玉石。那麼韓孔雀還真不信他就找不到。

深山采玉難度大,多使用炸藥炸下來,爆炸力造成山料的內裂非常嚴重。有的一塊幾十公斤重的大料,都開不出幾個把件和鐲子,只能做小件。因此許多人不太喜歡山料,認為買入風險較大。

這才是很多人不喜歡山料的原因,而現在,他們什麼也沒找到,只有找到了。才會研究怎麼開採。

而此時,老胡也只能採用最簡單的辦法人海戰術。人多了,只要仔細尋找,沒有漏網之「玉」,自然能夠找到。

在其他地方。往往有數以十萬計的玉石開採者,他們往往是要投入很大的生產成本或時間成本后,才能得到一塊和田玉。

在這裡,沒有那麼多人,而石頭卻是一點都不少,所以想要在這裡找到一塊玉石,說容易也容易,說難,還真就是大海撈針。

容易。也許隨便一塊大石頭,就是一塊含有美玉的原石,艱難。你只河床裡面的情況就知道了。

看到鵝卵石就知道是河床了,看到經過歷年來堆積出的無數鵝卵石,就知道要在這麼多石頭當中尋找出一塊玉石是多麼的艱難。

平時在外面的和田也好,在其他地方也好,那裡的河床已經不知道被深翻了多少米了,而這裡卻是原始風貌。

所以說。不要看現在河床上的石頭多,如果翻開了。下面的石頭更多。

在外面,那都是挖掘機和推土機來工作,而在這裡,就只能利用人工了。

雖然這樣做累的是人,但只要證明這裡有玉石礦,挖玉人就會蜂擁而至。

像瑪鈉斯玉,玉龍喀什河兩岸的挖玉人之所以驅之不去,利益無疑就是其中最大的驅動力。

到每年的10月枯水期,河道兩旁數百米的灘岸則幾乎堆成了採石場,在那裡,用「掘地三尺」來形容挖掘的深度就用詞不當了,用掘地三十尺來說也不誇張。

現在,韓孔雀隨同其他人一起,走入的是一條最坷,這是這裡的主流河道,幾乎所有的小溪,都匯入這條河中。

現在是枯水期,所以河道之中的水流很小,所以在寬百多米的下遊河道,露出了河床,這個季節也是撿玉人「碰運氣」的好時候。

但是,下游的河床肯定被人尋找過無數遍了,所以要去上游,據老胡講,要繼續深入山中,水和食物是必須要帶足的,因為撿拾玉石,至少得在河道里來回不停地走上十幾公里左右,大約需要10個小時的時間。

沿河繼續行走,即為上游,河裡有各種象形圖案的奇石,很漂亮的,這裡的奇石的石質確實不錯。

而河道底部則是發現碧玉籽料的地方,要注意碧玉在強烈的陽光下逆光觀察,會讓深綠、豆綠等都變成正綠了,會讓青白玉發青白的底子變得白一些了,這是資深采玉人的經驗之談。

再向上遊走,那裡有一條小溪,小溪南岸,有一塊相對平坦的山坡地,那裡草木茂盛,是周圍食草動物聚集的地方,當然,也是獵食動物撲食的地方。

這樣的地方,只要能力足夠,自然能夠給眾人提供足夠的食物,所以在進入深山之後,食物是不缺的,這有護衛隊提供,而今天,所有人都是在周圍活動,並沒有人今天就開始沿河繼續進山,所以,過一會回來吃飯就是了。

這次進山來了不少當地的牧民,如果沒有他們陪同,不要說進山尋玉,能夠順利走出大山就不錯了。

所以,如果想撿碧玉籽料,做好先找好嚮導,並攜帶必要的工具,要帶上小鐵鎚和強光手電筒最好,有的人甚至還帶上橡膠水褲。

雖一定能撿到,但是很辛苦,要做好在山裡過夜的準備。

深山河谷里,如果真的盛產玉石,那麼尋找到玉石的機會還是很大的,就比如發源於天山深處的瑪納斯河,在上個世紀90年代和田玉大興其道的時候,也陸續被發現出產大量的碧玉籽料。

與和田玉龍喀什河出產的和田玉籽料不同的是,瑪納斯碧玉籽料塊頭都相當大,大的數以噸計,小的也數以公斤計,拳頭大小以下的很少,像和田玉籽料那樣,可以直接佩戴的掛件大小的幾乎沒有。

所以,他們雖然不容易尋找到玉石,但只要找到了,收穫就小不了,這也是那麼多人,擠破腦袋,想要跟著老胡父子進山的原因。

尋玉人遇到的最大困難是,怎樣想辦法把巨型碧玉弄出山來,而現在,隨著老胡帶進來的解石機,已經極大的解決了這個問題。

原石雖大,但只要解開了,玉石再大,也有人會弄出山去。

采玉人的生活非常艱苦,采玉人要想找到玉石,常常要花費很長的時間,翻山越嶺只是采玉的開始,經過幾天艱苦的路程,到了可能找到玉石的地方,另外的困難會接踵而來。

而最大的困難,不是吃住,也不是辛苦,而是面對數量如繁星的大小石頭。

千金易得,好玉難求,也難怪維維們叫價那麼高,或許只有他們才知道好籽料越來越少,越來越不容易找到,所以價錢才這麼貴。

韓孔雀不用雇傭嚮導,乾明遠就是一個老手,他雖然不是當地人,但因為和老胡熟悉的關係,幾乎每年他都會跟著老胡進山,所以他對這裡很熟悉,而且采玉的經驗很豐富。

雨季過後,這是采玉人尋找玉石的最好機會,尋寶要領是:迎著太陽尋找,才容易發現玉石。

山水料的特點是刮大風或下大雨後,又有新暴露的彩石出現,這個時候,迎著太陽,很容易看到色彩斑斕的石頭,這種石頭之中,很可能含有玉石。

乾明遠告訴韓孔雀和黃山,在這條河很長,產玉的歷史也很久遠,河床中,從出山流水料的那個冰山起,一直往下約20多公里的河床中,可以撿到為數不多的山流水原石。

再從20公里往下到200多公里的這段河床中,根本就沒有玉石。

再從約200公里往下到270公里的,這70公里的河床中就是籽料的主產段。

有人講,中段近180多公里沒有玉石,是因為水流太急,玉料存留不下來,都被洪水把玉石衝到下游去了的緣故。

這就出現了一個問題,前面那20多公里的河水流速不是更湍急嗎?

為什麼在那一段或多或少還可以撿到玉石?

而這180公里的地段,為什麼不論大小一塊玉石也撿不到呢?

河床里到處都是卵狀石頭,沒有一塊玉石,石頭沒被水沖走留了下來,唯獨比重比石頭大得多的玉石,反而被水沖走了,所以,「因為水流太急,玉料存留不下來」的解釋是不能成立的。

所以說在這裡,經驗是其次,運氣才是最主要的,你運氣好了,最不可能出玉石的地方,你都可以找到幾十噸重的玉石原石。

如果運氣不好,就算是在產量很高的礦脈之中,你也可能撿出來的都是石頭。

這裡是玉石的源頭,按理說在這裡採集玉石更加合算,也應該更加容易,但事實完全相反,因為這裡礦脈太分散,開路費用高昂,代價太大,所以很少有人來這裡。

在這裡,就算開出來的礦石,只能使用騾子運送,每次每頭騾子運送量僅在50公斤左右,每兩天一次,難怪山料也賣這麼貴!

一不小心,騾子有可能被摔到山下喪了命,也有人因意外受傷、病死、凍死在深山裡

可以說,玉是采玉人拿命換來的,在這裡,可真印證了那句話:采玉難,難於上青天!

就在韓孔雀一邊聽一邊走時,前面傳來喧嘩聲:「真幸運,發現玉石啦!但要開採下來難度很大啊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