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采玉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4-01 19:03  |  字數:4284字

雖然相隔三四十米,但兩個人的談話,韓孔雀只要想聽,就能夠聽到,更何況,他們的聲音雖然低點,但遠處的普通人也能聽到點,就是聽不清楚罷了。

「你也見過我們家的那個寶貝,所以,如果找到了真正的地質斷層,你們以後的研究經費,我們胡家就全部包下來了。」老胡聲音堅定的道。

「我記得你家那塊羊脂玉籽料重達16.38公斤的吧?」王教授嘆息道。

那塊羊脂玉,細膩潤澤,內質純凈,局部為墨色,整體外觀呈柔和泛粉的羊脂色度。

此類極品籽料,幾近絕跡,可謂稀世珍品,當今世上再無能出其左右。

他還真是沒想到,老胡視為傳家寶的羊脂玉,居然是從這裡得到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找到這裡的礦脈。

不過,山中尋玉是何其艱難,水料和籽玉還算簡單,只要肯吃苦,在這山中的溪水之中尋找就是了,而大宗的山料,就不用想了。

雖然山料的價格不高,但架不住山料多啊!但山中沒法進出機械,所以就算山料再多,人們也沒法大規模採集。

現在只能寄希望於水料和籽料了,雖然這樣的玉石稀少,但它們的價格卻比山料要高的多。

王教授和老胡收口之後,韓孔雀快速離開,已經到地方了,而且確定了這裡真的出極品玉石。那麼韓孔雀還真不信他就找不到。

深山采玉難度大,多使用炸藥炸下來,爆炸力造成山料的內裂非常嚴重。有的一塊幾十公斤重的大料,都開不出幾個把件和鐲子,只能做小件。因此許多人不太喜歡山料,認為買入風險較大。

這才是很多人不喜歡山料的原因,而現在,他們什麼也沒找到,只有找到了。才會研究怎麼開採。

而此時,老胡也只能採用最簡單的辦法人海戰術。人多了,只要仔細尋找,沒有漏網之「玉」,自然能夠找到。

在其他地方。往往有數以十萬計的玉石開採者,他們往往是要投入很大的生產成本或時間成本後,才能得到一塊和田玉。

在這裡,沒有那麼多人,而石頭卻是一點都不少,所以想要在這裡找到一塊玉石,說容易也容易,說難,還真就是大海撈針。

容易。也許隨便一塊大石頭,就是一塊含有美玉的原石,艱難。你只要看看河床裡面的情況就知道了。

看到鵝卵石就知道是河床了,看到經過歷年來堆積出的無數鵝卵石,就知道要在這麼多石頭當中尋找出一塊玉石是多麼的艱難。

平時在外面的和田也好,在其他地方也好,那裡的河床已經不知道被深翻了多少米了,而這裡卻是原始風貌。

所以說。不要看現在河床上的石頭多,如果翻開了。下面的石頭更多。

在外面,那都是挖掘機和推土機來工作,而在這裡,就只能利用人工了。

雖然這樣做累的是人,但只要證明這裡有玉石礦,挖玉人就會蜂擁而至。

像瑪鈉斯玉,玉龍喀什河兩岸的挖玉人之所以驅之不去,利益無疑就是其中最大的驅動力。

到每年的10月枯水期,河道兩旁數百米的灘岸則幾乎堆成了採石場,在那裡,用「掘地三尺」來形容挖掘的深度就用詞不當了,用掘地三十尺來說也不誇張。

現在,韓孔雀隨同其他人一起,走入的是一條最寬的河道,這是這裡的主流河道,幾乎所有的小溪,都匯入這條河中。

現在是枯水期,所以河道之中的水流很小,所以在寬百多米的下遊河道,露出了河床,這個季節也是撿玉人「碰運氣」的好時候。

但是,下游的河床肯定被人尋找過無數遍了,所以要去上游,據老胡講,要繼續深入山中,水和食物是必須要帶足的,因為撿拾玉石,至少得在河道里來回不停地走上十幾公里左右,大約需要10個小時的時間。

沿河繼續行走,即為上游,河裡有各種象形圖案的奇石,很漂亮的,這裡的奇石的石質確實不錯。

而河道底部則是發現碧玉籽料的地方,要注意碧玉在強烈的陽光下逆光觀察,會讓深綠、豆綠等都變成正綠了,會讓青白玉發青白的底子變得白一些了,這是資深采玉人的經驗之談。

再向上遊走,那裡有一條小溪,小溪南岸,有一塊相對平坦的山坡地,那裡草木茂盛,是周圍食草動物聚集的地方,當然,也是獵食動物撲食的地方。

這樣的地方,只要能力足夠,自然能夠給眾人提供足夠的食物,所以在進入深山之後,食物是不缺的,這有護衛隊提供,而今天,所有人都是在周圍活動,並沒有人今天就開始沿河繼續進山,所以,過一會回來吃飯就是了。

這次進山來了不少當地的牧民,如果沒有他們陪同,不要說進山尋玉,能夠順利走出大山就不錯了。

所以,如果想撿碧玉籽料,做好先找好嚮導,並攜帶必要的工具,要帶上小鐵錘和強光手電筒最好,有的人甚至還帶上橡膠水褲。

雖一定能撿到,但是很辛苦,要做好在山裡過夜的準備。

深山河谷里,如果真的盛產玉石,那麼尋找到玉石的機會還是很大的,就比如發源於天山深處的瑪納斯河,在上個世紀90年代和田玉大興其道的時候,也陸續被發現出產大量的碧玉籽料。

與和田玉龍喀什河出產的和田玉籽料不同的是,瑪納斯碧玉籽料塊頭都相當大,大的數以噸計,小的也數以公斤計,拳頭大小以下的很少,像和田玉籽料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