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到達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多人前來尋找了。知道了老胡的打算,韓孔雀也不再多問,想來就算他再怎麼詢問,也肯定問不出有什麼價值的東西。老胡對韓孔雀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這是一個懂的分寸的年輕人,所以他也不介意多說兩句。<...

韓孔雀聽那熊傳來的聲音,好像是黃山說的陳玲她們去尋找食物的方向,黃山擔心陳玲等人的安危,對韓孔雀說道:「我去看看!李安不是說這裡原先是熊的老巢嗎?可能它現在還在附近,陳玲她們碰上了就危險了。」

韓孔雀也擔心陳玲她們的安全,便也急匆匆地跟了上前,這個時候韓孔雀到是忘記了飢餓的感覺,一心想要去救人了。

人類遇到了熊,沒有槍械在手的話,生存的概率太低了,此時他們只能祈禱陳玲她們能夠機智應對了,畢竟和熊正面對決,贏的面太小了。

當韓孔雀和黃山趕到了發出熊吼的地方之時,立即發現了蹲在一片叢林處的陳玲、齊倩和鄭琦,她們正仔細觀察那頭熊的動靜。

放下了心,韓孔雀和黃山也貓下身,慢慢靠近了陳玲等人所在的方位。

見到陳玲她們三個沒出事,兩個人懸著的一顆心放下了,黃山小聲詢問道:「陳玲,你們沒和這頭熊發生衝突吧?」

這個時候,韓孔雀和黃山都發現了那頭熊,此時在百米外一條小河上,一頭白色皮毛的熊,正在捕魚。

此刻是秋季,熊已經快要冬眠,它們現在每天都要儘可能多的儲存脂肪,以便熬過漫長嚴寒的冬季,所以此時的熊,是不會放過任何它們碰到的食物。

看到這頭白熊,韓孔雀還是十分好奇的。白熊,顧名思義,就是皮毛呈白色的熊。常被理解為北極熊,其實白熊是北極熊的別稱。

而這裡可不是北極,怎麼會有白熊出沒?

疑惑當中,老胡壓低聲音說道:「這是白化熊,按照現在生物學家的推論,有兩種,一是說白熊是黑熊白化的產物。另外一種則是在遠古時期,北極熊滯留在這形成的產物。所以它們不冬眠,我覺得第二種可靠一點,畢竟你看這頭熊和黑熊沒有共同點啊1

通過老胡的講解,韓孔雀等人明白了這頭熊的不凡。看著白熊好像沒什麼收穫的樣子,氣憤的白熊不由得吼叫了幾聲,而後上岸,找了一些嫩葉啃了起來。

「額,熊還是吃素啊?」韓孔雀和黃山全都很驚訝。

「所以說這頭白熊和黑熊沒有共通點啊!白熊是雜食性動物,黑熊則完全是肉食動物。」老胡進山不是一次了,看來對白熊很了解。

看到白熊上岸了,所有人的警戒之心全都放了下來,退回來的陳玲小聲說道:「我和鄭琦在這條河抓魚的時候。發現了白熊的蹤跡,所以躲了起來,好在抓了兩條。

不過現在有熊在這裡。還是直接生吃吧!我們先補充下體力,就要馬上離開了,飢餓的白熊對我們的危險還是挺大的。」

陳玲說完,得意的亮出兩條魚。

「你得了吧!這可是鄭琦插到的。」齊倩開口打擊陳玲道。

韓孔雀等人全都看了一眼鄭琦,真沒想到這個秀氣的小姑娘,居然還有這種本事。

看了一眼。韓孔雀就知道,這是用樹枝做的簡易魚叉的成果。能夠用樹枝插到河裡的游魚,她肯定是練過的,要不然是絕對不可能這樣抓住魚的。

提著兩條魚,三女走在前面,一行人回到了洞穴裡面,掩蓋了篝火之後,直接在外面宰殺了活魚,韓孔雀接過新鮮的魚,用一把精緻的銀刀,把魚切成片,直接來個生魚片。

生吃這條魚,韓孔雀感覺味道還算不錯,不的不說這裡的水質不錯,生吃魚肉沒有過多的腥味,卻散發了一種甘甜的味道。

「你們也嘗嘗,這魚的味道不錯。」韓孔雀笑著幫助他們,把另外一條魚也處理了。

幾人啃完了河魚之後,立馬收拾了下離開了洞穴內,以免和尋找食物的白熊發生衝突。

考慮到不能傷害這裡的珍貴動物,韓孔雀等人才準備儘快離開,這也是韓孔雀為什麼會不正面對抗白熊的緣故。

要只是普通的猛獸,打死也就打死了,但一些珍稀動物,韓孔雀還真不能出手,畢竟這裡可不是他自己,不說別人,如果韓孔雀他們要是打死了那頭白熊,這裡的那些學生和教授,就不會放過他們。

雖然韓孔雀不怕那些人,但他怕麻煩,這山裡的危險猛獸數之不盡,又怎會怕白熊,只是入鄉隨俗,盡量不和這些珍稀動物發生衝突,才不至於招惹沒必要的麻煩。

遠離了白熊出沒的地點,乾明領路的護衛隊,放慢了腳步,李安對著身後的眾人喊道:「這裡應該安全了,我們休息一下,我到附近看看有什麼可以吃的食物。」

走到這裡,似乎又是另外一番景象,白熊出沒的地方,氣溫較低一些,早上的時候草木都披上了一層雪大衣,而來到了這個地方之後,樹木高了許多。

「這裡是周圍河流匯聚之地,而且在那邊有座小峽谷,這裡就是為來我們一個月的主要宿營地,所有人的馬匹,全都安置在裡面,這裡時刻都有護衛隊保護。」這個時候,老胡開口道。

這一段時間,韓孔雀和黃山的馬匹,全都交給了乾明遠照顧,每次宿營,都有護衛隊的人員,把所有人的馬匹安置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之中看護起來。

在這山中,沒有馬匹,人類是什麼東西都帶不出山的,畢竟這裡是高原地區,一般人自己走路都喘不過氣來,更不要說背負沉重的東西了。

韓孔雀和黃山沒事,所以在此湊到了護衛的那邊,想要了解一些情況。

老胡也在那邊,看到韓孔雀和黃山過來,老胡道:「這裡是一段河流交匯之地,你們看四周的大山,這裡的每座山,都有可能產玉石,所以這條河流裡面,肯定是有玉的,只不過這裡的地形複雜,所以要想找到那條河是玉石的出產地,還是很麻煩的。」

韓孔雀早就初步的觀察了周圍的地形,這裡是山中,每兩座山,或者是一座山中的凹面,都有可能形成一條小溪,此時雨季已經過去,山中的溪流之中並沒有太多的水。

但每條小溪之中也全都有水,只不過水都不深罷了,而且還清澈見底,所以小溪之下的鵝卵石看的很清楚。

韓孔雀只是粗略一看,就有點傻眼,這裡的每條溪流下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大小石頭,這些石頭全都被河水沖刷的滑滑溜溜,甚至顏色都沒有太大區別。

韓孔雀可不會天真的以為,這裡的石頭之中,很多都是玉石,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尋找出玉石原石,難度可真不是一般的大,說是大海撈針都不為過。

「這河裡就有玉石?」黃山有點吃驚的問道。

老胡笑了一笑,淡淡的道:「傳說有人在這裡尋找到過頂級白玉。」

韓孔雀直接無語,老胡都用傳說來表示,那麼這裡有玉,可能就真的是傳說。

不過這很正常,如果能夠確定這裡有玉石,而且很容易找到,那麼老胡肯定不會阻止這麼多人前來尋找了。

知道了老胡的打算,韓孔雀也不再多問,想來就算他再怎麼詢問,也肯定問不出有什麼價值的東西。

老胡對韓孔雀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這是一個懂的分寸的年輕人,所以他也不介意多說兩句。

「這裡的每一條河都有探索的價值,要不然我也不會領著你們來這裡,要知道夏季發大水的時候,山石被沖落,所以誰也不知道河裡的石頭,是從哪裡衝來的,所以,這裡是真有玉石,但想要找到主產地,卻並不容易。

所以我們要以這裡為中心,順著每一條河流,做大面積的探索,我想,這樣下功夫,總會是有收穫的。」老胡看著遠處的一條條小溪,有點失神的道。

這個時候,放下行李之後的人,全都聚攏到了這邊,想要聽聽老胡的想法。

老胡的想法很簡單,所有人出去尋找有可能出玉石的原石,尋找到了,帶回這裡解開,這樣大量解石,總會有所收穫。

至於在山中怎麼解石,老胡早有準備,所以說到這個的時候,他看向了那些他手下的護衛隊員。

他們在這邊說話,而那些護衛隊員們,還在忙碌。

他們把馬背上的一個個馬包卸下來,正在分類整理,有人把馬匹的韁繩解下,把馬匹驅趕到了一座小型峽谷之中,而更多的人,在解開馬包,整理裡面的東西。

這個時候韓孔雀才發現,老胡為什麼跟著他吃飯了,因為他們的行李之中,根本沒有多少生活物資,所以說,如果沒有韓孔雀,他們就只能一路自己尋找吃食了。

此時護衛隊員們打開了馬包,韓孔雀才知道,他們攜帶的行李,除了帳篷,就是一些如同風扇葉片的東西,等稍微組裝成型,韓孔雀才明白,這是小型的風力發電機。

接著,一台台小型切割機被組裝了起來,接著,一套大型的切割機也被組裝大體輪廓,這讓看到的眾人,全都呆了一呆。

他們誰也沒想到,老胡居然帶進山來這麼多切割機,看來老胡是真的下定了決心,不找到玉石誓不罷休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