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報恩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這樣,動物就徹底玩完了,就算是體型稍大的動物,落入陷阱之後,也沒辦法逃離,因為陷阱之中還插著一些木刺,體型大的動物落入陷阱,會瞬間被木刺刺穿。幸虧這兩隻狐狸的體型較小,加上它們的動作靈活...

「咦?這是狐狸吧?狐狸是白天撲食的?」看著陷阱之中,兩隻毛茸茸的東西,黃山驚異的道。

「哈哈,運氣不錯,抓了兩隻狐狸,今晚我們有口福了。」這絕對算是野外的珍奇美味了,所以李安看到了很興奮。

這時有隊員,已經準備動手殺了被鐵夾子夾住了腿的兩隻狐狸,畢竟狐狸可是很兇悍的。

「可惜季節不對,如果再過兩天,這兩隻狐狸的皮毛會更好。」這麼準備動手的隊員,可惜的開口道。

「這應該是藏狐,屬於瀕危動物,我看還是算了吧!也沒有多少肉,如果你們想吃肉,我哪裡還有幾隻野雞,足夠今晚吃的了。」韓孔雀此時開口道。

韓孔雀看得清楚,這兩隻狐狸只有一隻被鐵夾子夾住了,而另外一隻,應該是自動跳下來的。

這樣的情況,其實在動物世界當中並不罕見,相比人類,動物對愛情更加忠貞,而藏狐,就是一夫一妻制的。

藏狐大小接近赤狐或略小,但耳短小,耳長不及後足長之半,耳背之毛色與頭部及體背部近似,尾形粗短,長度不及體長之半,只要稍微了解一些,認出它們並不難。

藏狐的冬毛,毛被厚而茸密,毛短而略捲曲,背中央毛色棕黃,體側毛色銀灰。

尾末端近乎白色,頭骨之吻部十分狹長,加上這裡是藏區。所以這種狐狸並不算多麼難認。

藏狐分佈於高原地帶,喜獨居,通常在旱獺的的洞穴居祝以野鼠、野兔、鳥類和水果為食。

體型與赤狐相近,但背部呈褐紅色,腹部白色;體側有淺灰色寬頻;與背部和腹部明顯區分。

藏狐有明顯的窄淡紅色鼻吻,頭冠、頸、背部、四肢下部為淺紅色,藏狐耳小,耳後茶色,耳內白色。下腹部為淡白色到淡灰色,尾蓬鬆。除尾尖白色外其餘灰色,尾長小於頭體長的50%,所以看起來毛茸茸的,十分漂亮。

藏狐多見於海拔達2000~5200米的高山草甸、高山草原、荒漠草原和山地的半乾旱到乾旱地區。

它們屬於晝行性。所以白天才能見到,這種狐狸屬於獨居,但也可見繁殖對於幼崽在一起的家庭群。

藏狐主要早晨和傍晚活動,但也見在全天的其他時間活動,洞穴見於大岩石基部、老的河岸線、低坡以及其他類似地點。

巢穴有1~4個出口,洞口直徑為25~35厘米,食物主要為鼠兔和嚙齒類。

藏狐是單配製動物,選定配偶則終身相伴,雙方共同生活、捕食以及撫育後代。

藏狐在防治草原有害類動物也起有一定作用。藏狐主食鼠類,對農牧業十分有利,亦為益獸。

幾十年前。全藏區的藏狐數量為一萬至三萬隻,因多年來過度獵捕,藏狐的數量在急劇減少,到了現在,能夠達到一萬隻就很慶幸了。

韓孔雀他們能夠在這裡一次發現兩隻,還是十分幸運的。

對於韓孔雀的要求。李安並沒有反對,畢竟韓孔雀和黃山已經得到了他們的認同。特別是昨天晚上,韓孔雀一身返現,吸引走了那頭大野豬,更加讓護衛隊員們佩服。

所以,只是兩隻狐狸,這些護衛隊員沒也沒有反對。

既然不能吃了,那些護衛隊員立即離開,天色馬上就要黑了,他們還有不少事情要做。

在護衛隊員們全都離開之後,韓孔雀才跳入陷阱,他直接從空間之內拿出一隻小碗,裡面裝著空間靈水。

韓孔雀沒有浪費時間,他直接把靈水,淋在了那隻受傷的狐狸的腿部。

而看到韓孔雀動作的另外一隻完好的狐狸,只是眨巴著小眼睛看著韓孔雀,它並沒有對韓孔雀的靠近產生驚恐。

韓孔雀當然注意到了這種情況,從剛才韓孔雀就發現了這對狐狸的異常。

這對狐狸雖然體型跟普通狐狸一樣,但它們的表現,卻絕對不同凡響。

不說它們一塊生活,也不說兩隻狐狸面對危險生死不離,只是看它們的眼睛,就可以看到很多東西。

剛開始那名護衛隊員下陷阱的時候,韓孔雀在它們的眼中看到的是悲哀,他阻止了那名護衛隊員傷害它們之後,它們對韓孔雀只是防備,現在韓孔雀的作為,則是讓它們慶幸,這些從它們漸漸鬆弛的肌肉就可以知道。

韓孔雀從它們的眼睛之中,看到了太多的情緒,所以韓孔雀對它們的興趣也越來越濃。

在見過了幾十米長的巨蛇,見過了一米高的大型黑貓,見過了頗具靈性的鬼面藏獒、金色巨鷹和重型挽馬之後,如果誰在跟韓孔雀說動物們都沒多少智慧,他肯定要嗤之以鼻。

在感受到了腿部傳來的清涼之後,那隻受傷的狐狸輕叫了幾聲。

聽到了叫聲,那隻沒有受傷的狐狸,略微猶豫,接著它的身體退到了陷阱的一角。

韓孔雀看到它們的動作,會心的一笑,這是讓他靠近的意思吧?

韓孔雀靠近那隻受傷的狐狸,小心的掰開那個捕獸夾。

幸虧那些護衛隊員使用的捕獸夾不大,所以力道也不是很作,這種捕獸夾主要是為了捕捉小型動物的,而對付大型動物,主要靠陷阱,所以並沒有夾斷狐狸的腿。

取下捕獸夾,韓孔雀看到耷拉著的那條腿,看來這條腿雖然沒有斷下來,但骨頭肯定骨折了。

再次用空間水處理了一下狐狸的外傷,韓孔雀從空間內取出兩根竹片,用繃帶把它的這條腿纏上。

這隻狐狸段時間內肯定是不能活動了,不過有那隻沒受傷的狐狸照顧,這隻狐狸肯定餓不死。

處理好了,韓孔雀開口道:「行了,你們可以離開了。」

韓孔雀把那隻受傷的狐狸放在了陷阱邊上,而另外一隻狐狸,縱身一跳,從一米多深的陷阱之中跳了出來。

這種陷阱護衛隊員們設置的很狡猾,其實使用捕獸夾並不需要陷阱,但沒有陷阱堵路,一些野獸經常出沒的的地方,野獸就不會改變行動軌跡,這樣就不太可能撲捉到它們。

所以這個陷阱是挖在了野獸經常走的獸道上,這裡雖然野獸經常出沒,不過它們每次走過,都是很小心的。

在發現了周圍地形出現變化之後,它們很容易發現陷阱,這個時候,它們就會避過陷阱,從一邊繞過,這個時候,捕獸夾就可以發揮作用了。

而捕獸夾往往是緊挨著陷阱的,在動物被捕獸夾夾住之後,它們只要稍微掙扎或者是驚慌,就會掉入陷阱之中。

這樣,動物就徹底玩完了,就算是體型稍大的動物,落入陷阱之後,也沒辦法逃離,因為陷阱之中還插著一些木刺,體型大的動物落入陷阱,會瞬間被木刺刺穿。

幸虧這兩隻狐狸的體型較小,加上它們的動作靈活,才避過了第二重厄運。

離開了陷阱,兩隻狐狸並沒有立即離開,看著精神萎靡的那隻受傷的狐狸,韓孔雀笑了笑,從空間之內取出一條兩三斤沉的鯉魚,放在了它們面前。

那隻沒有受傷的狐狸,看了看韓孔雀,吱吱叫了兩聲,那隻受傷的狐狸也吱吱叫了兩聲,兩隻狐狸同時低頭,開始吃起來。

一條三斤沉的鯉魚,兩隻狐狸用了不到三分鐘,就啃食一空。

吃完了,那隻沒受傷的狐狸再次叫了兩聲,掉頭離去了,而怪異的是,那隻受傷的狐狸並沒有離開。

這時,韓孔雀深思起來,這兩隻狐狸不會是想要報答他吧?

等了一會,沒有等到那隻狐狸回來,韓孔雀自嘲的一笑,看來是他想多了。

看了看身邊的狐狸,它現在好似很親近自己,所以韓孔雀俯身抱起那隻受傷的狐狸,回到了宿營地。

把這隻受傷的狐狸放在了自家的帳篷之中,給它倒了一些空間水,韓孔雀才走出帳篷。

取出昨天打到的野雞,處理好了之後,用樹杈串起,開始烘烤。

而後用行軍壺燒了一壺泉水,清洗了蘑菇之後,等水開了之後放入了蘑菇,香氣頓時瀰漫開來。

看到李安的兩名手下正在處理幾隻野兔,韓孔雀開口道:「我估計你沒帶調料吧?」

「沒有,只是帶了一些鹽巴。」李安笑著道。

韓孔雀像是變戲法一樣,在背囊裡面帶了鹽巴、香料等調料,為了在野外也能吃到美食,韓孔雀可是帶的很全面。

添加了鹽巴等調料的蘑菇湯的鮮味,得到了進一步催發,而在燒烤中的野兔肉,也因為這些調料的緣故,味道提升了幾個層次。

搞得啃著乾糧的其他人,都忍不住要搞幾口了,反而是老胡父子,因為乾明遠的關係,這兩天都是跟著韓孔雀,吃的已經有點習慣了,所以沒有韓孔雀招呼,他們就自動坐了過來。

由於昨天狩獵也有陳玲三女的功勞,所以今天她們也少不了。

等他們看到其他同學那種幽怨的目光,陳玲才小聲跟黃山溝通了幾句,最後她起身拿了還沒喝完的蘑菇湯,遞給了一些跟她們交好的同學和師長。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