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風頭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之前他覺得韓孔雀難得的沉穩。這種氣質在年輕人,當中是不多見的,不過現在,他感覺韓孔雀好像是回歸了年輕人的本色了,那種年輕人喜歡冒險,浮躁的毛病,已經在韓孔雀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了。 ...

?

要知道解石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如果韓孔雀不說怎麼解,這個中年漢子就可以給韓孔雀提意見,韓孔雀同意了,他才會動手,這樣解石出現問題,都算是韓孔雀的。

韓孔雀雖然解石不多,但他在鳳凰珠寶待了十年,規矩自然懂,所以他說道:「就從這裡來一下,直接解開就成1

「從這裡?」中年漢子愣了一下,雖然他不是賭石高手,但解石解的多了,一些淺顯的經驗還是有的,韓孔雀這種解石,已經是當中切作兩半了,是一種最沒有難度的解石方法。

一旁的乾明遠也是一皺眉頭,拍了拍韓孔雀的肩膀說道:「這一刀解的是不是有些厚了?第一刀一般就是擦個邊,看看料子皮殼的厚度,你這一刀下的這麼深,萬一傷到肉就麻煩了啊1

「謝謝乾老的提醒!這塊原石我看了不短的時間了,沒關係,就從這來吧,我有信心1韓孔雀笑了笑,卻固執的搖了搖頭。

他也知道這麼個解法對其他人來說有些冒進,可那邊還有塊更好的料子擺在那呢!

萬一那塊料子被別人買了,那可真就哭都沒地兒哭去了,他實在是沒那個耐心等著一刀一刀的來。

乾明遠是好心提醒,見韓孔雀堅持,他也就搖搖頭,沒在多說什麼了,如果不是被韓孔雀招攬,這種事情,他是不會提醒的。

旁邊站著的老胡更是大搖其頭。從韓孔雀昨天出手買毛料的沉穩,一直到現在的急躁,他卻對韓孔雀的印象有了大幅度轉變。

之前他覺得韓孔雀難得的沉穩。這種氣質在年輕人,當中是不多見的,不過現在,他感覺韓孔雀好像是回歸了年輕人的本色了,那種年輕人喜歡冒險,浮躁的毛病,已經在韓孔雀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了。

看著解石的師傅將毛料固定祝並開始下鋸,一幫人都圍在邊上大眼瞪小眼的瞅著。韓孔雀倒是不著急了,他有些餓了,跑去邊上要了一些烤肉,這邊烤肉剛烤好。就聽見不遠處賭石店那邊傳來了一陣呼喊聲。

「漲了!漲了!大漲啊1

「出綠了!品質太好了。」

「怎麼這麼快?」韓孔雀皺了下眉頭,心裡咯一下,連忙就往回跑。

等他走進了才發現,本來分成兩撥的人,都聚集在了那對老夫少妻的料子那邊,原來是那夫婦的料子出綠了。

韓孔雀看到這一幕反倒是鬆了口氣,他的經驗豐富,他知道好料子解起來,都是相當費勁兒的。一下鋸刷刷往下掉渣兒的絕對不可能是什麼好東西。

韓孔雀想過去看看那邊究竟解出了什麼樣的翡翠,不過那邊里三層外三層圍的,實在是沒縫隙讓他擠進去。韓孔雀看了兩眼,也只能是搖搖頭,又回到自己這邊了。

韓孔雀吃飯的時間,一幫人都轉悠了過來,正好坐在了韓孔雀的身邊。

「小兄弟認識乾老兒?」一個老者問道。

韓孔雀一笑道:「認識,您老也認識乾老吧?」

「哈哈。我們認識幾十年了,我姓李。你叫我老李就好了,老乾那個傢伙很精明,不過,精明的人也不容易發財,所以到老了,他還是那麼一副窮酸樣。」老頭笑呵呵的道。

韓孔雀輕笑道:「那是穩當,不冒險自然不能發大財,但也不會有多少坎坷。」

「說得好,你這樣的年輕人還真是不多見。」老頭對韓孔雀昨天的表現還是很關注的,此時聽韓孔雀這麼說,對韓孔雀更加看重。

韓孔雀不想把話題始終放在乾明遠身上,所以改變話題道:「那邊什麼情況,出綠了?」

他們這夥人剛從人群之中出來,自然是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的。

「是出綠了,不過種嫩,綿多,沒什麼意思1笑呵呵的說了兩句。

沒等韓孔雀接茬,老李接著說道,「你那個也差不離了,希望能解出點兒像樣的東西來,這樣我們也能一塊進山了,我們這樣的老傢伙,可需要你們這些小夥子幫襯。」

「那就借您吉言了!如果晚輩能夠進山,自然是要幫您老跑跑腿的。」韓孔雀笑著沖老李抱了抱拳。

又聊了幾句,韓孔雀回到了解石的地方,此時他的那塊原石,一小塊頭已經被切了下來,解石的師傅在切面上潑了點兒水,使勁兒擦了擦,接著便興奮的吼了起來,「出綠了,應該是金絲種,漲了!大漲啊1

那師傅嗓門夠大,他這一嗓子聲音能傳出去半條街遠,一聽說這邊切出了金絲種翡翠,不但之前跑去看那對夫婦解石的那幫人全都跑回來了,就連其他攤位,還有一些準確去步行街夜市兒遛彎兒的人,也都朝著這邊沖了過來。

只是一瞬間,呼啦一下子,解石機周圍瞬間就被人填滿了。

大家都想一睹金絲種翡翠的風采,站在最裡面的韓孔雀,被擠得都快貼石頭上了,還是胡老闆帶著幾個夥計過來維持秩序,才總算是將一股腦堆過來的人群疏散開一些。

「朋友,這塊料子賣不賣,三十萬我要了1一個站的比較靠前的矮胖中年人,眨巴著小眼睛仔細看了看還放在解石機上的料子切口,第一個報了價。

「三十萬買這種表現的料子,陳胖子你開什麼玩笑!小兄弟,甭聽他的,這料子我出四十五萬,比他高十五萬,你勻給我怎麼樣?」這年頭有想撿漏的就有拆台的,胖子剛報了個三十萬出來,一旁同樣看的很仔細的一個矮個子直接就抬了十五萬。

「這位先生,我是鳴鳳珠寶的,您這塊料子有意出么,如果出的話,我們鳴鳳珠寶願意出五十萬的價錢買回來。」矮個子中年男人話音剛落,一個穿著短袖襯衫帶著領帶的小夥子,又將價錢提了五萬。

「朋友,我是天緣珠寶的,天緣珠寶是全國知名珠寶店,我們願意出六十萬收購你這塊料子,如果你同意的話,現在馬上就可以提錢1

「天緣珠寶了不起啊?什麼全國知名,咱們省都還沒走出去吧?我是騰龍珠寶分公司的,我出六十五萬,這塊料子讓給我怎麼樣?」

「朋友,咱們大吉大利,六十八萬出了得了1

「七十萬!兄弟賣了吧,風險我來扛1

……

等了一天,總算是出了點兒好東西,那些不甘寂寞的商人們,紛紛冒頭,一眨眼的工夫料子就漲到了七十萬。

這和剛才韓孔雀花的五萬塊相比,已經漲了十倍不止,韓孔雀雖然有所準備,但還是被那些一個接著一個瘋狂出價的商人們喊的有點熱血沸騰。

你別說,這種小地方的原石質量不行,卻催生出了對好翡翠的狂熱愛好,所以這裡但凡出現好翡翠,就絕對能賣個好價錢,也許這就是騰龍珠寶在這裡開分公司的原因。

不知道鳳凰珠寶在這裡有沒有分公司?

韓孔雀有點心神不屬,而這時候,就站在他邊上的乾明遠,有些感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走眼了啊,我和老胡都走眼了!老闆你才是真正的行家啊1

韓孔雀回過神來,沖著乾明遠笑了笑說道「乾老,您太抬舉我了!運氣,運氣而已。」

「這可不是什麼運氣啊1乾明遠搖搖頭說道,一次是運氣,兩次三次就絕對不是運氣了,這一點他還是知道的。

韓孔雀呵呵的笑了兩聲,就不再說話,出風頭雖然不是他想要的,但在這裡,不出風頭卻是不行,要不然可就要被那個老胡看低了。

「就沖你之前那股子堅決勁兒,這絕對不可能是什麼運氣,並且就算是運氣,賭石這一行的運氣,也是建立在實力和眼力基礎上的,沒說的,小韓,你的能力真讓人佩服,不過這塊料子你究竟出不出,出,你只管開個價1此時老胡也笑著道。

他這麼一問,其他出價,卻沒得到答覆的人,也將目光都集中在了韓孔雀身上,想要知道韓孔雀是怎麼想的。

韓孔雀呵呵一笑,沖著老胡點頭道,「胡老,這塊料子我的確是想出,不過不是現在出,我想把這塊料子都解出來之後再出1

這要是不知道裡面究竟是個什麼情況,韓孔雀多半直接就賣了,他相信在這裡肯定會賣出一個好價錢,不過既然已經知道裡面料子挺大一塊了,韓孔雀就不可能按照半賭毛料的價錢往外賣了。

「嗯,那也好,既然這樣的話,就等解出來之後再說吧1老胡點了點頭,強忍住出價的衝動,沒再言語。

他也是行家,他家裡的原石是什麼情況,誰都沒有他清楚,他知道,能夠開出這樣品質的翡翠,有多麼不容易,所以他是更想得到這塊翡翠。

他雖然和韓孔雀接觸的時間不長,不過老胡感覺得到,這個總是面帶微笑的年輕人,其實主意是相當正的,他決定了的事情,旁人很難讓他改變想法,既然對方願意將整塊料子解出來,老胡到還真想看看這年輕人究竟有多大本事。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