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蒙頭料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在表現,這塊原石內部的情況比較複雜,所以變數太大,反正……不太好1「變數?」乾明遠苦笑了一聲,轉頭看看老胡說道:「老胡,你怎麼看?」老胡想了想說道:「料子是老坑的沒錯,反正也不算太貴,就算...

「老闆,你這批料子怎麼樣?」一般人很顯然都對賭石挺感興趣的,幾個人跟著蹲下后,黃山便笑呵呵的問了韓孔雀一句。

韓孔雀看著地上的毛料,搖了搖頭說道:「我只能說東西是對的,不過,賭性不大,應該也是被篩選過的。」

「不能吧?」乾明遠咧咧嘴說道,「這家老闆我挺熟的,老胡都是直接從緬甸那邊拿貨的1

「那要看從緬甸怎麼個拿貨法了1韓孔雀笑著道。

看乾明遠有點不信,韓孔雀呵呵一笑說道:「給你算一筆賬,你要是開礦的老闆,遇到好的石頭,你會賣出去給別人發財么?

他們首先會留下一部分,還有一些商人專門守在場口,那些傢伙也都是些經驗老道眼光刁鑽的人,和咱們相比,人家才是真正的專家,那些收貨的公盤商,要比咱們懂行的多。

料子拿回去之後,天天擺弄這些料子的人,還會對料子進行甄選,選完了再經過中間商轉手,才到了咱們這兒,你說這可賭性能有多大?

所以,這料子是對,可裡面是什麼玩意兒,這個真看不透,也只能是根據一些所謂的經驗來選了。」

「可剛才我聽外面的人說,這一下午解漲了好幾次呢1黃山道。

「是解漲了好幾次1乾明遠嘆了口氣道。

韓孔雀點頭笑道,「你不看看這一下午他們解了多少塊料子,那麼多台機器,解了沒有一百塊也差不多了,九跨一漲這個幾率只怕都不到。並且漲了也都是小漲,這一下午最好的,就是快細糯種的料子,還不算大。」

「小兄弟看的明白啊!賭石就是這樣,能夠九跨一漲的原石。已經很難得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昨天韓孔雀見過的那位老者,走了過來。

「哪裡,只不過有個朋友是做這方面生意的,所以了解了一些。」韓孔雀看了一下不遠處,剛才這個老闆可是在那邊跟人談論一塊原石的。沒想到轉眼就來到了眼前。

老者不以為許,跟韓孔雀寒暄了幾句,接著似乎是猛地想起了什麼,看了看韓孔雀說道,「小韓對翡翠了解的也不少。來來來,你幫忙看看這塊料子怎麼樣?」

老者說著,把韓孔雀等人領到了剛才他看原石的地方,還順便將手中的手電筒遞給了韓孔雀。

韓孔雀本來想直接說看不懂來著,後來又感覺這似乎不大好,於是便接過手電筒,打在了石頭上。

這塊石頭有點靈氣,不過靈氣不太多。所以韓孔雀也沒有太過認真,他在低頭的一瞬間,已經放出靈識。接著,他感知到的是黑漆漆的一片。

「暈1在感知到了石頭內部構造的一瞬間,韓孔雀的感覺就是暈,想到這塊原石表現不好,但他沒想到居然這麼差。

裡面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左手邊有一個半手掌大小的位置。稍微透亮一些,其他地方看上去就是一大塊石頭。是玉的地方應該只有那一點兒,那一塊玉最厚的地方。不過七八公分而已,形狀還不太規則。

種水方面,則分不大清楚,原石內部的情況太過複雜,根本就分不清種水,不過從其外在表現來看,韓孔雀估計那塊的種水應該好不那裡去,他感覺八成是豆種,或者是粗糯種。

「這個老者到底是不一樣啊1看清楚了石頭裡面的構造,韓孔雀對老者倒真是挺佩服的。

他清晰的記得,他們剛進來的時候,有一個人在跟著老者爭辯不休,他們指指點點的位置,正是那塊翡翠所在的位置。

別人韓孔雀不大清楚,如果不用靈石感知靈氣和探測原石內部,以他現在對翡翠原石的了解,肯定是做不到這麼準確判定的,他最多是給出一定的百分比幾率。

韓孔雀心中敬佩他們眼光之準的同時,又換了另外一個方向,去看有翡翠的那塊地兒,這一回,韓孔雀對那個位置更加失望了。

他只在最邊緣的位置,看到了一層極為稀薄的青綠色光芒,而玉肉其他位置白花花的一片,這也就怪不得這塊原石的靈氣那麼微弱了,因為裡面根本沒有多少翡翠。

「胡老,這塊料子多少錢啊?」韓孔雀低著頭,看著眼前的原石隨口問了一句。

「十六萬,剛才你們看到的那位,只願意出六七萬1價錢這玩意不是什麼秘密,老胡也沒隱瞞,便和韓孔雀說了一下。

「真夠貴的啊1一聽這價錢,韓孔雀不由得就是一咧嘴,他稍微想了想,還是有些慎重的搖搖頭說道,「這塊我不大看好1

「不看好?」乾明遠似乎是一愣,看了看身邊的老胡,又看了看韓孔雀說道,「老闆,這料子表現還是不錯的啊!你覺得哪不好?」

老胡的意思很明顯,六七萬拿不下來,而韓孔雀說不看好,這就是說不值六七萬,所以乾明遠才會這樣說。

「這個我說不上來1韓孔雀輕輕的搖了搖頭,說的太清楚了就沒意思了,反正他知道自己的判斷正確就行了。

原石的判斷準不準確,只要切開就一清二楚了,實在沒必要爭辯,所以他比較含糊的說道:「分析外在表現,這塊原石內部的情況比較複雜,所以變數太大,反正……不太好1

「變數?」乾明遠苦笑了一聲,轉頭看看老胡說道:「老胡,你怎麼看?」

老胡想了想說道:「料子是老坑的沒錯,反正也不算太貴,就算跨了也賠不多少,萬一漲了就賺了,這塊感覺表現還是不錯的,值得去解一下試試。」

乾明遠嘆了口氣,老胡說的很清楚了,他看好這塊原石,所以乾明遠道:「我也覺得可以試試1

「那老乾你拿回去?」老胡笑著道。

兩個人商量了一下,很快就談好了價錢,對此,韓孔雀只能是搖搖頭了,他雖然感覺乾明遠不錯,但有些話韓孔雀是絕對不會亂說的。

賭石這東西憑的就是個人眼力,說多了反而會讓人感覺是不是另有圖謀,所以就算是看出這東西不對了,韓孔雀也只能是點到為止,至於說人家是賺是賠,那就不是他需要操心的事兒了。

那一塊所謂表現還算不錯的原石,最終乾明遠是花了八萬拿下,韓孔雀不知道這八萬塊錢對乾明遠來說算什麼,但他又不是小孩,對自己的選擇要負責人。

再說,現在乾明遠跟韓孔雀只是簡單的雇傭關係,他實在是沒有立場幫他決定什麼,如果乾明遠沒有錢了,反而更會依靠韓孔雀,所以韓孔雀更不會多說什麼了,當然這點心思比較齷齪,但韓孔雀確實沒法做什麼。

老胡因為昨天韓孔雀的表現,所以今天特別關注了他,但剛才韓孔雀的表現,卻不能讓他滿意,所以也就不在理會他。

韓孔雀對這點卻不以為意,現在這裡的這一大幫人,對賭石都挺感興趣的,既然進了寶山,自然沒有空手而歸的道理,於是大家分頭行動,在院子的各個角落,開始尋找屬於自己的那一份珍寶。

和一般賭石者拿著手電筒照種水,托在手中掂量分量不同,韓孔雀選原石是挨著來,他利用自己的感知功能,一塊一塊的看著身下的石頭,一塊都不放過。

看了二十多塊之後,韓孔雀對之前說的這些石頭賭性不大的猜測,更有了極為深切的體會。

之前他覺得乾明遠買的那塊垃圾,可這二十幾塊石頭的表現,沒一塊能跟上他選的那塊,這讓韓孔雀很有種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感覺。

韓孔雀又看了十幾塊料子,突然之間,他就感覺自己的方向好像搞錯了,他之前看的都是些不是很大的料子,這是他撿漏的習慣。

撿漏自然是從最便宜的東西當中發現珍寶,所以韓孔雀下意識的就想利益最大化,而利益最大化,自然要從那些便宜的原石之中尋找。

可既然有能力看透本質,韓孔雀感覺自己似乎並不應該將目光局限在一些小料子上,他開始尋找一些大料觀察,剛才那個老胡否定了他的判斷,所以他有必要表現一下,畢竟他還想跟著他們進山呢!

大料的表現很顯然要比小料好不少,同樣是二十幾塊料子,有翡翠的竟然有七八塊之多,不過種水似乎都很一般,沒有那種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

就在韓孔雀消耗了大量靈識,找的暈暈乎乎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一個大嗓門喊道,「老闆!這塊料子多少錢?」

韓孔雀被這聲獅子吼嚇了一跳,轉頭一看,是個三十歲出頭的大塊頭,這傢伙人高馬大,選的那塊料子塊頭也不校

韓孔雀目測一下,差不多要有之前乾明遠花八萬塊搬走的那一塊,大三四倍。

這時候那年輕的老闆,聽到喊聲走了過來,一看那大塊頭選的料子便笑成了一朵花,眯著眼睛說道,「兄弟,有眼光,這塊料子的表現相當不錯,要是能要的話,咱湊個吉利數,六十六萬你看怎麼樣?」

「就這蒙頭料六十六萬?」蒙頭料就是沒有任何開口的全賭石,從這句話上,可以看出來,這個大個子也是行家。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