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考驗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著他們熟悉的道路行走,而在這條路上,是最有可能採集到天珠的,所以」 韓孔雀道:「明白。別人的資源,歸屬他們是應該的。」 「從上世紀80年代,日本、美國的科學家對...

?

乾明遠也笑了:「有人認為天珠為九眼石頁岩,含有玉質及瑪瑙成份,為藏密七寶之一,但更多的人認為天珠是天降石,天珠的藏語發音為『思怡』,為美好、威德、財富之意,而梵文是以『昧自尬』稱呼天珠。」

「這點我倒是知道,先前我也得到了一串天珠,現在天然的天珠可不好找。」韓孔雀道。

乾明遭點倒是不錯,目前市場上流通的天珠,絕大部份是人工製作的,其圖案都是用含鉛的塗料繪畫上去,之後用高溫燒制。

不同的圖案有不同的寓意,有用玉髓和瑪瑙的,也有用玻璃珠、塑料珠做原料的,真正的天珠,不管是從天而降的天降石,還是地球原產的古老岩石,實際上天珠就是一種稀有的有機寶石,裡面主要含玉質及瑪瑙成分,所以會相玉,天珠也能看個*不離十。」

韓孔雀思索了一下道:「那麼說這次進山主要是尋找天珠了?」

乾明遠笑著道:「原來進山主要是尋找天珠,不過,這次恐怕不是那麼簡單了。」

「嗯?」韓孔雀挑眉,詢問的意思很明顯。

乾明遠解釋道:「在這裡當然是天珠更寶貴,這一點是不以價值論高低的,而到了現在,經濟利益的驅動,很明顯要佔據上風,所以這次才能帶為人進山,出了搜尋天珠,就是想要找到產出玉石的主要河道。」

「這麼說要碰運氣了?」韓孔雀道。

乾明遠道:「對不懂行的人來說,可以說是碰運氣,但對高手來說,應該算是靠本事。」

韓孔雀了解過和田玉的採集。在一條河道之中,大小石頭有的是,但並不是每一塊當中都藏著玉石,也不能把每一塊石頭切開看看,所以就要有人來相玉。

看來這次進山也是這樣。只要是高手,在一條河道之中找到的玉石多,那麼自然能夠追蹤到生產玉石的主要河道。

看韓孔雀好像明白了,乾明遠再次道:「這次進山,如果了解天珠的最好,如果不了解天珠。懂的相玉的也行,不過,帶頭人進山,主要還是以天珠為主,所以所有人發現了天珠。都算帶頭人的,發現了玉石,算是個人的,這一點我要先說清楚。」

韓孔雀點頭,如果沒有好處,人家憑什麼帶著你玩?

看韓孔雀同意了,乾明遠笑著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玉石雖然山腳下的河道之中就有。但數量真的不多,而深入山中,地形複雜。想要找到產玉的主要河道,還真是不容易,所以帶頭人肯定會沿著他們熟悉的道路行走,而在這條路上,是最有可能採集到天珠的,所以」

韓孔雀道:「明白。別人的資源,歸屬他們是應該的。」

「從上世紀80年代,日本、美國的科學家對天珠進行研究與探討發現,大約是三四千年,一顆巨大的火星隕石撞擊喜馬拉雅山域,在飛奔的過程中受到大氣的影響,產生的2000度以上的高溫。將火星隕石等宇宙成分與喜馬拉雅山玉髓瑪瑙礦石融合,從而形成了一種硬度極高的有機寶石天珠,天珠的價格就開始持續升高。

在首都的一場春季拍賣會上,一件『十二眼天珠』拍出了1840萬元的天價外,早在幾年前,天珠就已走俏國內的藝術品拍賣市常

天珠拍賣最早可追溯到2004年,當年1月在翰海的一次拍賣會上,一件清代『兩眼天珠』就以4.4萬元的成交價轟動收藏市常

在這之後,天珠拍賣價就不斷攀升屢創高價。2009年,在中嘉國際的一次拍賣會上,一件『三棱護法天珠』以5000萬元的天價創下國內有拍賣紀錄以來的最高價,成為名副其實的『珠中之王』。

從2004年到2009年短短5年時間,天珠拍賣價格上漲了1000餘倍,所以每年帶頭人都會組織人進山,其主要是尋找天珠,如果萬一找到了玉石產地,那麼帶頭人就發了。」

這裡的山中是酷寒的雪域,天珠取得不易,之所以現在這個時節進山,是因為現在天氣轉涼,但山中還沒有降雪,山中河道正好處於枯水期,正好適合尋找玉石。

等到大雪封山,進山不易不說,就算進去了,也什麼都找不到,而到了春暖花開的季節,雪山融化,河道之中的雪水暴漲,更是沒法尋找玉石,所以,一年當中,也就這個季節很短的一段時間能夠進山。

這裡面隱含著暴利,所以就算在危險,也有人甘願冒險,藏族天珠的價格不停漲價,不是沒有原因的,一直以來,藏族人視天珠為天神留下的吉祥物,對它的重視如同自己的生命,擁有一顆天珠,需要有很大的福氣和緣分。

在藏民心目中,天珠有悠久渾厚的歷史傳承,蘊含許多美麗神秘的傳說,世世代代都受到虔誠的供養與收藏。

真正的藏族本地人的天珠是不對外銷售的,因為天珠在藏族人看來是身份的象徵,唯有神聖之人才可佩戴。

所以這裡的人重視天珠,韓孔雀一點也不奇怪,這次他是出來遊山玩水的,所以能夠讓熟悉環境的人領著進山,還是跟感興趣的。

晚上,通過混沌空間把秦明月送回了魔都,同時回到家裡,跟柳絮母女團聚了一晚,第二天一早,韓孔雀再次通過竹林圖,回到了藏區的小鎮酒店之中。

沒有了秦明月跟著,韓孔雀身邊就只剩下了黃山,沒看到秦明月,乾明遠也不多問,領著韓孔雀重新進入了昨天購買翡翠的街道。

「老闆,今天過去,也許帶頭人還要考研一下你的本事,希望老闆不要介意。」一邊走著,乾明遠一邊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沒事,如果沒點本事,憑什麼讓人帶著進山?」

看到乾明遠停在了昨天韓孔雀買到祖母綠翡翠的那家店,他有點詫異的道:「就是這裡?」

「對,就是因為昨天老闆的表現很搶眼,所以帶頭人才會選中了老闆,要不然像老闆這樣的內地人,一般是不會受到邀請的。」乾明遠道。

這條街這邊,賣翡翠毛料鋪子一共有那麼七八家,不過這其中大部分都是以賣玉石為主,毛料只是順帶著賣賣而已,單純就是賣毛料的只有這一家。

鋪子的主人就是昨天坐在院子里的老頭,那個韓孔雀以為是老闆的中年人,是老頭的兒子,這個老頭別人成為胡老,是很有門路的一人,這邊能從緬甸直接拿貨的只有這一家,這種得天獨厚的優勢,也讓這家賭石店成了這裡的龍頭老大。

乾明遠在進去之前,低聲道:「老胡家原來是這裡做大的玉石店,直到今年,他們手中的玉石還是最多最好的,可今年出了變故,他家的玉石來源被斷了,沒辦法,才會想到進山尋找玉石。」

「怪不得這裡的玉石質量那麼差。」韓孔雀也低聲道。

乾明遠輕笑了一聲道:「如果不是來過這裡的人,很難相信這裡原來是賣軟玉的,但現在,這條街上主要經營的已經是翡翠了,所以,過一會,考驗的還是翡翠,畢竟現在懂相玉的人少了。」

「翡翠就完全沒問題了。」韓孔雀笑著道,其實,以他現在對靈氣的敏感度,還有他的靈識強度,不管是什麼,他都有把握。

幾個人來到老胡賭石店門前的時候,頓時愣了一下,今天這裡明顯比昨天要熱鬧的多了,擺在店門口那一溜切割機,還是很震撼人心的。

一台解石機前,有三四十人圍了一大圈,裡面傳出略有些刺耳的摩擦聲,但解石機被人群圍的水泄不通,具體什麼情況根本就看不大清楚。

就在幾個人想圍上去看看熱鬧的時候,就聽見人群中傳來了一陣嘆息聲,隨即有人喊這塊料子算是報廢了,緊接著又是一個女人喊聲,讓人在什麼位置再給來一刀,不過這時候大部分人已經散開了。

幾個人擠進人群,一問才知道,原來老胡這今天剛到一批不錯的貨,這幫人大部分都是聞風而來的賭徒,一下午的時間已經解漲了好幾塊料子了。

幾個人進了老胡店裡面,就看見二百多平的大院子裡面,到處都鋪滿了大大小小的石頭,很多人正蹲在地上,一人手上一支小手電筒,對著一塊塊石頭,一邊照一邊不知道在說著些什麼。

乾明遠在韓孔雀身邊低聲道:「這些人之中,應該都是像老闆這樣臨時接到邀請的。」

韓孔雀立即點頭表示明白,看來這些人也是要經受考驗的,要不然今天也不會有這麼多人在這裡,最主要的是,韓孔雀知道這些人都是懂行的。

看這裡這麼熱鬧,而且原石不少,韓孔雀頓時也來了興趣,但在韓孔雀來到之後,一些人的聲音立即消失了。

常賭石的人,幾乎每個人都有著一些自己的經驗,不過這些所謂的經驗,大多都是用錢砸出來的,就算有人善談,對外人說的也不過就是些皮毛罷了,真正好的經驗,幾乎沒人願意和其他人分享。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