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天降石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3-12 18:49  |  字數:3460字

韓孔雀看了明媚的秦明月一眼,就不在多問,她們相處融洽了,獲得好處的自然是他,那他還是讓三女自己自然相處的好。~頂~..點~小~說,ww$w..co◎m

等前面之人都切完了之後,韓孔雀才將自己的三塊石頭放在了檯子上面,他自己並不會切,當然讓這裡的專業人士持刀了。

首先切的是一塊小的,正是韓孔雀挑選過來掩人耳目的,那塊裡面其實什麼也沒有的石頭。

切開之後眾人都露出失望之情,有的人甚至表現出不屑來,有的人一見開始議論,因為這是最便宜的那種石頭,不是高手,不是運氣滿滿,能切出極品翡翠來才見鬼呢!

秦明月也是看了看韓孔雀,見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表情,也就不再擔心,畢竟她知道韓孔雀是賭石高手。

這個持刀之人倒是謹慎,並沒有因為前一塊石頭的失敗,而對第二塊石頭有什麼掉以輕心的心態,依然專業地小心翼翼地開刀切割。

旁邊之人都已經沒有看下去的耐心了,開始說開了話。

「出綠了。」切割之人聲音不大不小地說了一句。

顯得喧嘩的人群立即寂靜了下來:「出綠了?」

有人感到有點不可思議,出聲又詢問了一句。

只是切割的師傅沒有再回答,專心忙活著自己的事情。

切出來之後,拳頭大小的冰糯種翡翠,在清水的沖洗之下顯出形來,這會兒旁邊只剩下不可思議的感嘆聲了。

「這位先生有意出手不?我出價十萬!」剛切出來。旁邊就有人出聲購買。

韓孔雀看了一眼,然後向著出聲之人搖了搖頭。

眾人見韓孔雀確實沒有出手的意思,便沒有看下去的興緻了,有人出聲道:「將第三塊也切了吧。」

切割的師傅看向韓孔雀,韓孔雀點了點頭說道:「切吧!」

得到主家的點頭應允,切割的師傅才再次持刀開始切割,有了前一次的經驗,這次切割得更加謹慎,唯恐稍有不慎就出了錯誤。

旁邊的眾人沒有再像上一次面露不屑的了,都屏住呼吸認真觀看著。

行內所說的一刀生死的感覺。韓孔雀是完全體會不到。反而看旁邊圍觀之人,好像都比他還要緊張似的。

「又出綠了!」旁邊離得近的人眼尖,看到了裡面的閃光,立即出聲喊道。

師傅停下來有清水清洗了一遍。大家上前圍觀著都看了一遍。這次的出的綠更加喜人。才出了一點就是艷綠色,在行內叫作「祖母綠」,算是一種上等的翡翠了。

「還切嗎?」師傅問道。

其實這是一個過程。一般來說,有兩個時候是出售的時機,一個是完全切出來的時候,那時是真相大白了,就沒有賭的姓質在裡面了,完全是看貨上價。

還有一個出手時候就是剛切出綠的時候,這時候旁邊的一些商人就會出手競價,主家想要不想再切了,或者忽然又不看好這塊石頭了,便可以出售,這個過程還是有一定的賭姓。

眾人都知道韓孔雀沒有出手的意思,也就沒有人競價。

「切!」韓孔雀也不給別人競價的機會,直接就一字定論。

隨著師傅的不斷切割,旁邊圍觀之人越來越驚嘆,只見整個翡翠在水的沖洗之下,顯得晶瑩剔透,顏色艷綠。

「好水!」就連見慣了各色翡翠的切割師傅,也忍不住讚歎了一句。

完全切出來之後,旁邊有人評價道:「顏色為祖母綠,質地為水質,半透明狀,簡直是極品了呀!」

剛才在韓孔雀這裡碰過釘子之人依然不死心道:「如果先生出手的話,我出價二百萬!」

韓孔雀依然笑著搖了搖頭,叫價之人也只能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

出了這家店鋪韓孔雀說道:「給你吧。」

秦明月點了點頭:「我就按照剛才那個人開出的價錢給你算錢怎麼樣?這個我用了之後,要轉給周姐,聽說她從你那邊拿原石,也是要付賬的。」

「隨便你們怎麼樣都行。」韓孔雀對這個是真的無所謂,這些只不過是為了各自的企業,只有賬目清楚了,企業才會健康成長,不管是對鳳凰珠寶,還是對韓孔雀這辦的礦業公司,都是必要的。

這些翡翠韓孔雀不再經手,所以以後就完全交給秦明月了,兩人又到銀行去了一次,將翡翠寄存器來,而韓孔雀的賬戶中也多了二百多萬。

而後韓孔雀又和她進入市場當中,只是這一次他沒有再出手了,先前之所以出手了一次,也是興之所至,並沒有靠這個發財的想法。

所以下午,基本上都是在幫秦明月挑選石頭,有好有壞,但總的算下來是大賺了,這個時候,韓孔雀也知道,秦明月下一部電視劇,居然是關於賭石的,而今天發生的事情就是很好的素材。

直到下午五點多,接到乾明遠電話的時候才結束。

「老闆,你們在哪裡?」乾明遠在電話那頭問道。

「還在原石街上,你們呢?」韓孔雀問道。

「也在這裡,我們在街口匯合吧!」乾明遠道。

在街口見面之後,乾明遠問道:「聽說老闆收穫不少?」

乾明遠在這裡肯定有點根基,知道街上發生的一些消息,韓孔雀並不感覺意外,所以韓孔雀笑了笑,道:「乾老,今天收穫怎麼樣?」

乾明遠嘆了口氣:「不理想呀!全賭料不太好,把握不準,半賭和明料價格太貴,有些好的,競價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出的價錢一個比一個高,甚至都已經沒有利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