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天降石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為了各自的企業,只有賬目清楚了,企業才會健康成長,不管是對鳳凰珠寶,還是對韓孔雀這辦的礦業公司,都是必要的。 這些翡翠韓孔雀不再經手,所以以後就完全交給秦明月了,兩人又到銀行去了一次,將翡翠寄...

韓孔雀看了明媚的秦明月一眼,就不在多問,她們相處融洽了,獲得好處的自然是他,那他還是讓三女自己自然相處的好。頂..點蠍說,ww$w..co◎m

等前面之人都切完了之後,韓孔雀才將自己的三塊石頭放在了檯子上面,他自己並不會切,當然讓這裡的專業人士持刀了。

首先切的是一塊小的,正是韓孔雀挑選過來掩人耳目的,那塊裡面其實什麼也沒有的石頭。

切開之後眾人都露出失望之情,有的人甚至表現出不屑來,有的人一見開始議論,因為這是最便宜的那種石頭,不是高手,不是運氣滿滿,能切出極品翡翠來才見鬼呢!

秦明月也是看了看韓孔雀,見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表情,也就不再擔心,畢竟她知道韓孔雀是賭石高手。

這個持刀之人倒是謹慎,並沒有因為前一塊石頭的失敗,而對第二塊石頭有什麼掉以輕心的心態,依然專業地小心翼翼地開刀切割。

旁邊之人都已經沒有看下去的耐心了,開始說開了話。

「出綠了。」切割之人聲音不大不小地說了一句。

顯得喧嘩的人群立即寂靜了下來:「出綠了?」

有人感到有點不可思議,出聲又詢問了一句。

只是切割的師傅沒有再回答,專心忙活著自己的事情。

切出來之後,拳頭大小的冰糯種翡翠,在清水的沖洗之下顯出形來,這會兒旁邊只剩下不可思議的感嘆聲了。

「這位先生有意出手不?我出價十萬1剛切出來。旁邊就有人出聲購買。

韓孔雀看了一眼,然後向著出聲之人搖了搖頭。

眾人見韓孔雀確實沒有出手的意思,便沒有看下戎鋁耍有人出聲道:「將第三塊也切了吧。」

切割的師傅看向韓孔雀,韓孔雀點了點頭說道:「切吧1

得到主家的點頭應允,切割的師傅才再次持刀開始切割,有了前一次的經驗,這次切割得更加謹慎,唯恐稍有不慎就出了錯誤。

旁邊的眾人沒有再像上一次面露不屑的了,都屏住呼吸認真觀看著。

行內所說的一刀生死的感覺。韓孔雀是完全體會不到。反而看旁邊圍觀之人,好像都比他還要緊張似的。

「又出綠了1旁邊離得近的人眼尖,看到了裡面的閃光,立即出聲喊道。

師傅停下來有清水清洗了一遍。大家上前圍觀著都看了一遍。這次的出的綠更加喜人。才出了一點就是艷綠色,在行內叫作「祖母綠」,算是一種上等的翡翠了。

「還切嗎?」師傅問道。

其實這是一個過程。一般來說,有兩個時候是出售的時機,一個是完全切出來的時候,那時是真相大白了,就沒有質在裡面了,完全是看貨上價。

還有一個出手時候就是剛切出綠的時候,這時候旁邊的一些商人就會出手競價,主家想要不想再切了,或者忽然又不看好這塊石頭了,便可以出售,這個過程還是有一定的賭姓。

眾人都知道韓孔雀沒有出手的意思,也就沒有人競價。

「切1韓孔雀也不給別人競價的機會,直接就一字定論。

隨著師傅的不斷切割,旁邊圍觀之人越來越驚嘆,只見整個翡翠在水的沖洗之下,顯得晶瑩剔透,顏色艷綠。

「好水1就連見慣了各色翡翠的切割師傅,也忍不住讚歎了一句。

完全切出來之後,旁邊有人評價道:「顏色為祖母綠,質地為水質,半透明狀,簡直是極品了呀1

剛才在韓孔雀這裡碰過釘子之人依然不死心道:「如果先生出手的話,我出價二百萬1

韓孔雀依然笑著搖了搖頭,叫價之人也只能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

出了這家店鋪韓孔雀說道:「給你吧。」

秦明月點了點頭:「我就按照剛才那個人開出的價錢給你算錢怎麼樣?這個我用了之後,要轉給周姐,聽說她從你那邊拿原石,也是要付賬的。」

「隨便你們怎麼樣都行。」韓孔雀對這個是真的無所謂,這些只不過是為了各自的企業,只有賬目清楚了,企業才會健康成長,不管是對鳳凰珠寶,還是對韓孔雀這辦的礦業公司,都是必要的。

這些翡翠韓孔雀不再經手,所以以後就完全交給秦明月了,兩人又到銀行去了一次,將翡翠寄存器來,而韓孔雀的賬戶中也多了二百多萬。

而後韓孔雀又和她進入市場當中,只是這一次他沒有再出手了,先前之所以出手了一次,也是興之所至,並沒有靠這個發財的想法。

所以下午,基本上都是在幫秦明月挑選石頭,有好有壞,但總的算下來是大賺了,這個時候,韓孔雀也知道,秦明月下一部電視劇,居然是關於賭石的,而今天發生的事情就是很好的素材。

直到下午五點多,接到乾明遠電話的時候才結束。

「老闆,你們在哪裡?」乾明遠在電話那頭問道。

「還在原石街上,你們呢?」韓孔雀問道。

「也在這裡,我們在街口匯合吧1乾明遠道。

在街口見面之後,乾明遠問道:「聽說老闆收穫不少?」

乾明遠在這裡肯定有點根基,知道街上發生的一些消息,韓孔雀並不感覺意外,所以韓孔雀笑了笑,道:「乾老,今天收穫怎麼樣?」

乾明遠嘆了口氣:「不理想呀!全賭料不太好,把握不準,半賭和明料價格太貴,有些好的,競價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出的價錢一個比一個高,甚至都已經沒有利潤空間了,也不知道這些人買回去做什麼。」

像乾明遠這樣的雕刻師,要想賺錢是很容易的,當然,賭石賺大錢是有風險的,但靠買明料賺錢,對他們來說就太容易了。

不過,最近這幾年,他們也不好混了,主要是遇到了好料子,一些土豪買主實在是太瘋狂了,所以沒有好材料,就算手藝再好,也是白搭,這也是他想要加入鳳凰珠寶的一個原因。

「對了不說我了,我今天基本上是沒有什麼收穫。」乾明遠稍稍發了會兒牢搔就收住:「秦小姐的收穫怎麼樣?」

秦明月捋了捋腮邊的頭髮回答道:「運氣不錯,還淘到了幾塊看得上眼的。」

「哦?什麼質地的?」乾明遠看了一眼站在秦明月身邊的韓孔雀后道。

乾明遠也看了身邊的韓孔雀一眼,道:「祖母綠,水種,半透明。」

秦明月將從韓孔雀手裡面購得的那塊最好的說了出來。

「那看真的就是不錯了,祖母綠還是半透明的,這就是極品了。」乾明遠砸吧下嘴有點羨慕。

這個運氣還真說不準,同來的,怎麼人家就能有大收穫,而自己基本上是空手而歸那?

這主要是韓孔雀的功勞了,不算是秦明月的運氣。

想了一會兒乾明遠也就釋然了,今天下午他去見了幾個老朋友,對韓孔雀的事情也有了點了解,所以韓孔雀做出什麼樣的成績,都是正常的。

「乾老有什麼打算?是現在就跟隨我回去,還是有什麼事情沒有處理完?」韓孔雀問道。

眾人一邊走,一邊說話,很快就回到了酒店,進入酒店之後,乾明遠才道:「如果老闆沒事,不如跟我一快進趟山?」

「進山?」韓孔雀笑著問道。

乾明遠不再猶豫,他道:「老闆是行家,應該看出我使用的玉石與眾不同,所以我也不瞞著老闆,這些玉石,我我自己進山尋找的,不知道老闆感不感興趣?」

「你是說附近有玉石礦脈?」韓孔雀的神情並沒有多少變化,好似這點他早就想到了似地。

乾明遠沒有從韓孔雀的表情上看出什麼,但卻讓他大大的鬆了口氣,韓孔雀的這種表現,恰恰說明他猜想的正確。

「老闆,離這裡不遠就有一條山脈,這是屬於喜馬拉雅山脈的一條余脈,這條余脈雖然不算很高,可佔地很廣,內部情況更加複雜,加上這裡氣候異常,很長時間山上都被冰雪覆蓋,所以進入的人不多。」說到這裡,乾明遠停下,看著韓孔雀,想看看韓孔雀是什麼表情。

不過,他還是失望了,韓孔雀手中有玉石礦脈,所以就算這裡的山中真的有玉石礦脈,對他來說也不過是錦上添花,所以他並沒有表現的太過高興。

雖然有點失望,但乾明遠更加放心,韓孔雀沒有表現出太大的貪心,對他來說是好事。

就在乾明遠想要繼續說明的時候,韓孔雀開口了:「喜馬拉雅山脈中還出產天眼珠吧?」

「啊?」乾明遠一愣,他那勝券在握自信滿滿的表情,終於出現了變化。

「天眼珠」就是天珠,主要產地在西、藏、藏東、不丹、錫金、拉答克等喜馬拉雅山域,是一種稀有寶石。

「老闆了解天珠?這一點還真是不簡單,要知道外人是很少知道天珠的真實情況的。」乾明遠很快反應過來。

韓孔雀笑著道:「不管是寶石還是天降石,產地分佈廣泛是不可避免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