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全賭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著,前後兩間屋子,中間一個大院子。 這家裡面的人挺多的,石頭也是轉了這麼多家裡面最多的了。 韓孔雀一進院子,就感覺到不少石頭都散發出靈氣來,而且濃郁程度不一。 秦明月進了院子,...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乾明遠聞言轉身走過來,同來的還有一夥圍觀看新奇的人。

「就這塊嗎?」秦明月看了看那塊標價二百萬的石頭,有點咋舌。

「嗯,請乾老看看行不行。」韓孔雀認真的點頭道。

乾明遠拿著隨身攜帶的小手電筒,蹲在石頭面前仔細觀察著,尤其是在露出的那點綠色上面停留了稍長的時間。

十幾分鐘之後,乾明遠站起來向著韓孔雀問道:「你怎麼確定就是這一塊?」

韓孔雀笑了笑:「沒有什麼根據,就憑感覺。」

乾明遠盯著韓孔雀的眼睛看了一會兒,笑著說道:「你打算怎麼辦?」

「乾老經驗豐富,不知道對這塊原石怎麼看?」韓孔雀笑著道。

乾明遠深深的看了一眼韓孔雀道:「老闆不懂賭石?」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懂一點,不過沒有太多經驗。」

乾明遠也笑了:「老闆謙虛了,我活了快六十年,也不敢說有經驗,就算每隔幾年我都來這裡幾次,也不敢說眼力怎麼樣,畢竟神仙難斷寸玉。」

韓孔雀點頭道:「怎麼說乾老也比我有經驗,不知道怎麼看這塊賭石?」

乾明遠把該說的都說了,也就不怕韓孔雀誤會,畢竟領著肥羊前來,跟這裡的老闆座套宰人的事情,每時每刻都在發生,乾明遠既然想跟著韓孔雀會魔都,自然要摘清楚自己。

乾明遠看了一眼盯著自己的秦明月和黃山,笑呵呵的道:「來這裡賭石的真正行家並沒有幾個,我也不說這塊原石的表現怎麼樣,只是說說這裡老闆的想法。」

稍微停頓,乾明遠也不避諱周圍看熱鬧的人的目光,直接道:「這塊原石開了口,已經是半賭石,所以不管它的表現有多麼好,都只能用一個險字來形容,道理很簡單,既然開了口,如果表現很好,老闆肯定會繼續解開,到了現在這種程度,老闆既然不繼續解石了,自然是害怕解垮了。」

說到這裡,周圍看熱鬧的人全都點頭,乾明遠說的很多,這一點不管是不是賭石高手,都沒法反駁,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如果這塊原石的表現足夠好,老闆肯定是利益最大化的,既然沒有繼續解石,那自然是有問題的,害怕擔風險,所以才會這樣賣出。

「我相信你。」韓孔雀笑了。

然後轉頭向著老闆說道:「就這塊吧1

韓孔雀知道,這裡的原石不能講價,老闆說多少就是多少,自然,老闆出的價格也公道,如果不合理,自然也沒有人願意做冤大頭。

就比如這塊,雖然風險很高,但那露出來的綠色,可是玻璃種,只是這種一絲絲的表現,要價兩百萬就一點都不高,所以韓孔雀就算知道這塊原石風險很大,也沒有講價的意思。

老闆掐滅煙頭說道:「到那邊刷卡就行了。」

韓孔雀過去在刷卡機上面劃過去二百萬,然後這塊石頭就歸他了。

旁邊圍觀的眾人都有點瞠目結舌,這傢伙的還真是豪放呀,一出手就是二百萬,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胖中年人也砸吧了一下嘴,卻是沒有說什麼。

韓孔雀過來后老闆問道:「在這裡切了還是?」

「切了吧1韓孔雀毫不猶豫地說道。

韓孔雀將石頭搬到檯子上面,還由田老操刀,又向著韓孔雀確認了一遍才開始下刀,首先下刀之處便是露出那點綠色之處。

這種場面不多見,旁邊的圍觀者,都屏住呼吸緊緊盯著石頭和田老手裡面的機器,唯恐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

切了一小塊之後,田老用水清洗了上面的石屑粉末,露出裡面的一片綠色來,田老不由感嘆了一句:「竟然還是玻璃種1

在這裡的人,除了秦明月和黃山之外,大都懂一些這方面的知識,玻璃種不能說是翡翠裡面最好的,但也是出類拔萃的那種了,質地完全透明,閃耀著玻璃光澤,看上去透明如水晶,毫無雜質。

「水也不錯。」田老又補充了一句。

他的意思就是「好水」了,這屬於行內的術語了,指的是翡翠質地細嫩潤滑,通透清澈,晶瑩凝重,碧亮喜人。

眾人圍上前去都觀看了一番,各個口中讚歎,不過這次解石,周圍的人純粹就是看熱鬧了,並沒有人出價,讓韓孔雀專賣了,畢竟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韓孔雀不缺錢。

等眾人看過退下之後田老繼續切,這次沒有停歇,直接小心謹慎地切了兩個多小時,才將這塊翡翠完完整整地切出來,用清水洗過之後,顏色碧綠透亮,讓人一看就喜愛。

光就是這麼一塊就大賺了,二百萬買來的,切出來后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最少翻五倍上千萬了,要是回去匠心獨運雕刻成合適的器件那就更值錢了。

胖中年人和另外的一個人,識趣地沒有上來出價購買,韓孔雀他們剛才能出高價買一塊,那麼現在自己切出來的這塊,肯定是不會賣了。

期間乾明遠一直站著後面沒有說話,他對韓孔雀不了解,雖然感覺這個年輕人還可以,不過他也只不過是認可了鳳凰珠寶。

如果不是昨天打電話聯繫了鳳凰珠寶公司那邊,確認了韓孔雀的身份,他怎麼都不會跟著韓孔雀的。

現在看到韓孔雀出手兩百萬,眉頭都不皺一下,切出了這麼一塊喜人的翡翠之後,也不見臉上有什麼過多的表情,依然看上去恬淡無爭,這讓乾明遠心裡安定下來,有個不凡的老闆,以後的前途自然光明。

切完之後就不再準備在這裡繼續待下去了,讓老闆找了個袋子將切出來的翡翠裝起來。

出了這家店鋪之後,三人直接來到了銀行,將東西寄存在了裡面,隨身攜帶不便,放在酒店裡面又不合適,雖然韓孔雀並不怕,但讓人知道身上帶著貴重東西,就要招惹禍端,所以在乾明遠提醒之後,韓孔雀也就從善如流的存進了銀行。

吃過午飯之後,乾明遠就沒有再跟著過來,只有韓孔雀和秦明月繼續來到街區裡面,下午這裡的人更多了,每家店鋪裡面進進出出的人絡繹不絕,每個人臉上的表情也不相同,有認識羨慕,有認識懊惱,還有人是滿臉喜氣,更有人沮喪、面如土色。

兩人又進到一家店面里,這家的老闆剛送走一批客人,見到韓孔雀兩人進來便熱情地迎上前來說道:「兩位來看石頭了,隨便挑,價錢都標在上面,剛才那波人就有一位兄弟切出了個大漲,賺翻了。」

這位老闆有點熱情,賣力地推薦著。

韓孔雀打量了一下成堆擺放在地上的石頭,個頭都不是很大,相應的標價也就都不是很高。

他感應了一下,其中沒有幾個內含靈氣,含有靈氣的也是很少的幾塊小石頭,韓孔雀立即就失去了賭一把的興趣。

秦明月轉了一圈,看裡面沒有人切石也是興趣缺缺,她是來買成品的,而不是賭石的,早上能賭一把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於是兩人不顧老闆過度熱情地介紹,出了這家店鋪來到斜對面的另一家。

這條街上面的院子大概都是這樣建造著,前後兩間屋子,中間一個大院子。

這家裡面的人挺多的,石頭也是轉了這麼多家裡面最多的了。

韓孔雀一進院子,就感覺到不少石頭都散發出靈氣來,而且濃郁程度不一。

秦明月進了院子,聽到屋子裡面有嘈雜的呼喝聲,便向著韓孔雀打了一聲招呼進去了,她的目的是裡面切石的地方。

韓孔雀獨自一人留在院子裡面挑選著石頭。

大老鼠看著韓孔雀在一個個石頭地感觸著,自己也跳到石頭上面,歪著小腦袋學著韓孔雀觀察著,旁邊同樣挑選石頭之人,也覺得好玩,有人就拿出相機來給它拍照。

這個小傢伙見到有人拍照,立即就忘記了挑選石頭的韓孔雀,而是在一個個石頭上面跳來跳去賣起了萌。

韓孔雀笑了笑也不管這個搔包的傢伙了,專心感應石頭,也準備全賭上幾塊。

最後挑選了三塊石頭,只有腦袋大小的一塊,是在五萬塊錢一塊的那堆裡面挑選的,他本來是在最便宜的那堆裡面挑選的,只是這塊裡面的靈氣實在是濃郁,來買了下來,感應了一下,裡面也是墨綠色一片,五萬塊錢罵下來也是大賺了。

另外兩塊都是在那堆看起來基本上沒有可能出綠,價錢也是最便宜的裡面挑選的,最後三塊石頭付了不到六萬的價錢。

讓工作人員將三塊石頭幫忙搬進了屋裡,屋裡面的人還真是不少,現在正為著兩個拳頭大小的冰種翡翠競價爭搶。

秦明月的手裡面已經購到了一塊拳頭大小滿綠色的翡翠。

「嗯?你也準備全賭?」秦明月看韓孔雀拿了三塊石頭進來問道。

「對,試試手氣,你買這麼多明料幹什麼?」韓孔雀點了點頭問道。

「拍電視的道具,用完了就放在鳳凰珠寶賣了,我這也算是幫著周姐採購了。」秦明月笑的及其嫵媚。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