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美景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3-08 17:37  |  字數:4644字

?

韓孔雀感覺自己有點魯莽了,可能自己是復原了鏡子的原樣,但是卻是破壞了這件古董的價值了,這肯定是很可惜的。

如果早知道這是鳳鳥紋鏡,韓孔雀可能得仔細想想,才會處理這面鏡子。

鳳鳥紋鏡,最早是戰國後期青銅器,現有一面藏在故宮博物院,是戰國後期的,面徑,重179.3g,銅鏡圓形,外緣為素麵低卷沿,弦鈕,方形鈕座。

4隻回首的鳳鳥各占踞鈕座一角,尾羽高揚舒展,呈流暢的「s」形線條,四鳳之間沿鏡內緣各伸出一花枝形圖案,上立一短尾小鳥,銅鏡的地紋為布滿碎點的連續山字紋並間以雲紋。

韓孔雀手中的這面銅鏡圖案主次分明,對稱規整,線條流暢,與故宮博物館收藏的那面銅鏡相似,11厘米,無小鳥,為四摺疊式菱形紋,地紋亦稍異。

韓孔雀反覆的查看這面銅鏡,發現銅鏡背面中央的凸起部分,有穿,可系以絲帶,便於把持和懸掛。

主體紋飾周圍的細小紋飾,視之如主體紋飾飾於其上,地紋通常有雷紋、回紋等。

如果銅鏡上的銅銹沒有去掉,這面銅鏡沒準比故宮博物館的那面還要好,現在這面新的一面鏡子,你要說是戰國後期的,保准沒有人相信。

韓孔雀嘆息了一聲,古董之所以是古董,就是蘊含的那份歷史滄桑,而他,卻把這份濃厚的文化韻味弄沒了,不過轉念一想又釋然了。他自己知道是真品就好了,最不濟送給秦明月做個鏡子也是不錯。

從空間之中出來,大老鼠這個傢伙已經在房間之中吵翻天了,剛剛收拾了大老鼠,外面有人敲門。韓孔雀開了門,是下面的迎賓小姐。

「明月?」看著頭髮貼在身上,一身霧氣蒸騰的秦明月,韓孔雀驚訝的道。

「洗澡到一半,我房間里的淋浴器沒法用了,借一下你的浴室用用。」說完不等韓孔雀做出反應。秦明月一閃身,進了韓孔雀的房間。

在秦明月進去的瞬間,韓孔雀注意到了秦明月那通紅的臉蛋,韓孔雀愕然,雖然這裡不是大城市。但這家酒店也不會那麼差勁吧?

秦明月從來不是個害羞的女人,她雖然和韓孔雀關係不錯,可是除了有限的幾次,他們之間幾乎是沒什麼接觸的,平時相處,也是朋友之間的溫馨,而今天,秦明月的表現卻完全不同。

這次過來。秦明月顯然有了決定,所以她想了幾個小時,才鼓起勇氣鑽進了韓孔雀的房間。

房間裡面。秦明月站在浴室里的鏡子前,她想了很多,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這樣的t恤其實不太適合自己,因為自己已經不是青澀的女孩,白色的t恤是無法將自己完美的胸部掩蓋住的。黑色的長裙雖然只是下半身,可卻很好地將自己的長腿掩蓋住。

她站在鏡子前。很多次都想逃離這裡,但她並沒有這麼做。因為她知道這是自己必須要經歷的事,多少次,她都想過韓孔雀突然出現,然後闖入,她雖然「奮力」抵抗,卻還是被他侵犯了。

這種骨子裡的東西,讓她很多次洗澡都顯得格外的與眾不同,可是每次的結果都是一樣的,洗澡過後一個人圍著一條浴巾,光溜溜地躺在床上,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可是她知道,自己其實是在等一個人。

今天,機會難得,自己卻似乎有些緊張的害怕一樣。

慢慢地,秦明月將自己的黑色長裙邊上的扣子解開,讓自己修長圓潤而又潔白的腿一側漏出來,她知道,自己這次不會再做夢了,而是實實在在的來臨了。

如果一個人一直穿著短褲,就像是街上的那些喜歡穿在牛仔短褲的女生一樣,那麼好看還是不好看,不過是一個瞬間而已,毫無違和感,也不會引起別人特別的注意。

可是當你在外面罩上一層紗的時候,那種解開輕紗的動作,就是一種不同於你直接看的那種行為和狀態,這就是穿衣服的哲學。

隨著黑色的長裙被慢慢地解開,就像是一條被陽光照射的河流,掀開了表面的光華一樣,露出了其中的翠綠色的水草。

裙子洗澡時沾了水了,所以穿在身上別具誘惑,現在秦明月直接解開了邊上的扣子,它慢慢地落在地上,赤著腳的秦明月慢慢地將修長潔白,沒有穿絲襪的腿從裡面拿出來。

修長的腿在燈光下,可以看到極輕的一層透明的汗毛,這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讓這雙*,看起來更顯可愛美麗。

秦明月知道自己的腿讓很多男人都流口水,只是真正看到的人只有韓孔雀一人而已,平時她不是長褲長裙,就是絲襪遮體。

當手觸碰到t恤的時候,她突然害羞地捂住了臉,她似乎都不敢看自己的身體。

不過她還是堅持下來了,小腹處有個絲帶,輕輕一拉,絲帶就從紐扣的狀態變成了一根長長的布條,然後就像是多骨牌效應一樣,粘著腰肢的它就慢慢地鬆開。

就像是冬天的冰遇到了春天的風,種子遇到了鬆軟溫和的泥土一樣,慢慢地發芽了。

它也慢慢地鬆開,然後輕輕地滑落,很簡單,卻帶著淡淡的摩擦力,讓裡面紫色的丁字小布條出現了。

她平時都是穿著那種純棉的,這個是自己看了不少雜誌看來的,據說男的都極為喜歡,她沒打算自己去觸碰它,而是將t恤出去,上面是一個鏤空的半杯托著一對早已經被淡淡的汗珠濕潤的球。

她站在鏡子前,看著她們,就像是看著最美的一幅畫一樣,只是為什麼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