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四鳳鳥紋銅鏡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酒店,乾明遠可是說了,他們祖孫居無定所,所以韓孔雀給他們安排了一間房間,打算讓他們住下。 「老人家,我也不轉彎抹角,您老人家應該是專門雕刻軟玉的吧?」韓孔雀開門見山的道。 乾明遠好似並...

? 中國蛤士蟆是世界上唯一集藥用、滋補保健和食用於一體的名貴經濟蛙種,據學者考證,《本草綱目》和《本草圖經》中的「山蛤」即是今天的中國林蛙。

哈士蟀油」為雌性哈士蟆的輸卵管和卵巢、脂狀物。

哈士蟆油歷來作為皇室進貢珍品,清朝時被列為「上八珍」和「八大山珍」之一。

在李時珍的《本草綱目》記載哈士蟆油味甘咸、性平和。具解虛癆發熱利水、消腫、補虛、尤益產婦。在《中國藥典》、《中藥大詞典》、《中草藥手冊》《中國葯志》等中也記載到哈士蟆油潤肺養陰.化精添髓、補腦益智、延緩衰老、用於身體衰弱、產後氣虛、肺癆咳嗽、內分泌失調等。

適應用於提高人體的機體免疫能力、促進新陳代謝、調節內分泌、補充雌激素、軟化心腦血管、補腎益精、潤肺養陰、延緩衰老、滋膚、降脂等效果。

現代醫學稱其為「綠色軟黃金」而且被定為國家二級保護中藥材,可以說這可是真正的好東西,而韓孔雀這麼了解,主要是柳絮想讓韓孔雀養殖一些雪蛤以備用。

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秦明月就更小心了。這樣的江湖伎倆都有人玩的出來,她的那點眼力,在這古玩行里,還真是不算什麼,這讓最近記憶力大進的秦明月十分沮喪。

本來以為自己記憶力強了,靠著博聞強記,也許能夠在韓孔雀面前表現一把,沒想到真的實戰了,才發現,她那只是紙上談兵。

回程的時候。韓孔雀他們又經過了賣木雕的爺孫倆那裡。可惜那裡已經是人去地空了,而且那老人有沒有留下什麼聯繫方式,這一去又不知道怎麼聯繫了。

韓孔雀有點失望,這次要是能將那位老人雇回去。那麼這次出來就不算是白來。

搖了搖頭。韓孔雀將這些沒有任何作用的想法甩出腦子。只能等老人打電話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了。

傍晚的時候。韓孔雀他們在附近找了家酒店住下。

剛吃過晚飯,韓孔雀就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本想隨便掛斷,但是忽然靈機一動想起了白天的事情,來帶僻靜處接了電話。

「喂,是韓先生嗎?」。果然是白天那位老人的聲音。

「是的,我就是韓孔雀,不知道老人家想好了沒有?」韓孔雀壓住自己的情緒,語色平靜地問道。

「我老頭子住在哪裡都無所謂,主要是你能否給我那孫子辦一個戶口,送到學校裡面就行。」老頭說出自己的條件。

韓孔雀稍微停頓,讓老頭以為自己在斟酌,不過,他沒有停頓太長時間,只是一會兒,就道:「只要背景沒有什麼問題,辦一個戶口並不是什麼大事,有了戶口上學就更容易了。」

「如此便好,我跟你去吧,不知你的雕刻的作坊在哪裡?」老人決定下來問道。

韓孔雀笑了,總算將雕刻師傅的問題解決了:「既然老先生已經決定了,那就好辦了,不知道老先生知不知道鳳凰珠寶,如果知道就好辦了,現在鳳凰珠寶的老闆是我妻子。」

老人笑了笑說道:「知道,鳳凰珠寶我自然知道,既然決定了,在哪裡都無所謂了。」

「那就好,說了這麼久還不知道老先生怎麼稱呼呢?」韓孔雀道。

「我叫乾明遠,至於說是哪裡人,也沒有個定所,這七八年都是這樣漂泊著過來的,要說準確的籍貫,卻是和田那邊的。」

聽到這話,韓孔雀笑的更開心了,他立即道:「那可是著名的美玉之鄉啊!不知道乾老現在在哪裡,我們能不能再見個面詳細商量一下?」

「你說你在哪裡吧,我已經收拾好了東西,我們爺孫倆過去就行了。」老人很痛快的道。

「那好,我在溫馨大酒店,你們過來我在門口等著就是了。」韓孔雀道。

韓孔雀打完電話,過來向眾人說了一聲就出門取

鎮子不大,老人領著自己的孫女很快就過來了,韓孔雀把他們迎進了酒店,乾明遠可是說了,他們祖孫居無定所,所以韓孔雀給他們安排了一間房間,打算讓他們住下。

「老人家,我也不轉彎抹角,您老人家應該是專門雕刻軟玉的吧?」韓孔雀開門見山的道。

乾明遠好似並不奇怪韓孔雀這麼問,所以他鎮定的道:「當然,我們家鄉那個地方,因為出產和田玉,所以只要是手藝人,就全都是雕刻軟玉的。」

「不知道老人家有沒有師承?」韓孔雀再次直接的問道。

老人笑了:「自然是有師承的,我們這一行,也是世代傳承的,只不過近幾年玉石不好找了,我們的日子也就不好過了。」

老人有點無奈,他在知道韓孔雀跟鳳凰珠寶有關係之後,就大體猜到了韓孔雀的目的,他的雕工不凡,這樣的雕工,在行家眼裡,很容易看出是屬於什麼流派。

所以韓孔雀在發現老人的手藝高超之後,就有了收羅他的意思,而收羅一個年邁的老人,自然是能夠得到一大助力,但老人很可能還有徒子徒孫,如果是這樣,收買了這麼一位老人,就不是收羅一名匠人的問題,而是一大幫。

通過交談,韓孔雀知道,老人果然是祖傳的手藝,原來他們家族在和田那邊屬於大家族,不過到了近代,就比較倒霉了,特別是改革開放之後,玉石資源收歸國有,再就是被一些後起的大家族和黑勢力控制,他們原來的很多本地家族,都受到了嚴厲打擊。

本來像他們這樣的雕刻師還能生存,畢竟手藝在身,怎麼都餓不著,但最近幾年玉雕都是使用機器工,所以一些傳統的雕刻師,就失去了生存之道,加上老人在家鄉得罪了人,才會混的這麼慘。

跟老人聊的通透了,韓孔雀的目的也達到了,老人活了那麼多年,自然有自己的人脈,韓孔雀需要的雕刻師,對老人來說,還真是很容易找。

那種名聲不顯,卻有著幾十年雕刻經驗的老匠人,他還真認識不少,這些人沒有太大的本事,不能揚名,作品也就賣不上價,這樣一來,雇傭他們的成本高,產出低,所以他們就失業。

這麼一批人的數量不少,但不入行的人,卻又不容易找到他們,當然,如果花費一些功夫,也是能夠找到一些的,但那畢竟需要耗費不少時間,而韓孔雀可沒工夫專門做這個。

達到了目的,安排好了這祖孫倆,韓孔雀告辭上樓,沒看到秦明月,韓孔雀準備研究一下今天買到的那個古怪鏡子。

進了房間,韓孔雀在整個房間之中,細細察看了一遍確定沒有什麼攝像頭,才拉上窗帘,整個身體從房間中消失,來到了空間之中。

韓孔雀沒有出現在竹樓那邊,而是出現在一做小山附近,停在一顆大樹上面閉目養神的金鷹,感覺韓孔雀進來了,扇著翅膀飛到韓孔雀的胳膊上面。

韓孔雀又給它餵了些牛肉,逗弄了一番之後就將它放飛到了空中,自己坐在一棵樹下面,開始研究今天收穫到的鏡子。

這個鏡子看上去也沒有什麼,白天的時候和那堆已經被腐蝕的差不多的東西,放在一起還能稍顯不同尋常來,現在單獨擺放出來,邊沿上面沾染著跡,只有中間的鏡子,還算能看到模糊的影子之外,就再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了,整一個破鏡子的形象。

但就是這個糟糕賣相的鏡子,卻是首次給韓孔雀不同於其他東西的那種奇妙感覺,現在放到空間之中,那種感覺越加強烈了。

韓孔雀用手抹了抹鏡面,上面的那一層模糊的東西被蹭下來,露出裡面光潔的鏡面。

心中一動,韓孔雀的身形立即出現在空間靈泉之處,來到泉水邊上,撥了些泉水到鏡子上面,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只見被泉水清洗的地方,上面的的跡像是春雪遇到了太陽似的迅速消融了。

韓孔雀驚奇,空間泉水還有這麼神奇的效果?還是有其他原因?

繼續用泉水將整個鏡子清洗了一遍,還原了鏡子的原樣,韓孔雀發現,放在靈泉之中的時間越長,鏡子就恢復的越快。

到了最後,韓孔雀直接把鏡子放在了泉水當中沁泡,只見鏡面周邊居然圍繞著一片向日葵,現在的鏡面上光潔如同現在的鏡子一樣,韓孔雀用手摸了摸,不是玻璃,確實是銅質的。

翻過來看了看背面,確實更加驚奇了,背面並非是銅質的,是一種不知名的東西,雕刻著一幅畫,畫的周邊已經不是向日葵,而是葵花紋,中心是四隻鳳凰團團圍在一起,這居然是一面四鳳鳥紋銅鏡。

韓孔雀用手摸了摸背面,竟然是罕見的冰涼而非溫熱。

現在這個鏡子如同嶄新的一般,用空間泉水洗去了那厚重的歷史韻味。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