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寶鏡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已經賣給了這位先生了。」 說著將韓孔雀手裡面的兩千塊錢接過來,從地上將鏡子撿起來放進韓孔雀的手裡面,看來她們並不是缺錢的主。 大老鼠見鏡子沒了,也跳到韓孔雀的肩膀上面,...

韓孔雀笑了笑,沒有說什麼,不過這卻讓他起了心思,黃山等人可是他的身邊人,應該是他最信任的人,因為他們負責的是韓孔雀家裡人的安危。

對這批人,韓孔雀是不會虧待的,而從黃山買這個小東西來看,韓孔雀做的還不夠好。

要知道韓孔雀手裡的玉石可不少,這一點黃山等人清楚的知道,玉石對別人也許是寶物,但對韓孔雀來說,跟石頭也差不到哪裡去。

這一點黃山等人很清楚,平時他們看到了玉石,也就是看石頭,畢竟沒有雕刻出來的玉石,還就是一塊頑石。

既然韓孔雀手裡的玉石應有盡有,那麼韓孔雀就不能放任自己身邊人購買那些垃圾,現在黃山購買了,那自然是韓孔雀薄待他們了,畢竟送他們一些小玩意,對韓孔雀來說是舉手之勞,而舉手之勞就能夠收買人心,韓孔雀不做,那就是真傻了。

走了一會兒,大老鼠這個傢伙就不安分了,從韓孔雀肩膀上面跳了下來,在眾人的身邊跑老跑去,跑了幾圈就跑到人家賣東西的攤子上面去了。

韓孔雀就在附近,也就沒有再多管教,只要不生出什麼亂子就行了。

韓孔雀正蹲在一個賣各種青銅器的攤子面前,觀看著擺放在地上面的鑄造.有銘文的銅鼎。

老闆正賣力地指著青銅鼎上面的跡,向著韓孔雀講述發現這個鼎的故事,吹鼓這個青銅鼎是如何如何的真實。

韓孔雀只是姑且聽著。要是信了才叫見鬼呢!

跡,跡也是可以做出來的,要是一個真的青銅鼎,老闆你還能真的笨到賣出幾萬的價錢?

就在這時,正好聽聞身後傳來一個好聽的聲音:「這是誰家的寵物呀?這麼可愛。」

韓孔雀順勢擺脫還在嗦的青銅器攤主,來到聲音的來源處,卻是兩個女孩子在擺攤子賣著一堆東西。

大老鼠接觸的人多了,自然也就有了點膽子,此時這個臭美的傢伙,正在一面看起來古樸的鏡子面前賣弄著風搔。惹得其中一個女孩子趴在跟前歡喜地驚叫。

韓孔雀看到這場景之後卻是愣住了。並不是大老鼠的耍寶讓他愣住,而是大老鼠跟前的那面鏡子,讓他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走到跟前來,直感一股滄桑感撲面而來。這是轉了這麼久從沒有過的感覺。韓孔雀立馬就判斷這個東西是一件真正的古物。不管值不值錢,最少有著深厚的歷史價值。

「小姐,這個鏡子是從哪裡來的?」韓孔雀向著攤主問道。

「你才是小姐呢1趴在大老鼠跟前觀看它的女孩兒。站起來皺了皺鼻子,對著韓孔雀回了一句,鼻子上面的兩顆小雀斑,這著她的鼻子一皺,像是活了過來似的,更添了幾分可愛,人家這卻是嫌棄韓孔雀稱呼她們為小姐。

韓孔雀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旁邊的秦明月笑了起來,雖然女孩的口氣不善,但卻沒有一點惹人討厭。

相對於潑辣的妹妹來說,姐姐靦腆羞澀了許多,微紅著臉說道:「這些東西都是我們從河裡面打撈上來的,聽說能賣錢,就拿到這裡來碰碰運氣了。」

韓孔雀點了點頭看看其他的東西,大都生鏽地不成樣子了,即便是古物也沒有多少價值了,只有大老鼠面前的鏡子還算比較完整,看跡這麼重,還真有可能是泡在水裡的。

「那這個鏡子怎麼賣?」這個鏡子他第一感覺就很特別,再加上一眼就能看出來的滄桑,韓孔雀感覺這應該是件好東西。

「這位先生光要那面鏡子嗎?不要其他的東西了嗎?」姐姐問了韓孔雀這麼一句,問后自己都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實在是其他的東西賣相太差了。

「就這一件吧1韓孔雀有掃視了一圈其他的東西,沒有能入得了眼的了。

「那就三千,不,兩千吧1明顯是姐姐的女孩子,先是伸了三個手指,最後感覺自己要的有點多了,就又彎下去一個,報出了兩千的價格。

她們姐妹兩個從來沒做過這些事情,在河裡玩的時候撈上來這麼一堆東西,便也學著旁人拿到這裡來賣了,沒投真的能賺多少錢,只是玩個新奇。

「好,兩千就兩千。」韓孔雀道。

韓孔雀正准百掏錢的時候,身後又傳過來一個聲音:「我出三千賣給我吧1

眾人都向著身後望去,只見走過來的是一位四十多歲的男人,他也是看出了這個鏡子的不凡來,想要出高價買了。

「你們兩個競價吧,誰出的錢多就是誰的了。」妹妹怎麼看都感覺韓孔雀有點不順眼,竟然敢叫自己小姐,哼,給你點麻煩。

韓孔雀皺了皺眉,還沒有說話,一直來靦腆羞澀的姐姐卻是發話了:「妹妹,你怎麼能這樣呢,我已經賣給了這位先生了。」

說著將韓孔雀手裡面的兩千塊錢接過來,從地上將鏡子撿起來放進韓孔雀的手裡面,看來她們並不是缺錢的主。

大老鼠見鏡子沒了,也跳到韓孔雀的肩膀上面,吱吱叫了兩聲之後,又開始用好奇的眼神,看著身邊的幾個人,它的智商可不算低,一些簡單的話語,它都能聽得懂。

旁邊的男人見鏡子已經到了韓孔雀的手裡面了,便上前說道:「這位兄弟借一步說話。」

「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吧。」韓孔雀沒有理會,他剛才可是詢問價格了,而且鏡子也在他手裡,如果是懂行的人,絕對不會此時貿然插手,對這種不守規矩的人,韓孔雀沒有一點好感。

再說,剛才那個稍微大點的女孩守規矩,把鏡子賣給了他,那他就不能閑著因為有人出高價就轉手,畢竟那樣做太不地道了。

「是這樣的,剛才兄弟兩千塊錢買了這個鏡子,我現在出三千塊錢,兄弟這一到手不是就凈賺了一千塊錢。怎麼樣?」男人開口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說道:「我暫時沒有出手的意思,你也不用在我這裡費心思了。」

「五千怎麼樣?兄弟再考慮考慮。」男人還是不死心,再加了兩千塊錢。

韓孔雀轉過身戲謔地問道:「你這麼急著將這件鏡子買到手,難倒認識這件鏡子很值錢?」

男人被噎住了,有些懊惱又有些訕訕地道:「也不是這個鏡子真的值多少錢,而是它對我有些用處。」

韓孔雀沒有再理會,收起東西就想離開,跟這種人根本不需要多說。

中年人跟了幾步又留下來,他也看出韓孔雀不好對付,所以不得不放棄了。

「那幾個傢伙不是好人,他們買鏡子應該是用來造假,小姑娘沒有把鏡子賣給他們,算是積德了。」就在幾人各自想著什麼的時候,旁邊擺攤的老人開口了,這位攤主就是賣青銅器的老人,從剛才他忽悠韓孔雀的話語之中,就知道老頭很能說。

「大爺,你知道那些是什麼人?」姐姐開口道,雖然知道老頭很能侃,但她不得不開口,因為她妹妹此時正用哀怨的眼神看著她,怪她幫著韓孔雀。

老頭活的時間長了,自然知道姐姐的意思,不過他也不以為意,所以開口道:「那幾個人前幾天曾經在這裡賣過一面寶鏡,那是一面普通的銅鏡,不過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光線折射之下,裡面會看到一位仙女翩翩起舞,可以說很神奇,最後一名內地來的遊客,被他們騙了三十萬。」

「啊1剛才還有點抱怨姐姐的妹妹,聽到這話,有點驚訝。

姐姐也很驚訝:「那麼神奇的鏡子,難道不值三十萬?」

秦明月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對啊!這樣的鏡子可比這個跡斑斑的好多了。」

老頭搖著頭笑道:「現在是什麼年代了?小姑娘可不能只注重漂亮,那樣可是很容易受騙的。」

韓孔雀也笑道:「中小學門口賣的彩畫,也可以不停變化圖案,難道也能夠賣三十萬?」

「啊?你是說跟那個差不多?」秦明月問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你得問這個老大爺,他老人家見多識廣,應該明白裡面的鬼蜮伎倆。」

老頭摸著自己的下巴,對韓孔雀的奉承十分受用,他點著頭道:「這個在古代可是騙人的絕招,其實就是用雪哈、青竹汁,烏龜尿和頭髮灰處理的普通銅鏡。

四樣物品合而為一,用這材料在一面古樸的銅鏡上,畫副仕女圖,再用滑石頭粉磨去原畫,然後用軟木與水銀開始打磨銅鏡,打磨的不精細,銅鏡的表面就不夠光滑。

這時的銅鏡,看似普通,可近觀之後,內有一仕女栩栩如生,變換角度,就好似翩翩起舞,普通人不知道內里的訣竅,很容易認為是寶物,這就被騙了。」

「雪蛤就是哈士蟆吧?」韓孔雀笑著道。

「你知道?」秦明月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點了點頭,到了現代雪蛤也是好東西,哈士蟆是歐洲林蛙的中國亞種,頭體和四肢較細長,行動敏捷,跳躍力強,鼓膜部有三角形黑褐色斑。

現在交通方便了,雪蛤自然就容易撲捉到,但就是因為是好東西,所以到了現在,野生的數量已經不多了,所以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這樣的東西,都是珍品。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