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九十章玉雕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黃山苦笑著說道:「那是什麼女朋友,是我妹妹,簡直就是家裡的小魔女,每次都要讓我給她帶禮物回去,那次要是忘記了,能折騰你好幾個禮拜。」 攤主也是一位老人,這裡賣東西的普遍都是...

?

不是每一個攤主都像那個攤主那樣奇葩,接下來看到的東西,秦明月就更加看不出,到底是真還是仿製了。

韓孔雀知道,這已經算是高仿,即便是了解一些古玩知識的,也根本就看不出來一丁點的漏洞來,這樣的仿品才具有迷惑性,而越是這樣,很多人越是趨之若鷲。

反正秦明月是被嚇著了,不管遇到多麼真實的東西,也都不再出手了,她是對自己的眼光和水平徹底絕望了。

這裡不但有賣古董字畫的,還有賣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的,韓孔雀就看見了一個賣木雕的攤子,只不過攤主是一個看上去又六十多歲的老人。

看到這裡秦明月心中一動停了下來,蹲在攤子旁邊拿起雕工精美的木雕和根雕仔細觀察了起來。

「木雕呀,韓孔雀你也是箇中高手呀1秦明月道。

正低頭正在揮舞著刻刀的老人,抬頭看了一眼韓孔雀又繼續低下頭忙自己的。

韓孔雀沒有多說,他正在觀察老人的木雕。

沒一會兒老人就停下了手上面的工作,伸手展現在眾人面前的,卻是活靈活現的一隻小狗左顧右盼的樣子。

韓孔雀在內的幾人都有點驚訝,這麼一會兒功夫,就雕出來這麼傳神的小老鼠來,功夫可見一斑了。

韓孔雀拿這功夫和自己對比了一下,就在雕刻上面而言和自己是在伯仲之間。

跟著秦明月從空間里溜出來的大老鼠,看見自己的樣子,立即從韓孔雀的肩膀上面,跳到攤子上的木雕旁邊。繞著木雕轉著圈,嘴裡還在吱吱不停地歡叫著。

秦明月見著喜歡,就將這個大老鼠的雕刻用五十塊錢買了下來。

韓孔雀等老人家停歇了下來才問道:「老人家雕刻功夫這麼精湛,怎麼會在街頭擺攤子呢?」

老人家看了一眼韓孔雀說道:「四海為家,混口飯吃罷了。不在街頭在哪裡?」

韓孔雀微微愣了愣說道:「不知道老人家能不能雕刻玉石之類的東西?」

「你對這個感興趣?」說著老人家從身後的包裹里,面掏出來一個潔白溫潤的籽玉。

籽玉的皮料揭開了一半,上面雕刻了一隻黃色的蠍子,其他還有一些圖案,不過它們纏繞在一起,要仔細看才能分辨出來。不過,只是暴露出來的那隻蠍子,就足以吸引人的眼球了。

那隻蠍子身上突顯出來的黃玉,就像是身上透明的一樣,讓那隻蠍子看起來玲瓏剔透。甚至有了幾分可愛的意思。

「這是老人家雕刻的?」秦明月稍微有點激動。

「嗯。」老人對於秦明月的質疑顯得有點不高興。

「是晚輩們唐突了,不知道老人家有沒有興趣,到專門的珠寶玉石店裡面去雕刻翡翠和玉質品?」韓孔雀問道。

這位老人的手藝不錯,所以韓孔雀想要招攬他,雖然他手裡沒有珠寶公司,但周美人那裡可是十分缺少能夠獨當一面的雕刻師。

鳳凰珠寶主營玉石翡翠之類的雕刻掛件,只是這年頭一位上好的雕刻師傅實在是太難找了,她的雕刻師傅雖然不少。但像楊天福和這位老人這樣的,還真是不多見。

這主要是陳嘉義他們的騰龍珠寶崛起時,被他們高價挖走了一批。現在鳳凰珠寶正在急速擴張,加上有著充足的材料,正是急缺雕刻師傅的時候。

所以韓孔雀見到這麼一位雕工精湛的老人,心情就有些急切了。

「閑散慣了,受不得束縛了。」老人想都沒想就拒絕了,將剛才拿出來讓眾人觀看的籽玉又收了起來。

韓孔雀有點失望。但是卻還是不死心:「老人家過去的話,這個工錢好商量。絕對比老人家在這裡擺攤子強。」

老人家沒有再說話了,韓孔雀就不知道說什麼了。這是明擺著的態度了。

沒法,只好帶著先是激動后是失望的心情準備離開,就在這時,從旁邊跑過來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

「爺爺,我賣完了,你看,這是賣的錢了。」說著將手裡面攥著的一把錢遞到老人家面前。

韓孔雀卻是心中一動停了下來,問道:「老人家,這是您的孫女吧?」

其他幾人也停下來又轉過身來,看著韓孔雀想要做什麼。

老人家溺愛地摸了摸小女孩理成的鍋蓋頭,抬頭疑惑地看著韓孔雀說道:「是的,這時我孫女瑙日布,有什麼事情嗎?」

「藏族?人可愛,名字更好聽。」韓孔雀仔細看了一眼老人,還真沒看出來,這位老人居然是藏族,這麼厲害的藏族玉雕師,還真是不多見。

瑙日布是一個漂亮的藏族女孩,彎彎的眼睛,長長的睫毛,挺拔的鼻子,最吸引人的是兩個小虎牙,很可愛,而在藏語里瑙日布的名字是瑰寶的意思,從這裡就能夠看得出來,這位老人十分疼愛瑙日布。

「小傢伙有六七歲了吧?」韓孔雀笑著問道。

有爺爺在身邊,小女孩卻是並不怎麼怕韓孔雀,明凈的眼睛認真的看著他。

老人家不明白韓孔雀想要說什麼,點了點頭。

「應該到了上學的年紀了。」韓孔雀笑著說道。

老人的眉頭輕皺了起來,這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個疙瘩,由於自己居無定所,連帶著孫女也沒有戶口,沒有戶口當然就上不成學了。

黃山這時候明白過來韓孔雀的意思了,上前來說道:「是呀,老人家,您孫女也是到了該上學的年紀了,您有一個穩定的工作和居住處,小孩子也能安安定定的上學呀。」

老人家這會兒沒有再一口拒絕,而是眉頭越皺越深,最後說道:「這個容我想想再給你答覆吧。」

黃山張口還想說什麼,韓孔雀拉了拉他示意搖了搖頭。

黃山立即醒悟,韓孔雀的意思是過猶不及,所以他也不在多勸。

「那您想想,這是我的電話號碼,如果您想通了可以給我打個電話。」說著從兜裡面取出來一張名片遞給老人,老人沒有推辭,接過了名片鄭重地放在了懷裡面。

他們走後,老人間摸了摸小女孩的頭問道:「瑙日布,你想不想上學呀?」

瑙日布低下頭小聲回答道:「想1

聽到孫子小聲的回答,老人彷彿下定了決心道:「好,那就上學吧。」

然後開始收拾地上面的東西。

「爺爺,今天不賣了嗎?」小女孩有點疑惑地看著爺爺的動作。

「不賣了,以後都不買了,爺爺送你去上學去。」老人堅定的道。

小女孩不大明白老人話中的意思,但是還是幫著老人收拾東西:「爺爺,我們有錢嗎?」

「是啊!我們應該有錢。」看著魔都兩個字,老人的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不過,為了孫女,他應該爭取一下,如果自己的孫女能夠去魔都上學,以後應該會有出息。

卻說韓孔雀離開之後,秦明月疑惑的問道:「這個老人的手藝真的那麼好?」

看到黃山也是一臉疑惑,韓孔雀笑著道:「如果說藝術成就,肯定不如一些成名的大藝術家,如果說是商品,這位老人可是高手,最起碼他雕刻的速度,就不是一些藝術家能夠相比的。」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比較作品的藝術價值,他肯定不如那些成名之人,如果只是單純製作商品,他卻是比那些所謂的藝術家要厲害?」秦明月立即明白了韓孔雀的意思。

韓孔雀笑著道:「就是這樣,還有,我之所以邀請他去魔都,也是看到他們爺孫有能力在魔都生存下來。」

「魔都的房價可不低,學校的學費也是個大負擔。」黃山此時插口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給他提供一份高薪工作,房子那位老人有能力自己買下。」

「有能力?」秦明月和黃山都沒有想明白,韓孔雀怎麼知道人家有能力。

韓孔雀不再多說,既然也就將這件事情暫時放下來了,繼續欣賞觀看擺放在路兩邊的各種東西。

過了一會兒,一路來從沒有對什麼東西表現過興趣的黃山,卻是對一個攤子上面的玉質彌勒佛產生了興趣。

男戴觀音女帶佛,這肯定不是買來自己戴的,而是送給女姓了。

「怎麼,有女朋友了?」韓孔雀調侃著問道。

黃山苦笑著說道:「那是什麼女朋友,是我妹妹,簡直就是家裡的小魔女,每次都要讓我給她帶禮物回去,那次要是忘記了,能折騰你好幾個禮拜。」

攤主也是一位老人,這裡賣東西的普遍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要是年輕人賣古玩物,首先在年齡上面就給人一種不可信的感覺,只有老人穩重的面相,才能和這些滄桑的事物應景,給人可靠的感覺。

攤主要價三百,黃山拿不定注意,讓韓孔雀幫忙看看。

韓孔雀點了點頭說道:「還算厚道。」

這家不是賣古玩的,而是各種普通的玉石雕刻和吊墜,價錢也就不誇張,最少這塊玉倒是真的,也能值上個幾十塊錢了。

秦明月自己也是大菜鳥就不發表意見了,韓孔雀點了頭,黃山便放心地掏錢,將這件東西買了下來,作為這次外出給自己妹妹的禮物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