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人跡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2-28 20:06  |  字數:4193字

韓孔雀拍了拍兩隻鷹的翅膀道:「既然你們跟著我,那麼也算是家裡的一員了,得有個名字,你叫金鷹,你叫黑鷹吧!」

兩隻鷹確實聰明,知道韓孔雀正式接受了它們,有些歡喜的味道在裡面,向著天空長鳴一聲。

韓孔雀又將黑獅子兩口子放了出來,小藏獒也抱了出來,鬼面藏獒一出來,大老鼠就安靜了下來,而兩隻大鷹直接怪叫一聲,振翅飛上了天空,面對這樣的龐然大物,沒有多少動物能夠鎮靜地站在韓孔雀旁邊不作出反應。

黑獅子看了看飛上天空的灰色雄鷹,又看了看那隻色做金黃的大鷹,沒有什麼動作,找了個靠近韓孔雀的地方躺下。

灰鷹在天空之上盤旋了好一會兒,才又緩緩落下來,只是離得黑獅子一家遠遠的。

實在是兩隻藏獒在氣勢上,給了它的壓迫太大了,讓它站在地上,總有一種站在砧板上面的感覺,只有飛到天空之上才有安全感。

從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出,它比金鷹差的太遠了,因為金鷹只是稍微在天空盤旋,沒見到兩隻鬼面藏獒有什麼動靜,就落在了韓孔雀身邊,站在那裡不動如山,它可沒有黑鷹的不安,也沒有膽戰心驚地試探,而且最後黑鷹還是落在了金鷹的身後。

韓孔雀將小藏獒抱出來,它已經睜開了眼睛,純凈無雜質的眼睛看著韓孔雀的臉,彷彿要將這一張臉烙印到靈魂深處。

小藏獒用粉色的小舌頭舔著韓孔雀的手心,從它的動作,可以看出一股濃濃的孺慕之情。

傳說藏獒會將睜開眼睛看到的第一位人類。當成是自己的主人,且會矢志不渝地永世追隨絕不背叛。

韓孔雀以前就曾聽聞許多關於主人死後,藏獒給主人殉葬的報道,它們的忠誠毋庸置疑。

試了試溫泉的水溫,不熱不涼正合適。將小藏獒放在了水裡面給它洗了個澡,將它在空間中爬動時,身上面沾染的泥土清洗乾淨後,擦乾放在黑獅子的旁邊。

泡夠了溫泉,跟身邊的動物們互動了一下,韓孔雀才休息下來。到了第二天,果然如韓孔雀所料,這裡來了更多的馬匹。

韓孔雀依然將黑獅子一家放到空間之中,自己一個人在馬群中穿行查看,但是失望的是如昨天一般。沒有一匹馬能讓自己滿意的。

能托起他自己的馬匹不少,只是托起自己後,奔跑的距離和速度就有點不如意了,他還真不知道,是現在的野馬退化了,還是原來的古人個頭矮小。

其實韓孔雀還真猜對了,到了現在,由於環境的變化。特別是這群野馬的生活環境,已經有草原藏到了峽谷,這個根本不利於奔跑。所以野馬退化是一定的,而人類進化的身高體重,也比古人要強,再說,這批野馬應該屬於蒙、古馬種類。

蒙、古馬原產蒙古高原,原來的馬群處於半野生生存狀態。它們既沒有舒適的馬廄,也沒有精美的飼料。在狐狼出沒的草原上風餐露宿,夏日忍受酷暑蚊蟲。冬季能耐得住-40c的嚴寒。

蒙、古馬體形矮小,其貌不揚,然而,蒙、古馬在風霜雪雨的大草原上,沒有失去雄悍的馬性,它們頭大頸短,體魄強健,胸寬鬃長,皮厚毛粗,能抵禦西伯利亞暴雪;能揚蹄踢碎狐狼的腦袋。

經過調馴的蒙、古馬,在戰場上不驚不詐,勇猛無比,歷來是一種良好的軍馬,因為蒙、古馬有著驚人速度及耐力,但那種蒙古馬到了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了。

現代的蒙、古馬又是可憐的,幾乎沒有多的人注意它們,沒有定向的培養,沒有血統譜系,沒有現代人為其發展所能提供的一切,蒙、古馬如今的境遇,就是趨向自生自滅。

蒙、古馬需要一個精鍊的過程,在相對好的飼養條件下優選那些能力強、外形美觀,骨骼肢勢更符合現代育馬要求的蒙、古馬,仔細進行繁殖登記和進行繁殖測試,用優選的方法,使其一代勝過一代。

韓孔雀發現的這批野馬,到底是不是純正的野馬還很難說,所以他現在讓這裡沒有訓練過的野馬,做短途衝刺式賽跑,這些野馬當然不堪負荷,所以以韓孔雀的條件選馬,還真是不容易。

韓孔雀靠著空間水和空間內的草,遊走在馬群當中,他除了又向空間中放了不少馬匹之外,自己最終的目的卻是沒有達到。

傍晚的時候韓孔雀又回到溫泉的旁邊,將黑獅子一家放出來警戒,這個時候坡下面草地上面的大部分馬兒已經離開了,還有少數在啃著草兒飲著湖水。

忽然剩下的馬兒似受到了驚嚇,慌亂地揚蹄奔跑而去,片刻之後就不剩一匹。

韓孔雀有所感應,向著山頂上另一個方向望去,只見一匹幾乎和山地上的雪融為一起的白色巨狼駐足在山頂。

黑獅子和獅子王也同樣發現了巨狼的存在,當即全身毛髮炸起,喉嚨里發出轟隆的吼叫聲,就準備朝著巨狼的方向撲去。

「黑獅子!」韓孔雀喊了一聲,已經撲出去十幾米遠的黑獅子聞聲停下來,獅子王略微猶豫,也停了下來。

兩隻巨犬看了看韓孔雀,又看了看向著這邊望過來的白色巨狼,最終還是沒有違背韓孔雀的意思,全身如針般根根直立的毛髮緩緩平復了下來,退回到韓孔雀身邊躺下不再看向巨狼的方向。

白色巨狼也向著這裡看了幾眼,然後一個閃身消失在冰天雪地當中,韓孔雀看著白色巨狼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看來雪山當中的白色巨狼並不少見,而且它們明顯跟黑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