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馬群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繞著,它是一隻雄的,而金色大鷹明顯是一隻雌鷹,兩隻鷹混在一起,動作很親昵,一看就是一對。第二天,韓孔雀放出身邊的一種寵物,看了看旁邊眺望著遠方,自有一股王著風範的紫色獅子王,心中高興不已,這樣的...

韓孔雀好笑的那處一隻小碗,裡面裝了一些空間水,讓大老鼠喝一點,聊表歉意。

但在大老鼠喝水的時候,兩隻大鷹用那銳利的眼神盯著它,直到把大老鼠嚇得跑到韓孔雀身上,兩鳥才悠閑的走過去,慢悠悠的喝光了小碗中的空間水,看來這空間水比食物更加吸引它們。

等兩隻鷹進完食之後,韓孔雀將受傷的那隻,重新放到空間之中后,金色大鷹略微猶豫,也跟著進了空間,看到金色大鷹的表現,韓孔雀笑了笑,收起竹林圖,又開始趕路了。

在美麗的風景要是一成不變地看上個兩天也會膩味,韓孔雀已經無心於沿途的草原風光,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便邁開大步子前行,到了晚上之時,已經到了宛若披了一身綠色紗衣的山腳下。

越是靠近東邊溫度越高,從雪山一路走來,給人一種穿過了時間跨越了時空,又從寒冬退到了春夏的感覺,這裡的溫度已經接近二十度了。

草原上的大多數河流都是從這裡起源的,晚上韓孔雀並沒有急著上山,在山下的河邊找了個地方暫住下來。

手伸進河水裡面探了探,冰寒徹骨,這肯定是雪山上融合的冰河水,但是讓他驚奇的是,這麼寒冷的水裡面,竟然有魚在活動。

看見韓孔雀的手,水中魚兒便遊了過來,張開口露出一嘴的利齒,準備咬韓孔雀的手,看樣子這不是善類。

這麼兇猛的魚類韓孔雀自然要小心,他的手朝旁邊偏了偏。一把將這隻兇惡的魚抓了上來,仍在地上,剛才還飛行在韓孔雀頭頂的金色大鷹,立即上前來在其蹦跳的身子上面啄一下,將其弄死。

韓孔雀如法炮製抓了好幾條魚才停下來。晚上準備做魚吃,到了最後,他還收了一些扔進了混沌空間,讓黃山等人放入湖泊當中。

這種魚有利於空間內的生物鏈平衡,畢竟混沌空間比玄元控水旗內的靈氣要濃郁,生物也長的更快。如果沒有有效的手段控制生物繁衍,混沌空間肯定要被大量繁殖的生物破壞。

看到韓孔雀不停的捉魚,金色大鷹歪著腦袋看著,等韓孔雀停下動作,它好像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所以它忽然飛了起來,向山上面落去,沒一會兒就抓回來一直肥碩的雪兔,從空中仍在韓孔雀跟前就結果了性命。

韓孔雀一同將兔子也剝皮清洗了,將兔子放在火上面燒烤,又從空間裡面取出來一個早就準備的小鍋,將魚放在裡面熬魚湯。

放了調料烤熟的兔子,總比原始的血肉美味的多了。金色大鷹在旁邊早已經等不及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金黃流油的兔子。

而大老鼠好像對肉沒有什麼渴望,但是對鍋裡面的魚湯卻有點意思。看著還在正煮著的鍋,眼睛一眨不眨的。

兔子肉烤好了之後,韓孔雀先給自己撕下來一條後腿,又給金色大鷹撕下來一大半,然後將一小半留給了空間裡面受傷的鷹。

那隻灰鷹在空進裡面住了這麼一段時間,翅膀上面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只等體內的傷勢好了之後,就可以重新翱翔天際了。

經過治療和幾次餵食。這隻鷹對韓孔雀已經有了親近之意,到時候兩隻大鷹飛行在空中。可是十分威風的。

還沒有吃完兔肉,在旁邊等不及的大老鼠就開始焦急地來回蹦跳了,跳到韓孔雀耳邊揮著小爪子,指著鍋吱吱地叫囂著。

韓孔雀苦笑了下,揭開鍋,正好魚也熟了,便給它先用小碗盛了些魚湯,才將它安撫下來。

這種不知道叫什麼名字,攻擊*特彆強的魚,在寒冷的河水之中還能出來活動,當真不凡,其肉細膩鮮嫩,而且還沒有細小的雜刺,只有這背脊這一條主刺,韓孔雀給金色大鷹也甩了一條,畢竟它也幫忙了。

吃完飯,大老鼠就挺著個圓鼓鼓的小肚子不動了,想到第一次見這隻老鼠,它就是躺在酒池當中昏睡,韓孔雀就笑了起來,這個小傢伙呀!

看著大老鼠的樣子,韓孔雀有點無語,將它收進空間之中,自己也找個地方準備休息。

金色大鷹在洞口的上方盤旋著,見到韓孔雀出來之後鳴叫了一聲,韓孔雀將空間中的那隻鷹也放了出來,它的傷勢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只要不戰鬥,傷口就不會撕裂,只要能飛,空間中便有點小了,它應該是和金色大鷹一樣在大世界裡面飛天遁地。

這灰鷹歡鳴了一聲,然後直衝到小金的身邊盤繞著,它是一隻雄的,而金色大鷹明顯是一隻雌鷹,兩隻鷹混在一起,動作很親昵,一看就是一對。

第二天,韓孔雀放出身邊的一種寵物,看了看旁邊眺望著遠方,自有一股王著風範的紫色獅子王,心中高興不已,這樣的巨獸,個頭小點的,像柳絮那種苗條的身材,都可以乘騎了。

翻過一個山頭再爬上了一座高山,前面領路的獅子王突然停了下來,從這裡看下去是一片綠色的草原,而後面山上,卻是白雪皚皚。

韓孔雀也停了下來,下面是一片小山谷,放眼望去不再是雪山那種白亮耀眼的雪地了,而是一片讓人舒適的綠色。

整個山頂上就像是被人用巨劍削平了似的,是一片面積不小的草地,且中央有汪不大不小的池水,最為引人注目的卻是其中不斷升起的熱氣。

這是溫泉水,那就難怪會在這種地方草木還能生長的那麼好,周圍高山全是雪山,下面卻青綠一片如春夏。

大自然的神奇就在於此,地下是地熱,頂上四周卻是覆蓋著常年不熔化的皚皚白雪,冰火共存,不外乎如是。

韓孔雀拍著獅子王誇讚了幾句,不愧是這裡的王者,不但熟悉這裡的所有環境且通人意,明白韓孔雀要找的是什麼,所以把韓孔雀帶到了這裡,想來獅子王對這裡也有點熟悉,畢竟這種地方,躲在這裡過冬絕對是一處上佳之地。

在溫泉水的旁邊正有著三隻野馬,悠閑地噘著地上的青草,獅子王和韓孔雀的出現,打破了這和諧靜謐的畫面,尤其是獅子王,讓三匹馬兒受到了莫大的危機,掉頭就朝著相反的方向奔去。

韓孔雀和獅子王跟在後面跑過去,但是卻沒有跟的太過於接近,而是墜在三匹馬的身後。

要知道在這野馬群可不多見,能夠在這裡發現三匹,肯定是韓孔雀的幸運,畢竟這是傳說中已經在野外滅絕的物種,能夠在這裡見到,韓孔雀還是十分驚喜的。

當然,韓孔雀沒有立即追上,不是不想捉著它們,而是想要得到更多,在進入草原之後,韓孔雀就聽說過野馬群的傳說,不過這種傳說中,都是說野馬群在人跡罕至的地方,所以韓孔雀一路走來,全都是不走尋常路,這才會遇到了野馬群。

一路都是草地,這是一個斜坡,在坡頂上向下望去,底下是一個諾大的草原,青草鮮綠,和四周包圍的雪山形成鮮明的對比。草地中有著一個清澈的湖泊,周圍圍繞著一大群的馬兒。

那三匹馬衝進馬群裡面才不恐慌了,韓孔雀遠遠地站在坡頂沒有急著下去,而是現行觀察著下面的情況,並且在等由於三匹馬兒衝下來,而搔動起來的馬群安靜下來。

韓孔雀和獅子王隱藏起來,下面的馬匹頻頻抬頭朝著上面觀望,好長一會兒見沒有什麼動靜才有安靜了下來,或擺著細嚼著青草,或低著頭飲用者湖水,或揚著蹄子在四周奔跑撒著歡兒,一片天姓自然的和諧場面。

等馬群不再搔動了,韓孔雀才從隱蔽處出來,拍了拍獅子王的脖項,將它收進了空間之中,它對於馬兒的威脅有點大,要是再將它帶在身邊,估計還沒有靠近馬群馬兒就跑光了。

這裡的空氣不太冷,將大老鼠從空間之中放了出來,大老鼠因為天生膽小,所以警覺性很高,只要有危險,它會第一時間發現。

在被毒蛇偷襲了一次之後,韓孔雀小心了不少,只要是他有事情分心的時候,韓孔雀就有意識的放出大老鼠,讓它給自己站崗放哨。

大老鼠剛一出來就打了個冷戰,這裡雖然不是零下幾度那麼冷了,但是比之空間裡面卻是要不如得太多了,但是大老鼠情願呆在這冷風之中,也不願和那個長得醜陋的一家三口待在一起。

見到綠色之後,大老鼠立即向下面跑去,然後一人一鼠就向著坡下走去,天上面還有著兩隻雄鷹盤旋。

沒有了獅子王的存在,韓孔雀的靠近到時沒有引起馬兒多大注意,馬和人接觸的不多,好像並不知道人類的貪婪和兇殘,且人對馬兒沒有直接的生命威脅,所以這麼一群馬兒,並沒有像是見到了獅子王那樣撒蹄就跑,只是在韓孔雀靠近的時候,稍稍躲開一段距離,警惕地看著他罷了。

大老鼠從韓孔雀身邊跑過,直接竄到了一匹馬兒的上面,對於這種小動物,它們卻是沒有一點的恐懼。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