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蛇盤鷹揚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2-24 19:45  |  字數:3389字

在雪山上行走了一天,雪景看夠了,韓孔雀開始下山,等再次翻過了兩座雪山,遠方的山峰已經不是白色,而是綠色,韓孔雀知道,他應該快要走出阿里地區了。路

一個人走在寂靜的大草原上面竟別有一番滋味,只不過這種滋味,並不是任何一個人都有機會都有膽量去品嘗的,那是一種諾大天地只剩我一人獨行的蒼茫感覺。

時間奔跑不息,太陽終於從背後肉眼所能看到的最遠天際,躍了出來,韓孔雀將大老鼠從空間之中取了出來,小傢伙也被這天地的自然力量所震撼,沒有再跳脫,肅穆地站在韓孔雀的肩膀上,一人一鼠靜靜地觀看著最東方宛如紅色圓盤般生氣的太陽。

幾分鐘之後,紅色的太陽才變成金色,偶爾放射出萬丈光芒,像利劍一樣的光芒破開草原上的一切黑暗,金色的光輝灑向整個草原。

韓孔雀閉著眼睛,身上披著一層金色的霞衣,仔細體會著這陽光供給萬物的勝景。

大老鼠也閉著眼睛,宛如動畫之中的鼠族先知,虔誠地向著太陽膜拜。

這太陽光便是一個信號,喚醒草原的信號,這一刻沉寂了一夜的蟲兒開始歡快的名叫,還有那不知從哪個方向,傳來的鳥鳴聲與牛馬的嘶鳴聲,草原又開始一天的熱鬧時候。

韓孔雀轉身背對著太陽繼續向著西邊前行,大老鼠歡快的挑落地面,活躍在韓孔雀四周。

忽然天空之上傳來一聲急促的鳴叫聲,韓孔雀停下身子向四周觀望了一下。「戾」又是一聲鷹鳴聲傳來,但卻不是普通的鷹鳴,它的聲音太過嘹亮。

前方四五百米遠的地方,生長著一棵大樹,在這一眼平望無際的草原上。既讓人感覺到突兀,又讓人感覺到和諧,好像本應如此似的。

現在不是研究這些的時候,韓孔雀邁開步子,向著大樹的方向奔跑而去,那麼那裡肯定有情況。

幾百米的距離片刻即到。大樹的四周一圈地方都沒有長草,裸露了一片空地,這會兒上面正上演著一出天敵大戰的盛況。

只見一條常人手臂粗的蛇,盤著身子,只留著蛇頭。揚起來成之字狀,三角形的蛇頭中,不停地吞吐著猩紅的信子,作者戒備攻擊的狀態。

而天上地空盤旋著一隻磨盤一般大小的草原雄鷹,一般情況下,蛇遇見鷹的時候,往往都是逃跑,而鷹就會從空中俯衝而下。一爪子抓到蛇的七寸,結果了蛇的姓命。

然而這條蛇卻不是一般的蛇,這一點從大老鼠身上就看出來了。聽到那聲鷹鳴之後,大老鼠立即瑟瑟發抖,沒辦法韓孔雀只能把它收進空間當中。

而這條蛇,它遇見天敵之時,首先選擇的不是逃跑,而是擺起姿勢禦敵。而它這樣盤起身子,正是讓天上的鷹沒有了下爪之地。只能在天空上盤旋著。

韓孔雀過來之後,這條蛇立即發現了他。這讓他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危機,想要逃跑,但是每當它剛展開身子的時候,天空上面的雄鷹就會俯衝先來。

著讓它又不得不盤起身子,做出防禦的姿態來,如此幾次,這條蛇終於不選擇逃跑了,揚起上半身,有了和天上雄鷹一戰的氣勢。

韓孔雀來了之後,便站定在一旁看著,也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天上的雄鷹終於沒有耐姓再等待下去,盤旋到斜上方驟然一個猛地俯衝,雙爪朝著蛇身上抓去,依然是認準七寸下爪。

盤在地上的蛇也不是吃素的,敢和天敵一戰不是在逞能,而是真正有這個實力,它詭異地扭了一下蛇頭,身子朝著旁邊躲了開來,而後張開的蛇嘴,就像利箭一樣猛地扎向鷹翅。

在鷹和蛇的戰鬥之中,蛇固然有命門七寸,鷹也不是完全沒有破綻,這一對讓它佔盡地利的翅膀,同時也是它的弱點,一旦讓蛇傷了翅膀,失去了制空權落在地上,和蛇站在同等的地位上,那麼就等於已經將一半的性命,交到了對方的手裡。

而蛇往往也就是攻擊鷹的翅膀,讓它不能再飛起來,那麼地上就是蛇的天下了。

天上俯衝下來的鷹見事不可為,沒有硬拼,而是想著旁邊斜飛開來落在地上,一隻腳撐地,一隻腳在空中握成爪狀,卻是見在空中奈何不得盤起身子的蛇,準備落在地上跟其大戰一場。

大蛇見其落在了地上,沒有了從高空俯衝下來的那一瞬間的威脅,竟然緩緩展開身子準備主動出擊。

只見它張開嘴,竟然有韓孔雀拳頭那麼大,說人心不足蛇吞象,蛇吞象有點誇張,但是其吞下比自己身體粗個一兩倍的東西,還是有可能的。

大蛇身體扭著之字,緩緩向著站在五六米開外的鷹靠近,單腿站立的鷹也是緊張戒備起來,兩隻翅膀支起來,隨時準備著出擊或者飛起來。

就在大蛇靠近鷹有一米之遙的時候,大蛇忽然暴起加速,朝著站立的鷹彈去,像閃電一般快速。

然而鷹也是早有準備,在蛇躬身彈起的那一瞬間,忽然振翅飛了起來,早早就一直準備著的單爪,向著飛在空中的蛇身上面抓去,儼然是七寸之地,其眼力之明銳可見一般。

如此看來,分明就是這一隻鷹,故意落在地上,引誘大蛇上前來而展開了盤在一起的身子,就等這一刻暴起抓它的七寸,達到一擊致命的效果。

然而事情並不是完全如同它導演的那般進行,它聰明,大蛇也不笨,就在它的爪子將要抓在蛇身上的時候,只見蛇身不可思議地,在空中詭異地扭到了一下,錯開了鷹探過來的爪子,順帶著揚起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