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人跡罕至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然你一心跟著我,那麼便得有一個名字,你雖然是鬼面藏獒,臉面丑了點,但看著比獅子還要威猛,就叫黑獅子好了。」 鬼面藏獒雖聽不懂人話,但韓孔雀的意思好似能明白,蹭了蹭他的腿欣然接受了這個名字。

要知道韓孔雀印象當中的藏獒兇猛有餘,靈巧不足,加上又蠢又笨,所以他一直不看好藏獒,沒想到這裡這隻野生的鬼面藏獒居然這麼有靈性。

有了這個發現,韓孔雀更加緊張,他立即將鬼面藏獒收進了空間之中,自己也跟著進入緊急施救。

一檢查才知道,為什麼這隻鬼面藏獒當時顯得後繼無力無法戰鬥了,這是一隻母獒,從其顯示的種種跡象來看,是剛生過崽子的。

暫時將這些事情放下來,韓孔雀開始用心檢查其身上的皮外傷,脖子上最後受到的那一下最為嚴重了,整整被撕下來了一塊肉,裡面跳動的脈絡清晰可見。

先是用泉水將傷口清洗了一遍,在上面撒了些金創葯,然後尋了個木桶盛了一桶的空間泉水,將鬼面藏獒放在裡面泡著,這泉水不但有著治傷的功效,還有回復體力的作用。

其實鬼面藏獒身上的這些傷都只是外傷,本沒有什麼致命的,但要是沒有及時治療,血流盡也是死路一條。

而當時鬼面藏獒就是這種情況,體力損失巨大幾近脫力,再加上血流不止,所以是必死之局。

得韓孔雀止血拯救便不是什麼大問題了,有黃山等人幫忙,很快鬼面藏獒的外傷就被處理好了,對這種大傢伙,黃山等人也很喜歡。

只是一會兒,那桶空間泉水就開始發揮功效,這再次讓韓孔雀驚喜了,鬼面藏獒在水桶裡面待了一會兒,處理好的傷口就已經結了疤。體力也恢復了不少,已經開始在水桶中掙扎了。

看來心中果然是有所牽挂,再加上剛才的判斷,不難得知這隻鬼面藏獒牽挂的是剛出生不久的崽子了。

韓孔雀將它從水桶之中取了出來,在地上站穩之後。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發現並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冰天雪地,便向著韓孔雀開始吼叫。

明白它的意思,笑了笑,韓孔雀將它從空間中放了出來,自己也跟著出來。

鬼面藏獒站到地上之後。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然後向前跑去,一段距離之後,轉過頭向著韓孔雀吼叫了一聲,示意他跟上。

韓孔雀眼睛亮了亮。跟在它的身後亦步亦趨,直到一個山洞之前停了下來,鬼面藏獒又向著韓孔雀吼叫了一聲,才鑽了進去。

韓孔雀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也跟著進了洞。

彎著腰從一米多高的通道中穿了進去,裡面是一個天然形成的大洞,站直了身子環顧四周,空間不校有一間房子那麼大,和外面簡直就是兩個天地,外面冰天雪地。這裡卻是乾爽溫暖。

角落一堆細軟乾草上面,蜷縮著一個眼睛還未有睜開的小崽子,聞見了鬼面藏獒的氣味,伸展開來聳了聳鼻子,朝著鬼面藏獒的方向蠕動並爬動著,身上面還沾著幾根雜草。

鬼面藏獒暫時既沒有理會小崽子。也沒有理會韓孔雀,而是蹲在那裡。舔舐著奔跑過程中又裂開滲血的傷口。

韓孔雀也暫時沒有什麼動作,他還不明白這隻母藏獒的意圖。站在旁邊觀看著。

鬼面藏獒添了一會兒自己的傷口,然後走到草堆鋪成的窩旁邊,躺下身子開始給小藏獒哺乳。

然而這種情況那裡有什麼乳汁呀,它自己外出不但沒有捕到食物,而且還受了重傷流了不少的血,會有乳汁才是怪事呢。

小藏獒吮吸了一會兒,卻沒有一點乳汁,所以在母藏獒的肚子下面,急得吱吱叫了起來。

鬼面藏獒也明白自己的情況,抬頭望著韓孔雀低聲吼了吼,然後將頭貼在地上面。

這是表示臣服嗎?

韓孔雀走過去,將手放在鬼面藏獒的頭上面,它沒有反抗,並且眼中流露出哀求,其意自是不言而喻。

韓孔雀面上風輕雲淡地笑了笑,但是心中一陣狂喜了,今天這麼一番作為,能得到一大一下兩條鬼面藏獒也說不定。

拍了拍它的脖項,從空間中取出來一個盛滿空間泉水的小盤子。

母藏獒嗅了嗅,然後爬起身蹲坐在一邊,又開始舔舐自己身上的傷口,這也是動物自己最為直接的療傷之法,不但能止血且還能消毒。

將泉水送到小藏獒的嘴邊,沒想到它卻是逮住韓孔雀的一根指頭開始吸允起來,將韓孔雀手指當成了母乳,弄得韓孔雀哭笑不得。

韓孔雀抽出手指,將泉水再送到它的嘴邊,小藏獒伸出舌頭舔了舔,而後伸著粉色的小舌頭,像是餓死鬼投胎似的,不停舔食了起來。

韓孔雀在一旁看著它走皺在一起的小臉,忽然不覺得它有多麼醜陋,再看它愣頭愣腦的樣子,反而有點可愛。

小藏獒喝完了一小盤子的空間泉水,也不吱吱叫了,開始從草窩中滾出來再地上來回爬動,看起來精神不錯。

鬼面藏獒過來蹭了蹭韓孔雀的腿,表示了一下親近,然後躺倒草窩裡面蜷縮起來。

韓孔雀將小藏獒抱到手裡面,它忽然昂起頭面向韓孔雀,兩隻藏在皮毛後面眼睛,盯著韓孔雀看了一會兒,然後又慢慢將頭放了下去,躺在草上面不再理會。

韓孔雀笑了笑,如此說明這隻鬼面藏獒對自己已經有了初步的認可,他將小藏獒抱在手裡,忽然憑空從洞中消失,鬼面藏獒站起來,在他消失的地方轉了轉,嗅了嗅,停頓了一下,又返回草窩中躺下。

進了空間,韓孔雀在湖邊給小藏獒清洗了一下身子,再擦乾淨,祛除了身上髒兮兮的東西,這會兒小藏獒身上的皮毛蓬鬆起來,才顯得養眼了。

大老鼠看見進來一個新成員,而且還是如此小的一個傢伙,便跑過來,氣勢洶洶地在小藏獒的面前,宣布著自己在這裡的霸主地位。

別說,它還真將眼睛都沒有睜開的小藏獒,嚇退了兩步,如此大老鼠便當成是小藏獒的臣服了,得意地跳到韓孔雀肩頭吱吱叫著。

韓孔雀輕輕彈了彈它的嘴,笑罵道:「你這個欺軟怕硬的傢伙。」

韓孔雀可沒有故意貶低大老鼠,雖然大老鼠的身體強悍,甚至還能打拳擊,但它總是不能脫離老鼠的本性,可以說是膽小如鼠。

如果大老鼠遇到的是那隻母獒,此時應該不知道在那個犄角旮旯里發抖呢!

韓孔雀的到來,很快吸引了小湖邊一些生物的主意,不一會兒,兩隻丹頂鶴從空中落下來,停在韓孔雀旁邊的一棵果樹上面,打量著韓孔雀和他手上面的小藏獒。

在空間中稍稍待了一會兒,韓孔雀就又抱著小藏獒出來了,鬼面藏獒過來繞著韓孔雀嗅了嗅,然後蹭了蹭他的腿。

韓孔雀將小藏獒放在地上,鬼面藏獒舔了舔小藏獒,直接將它舔得在地上打了個滾兒。

韓孔雀將小藏獒抱起來,試著向外走了幾步,鬼面藏獒好似能明白韓孔雀的意思,看了韓孔雀一會兒也跟著出來。

如此韓孔雀便明白了它的心意,又返回洞中,把鬼面藏獒也弄到空間之中,然後又將鬼面藏獒放到水桶中,添加空間泉水助它傷勢復原,再換了一次水之後,鬼面藏獒身上的傷就基本上痊癒了。

鬼面藏獒奇怪地左右看了看自己身上痊癒了的傷口,在空間之中轉了轉。

這次大老鼠真的是欺軟怕硬了,剛才欺負小藏獒,現在見到了大藏獒卻是不敢有所動作了,乖乖地站在韓孔雀的肩膀上面,再也不敢放肆,實在是鬼面藏獒身上那種王者之氣,對動物的衝擊有點大。

再出來之時,將小藏獒留在了空間之中,只有韓孔雀和鬼面藏獒出到了空間外面。

洞外依然是冰天雪地,韓孔雀拍了拍鬼面藏獒的背脊說道:「既然你一心跟著我,那麼便得有一個名字,你雖然是鬼面藏獒,臉面丑了點,但看著比獅子還要威猛,就叫黑獅子好了。」

鬼面藏獒雖聽不懂人話,但韓孔雀的意思好似能明白,蹭了蹭他的腿欣然接受了這個名字。

韓孔雀滿意的點了點頭,這種野生猛獸,靈性跟家養的完全沒法比,也只有這種聰明的野獸,才能在殘酷的野外生存下來。

韓孔雀轉身向前走去,黑獅子回頭看了看居住多年的洞府,然後毅然轉身跟著韓孔雀後面離去。

它能感受到韓孔雀的氣息很溫和,畢竟韓孔雀救了它們母子一命,這固然是它跟隨韓孔雀的一個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它能感受到跟在韓孔雀身邊是個莫大的機遇。

雖然還不知道到底有什麼好處,總之是不會錯就是了,再者,這雪山上的環境實在太差了,如果想要生存,就只能跟山中的強悍生物戰鬥,現在它的體力,卻不足以獵殺山中猛獸。

當然,如果它自己下山,會活的更加滋潤,但現在人類的活動範圍越來越光,像鬼面藏獒和那白色巨狼一樣的猛獸,只能躲在人跡罕至的深山之中,這裡雖然不容易存活,但總比在外面遭受人類威脅要強。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