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鬼面藏獒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這隻大老鼠經過一段時間的養尊處優,已經很會享受,自然不會跟著韓孔雀四處亂跑。韓孔雀怕爬山的過程,蹭著了口袋裡面的大老鼠。便又將它放到了空間之中,反正這個傢伙也幫不上什麼忙。第一次爬雪...

韓孔雀可不敢給它喝酒,誰知道小傢伙酒品好不好?

如果喝醉了耍酒瘋,可就不好了。

然而實在是磨不過它在耳邊的聒噪,最後韓孔雀還是在手心上面,倒了一點送給它。

果然不出所料,不會喝還愛湊熱鬧,喝了這麼一點就有點暈呼呼了,開始胡亂搞了起來。

韓孔雀沒管它們,將它放在了一棵樹上面,讓它們自己在空間之中鬧騰去吧!

本來想要在空間里休息一晚,不過在看到大老鼠之後,韓孔雀改變了注意,現在笑笑還沒有開學,自然不用大老鼠保護,所以韓孔雀打算帶著大老鼠出去。

出了空間,外面的天空依然是滿天繁星,韓孔雀將葫蘆系在腰間,仰躺在草地上面閉目養神,韓孔雀現在的零覺很敏銳,而且他自己睡覺也並不會睡死,有什麼風吹草動的,大老鼠自然會第一時間感覺道,到時候他就能立馬警醒。

一夜無話,第二天早起,韓孔雀放守候了一晚上的大老鼠出去自行獵食,自己吃了點乾糧,就準備爬雪山了。

韓孔雀也不知道這座雪山到底是地處何處,雪山的附近並沒有人煙,這裡還保持著一片原始的風貌。

等大老鼠回來之後,它立即鑽到了韓孔雀的口袋裡,現在大清早的溫度很低,有零下幾攝氏度,在魔都最低的溫度也沒有這麼冷。

這隻大老鼠經過一段時間的養尊處優,已經很會享受,自然不會跟著韓孔雀四處亂跑。

韓孔雀怕爬山的過程,蹭著了口袋裡面的大老鼠。便又將它放到了空間之中,反正這個傢伙也幫不上什麼忙。

第一次爬雪山,毫無經驗,不敢隨便亂闖,手裡面拿著一根長長的竿子。在前面不斷點著,唯恐一不注意掉進了大坑裡面。

山上的積雪終年不化,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晶瑩的光華,在下面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水晶峰。

爬上一個小山頭,向著四周望去。才知道這裡並不是只有一座山峰,而是有一條小型的山脈,其中的山峰上面都鋪蓋這厚厚的積雪,峰與峰之間還生長著森林,隱隱約約還能看見動物的蹤跡。

人常說上山容易下山難。但是在雪山上卻是恰恰相反,上山的時候需要一步一步地攀爬,下去的時候卻可以藉助雪橇之便。

韓孔雀早在去阿三國的時候,就在旅遊用品店裡面購買了不少的旅遊用品,可以說他自從有了玄元控水旗之後,就在準備一切能夠使用的野外用品,其中就有一副雪橇。

將雪橇套在腳上之後,先是在峰頂的雪地上稍稍熟悉了一下感覺。第一次滑雪感覺有點彆扭,只不過憑藉他身體的素質,不一會兒就掌握平衡和一些基本的技巧。然後也沒有穿那套專門的服飾,就從山頂上沖了下去。

第一次玩這玩意兒還不熟練,所以沒有加速,只是用手裡的杆子,稍稍點著地保持平衡,即便如此自由向下有著加速度。隨著滑動速度越來越快了,寒風在身旁像利箭一樣劃過。單薄的衣服被吹得獵獵作響。

風馳電掣!整個人像是一顆炮彈一樣從山頂上衝下來。

難怪有人喜歡極限運動,這種在自己的掌控下極速滑行的感覺。當真不錯,能讓人在神經極度繃緊之下產生一種快感,也許在有些人看來,比之愛做的事情都讓人來的享受。

等快到山底的時候開始減速,最後穩穩停在了山底,將雪橇脫下來放進空間,穿過一片被一尺后的雪覆蓋的山林,又是另外一個山頭,爬上去又從背面滑下去,如此又翻過了兩座山頭。

第三個山頭滑到底,剛脫下了雪橇,就聽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聲音,韓孔雀躲在了一顆大樹之後,仔細傾聽了一會。

韓孔雀心中一動,難不成這冰封的大雪山裡面,還有什麼兇猛的野獸不成?

腳下卻是沒有停留,朝著發出聲音的方向潛去,由於積雪太后,韓孔雀只能提氣輕身奔跑,盡量不發出什麼聲響。

等到韓孔雀跑過去之後,看到的場景卻實在是被震撼了,只見兩隻巨獸戰在一起,一隻全身白毛,另一隻全身棕灰色的長毛。

兩隻巨獸比之他見過的的獅子還要大上幾分,它們此時正扭打在一起。

韓孔雀看了還一會兒,才看清楚,全身白色的竟然是一隻狼,全身雪白的巨狼!

至於另一隻棕灰色的,還一時不能確定是什麼怪物,不過能夠跟那麼大一頭巨狼戰鬥的,肯定也不是什麼善茬。

兩隻巨獸在到來之後,暫時分開了一段時間,然後又撕咬在了一起,顯然是不知什麼原因,早已經打出了火氣,招招到肉,都是拚命的打法。

只有親眼看見的人,才能體會到勢均力敵的野獸之間的戰鬥是多麼的激烈。

好似這隻棕灰色的似狗類巨獸,在體力上面有些不支,戰鬥中頻頻吃虧,雖也能在白色巨狼的身上面留下傷口,但是往往白色巨狼回敬的傷害更大,蓋因它的身體不如白狼靈敏。

韓孔雀在旁邊站了好一段時間,兩隻巨獸戰鬥到了白熱化的程度,很有一點不死不休的感覺,它們喉嚨裡面發出陣陣吼叫之聲,中厚雄渾,將樹上面的積雪震得簌簌落下。

韓孔雀一時興起,拿出手機拍攝了幾張戰鬥的照片。

時間一長,兩獸的體力都大幅度下降,最終還是白色巨浪狼佔到了絕對優勢,一巴掌將撲上前來的棕色巨獸拍飛,然後合身撲上,一口就朝著倒在地上的棕色巨獸的脖子上面咬去。

棕色巨獸脖子一偏,翻個身咬在白狼的後腿上面,而白狼直接咬在了棕色巨獸的脖子側面,一時間僵持了下來。

韓孔雀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這時候氣運丹田,躬身大吼了一聲,宛若洪荒巨獸的殺氣和氣勢縈繞全身。

也許這種虛無的東西,平常人是看不出來的,但是在山中活動的野獸,卻是對這種東西最是敏感。

兩隻糾纏在一起的巨獸當即分開了,那隻棕色的巨獸躺在地上,已經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反倒是白色巨狼受了巨大的刺激,向後跳開了一部,全身毛髮炸立,呲牙朝韓孔雀吼叫著。

韓孔雀拔出刀向前跨了一步,白狼驟然弓起身子做欲撲狀,卻忽然掉頭向著身後跑走了,可以看見其後腿手上不輕,一瘸一拐的。

韓孔雀並沒有追趕,像這種鍾天地靈秀的巨獸,韓孔雀並沒有殺害的心思。

等白狼跑后,韓孔雀笑了笑自語道:「倒是挺機靈的,算你識趣。」

然後才將視線集中到地上的棕色巨獸身上,只見全身是血,脖子上面的傷口還在不停地淌著血,出氣多進氣少眼看是活不成了。

韓孔雀看到其臉上,皺了皺眉頭,其臉上的醜陋程度實在是出乎意料,就連鼻子和嘴都皺成了一團似的。

這麼醜陋的面孔到底是什麼怪獸?韓孔雀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這個當兒,躺在地上的棕色巨獸,竟然掙扎著爬起來向著樹林裡面爬去,只是剛搖搖晃晃地爬了幾步,就又摔倒在地上,再也無法爬起來。

忽然韓孔雀的腦中像是劃過了一道閃電,鬼面藏獒?

這不就是盛名已久的鬼面藏獒嗎?

號稱犬中之王的鬼面藏獒!

其實這種野生的藏獒,已經不算是犬類了,而是正宗的野獸,曾聽聞過在藏地出現,現在出現在了這雪山裡面,倒也正常。

其實韓孔雀不知曉的是,鬼面藏獒在大草原上面同樣出沒,這裡也算是大草原,在這裡出現也屬正常。

韓孔雀這會兒激動了起來,他自然是喜歡狗的,作為一個農村長大的孩子,養一隻狗就算是很幸福的事情了,而且農村幾乎家家戶戶養狗,如果不是韓孔雀喜歡狗,他也不會讓笑笑養那麼多細狗。

任何一個愛狗之人,都不會忍心看著這狗中王者,就這樣死去,要知道這可是鬼臉藏獒,是傳說當中絕種的狗中王者。

如果這是市場上的所謂藏獒,就算死的再多,韓孔雀也不會多看一眼,而這一隻,卻是純野生的純種藏獒,少了這一隻,還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沒有了。

韓孔雀蹲在它的身邊,開始檢查其身上的傷勢,看來那隻白色巨狼絕非凡品,不然不可能將這隻號稱是狗中王者,傷的這麼厲害,要知道,尋常兩三條狼,都不可能近鬼面藏獒的身。

這隻鬼面藏獒的體型實在太大了,這也怪不得韓孔雀一時之間沒有認出來,如果不看它的臉,說它是頭獅子都有人相信,當然這麼大的獅子也不多見,因為它的個頭比之小牛犢都大。

費了不少力氣,將鬼面藏獒的的身體翻了翻,仔細檢查了一下它全身的傷口,此時鬼面藏獒只能在地上喘著氣,已經沒有了什麼反抗之力,不過,它的眼角竟然慢慢躺下了一行眼淚。

「眼淚?」韓孔雀可是真正地驚奇了:「流眼淚,難不成還有什麼沒完成的心愿不成?」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