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囚禁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是叫苦連連,陷於兩難之局。看來這個怪蟒靈智已長,凶狡異常,周身幾乎沒有攻擊的死角,特別是一身堅硬鱗片,更是堅實無比,普通物質攻擊對它的傷害微乎其微。三人的攻擊可以說是很厲害了,但對上這怪蟒...

木靈手中的刺刀,就如疾風暴雨,擊打在那怪蟒的軀幹上,叮咚響聲連綿不斷,可惜確實雷聲大雨點小,效果極其不佳,造成的傷害還不如金妖那一劍厲害。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金系異能的攻擊力,確實要比木系要厲害,韓孔雀知道,兩個人的武器,全都是他們兩個利用自己的異能凝聚出來的,這樣的武器殺傷力十足。

金妖的刺劍是他用金系異能凝聚,經過多年淬鍊,才形成的,他的天賦就是淬鍊金屬,經過四十年的淬鍊,這把刺劍的厲害可想而知。

而這麼厲害的刺劍,卻只能刺傷怪蟒的皮膚,而且還只是開了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口。

木靈最厲害的能力就是手中的刺刀,這是一件木製品,雖然確確實實是木頭製作的,但卻堅逾精鋼,這可不是普通木頭刺刀,所以在她那極快的速度之下,一道道金色刀芒擊出,在空中不斷的旋轉向前,勢如閃電。

片刻間,已經是重擊了怪蟒四五下,打得那怪蟒身形停滯,悲嘶連連,但隨後依然是行動如風,看來還是沒帶給其什麼大的損傷。

只是纏鬥了片刻,韓孔雀三人都是面露苦笑,心中更是叫苦連連,陷於兩難之局。

看來這個怪蟒靈智已長,凶狡異常,周身幾乎沒有攻擊的死角,特別是一身堅硬鱗片,更是堅實無比,普通物質攻擊對它的傷害微乎其微。

三人的攻擊可以說是很厲害了,但對上這怪蟒還是遠遠不夠看,一時間合三人之力也只是勉力支持,時間一長也是岌岌可危。

現在三人只能是咬牙力挺。因為他們都清楚,只要給這條巨蟒造成一定的傷害,韓孔雀的異能就足以要這條怪蟒的命。

他們並不用直接砍死怪蟒,只要在它的身體上造成不能快速恢復的傷口就行了。

想法雖然是這樣,但眼見怪蟒縱橫來去。三人漸漸已經無法牽制其行動了,如果放任其破壞,肯定要引起軒然大波,如果這個傢伙出了湖泊,必然會釀成大禍。

韓孔雀的心念轉了幾轉,一咬牙。吼道:「金妖,木靈,你們幫我擋住它片刻功夫就好1

兩人聞聽此言,本來向後退的身形立時停下,對視了一眼。便鼓起餘力催動手中武器,勉力阻擋住怪蟒前突的勢頭,不過看兩人表情,實在是痛苦的緊,好像隨時都可能崩潰掉。

這主要是在水中,不說怪蟒那身鱗甲給他們的反彈之力,只是怪蟒攪動起來的水流,對他們兩個就是一個巨大的負擔。

要知道他們兩個可沒有韓孔雀那種控水能力。如果只是單純的在水下遊動,對他們來說是小菜一碟,但像這樣戰鬥。就是難為他們了。

金妖木靈擋住了怪蟒的攻擊,韓孔雀躲在一邊,很快,他的全身便蕩漾起一片白光,一股清晰可見的白色光芒包裹住他的身體,隨後一模糊形象出現在其背後。如天神附體,其勢凜然。端是威風。

頂在前面的兩人,不但感覺到了身後這股威壓。也看到了後面閃出的絢爛光芒,知道韓孔雀的大招已然發動,已經是支撐不住的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后,心領神會,便都縱劍斜飛沖了出去,把這可怖的怪蟒扔給了那變身後的韓孔雀去應付。

那怪蟒眼見面前煙花散盡,壓力也隨之消散,便攜著「」聲揮舞頭顱,猛地沖了出來,一抬頭還沒有看清周圍的動靜,便看到一道閃著白光的巨大刀芒,光華閃亮整個湖底,帶著一聲劇嘯,擊裂湖水,迎頭劈砍了下來!

怪蟒還沒有來得及阻擋,便被這白色刀芒狠狠的劈在了頭上,只見刀身和蛇首接觸的地方立刻冒出一股血色,一道深可見腦的刀痕從頭頂拉了下來,直到下巴。

一個傷口暴露出來,令金妖木靈看大膛目結舌,也只有他們兩個,才知道這條巨蟒的腦袋有多硬。

兩人的欣喜剛起,就立即止住,因為怪蟒雖遭此重擊,但顯示出的恢復能力,卻更加讓他們震驚,那麼巨大的一條傷口,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之下,快速恢復,最後只留下了一條嘗嘗的血疤。

看著韓孔雀渾身包裹住一坨晶瑩的冰甲之中,手中拿著一把巨大的冰刀,其威勢宛若天神,但他們兩個都是高手,豈能看不出這種程度的強力攻擊,絕不會持久。

雖然不清楚韓孔雀還能激發出幾次這樣的攻擊,但也知道,若要憑此滅掉著怪蟒,可是千難萬難了。

很快激戰聲又起,湖水之下,依然是一片修羅地,湖底大量的山石,直接被怪蟒的身體撞裂,砸碎。

此時的戰鬥景象,絕對令人震撼,只見一道白芒如蛟龍竄騰,劈斬在一條奇異的巨大怪蛇身上,那怪蛇正要飛向前方,可是被那巨大白芒擊得焦頭爛額,被檔了回來。

更遙遠的地方,金妖和木靈在偷襲那條怪蟒的身體,兩人的攻擊畢竟不俗,所以湖底是血水橫流,不過怪蟒的恢復速度實在太快,他們的攻擊太弱,那點小傷口,剛剛出現,就已經恢復,根本沒法對怪蟒造成任何威脅。

所以怪蟒乾脆沒有理會兩個人的攻擊,不過它攪動身體的動作,卻弄得泥沙俱下,攪得湖水渾濁,讓場中慘烈無比。

與怪蟒博弈的韓孔雀,手持一把冰晶長刀,通體被白色冰甲籠罩,整個身體超過十米,而就算如此周圍的湖水還在向他聚集,只要湖水沾到冰甲,就會化為冰,增強韓孔雀身上的冰甲強度。

隨著冰甲越來越大,越來越厚,韓孔雀的力量已經不比怪蟒差,看到那怪蛇的兇殘模樣,飄忽來去的詭異攻擊,再看冰刀給怪蟒造成的巨大傷害,韓孔雀知道戰鬥已經到了尾聲。

最後一道白芒重重斬擊在怪蟒身上,只給怪蟒多留下一道巨大傷口,這時候白光消散,而韓孔雀身體上的冰甲驟然散去,這是他的靈識已經無法維持龐大的冰甲聚集。

受了那麼重的傷,只見怪蟒搖晃了幾下,便四目露凶光,惡狠狠向著自己這個罪魁禍首撲來,韓孔雀臉上依然是堅毅的神色不改,但心中卻又是一片擔心。

果然,韓孔雀發動神通,卻沒法操控巨蟒的身體,更加沒法操控它的血液,沒辦法,在怪蟒攻擊到韓孔雀的瞬間,韓孔雀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韓孔雀被水流瞬間推送出去,出現在怪蟒十米遠的地方,而那條巨蟒遭受這沉重的打擊,遍體傷痕,竟然還是若無其事,它把仇恨的目光盯緊了眼前的韓孔雀,狀欲噬人。

但它似乎也是受創頗深,很忌憚眼前這個人類,並沒有驟然前撲,而是與韓孔雀遙遙相望。

目睹這怪蟒的強悍,韓孔雀稍顯詫異,不過這條怪蟒應該是強弩之末了,因為韓孔雀又感覺到了一股血腥味。

這說明怪蟒身體的修復速度,已經趕不上韓孔雀三人的破壞速度了,這可以說明,巨蟒的生命力已經嚴重透支,只要它沒法快速恢復傷勢,只是自然流血,就能要了這條怪蟒的命。

看到怪蟒的身體又一次收縮,韓孔雀知道,它在預謀另外一次猛烈的攻擊,只見韓孔雀伸手一招,一道白光映的整個湖底,轉眼之間,白光聚化成芒,形狀如一巨大光劍,其尖端直貫出湖面丈許長,其氣勢產生的威壓,遠勝於先前他凝聚出來的白色冰刀。

當光劍猶如實質一般時,韓孔雀身化虛無,那道劍芒驟然一亮,光華閃亮整個湖底不知幾許遠處,在一劇嘯聲中,劃破空氣,湖水,劍芒直朝怪蟒斬下。

「轟」一聲巨響,光芒大盛,映得所有人雙眼都是白茫茫一片,目難視物,只是耳中傳來一聲慘烈的哀號之聲。

光芒逝去,眼前的景象令人觸目驚心。

那怪蟒只剩下一個滿是血漬的頭顱,暴露在湖底砂石外面,而它的腦袋上,留下一個極為恐怖的巨大傷口。

受到重創的怪蟒,顯然是痛楚萬分,更是暴怒之極,只是已然是行動不便利,欲行無力,只有不住搖著頭,掀翻了壓在身上的石塊,甩著傷痕纍纍的身軀,好似一條蛟龍被困淺灘,全無施展的餘地。

它的身軀滾動處,便是碎石亂飛,石屑四射,那籠罩的洞穴,到了此時,依然是屹然矗立,安然無恙。

到了此時,怪蛇的身體還有大半掩藏在這座洞穴之中,這讓韓孔雀懷疑,這條怪蟒,也是一條被人囚禁在這裡的可憐蟲,要不然,到了這個似乎,它不會還保留實力。

不管怎麼樣,韓孔雀都不會給這條怪蟒恢復的計劃,他再次揮出一劍,白光聚化成芒,幻化成的巨大光劍,猛然一亮,光華輝映處,韓孔雀飄飄然有若仙人,當真是好一派高手風範。

巨大的劍芒壓下,其勢巍然爆烈,直可開山裂石,正正的斬擊在垂死掙扎的怪蟒身上。

「轟」的一聲,水浪迸爆,轟然壓卷,凄聲撕號,鮮血噴卷下,這不可一世的怪蟒,再次被砍出一條巨大的傷口,它的鮮血噴涌而出,已經完全沒有了恢復的可能。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