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金妖木靈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2-16 20:54  |  字數:3403字

韓孔雀一驚,剛才想要收起巨蟒的心念,立即轉移到了自家身上。路

站在玄元控水旗中的一座珊瑚島上,韓孔雀的臉色有點發白,剛才是怎麼回事?

那條巨蟒在裝死,想明白了,韓孔雀大怒,他是大意了,如果不是想要抓活的,這條巨蟒有九條命也玩完了。

韓孔雀信念一動,再次出現在湖底,靈識瞬間遍布周圍,感知到的景象,讓韓孔雀失笑。

那條巨蟒很快就跑出了他的感知範圍,而在它調轉身形之後,暴露出來的是一條粗如兒臂的繩索。

眼看著繩索被巨蟒拉動消失在湖水當中,韓孔雀苦笑起來,怪不得這條巨蟒的攻擊方式那麼單一,原來問題出在這裡。

這是一條被人禁錮在湖底的巨蟒,所以它沒法用尾巴攻擊,也沒法蜷縮起身體,韓孔雀所處的地方,應該是巨蟒能夠到達的極限,要不然,巨蟒的尾巴不會受到多少限制。

看來這邊湖底保留下來的東西,不是沒有原因的,如果有人知道這裡有一條巨蟒守護,確實不敢隨便下水。

而另外一個方向就沒關係了,那邊本來水就不深,加上巨蟒身後的繩索,讓巨蟒沒法進入那邊,而且韓孔雀還能猜到,那條巨蟒肯定是沒法上岸的,要不然,這聖湖很可能會變成鬼湖。

這個時候,韓孔雀想起來,藏文古籍《岡底斯山海志》中是這樣記敘的:聖湖瑪旁雍錯中有一座廣財龍王的龍宮,龍宮中聚集了世間眾多的財寶。

來到這裡朝聖的人。只要繞湖一圈或者在湖邊能得到湖中的一條小魚、一塊小石頭、一根飛鳥的羽毛便算是得到了龍王的賞賜。

因此早期的苯教徒稱它為「瑪垂錯」,傳說湖底聚集了眾多的珍寶,現在,珍寶韓孔雀見了,龍好像也見到了,如果是普通的凡人見到了那條巨蟒,認為是龍也沒錯。

幸虧這條巨蟒不知道被那個大能禁錮住了,要不然,這個龐然大物,對來這裡朝聖的牧民。還真是個災難。

想到那條巨蟒的個頭。韓孔雀的牙痒痒起來,這個傢伙絕對不能放過。

雖然不知道那條拴著巨蟒的繩索有多長,但想來不會太長,加上此時湖中的血腥味還沒有完全散去。韓孔雀催動神通。快速向著湖水正中而去。

一條條魚從身邊掠過。如果不是想要追中那條巨蟒,韓孔雀會撈幾條大魚,可現在。他卻沒有心思,不過,等收拾了那條巨蟒,這裡的魚也跑不了。

隨著深入湖中,湖中的魚類越來越多,韓孔雀知道湖中產瑪法木尻魚與裸鯉。

瑪法木尻魚屬於高原裸裂尻魚,廣泛分布於青藏高原各河流上游干支流及其湖泊之中,由於其廣泛的分布域和特殊的生態環境,而被生物學家視為青藏高原隆升過程中淡水魚類物種起源、進化的模式物種。

裸鯉為鯉科裸鯉屬的魚類,高原魚類,俗名瓦氏裸鯉,國內特有物種,主要分布於西、藏。背部深綠色,體側濃綠色或黃綠色,間雜雲斑和小黑點,各鰭具有小黑點數行。體長形,稍側扁,頭略大,吻鈍圓,個別稍扁平。

看著都不算好看,這也是韓孔雀沒有停下來捉它們的原因之一。

追蹤著巨蟒的鮮血,韓孔雀很快深入了湖的中心部位,就在這時,韓孔雀好像聽到有東西在吼叫。

這一聲嘶吼彷彿從九幽之下傳來,由微不可聞到如春雷綻放,突然響徹整個湖水,伴隨著聲音而來的是滔天而起的水花,紛揚怒卷,沖碎了整個水面的霧靄。

一張口露齒,怒目半睜的頭顱,隨著水花四起,韓孔雀凝神望去,只見其頭大而長,吻尖,鼻、目、耳皆小,眼眶大,眉弓高,牙齒利,前額突起,與普通蟒頭差異極大,隨著此物的身軀不斷浮出水面,身形也盡顯於韓孔雀眼前。

鱗身脊棘,頸細腹大,尾尖長,蛇尾,遍體披鱗甲,於龍相比,只欠頭有角,嘴有須了。

也許是看到了韓孔雀,嘶吼突然變成一聲尖利的嘶叫,令韓孔雀刺耳欲聾,隨後「砰」的一聲巨響,湖底猛然爆裂開來,露出一個洞穴,帶出的沙土江石,直衝出幾十丈遠。

這條怪蟒,在水下酣睡正稠,被那條巨蟒給驚擾起來,雖然是怒火如炙,但還是有些睡意未消,只見從洞穴中緩緩游出一隻怪蟒,前身高挺,只用尾部蜿蜒遊動,昂首人立而行,怪邪非常。

此蟒一出,剛才那條巨蟒就顯得太小了,而這個時候,逃竄過來的巨蟒貼伏在地,做臣服狀。

怪蟒的身軀遍體通紫色的,頭部則是赤紅如丹,其大小差不多和車轅相當。

兩條巨蟒並排在一起,兩個頭長得一般模樣,都是一樣的面目猙獰,口中獠牙森利,蛇信閃爍,嘶嘶作響。

游到韓孔雀不遠處停下,怪蟒一點也不猶豫,直接噴出一團漆黑色的霧團,翻卷著四處瀰漫。

再看其身邊的那條巨蟒,被黑霧籠罩,水花霧氣瀰漫處,巨蟒昂起首來,舌信亂吐,狀極興奮,

一陣慌亂過後,韓孔雀穩住了陣腳,一股股水流在韓孔雀身邊快速旋轉,怪蟒噴出的黑霧,根本進不了韓孔雀的身。

此時巨大的怪蟒狀似不滿,蠕動了幾下,翹起兩首,頻吐蛇信,紅閃閃的蛇信便如同一簇燃燒的火苗,不斷的擺動,同時它的口中發出難聽的嘶嘶之聲,醜陋的面孔獰視著面前的韓孔雀,猛然向前竄出,其勢快如閃電,快速向韓孔雀撲來。

所有擋在怪蟒前行路線上的阻礙物,被其完全撞碎,怪蟒毫無阻礙的殺了